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四章 截胡
    许二郎默不作声,许平志凝视着中年男人,摇头道:“随手一句打油诗而已,我听那位公子说自己书法生疏,写不出好字,才劳烦这位公子帮忙代笔。”

    许二叔是老江湖了,摆出一副自己是旁观者的姿态,与侄儿和儿子撇清关系。

    众人立刻看向许新年,许二郎呵了一声,生人莫近的高冷姿态,不屑回答他们。

    他这样的态度,让问话的中年人一阵恼怒、尴尬,拂袖回了原位。

    原本想留宿这里的许平志,偷偷给儿子一个眼神,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影梅小阁。

    “不好继续留在里头,让人瞧出我们三人有关系就不妙了。”许平志教导儿子。

    “我懂。”许新年颔首,说完,在寒风里打了个哆嗦。

    屋里有炭火取暖,乍一出来,温差巨大,让人忍不住直打颤。

    许平志看了眼儿子,说道:“原本宿在影梅小阁的话,那些婢子...只要一两银子就够了。

    “现在只能去别院找其他女子....而不是婢子的话,低价是五两银子,这里包括了打茶围的钱。”

    说到这里,许平志顿了顿,见儿子没有习惯性的毒舌反问他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奇怪的同时,心里松了口气。

    许二叔从怀里摸出一锭官银,制式银子,一锭五两。

    “二郎,银子你拿去。”

    许家因为税银案,倾家荡产,即使过了一个月,许平志通过灰色渠道弄了好些银子,但总体上还是比较拮据的。

    许二叔不觉得儿子还能拿出五两银子。

    许新年微微动容,低声道:“爹,那你呢?”

    许二叔不在意的笑了笑:“爹炼精境的时候就不惧寒暑,就算在路边睡一宿,也不碍事。你身子骨可经不起夜里的寒风。”

    许新年双手拢在袖中,微微躬着脊背,承受着料峭的夜风,有些恍惚的盯着五两银子,半晌,声音有些嘶哑的说:

    “我不要。”

    许二叔一定要儿子收下。

    拉扯之间,啪嗒一声,许新年怀里掉出一锭官银,不多不少,正好五两。

    .....父子俩望着地上的银子,陷入了沉默。

    另一边,丫鬟推开主卧的门,示意许七安入内,而自己却没打算进去。

    “杨公子请进!”

    障子门打开的瞬间,一股暖香扑面而来,地面铺着一层价格昂贵的丝织地衣,价格贵也就罢了,且极耗人力。

    地衣上绣着一朵朵青色莲花,一团团祥云。

    女人走在上面,步步生莲。大官人走在上面,平步青云。

    心思玲珑。

    一架临摹名画《雨打芭蕉图》的三叠式屏风隔开睡处和锦厅,一位风姿绝伦的妙龄女子跪坐在屏风前的壶门小榻,小塌上摆放一架凤尾琴。

    她穿着轻薄的纱衣,凝脂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正笑吟吟的望向门口。

    两人目光交接,她微微低头,嘴角带着羞涩的笑意。

    最是那低头的温柔,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许七安脑海里浮现这句诗。

    行酒令时文雅如大家闺秀,在塌边时妩媚勾人欲说还休。

    这是只有教坊司的女人才能修出的魅功啊。

    许七安两个头,一个大。

    “公子?”花魁痴痴笑道:“公子何故如此看着奴家。”

    因为鸡你太美....许七安喟叹道:“早听说浮香姑娘天资绝色,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人,我以前不相信,现在信了。就算说浮香姑娘是天下第一美人,我也信。”

    “杨公子莫要取笑奴家。”浮香抿了抿嘴,娇羞的低下头,眉眼间笑意盈盈,显然是很开心的。

    ......

    隔壁的茶室里,赵公子喝掉了整整一壶茶,膀胱抗议了两次,第三次时,他终于忍不住了。

    他是来喝茶的吗?

    赵公子满肚子牢骚的离开茶室,走向主卧方向,却在门口被丫鬟拦住。

    “我在茶室等了许久,为何浮香姑娘还不见我。”赵公子质问丫鬟。

    “赵公子莫怪,娘子已经选了他人。”丫鬟回答。

    “!!!”赵公子感觉脑门上被接二连三的轰了几道雷,继而涌起怒火,大声道:

    “浮香姑娘分明是选了我,为何突然改变主意,消遣人是吗?你若不给我个说法,休怪本公子不客气。”

    他凶狠的语气和狰狞的语句让丫鬟有些怕,下意识的想喊院子里的扈从。

    “萍儿,既然赵公子不服气,你就把诗带出去让他看看。”

    屋里传来花魁娘子充满女性魅力的嗓音。

    丫鬟谨慎的看了眼赵公子,把障子门拉开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闪了进去。

    几秒后她又闪了出来,把宣纸递给赵公子。

    后者接过,扫了一眼,愤怒的表情登时凝固在脸上,继而缓缓化开,取而代之的是惊愕、震撼、难以置信....

    他原地呆了许久,手指一松,宣纸徐徐飘落。

    ......

    外头的客人惊愕的发现,赵公子竟然出来了。

    完事了?!

    赵公子的表情让他们意识到不对劲,这是被赶出来了啊。

    “赵兄,你这是怎么了?”一位同龄的,书生打扮的年轻人立刻上前,看似关切,实则八卦。

    先前丫鬟喊走那个姓杨的,没多久,赵公子就失魂落魄的出来了。

    显而易见,这是被人半路截胡,摘走了丰腴牡丹花。

    穿青袍的赵公子,缓缓扫了众人一眼,喃喃道:“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到底怎么回事,输?从何说起啊。”

    “赵兄,那人是写了首诗对吧,到底什么诗能让浮香姑娘破坏规矩?”

    “你倒是快说啊,急死人了。”

    客人们都凑了上来。

    赵公子置若罔闻,边往外走,边喃喃念道:“众芳摇落独暄妍....”

    众人心头一振,知道他念的是方才那首诗。

    “.....占尽风情向小园。”

    此时,赵公子已经走到院中,客人们不由自主的跟在身后,听着。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客人们没有跟上,留在了原地,空气短暂的陷入寂静。

    好长时间都没人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学子热泪盈眶,嘴皮子颤抖:“此诗一出,羞煞千古咏梅人....各位,小生先行告退,小生要去别处打茶围了,将诗词传扬出去。”

    “在下也告退了,为大奉诗坛扬名,怎么能少了我。”

    客人们一哄而散,迫不及待的去参加别院的茶围,然后抛出此诗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