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五十七章 绑架
    许七安获得了宋卿热情的接待,两人坐在桌案边,捧着香茗,进行友好交谈。

    “说实话我有点怀疑你,”宋卿小啜一口,道:“这几天我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个遍。”

    当着人家的面说查他祖宗十八代真的合适吗...许七安对此并不惊讶,笑着反问:“查的怎么样?”

    “太干净了。”宋卿摇摇头,没继续这个话题,抽出一沓宣纸递过来:“给你看看我最近的研究。”

    许七安心说我都编好了游方高人的梗,你竟然不问了....你们这些技术宅根本不在乎这些啊。

    他接过手稿,扫了几眼,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上面除了他告诉宋卿的植物嫁接理论,这家伙还举一反三,思维发散的做了好几个案例。比如:

    人与马嫁接。

    优点列了一大堆,比如大奉从此不用考虑战马资源,士兵们不用担心没有优秀战马。因为我们是成熟的士兵,可以自己当战马.....

    再比如:捕捉禽类妖族,与人类配种,制造出可以充当空军的半妖。

    魔物娘了解一下....呸,生殖隔离了解一下.....许七安搁下宣纸,平复了一下受到冲击的三观,道:“这次来司天监,是有事想求宋师兄帮忙。”

    “但说无妨。”

    “我得罪了周侍郎的事,你应该知道。”

    “采薇与我说了。”宋卿放下茶盏,严肃道:“很遗憾,我不能帮你,司天监不插手朝政,陛下不允许。再说,一位手握实权的侍郎,已经超过我的能力上限。”

    “宋师兄别急,我需要你做的简单....”许七安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

    “这不可能,”宋卿直接拒绝:“宋某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绝不做这种事。”

    许七安想了想,惭愧道:“是我考虑不周....宋师兄,咱们继续说说你的嫁接理论吧。恕我直言,这是不可能成功的。”

    宋卿皱了皱眉,端正坐姿,摆出讨论学术的严谨态度。

    “想必你自己心里有数,那只必须要养在玻璃瓶里的猫就是例子。但你肯定在困惑为什么会失败,原因出在哪里。”

    宋卿身子往前倾了一下,呼吸变的急促,瞪大眼睛盯着许七安:“你知道?”

    许七安道:“我没有参与研究,不知道真正原因出在哪里,但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个理论依据。”

    理论依据?!

    宋卿最缺的就是理论依据,开宗立派的宗师毕竟罕见,炼金术博大精深,想要继续前进,理论的支持是不可缺少的。

    许七安在宋卿骤然明亮的双眼注视中,缓缓道:

    “你听说过元素周期表吗?”

    什么元素周期表?这和我的实验有什么关系?宋卿脑海里闪过一万个问号。

    他呼吸愈发急促,感觉自己即将触摸到炼金术的真理之门。身为炼金术的狂热者,他激动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发问,就听许七安悠悠道:“炼金术的原则是等价交换....”

    .....

    威武侯府在内城的雀伏街,这条街是勋贵的地盘,一路走去,尽是侯爵伯爵以及公爵。

    威武侯是世袭的爵位,崛起于三百年前的夺位之争。世袭罔替至今,其实手中已经没多大的权力了。

    侧门打开,一位脸蛋微圆的妙龄少女在丫鬟和扈从的簇拥下走出来,她穿着华美的罗衣,裙摆到脚跟,行走间绣花鞋若隐若现。

    十六七岁的年纪,容貌俏丽,一双眼儿明亮有神,气质高傲,眉宇间飞扬的神采增添了她的气场,极惹来注视。

    张玉英进入门口的轿子里,轿夫抬着轿子,慢悠悠的朝着城隍庙方向走。

    她今天要去城隍庙上香,吃斋饭,接着去文远伯府中找相熟的闺中密友喝茶聊天。

    看一看女子闺中偷偷流传的禁书,聊一聊哪家的公子到了适合婚嫁的年纪。点评一下今年秋闱中举的优秀学子,猜他们明年春闱能否高中。

    也许里头还有自己的乘龙快婿。

    行了两条街,跟随在轿边的丫鬟忽然听见一阵骚乱。

    后方两匹马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失控了,车夫死死拽住马缰,神色惶恐的挥舞马鞭:

    “让开,都让开...”

    行人四处乱窜躲避。

    “快,快拦住马车。”丫鬟大惊失色,一边指挥扈从拦截马车,一边命令轿夫躲避。

    扈从们人手不够,只拦截了一辆,另一辆撞飞了两名轿夫,轿子瞬间翻到。

    剩下两名轿夫和丫鬟本能自救,扑向一边躲避,场面瞬间大乱。

    短暂的混乱后,两辆马车继续狂奔而去,丫鬟这才心急火燎的爬起来,跑去轿子查看:

    “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样?”

    无人应答。

    丫鬟心里一沉,猛的掀开轿帘,愣住了,几秒后,尖叫道:“二小姐不见了!!”

    轿内空空荡荡。

    ......

    内城,某处小院。

    张玉英知道自己被劫持了,虽然不知道是被谁。

    她醒来有一会儿了,缓解最初的头疼后,内心一直处在恐惧状态。

    身为威武侯的庶女,平日里待遇仅比嫡女差一点,远胜其他姐妹。父亲和主母对她疼爱有加,既是姐姐又是表姐的嫡女与她感情极好。

    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什么时候遭遇过这种事。

    四周寂寂无声,手脚被捆着,嘴里塞着布,她害怕极了。

    “哐!”

    院外,传来了开门声,继而脚步声传来。

    张玉英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恐惧在心底炸开,她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但绝对不会是好事。

    “嘿,”脚步声在屋外停下,有人嘿了一声,淫笑道:“这娘们可真漂亮,我刚才偷偷验过货了,胸脯又大又软,真舒服。”

    “你真贱....”另一人说到这里,顿了顿,补充道:“竟然不喊我一起。”

    张玉英又羞又气,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两个身影继续交谈:

    “她还是个雏儿。”

    “废话,这位威武侯的二女儿还待字闺中。”

    张玉英一惊,他们知道我是谁,知道我爹是威武侯,竟然还敢绑架我?

    这说明幕后主使之人,绝非一般人。

    “你说周公子会怎么处理这娘们,虽说是个极出色的美人,但一直养着好像不太保险。”

    “呵,想多了。周公子顶多是玩一阵子,腻了,就一把勒死,在这院子里埋了,谁知道?”

    “等周公子玩腻了,咱们跟着喝几口汤,这娘们细皮嫩肉,比勾栏里的女子水灵多了。”

    “是啊,要不是周公子要尝个鲜,现在咱们就把她办了。”

    “谁让人家是户部侍郎的公子呢,走走走,喝酒去。”

    “这不好吧?”

    “马上就黄昏了,咱们买了酒就回来。”

    脚步声远去,继而院门合拢的声音,两人似乎出门喝酒去了。

    周公子?户部侍郎的公子?

    张玉英脑海里闪过一个锦衣公子的形象,想起了去年元宵节遭遇的事。

    他还对自己念念不忘.....

    玩腻了....喝口汤...杀人埋院子里毁尸灭迹....被养在豪门里细心呵护的千金小姐,吓的浑身瑟瑟发抖,眼泪夺眶而出。

    “呜呜...”她一边努力发出声音,一边扭动四肢,试图挣脱捆绑。

    忽然,他发现手腕上的绳子松动了一点。

    张玉英一下子僵住,然后安静下来,不再发出动静,双手却用力的绞扭着。

    不知过了多久,手腕娇嫩的皮肤都摩擦破了,火辣辣的生疼,她终于睁开了捆绑。

    她立刻坐起身,解开脚上的绳索,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口,耐心听了片刻,确定院子里没人,她小心翼翼的走到院子。

    东瞻西望一阵,银牙一咬,跑出这辈子从未有过的速度,冲到院子门口,拉开门栓。

    门没开,在外面被锁住了。

    “呜....”张小姐发出一声绝望的哀鸣。

    .....

    院子对面的街边,许七安手里捧着一碗面,身边站着许新年。

    “荤话说的不错哦。”许大郎习惯性的刺激二郎。

    二郎不搭理他,目光望向院门:“她会不会出不来?为什么要把院门给锁了。”

    “强大的求生欲会激发人的潜能,相信我,她出的来。爬墙就好。”许七安吸一口面,低声解释道:“不锁门痕迹就太重了。”

    这座小院就是周立在外面买的私宅,宅里养着一个姿色不错的女人。现在那女人和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门房,总计四人,都被许七安关在镜子里了。

    那面玉石小镜可以容纳物品以及活物,许七安拿家里的仆人试过了。

    若非那面镜子,绑架张家小姐的计划难度极大,甚至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时,两人看见围墙边冒出了一颗脑袋,发髻凌乱的张玉英探出了脑瓜。

    小心翼翼的打量一阵后,爬出围墙跳了下来。

    她似乎崴了脚,趴在地上半天没动弹,许久后才一边哭一边坚强的起身。扶着墙,一跳一跳的逃到街上。

    作为锦衣玉食的豪门小姐,能做到这一步,实在是受了天大委屈。

    他们出去买酒,黄昏时会回来....她看了眼夕阳,知道自己现在还真正的安全。

    也许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追回来,也许再走几步,双方就打照面撞上了。

    恰好此时,一队披坚执锐的巡城御刀卫路过。

    唯恐在路上遭遇绑匪,或者被他们追上的张玉英像是看到了救星,哭着迎了上去。

    在御刀卫拔刀前,尖叫道:“我是威武侯的女儿,我被劫持了,你们快救我。”

    几名御刀卫相视一眼,立刻围了过去。

    周围的百姓纷纷驻足旁观,为首的御刀卫问道:“谁劫持了你。”

    “是周立,户部周侍郎的公子周立。”张玉英崩溃大哭。

    咚咚咚....宵禁的鼓声同步传来。

    许七安把碗放在街边,说道:“走吧,找个客栈休息,明天回家等消息。”

    PS:这章3200字,又长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