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三章 许七安:我还有抢救的机会
    “问心关在楼上,你从这里上楼,一直走到顶层就成。”宋廷风把他带到楼梯口,指了指楼上:

    “这一关没有要求,但你要记住,随心而走,过于做作的话,评分会降低。”

    “评分有什么用?”许七安反问。

    “你倒测资质是为什么?评分四等:甲乙丙丁,资质越好。自然越容易被栽培。”宋廷风扬了扬下巴:“我是乙。”

    朱广孝闷声道:“我是丙。”

    我是个大壮丁....许七安默默的玩了个梗,独自登楼,来到二楼时,他看见正对楼梯的红漆柱上挂着一面古朴铜镜。

    镜子里映照出他的身影。

    许七安没来由的心悸了一下,浑身肌肉不受控制的紧绷,继而缓缓放松。

    内心杂念沉淀,心境平和,放下了所有功名利禄以及私欲。

    这镜子有问题....这个念头刚闪过,便沉淀在心底,不去在意。

    强行进入贤者时间....这个念头也随之沉淀。

    他脚步轻松的转过拐角,来到二楼大厅,这里供奉着一尊佛陀,体态丰福,宝相庄严。

    香岸上摆着贡品,香火袅袅。

    佛前站着一位吏员,看着他。

    许七安脸色平静的端详了几眼佛像,便不再去看,朝着第三层的楼梯走去。

    吏员目送他的背影离开,低头在纸上书写,似在评价。

    .....

    第三层供奉的是道尊,身穿道袍,手持木剑,脚踏祥云。

    法相前同样有一位吏员,静静的看着许七安的到来。

    等许七安随意打量几眼就转身离去后,吏员同样提笔,在桌案铺开的纸张上写评价。

    ....

    第四层供奉的是儒家圣人,穿儒衫,戴儒冠,眺望远方。

    圣人泥塑前依旧站着吏员,静静的看着许七安。

    这座圣人雕塑与云鹿书院的如出一辙....许七安心里作此感慨,毫不留恋的走人了。

    他来到了最高层——第五层。

    第五层供奉的是一位身穿黄袍的男子,他巍然而立,双手拄着一柄剑,剑眉星目,气势凛然。

    许七安不认识这位,但那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说明了一切。

    大奉王朝的某位君王,或者,开国大帝。

    走到这里,他忽然明悟了“问心关”的真正含义,测资质只是一部分,真正的含义是测一个人的道德品质。

    那面镜子的作用是让人无法做出违背心意的举动,故意上香礼拜。

    .....糟糕,我没有礼佛,没有拜道尊,没有拜圣人,这说明我是个不敬神不礼佛不屑四书五经的人....

    ....这些都没关系,但第五层的这位我一定要拜....不拜我就完蛋了.....一个无君无父无视神佛的人,是不容于这个时代的....

    打更人是什么组织?

    是隶属于皇帝的间谍、护卫机构。

    它可以不敬三教,但不能不忠于皇帝。

    所以“问心关”是一次道德品质的筛选。

    许七安无疑是不合格的,他一口气上五楼,没一个拜的。

    我这种人间之屑,会被踢出打更人衙门的吧....这就罢了,关键是打更人知道我陷害周立的罪行,谁知道会不会因此翻旧账....

    这些念头逐一闪过,继而沉淀,自动忽略。

    许七安焦急的对抗着“贤者模式”,强迫自己去叩拜君王,两股意识疯狂对抗,身躯僵硬,肌肉痉挛发抖。

    候立在君王相前的吏员,观察了许七安片刻,掠过他下楼去了。

    几分钟后,吏员返回,许七安还站在原地,浑身僵硬着颤抖,像是手脚抽筋一般。

    那位吏员像是打量珍稀动物一样打量许七安,低声道:“我已经于楼下的同僚交换过评价了。”

    吏员继续说:“魏公设立问心关时,有过一个交代,倘若有人连续五楼不扣不拜,那定是十恶不赦之徒。”

    .....哥,再给一次机会!

    许七安内心焦急万分。

    “于是魏公又给了一个机会,单独设立了第六关,只是那一关从未有人去过。”吏员神奇的打量许七安:“你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你放松身体,别抽筋了。”他说。

    许七安不再与内心的贤者模式对抗,调整呼吸,成功让肌肉不再抽搐。

    这时才发现脊背已经湿透了。

    他跟着吏员绕过君王雕像,去了更深处的区域,

    镂空的窗户里洒落斑驳的阳光,细细碎碎的照亮屋中的木台。

    木台上刻着一行诗。

    杀尽敌酋百万兵,腰间宝剑血犹腥。

    归来手持黄金锏,满朝文武未敢言。

    小诗写的还挺霸气....给我看诗是什么意思。

    许七安侧头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吏员,本来想塞点银票,从他那里套取信息。

    转念一想,区区一个吏员,懂那位权柄滔天的宦官心意?不可能吧。

    别把自己给带歪了,反而死路一条。

    斗诗?不可能,主题显然不是比拼诗才。问心关与思想品德有关,得从这方面着手。

    既然是考验思想品德,那魏渊放这首诗在这里干什么?

    许七安摒除杂念,积极开动脑筋。

    第六关就是给我这种无君无师,不敬神不礼佛的唯物主义者安排的,相当于是最后一个机会。

    那自然是想从我这里挖掘出一些珍贵的思想品德。如果我没有,那就死定了。

    珍贵的思想品德....豁然间,许七安想到了一楼大厅里的那副联子:

    愿以深心奉尘刹,不为自身求利益。

    而打更人的职责是监察百官....魏渊这首诗,同样有尽忠报国,威压百官的意思。

    想到这里,他豁然通透,明白了那位大宦官的意思。

    这首诗摆在这里,不是为了斗诗,而是共情。

    倘若那个无军无师的十恶不赦之徒,真的秉性恶劣,在问心关里,他是无法对抗自己的本心,强行写出共情诗的。

    反之,说明他还有珍贵的品德在身,魏渊愿意给一次机会。

    许七安叹息般的吐出一口气,伸出手:“笔墨伺候。”

    吏员递来毛笔,在木台上铺好宣纸。

    许七安笔悬于纸上,闭上了眼睛。

    我虽然心中无君,亦不屑敬神礼佛,是个地道的唯物主义者。

    但我非十恶不赦之徒,我心有正义,脚下有原则。我从未鱼肉百姓,从未依仗胥吏身份敲诈勒索,即使,这是社会常态....

    即使,我曾拼命想赚钱。

    你要共情,我便赋诗一首,如你所愿。

    许七安落笔,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以丑陋的字体写下:

    尔食尔禄,民脂民膏

    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吏员神色恍惚的看着纸张上的四句话。

    他收了宣纸,认认真真的盯着许七安看了一会儿,道:“问心关已经结束,大人自便,只是结果出来前,莫要离开衙门。”

    “每一位打更人的资质,都需魏公亲自裁定,小人这就给魏公送去。”

    他几乎是以跑的方式离开了楼层,楼梯里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迅速远去。

    许七安感觉自己虚脱了一般,扶着木台喘息片刻,也跟着下楼。

    宋廷风和朱广孝在一楼等着他这位同僚,见许七安下楼,笑着招了招手:“跪了几次?”

    他笑眯眯的模样,像是只狐狸。

    下楼的吏员没有告诉他过程和结果。

    许七安张了张嘴,最后选择了沉默。

    朱广孝不苟言笑的脸上,两条眉毛微微一皱:“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何止不太好,我感觉自己在生死边缘徘徊两回了,比过山车还刺激....许七安心累的摇摇头,说道:

    “我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喝茶,休息一下。”

    宋廷风笑眯眯的挑一挑眉:“再给你请个勾栏女子,敲肩揉腿?”

    你就像个在天桥底下说相声的....许七安笑着点头:“去教坊司请浮香花魁。”

    宋廷风一愣,哈哈大笑:“这个梦,我年轻的时候也做过。”

    PS:公众章节要考虑字数和推荐位的流程,不能爆更。上架之后再爆更吧,一天六七千字应该是打底的。对了,书里有无数伏笔,比妖二代时还多。你们可以找一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