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体系
    打更人衙门最高的建筑,是中庭的浩气楼。攒尖顶,层层飞檐,四望如一。

    下四层外有回廊,五六层的回廊可做瞭望厅,俯瞰整个打更人衙门。

    那位被江湖人称作“魏青衣”的大宦官便住在楼里。

    七楼的茶室,软塌上,身穿青衣的男人半倚着,手里握着一卷书。

    天青色的衣衫绣着繁复的云纹,做工精细考究,乌发用玉簪束着,鬓角霜白,脸盘白净无须,双眼深沉,内蕴岁月洗涤出的沧桑。

    魏渊是个气质与外貌俱全的男人,儒雅清俊,深沉内敛。

    茶室里还有两个人,陪着魏渊饮茶看书的,是个一本正经的严肃男人,五官僵硬如雕刻,不见丝毫情绪。

    另一人气质阴柔,容貌俊美,丹凤眼,柳叶眉,嘴唇薄而红润,乍一看,让人怀疑是女扮男装。

    那位气质阴柔的男子站在瞭望亭,沐浴着暖融融的阳光,单手按在腰间悬挂的刀柄上,道: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在此处看风景不比躲在室内看书更有意思?”

    魏渊放下手中书卷,笑道:“能看的书越来越少了。我近来听说司天监多了一本蓝皮书,上面记载着天地万物的本质,甚是好奇。”

    “杨砚,再过一旬就是陛下祭祖的日子,通知下去,加紧内城的巡逻,缩减内城的通商。”

    脸庞僵硬的男人“嗯”了一声。

    气质阴柔的男子吐出一口气,“义父,你真不打算争户部侍郎的位置,安插自己的人?”

    “这是必要的退让。”魏青衣说了一句,目光望向茶室门口,一位蓝衣吏员低头进入。

    “魏公,这是新晋铜锣的资质测试结果,及户籍,请您评判。”

    吏员递上一叠文书。

    魏渊打开户籍看了一眼,新晋铜锣叫许七安,原长乐县快班快手。父亲和叔叔都是军伍出身。

    这些资料既重要,又不重要。

    重要是因为打更人的身份特殊,必须是祖上三代以上清清白白。许七安是大奉京城人士,土生土长。

    所以许七安的身份是合格的。

    不重要的意思是,每个打更人都是类似的清白身份。

    户籍下面压着“智力”考核的结果,魏渊看了一眼,嘴角勾勒起笑容:“倩柔,当初你答题时,用了几息?”

    气质阴柔,貌美如花的男子闻言,下巴微微一昂,“十五息,杨砚是十九息。”

    “这位新晋铜锣是十二息。”

    十二息....气质阴柔的男子挑了挑眉,傲然评价道:“还不错。”

    面容僵硬的男人脸上不见表情,道:“能在短时间内勘破税银案,这份才智,不奇怪。”

    魏渊笑了,目光盯着后续的备注,补充道:“捧盒的吏员愣了五息左右。”

    “不可能。”气质阴柔的男子蓦然回身,走进了茶室。

    杨砚皱了皱眉。

    也就是说,思考的时间只有七息,何等敏锐的思维。

    杨砚起身,抱拳道:“义父,这人给我吧。”

    “是在你名下,他跟着银锣李玉春。”魏渊放下茶盏,望向气质阴柔的男子:“你们见过他,那天在司天监。”

    司天监...气质阴柔的男子沉吟几秒,哂笑道:“他啊,口出狂言的小子。”

    杨砚一听这位新晋铜锣在李玉春手底下做事,满意的点了点头。

    每位金锣都管着七位银锣,李玉春就是他麾下的。

    “义父,战力如何?”杨砚问道。

    “炼精巅峰,没有测试的必要。”魏渊笑道:“此人是长公主推举的,我瞧他心思活络,是个能做事的,就特殊他加入打更人。”

    长公主?!

    杨砚与气质阴柔的男子相视一眼,这个消息魏渊并没有告诉他们。

    魏渊继续浏览“问心关”的考核结果,渐渐的,他温和的表情变的严肃,深邃的眸光变的锐利。

    杨砚挺直腰杆,望向纸张。

    气质阴柔的男子则大大咧咧的走到魏青衣身边,探头一看,顿时笑了:“竟是个比我还狂的小子,义父,怎么处置?”

    笑容里带着幸灾乐祸。

    魏渊抽出最底下那张纸,纸张写着丑陋的字体:

    尔食尔禄,民脂民膏。

    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魏青衣的瞳孔倏地凝固,凝视着两段话,许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杨砚重复着这句话。

    气质阴柔的男子眸光微闪,从短暂的惊愕中恢复,注意力与面瘫杨砚正好相反:

    “尔食尔禄,民脂民膏....嘿,所以这位小快手觉得自己吃的是百姓的脂膏,而不是帝王家的。”

    杨砚想了想,问道:“义父觉得呢?”

    魏渊反问:“你觉得呢?”

    杨砚斟酌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

    言下之意,便是不认同那句话。

    魏渊点点头:“等将来有朝一日,那小铜锣升到了金锣,你自己与他辩论去吧。”

    阴柔男子眉梢一扬:“义父觉得,那小子将来能成为金锣?”

    “只要他是武夫,那就没有问题。”魏渊笑容温和:“三教各有规矩,术士受人间气运拖累,巫蛊亦然,当世之中,唯有武夫最纯粹。

    “我虽厌恶武者以力犯禁,却也不得不承认,越是桀骜的武者,越能勇猛精进。

    “心中无所敬,无所畏,才敢颠倒乾坤。”

    说到这里,魏渊从桌案下取出一块新的砚台,倒入朱砂和清水,研成红墨,毛笔蘸了蘸。

    在户籍上写了“甲上”二字。

    “桀骜不驯为武夫,胸怀天下为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甲上!

    打更人建立以来,得此评价者,屈指可数。

    ......

    某间密室。

    李玉春指着木桶,道:“脱光衣服,坐进去。”

    终于要踏入练气境了.....许七安按捺住内心的激动,瞄了眼气味刺鼻的浴桶,盛满了墨绿色的汁液。

    这玩意叫洗髓液,就这一桶,差不多要一百五十两银子。

    快速脱掉衣服、裤子、鞋子,赤条条的坐进浴桶。

    李玉春道:“你没有破身吧?”

    许七安点点头:“我二叔是御刀卫百户,与我说过的。练气境之前,不能破身。”

    他舒服的靠在浴桶里,问道:“头儿,你是炼神境?”

    李玉春“嗯”了一声。

    “那炼神境后面是铜皮铁骨对吧。”

    李玉春又“嗯”了一声。

    许七安就笑道:“名字不好听,为什么不叫金刚境。”

    铜皮铁骨过于low逼,会显得我们武者都是没文化的泥腿子。

    “佛门三品叫金刚。”李玉春给出解释。

    原来如此!许七安点点头,悉心请教:“头儿,天下诸多修行体系,哪个最强?”

    李玉春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门说,他们最强。”

    “那其他体系呢?”

    “其他体系都认为自己是最强的。”

    “哦...懂了。”

    “不过天下所有体系都有一个共识,就是武者最粗鄙,最上不得台面。”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因为武夫只有怪力,却没有神异。”

    还是不够花里胡哨。

    “这只是表面,里头还有更大的秘密,涉及到修行体系的上限。”

    许七安挺直了腰杆,试探道:“头儿,能告诉我吗?”

    PS:这一告就是六七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