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七十二章 道门地宗
    【玖:你在哪里?】

    许七安盯着镜面,愣了半天,镜子说话了?它是有自我意识的宝贝?

    “玖”是什么意思,这个镜子叫玖?

    不,如果是镜子的自我灵性,那不会问出“你在哪里”这句话。因为我和你睡在一张床上啊,天天同床共枕。

    许七安盯着镜子,陷入了沉思。

    他在思考四个问题:

    一,镜子是什么宝贝,除了收纳物品之外,还能接收信息?

    二,这是信息吗?如果是,那么是谁发来的。

    三,老道士是谁,他为什么要把镜子赠与我。

    四,我该不该回应?

    谨慎起见,许七安秉着“只要我假装没这事,那它就不存在”的思想,默默收好镜子,不打算回应。

    而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来到院子里,把头埋在水缸里浸了浸,用汗巾擦干,许七安离开小院。

    他已经加入打更人,但正式上班时间是后天,打更人衙门要为他准备制服、铜锣。

    时间还早,午时下两刻。

    许七安先去了一趟长乐县衙门,向同僚和朱县令通知了自己成为打更人的事情。

    朱县令这边已经得到消息,因为打更人提前从长乐县衙取走了许七安的户籍。

    许七安和同僚、朱县令约好晚上一起吃饭,既是告别宴,也是庆祝他升官发财的贺宴。

    地点当然是选在距离县衙不远的晓月馆,官场交际,青楼是首选。

    在此之前,许七安打算去勾栏,边听曲边解决午饭问题。

    .....

    告别宴从申时开始,一直持续到酉时三刻。

    席间,朱县令喟叹道:“宁宴啊,你是我长乐县衙门出来的人,能成为打更人,是我们长乐县的福气。本官以前就很看好你....”

    他顿住,举起杯一饮而尽。

    如果我能继续往上爬....朱县令大概是我官场上第一个相当可以信赖的人脉....许七安意会,也跟着饮尽杯中酒。

    结束晚宴,衙门的快手们都没走,老鸨喊来一群青春貌美的姑娘,带到雅间供官老爷们挑选。

    姿色还不错,搁在我上辈子,就是会所嫩模排成一溜儿....许七安摇摇头,尝到浮香那种美人的甜头后,寻常女子他有些看不上。

    许七安把朱县令和快手同僚们安排妥当后,离开晓月馆,往家的方向走。

    来到院门口,发现锁被打开了,屋子里透出烛光。

    二叔来找我了?

    许七安推开院门,进了屋子。

    黄昏的烛光里,穿素色长裙的少女坐在桌边,单手撑额,螓首一点一点。

    许七安立刻扫了眼床边的柜子,见没有打开的痕迹,心里略松口气。

    “嗯,或许我可以考虑用英文写日记。”

    他走过去,轻轻推醒许玲月。

    “大哥去哪儿了...”许玲月睁开眼,美眸迷惑了一阵,继而泛起喜悦。

    她尖俏的瓜子脸在烛光的映照中,像一块温润的暖玉,没有瑕疵。眸子里则闪着光。

    “妹妹真俊俏。”许七安感慨道。

    许玲月羞涩的低下头,脸蛋浮起惊心动魄的红晕。

    她细声细气的说:“大哥怎么没回家吃饭,爹说大哥肯定是逛青楼去啦。”

    二叔真特么....懂我!

    许七安说:“没有没有,只是正常的应酬,我去了打更人衙门,所以请同僚们吃饭。”

    不过二叔会这么认为也正常,正常的武者,好不容易踏入练气境,憋了十几二十年,肯定要千精散尽才肯罢休。

    “大哥喝酒了....既然已经吃过了,那我这就回去,厨房里还热着菜呢。”许玲月听信了大哥的解释,有些开心的笑了。

    许七安有些感动,这个家里,除了二叔,就这个妹妹对他最好。

    “嗯...天黑了,出门走夜路到底不安全,大哥送你吧。”

    许玲月没有拒绝,从小院出门到许府正门,大概有两三百米,弱女子孤身独行,确实不安全。

    但她没想到,许七安带着她来到院角,揽住盈盈一握的小纤腰,腾空一跃,竟然选择翻墙。

    脚尖一落地,她便急惶惶的推开许七安,又羞又气:“大哥怎可如此轻浮。”

    男女七岁不同席,她都十七岁了,哪有当哥哥的这般搂抱妹妹,在云鹿书院牵她的手,已经是逾越规矩之举,许府不是规矩森严的书香门第,倒也不用过于在意。

    只是刚才这样搂她的腰....女子的腰是能随便搂的吗,骑马是另一回事,而就算骑马,她的腰也没被搂过。

    许玲月双腿有些发软,见许七安有些愣神,气的跺了跺脚,迈着急促的小碎步走了。

    她好像生气了,又感觉羞恼娇嗔的味道更重,不是真的发怒....许七安叹口气,告诫自己要注意分寸。

    虽说在上辈子,哪怕是关系一般的男女也不会太在意一些肢体触碰,有些素未谋面的男女,甚至会紧紧贴在一起,用身体感受彼此的热量和力量。并面红耳赤,眉头紧皱,大喘粗气.....指的是早高峰挤地铁。

    但眼下毕竟在封建礼教的时代,就算是妹妹,也不能举止太亲密。许七安在这方面有些疏忽了。

    目送许玲月的背影消失,许七安纵身一跃,回了自己的院子。

    这时,他又产生了莫名的心悸,掏出怀里的玉石小镜,洁净的镜面缓缓浮现一行小字:

    【玖:你在哪里?】

    许七安皱了皱眉,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消息一而再再而三的汇过来,不解决,总觉得是个隐患。

    许七安背靠着墙壁,思忖良久,决定回复信息。

    回复的理由有两个:一,镜子现在终归是他的所有物,如果能彻底摸透镜子的功能和神异,对他来说是有裨益的好事。

    就好比你明明手握AK47,却把它当做拐棍挥舞。

    二,他怀疑这条信息是那位老道士发来的,如果是这样,他就能顺势弄清楚对方为什么要把宝贝送给他。

    未知的馈赠,终究让人心里不安。

    许七安尝试语音输入:“呵呵,在洗澡。”

    洁净的镜面没有变化。

    许七安换一种方式,以指头代替笔,在镜面写下这句话。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镜面浮现一行字体:【叁:呵呵,在洗澡。】

    通过触碰,传递思维?

    叁代表的是我这面镜子的序号吗....对方是玖....他也有一面镜子?

    【玖:你是谁?】

    许七安没有回答他。

    对面也陷入了沉默,过了几分钟,再次传来信息:【玖:金莲师兄在哪,是死是活,你怎么得到这面镜子的。你是天地会的人?!】

    金莲师兄应该是那位赠予我镜子的道长,这位玖号称他为师兄,两人是同门....

    天地会,怎么异世界还有反清复明啊。

    大致摸清楚对方身份后,许七安松了口气,以指代笔,输入信息:

    【叁:我不是天地会的人,这镜子是一个老道士送给我的。】

    【玖:你怎么证明自己不是天地会的人,给贫道报上姓名。】

    许七安有种读者问你要收货地址,打算给你送点土特产的感觉,他本能的抵触,没有答应。

    【叁:道长,我只是个无名小卒。】

    过了一阵。

    【玖:送你镜子的道长身在何处?】

    【叁:不知道。】许七安发完,静静等待,看对方会说些什么。

    【玖:贫道紫莲,那位赠予你镜子的道长是贫道的师兄,这面镜子,是我们地宗的法宝。

    呵呵,既然师兄把镜子赠予你,想必阁下也非普通人,想必听说过我地宗大名。】

    许七安回复:【叁:抱歉,一无所知。】

    那边沉默了半天,不见情绪的回复:【玖:道门分天地人三宗。】

    原来是道门的人...许七安精神一振。

    PS:今天周末,我一觉醒来,一点钟了,垂死病中惊坐起啊,连滚带爬的打开电脑更新,我昨天写完的章节,竟然忘记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