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七十三章 惊悚
    【叁:天地会又是怎么回事。】

    【玖:天地会是邪教,觊觎我们地宗的法宝已久,呵呵,这法宝又叫做地书。可以千里传讯。

    我前阵子收到金莲师兄的求救信息,知他去了大奉京城,因为只有进入京城,才能躲避天地会的追杀。

    可我赶到京城时,却失去了金莲师兄的联络方式,故通过地书传讯,这才知道他将“地书”转交给了你。想必师兄情况非常危急,才不得不舍弃地书,以求自保。】

    我特么的....意思是把锅谁给我了?!

    许七安懵了。

    【玖:只是不知道阁下是何方神圣,竟能让金莲师兄放心将地书委托于你。】

    我只是个小快手,不,我只是个小小的打更人....许七安心凉了半截。

    【叁:为什么舍弃地书能自保?天地会的人能锁定地书的位置?】

    推理达人许七安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问题。

    【玖:此事涉及我地宗一桩秘事,贫道不能告之。地书是我宗至宝,希望阁下能还给贫道,贫道必有重谢。】

    【叁:好,怎么还你。】

    许七安有点舍不得,毕竟这是个能充当储物戒指的宝贝,但考虑到它伴随的风险,还是选择了从心。

    【玖:贫道就在京城,随时可以来找阁下,如果阁下信不过贫道,可以由你选择交换地址。嗯,阁下想要什么?】

    乃子,我要热乎乎的奈子...许七安差点脱口而出。

    【叁:道长客气了,物归原主,是在下应尽的责任,只是当时那位金莲道长与在下说,此乃天地至宝,以黄金五百两的价格兜售于我。

    在下绝非索要钱财,只是,宝物归还原主,黄金自然也得物归原主,等价交换,是吧。】

    【玖:.....本该如此。】

    ......

    许七安收好镜子,怀揣着五百两黄金的美梦,沉沉入睡。

    翌日,他换上打更人的差服,挂上腰牌、佩刀,在胸口绑上昨日新换的铜锣。

    翻墙去二叔家吃早餐。

    出了许府,从门房老张那里接过马缰,许七安乘马赶往内城,去打更人衙门。

    这匹马是二叔的坐骑,现在归许七安了,当然,为了堵婶婶的嘴,许七安给了二叔五十两银子。

    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打更人衙门在内城,距离许府太远,许七安步行的话,到打更人衙门都快吃午饭了。

    火速赶往打更人衙门,踏入春风堂,李玉春正在与一位银锣喝茶。

    “你手底下的新人?”那位银锣见是个陌生的,随口问道。

    “嗯。”李玉春颔首。

    “什么评级?”银锣问。

    李玉春不等许七安开口,连忙道:“乙下。”

    银锣颇为诧异,称赞道:“不错不错,衙门就是需要这样有潜力的年轻人,将来你们是打更人的扛梁者。”

    后半句话是说给许七安听的。

    许七安恭敬行礼,这才说明来意:“头儿,我想去案牍库。”

    他既不知道案牍库在哪里,又不知道相应的权限。

    “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吏员。”李宇春道。

    “明白了。”许七安退出春风堂。

    领导在聊天打屁,做下属的,没有紧要的事不能打扰,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

    逮着个吏员问明案牍库所在,许七安来到了一座大院。

    把腰牌递给黑衣吏员,后者接过,确认无误后,交还给许七安,道:

    “案牍库分四个区域,甲乙丙丁,铜锣只能去丁字房查阅案牍。”

    许七安斟酌了一下,问道:“我该怎么知道我要查的资料在哪个库房。”

    黑衣吏员态度恭敬的笑道:“去‘丁’字号库房。”

    “甲乙丙丁”四个库房,丁是基层,也是最大的,这符合金字塔规律。

    越是机密的文件,数量越少。

    许七安进入“丁”号库房,来到接待台前,道:“我要找道门的资料。”

    接待台后的吏员,翻出一本厚厚的册子,查了好一会儿,抬起头道:“大人,稍等片刻。”

    他进了案牍库内部。

    俄顷,这位黑衣吏员握着一卷书出来,伸手接过许七安腰牌的同时,把书递了过去。

    许七安道:“上杯热茶。”

    转身去了摆着桌案的侧厅,翻阅起道门资料。

    道门的源头来自道尊,道尊的年代已经无法考证,相传道尊是上古奇人,他一气化三清,分别是:元始天尊;道德天尊;灵宝天尊。

    暗合天地人三才。

    这便是道门“天地人”三宗的由来。

    其中天人两宗势如水火,都自诩是道门正统,恨不得把对方的脑浆子打出来。

    地宗最寡淡,门人风格非常低调,不争名不夺利,对此不了解的人,都以为道门只有天人两宗。

    咸鱼的让人心疼。

    “这年头,道统之争估计是最大的矛盾了。”许七安心里默默补了一句:御姐天下无敌。

    继续往下看,他发现“地宗”咸鱼是有道理的。

    地宗拜的是道德天尊,修的是无量功德。他们云游天下,低调做人,做好事不留名,得了功德就走。

    “功德....”许七安皱眉沉思。

    功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运气是同源的。世人常说:行善积德,好人有好报。

    功德就意味着福气,福气和运气是一回事。

    所以那个地宗的老道士能看出我的特殊之处?知道我是个福星高照的欧皇,便心安理得的把烫手山芋甩给了我....马德,你不是修功德的吗?怎么尽干些缺德事儿....

    许七安心里腹诽。

    他由此展开联想,自己身上古怪的运气,也是一种功德?

    可是许家祖上十八代都是小百姓,就二叔这一代稍稍有起色,兄弟俩还是个手拿菜刀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的杀坯。

    好事没怎么做,战场上倒是砍了不少人。

    这时,管理员沏好热茶端过来,闲聊道:“大人是在查人宗的资料?”

    不,查的是地宗...许七安反问道:“人宗?”

    “咱们的国师就是人宗当代道首啊。”吏员说:“魏大人对那位女子道首甚是不喜。”

    女子道首....啊,那个传说中的绝色道姑?

    许七安恍然大悟,以前只知道当今圣上沉迷修道,渴求长生不死。封了一位天仙般的道姑做国师。

    没想到竟是人宗!

    司天监的术士、道门人宗、打更人、儒家的云鹿书院、大奉军方、朝堂文官集团.....京城就像小小的水潭,却挤满了蛟龙。

    难怪“玖号”说天地会的人不敢进京城。

    金莲道长:你进来试试。

    天地会杀手:试试就逝世。

    哈哈哈...许七安嘴角一挑,道:“你再给我找一找“天地会”的资料,嗯,还有地书。地书你知道吗,天地至宝....额,如果我想去甲乙丙三号库房,该通过什么渠道申请?”

    吏员闻言,笑道:“乙和丙号库房,分别对应金锣和银锣。至于甲字库房,得有魏公的手书才能进入。不过您要找的天地会和地书资料,丁号库房就有。”

    见许七安愣了愣,他解释道:“天地会听着便是个江湖组织,而地书是传说中上古法宝,两者都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我去查查手册,看在哪个地方。”

    说完,就去了接待台。

    许七安望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

    他这是陷入思维误区,认为越远古的东西越机密,其实不是。越远古的东西越不值钱....嗯,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古董还是很值钱的,而是机密等级。

    真正的机密反而是与当代息息相关的东西,比如军事情报、边防布局、火药配方、攻城器械造船图纸等等。

    我相信将来甲字库房里会多一份机密档案:《人与兽杂交秘籍》

    著作人:宋卿;许七安。

    很快,吏员翻找出“地书”与天地会相关的资料。

    许七安迫不及待的翻看,天地会与他自身安危挂钩,他选择先了解这个组织。

    .....

    江湖上组织千千万,门派林立,没什么特别值得在意的。

    经营一些灰色收入,都还听话,愿意服从朝廷管束。个别一些底蕴特别深厚的江湖势力,不太买朝廷的账。

    但他们的存在也起到了稳定一方的作用,偶尔还会自发剿匪。

    天地会就是其中一个不起眼的江湖组织。

    关于它的记载,最早出现在一甲子前,那年云州大旱,流民落草为寇,四处劫掠。

    天灾与人灾肆虐。

    当地江湖势力联合朝廷剿匪,天地会就是其中之一。

    “看起来还是颇有侠义的组织....嗯,有时候做好事的未必是好人,就好比做慈善的未必是真心做慈善。”

    也可能是为了博取名声....许七安喝了口茶,继续往下看。

    天地会不是活跃组织,属于半隐秘性质,相关记载寥寥无几。

    许七安看完,没有太大的收获。

    “没有收获反而是正常的,能逼地宗高手逃进京城,说明它是一个很庞大很强势的组织....”

    “这样的组织,能瞒住打更人的情报网也合情合理,我是不是应该禀报春哥,丰富一下打更人案牍库?”

    “额....暂时还是算了。”

    他不打算把这件事上报衙门,虽然这可能换来一笔功劳,但无法与黄金五百两相提并论。

    地书这样的宝贝,是个人都眼红吧,万一哪位金锣看上了,直接让我上交国库....

    许七安合上册子,打开“地书”相关资料。

    地书是上古至宝,来历无法考证,只知是那位出身年代无法考证的道尊遗留。

    资料上甚至没有提及地书的功能。

    不过倒是有一条备注,说的是此类上古至宝,多是天地孕育而生,非人力能炼。

    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就是滴血认主。

    滴血认主....许七安心说这个套路我懂啊,绕来绕去,原来是滴血认主。

    宋卿给他的法器、打更人的铜锣,只需要灌输气机就能使用,没有认不认主的概念。它们本质都是工具,落在谁手里都能使用。

    许七安就觉得,滴血认主在这个世界不存在。

    他掏出怀里的玉石小镜放在桌上,佩刀出鞘两寸,指肚在刀锋轻轻按压。

    殷红的鲜血立刻沁出,许七安抹在玉石小镜的表面。

    那抹鲜血在镜面停留了几秒,缓缓消失,被镜子吸收。

    下一刻,许七安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册子、桌案、茶杯都在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混沌。

    蒙蒙混沌中,他看到了八个光点,悬在混沌世界中。

    这八个光点象征着其他镜子?加上我,正好九面镜子....许七安目光扫过,试图寻找【玖号】。

    但他并不知道玖号属于哪个光点。

    嗯...随便点一个加好友!

    许七安抬起手,尝试遥指距离他最近的光点。

    那道光点顿时水波般荡漾开来,涟漪扩散整个混沌世界。

    许七安像是做了一场梦,眼前的景物恢复,依旧身处案牍库的接待厅,面前摆着册子和茶杯,以及那面平平无奇的玉石小镜。

    但他知道这不是梦,因为滴血认主后,玉石小镜与他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

    玄而又玄的归属感。

    这时,镜子里缓缓凸显出一行字:

    【陆:别相信玖号,不要回应,不要回应,不要回应....】

    PS:这章3700,当做是中午晚更的补偿。那么,宁们的推荐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