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七十七章 在下陈近南
    道号叫金莲的老道士,悠悠道:“前些日子,贫道受了重创,无奈躲进京城,直觉告诉我,会遇上一个能助我解决危机的人。

    “贫道在路边等了许久,终于等来了施主。不过,贫道只知施主福星高照,却不知道根脚在何处。

    “倒是当时马车里的那女子,气象瑰丽万千,神华内敛,世间少有。施主赠她一枚手串,你二人将来会有一段渊源。”

    说的头头是道,却又毫不点题,这不是神棍吗....许七安道:“你也像选我一样,选中天地会的其他七个人?”

    “是!”

    “我能问原因吗?”

    老道士第一次笑了:“可以,只是听了贫道接下来的一番话,施主可就没有退路了。”

    许七安沉吟了许久,在心里权衡利弊,而后点头:“你说。”

    老道士点点头,“贫道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拯救地宗。”

    拯救地宗?

    “施主不觉得奇怪?地宗修功德之力,贫道那位紫莲师弟却想置你与死地,杀死了代替你交易的死囚。这与地宗的修行理念完全背道而驰。”

    玖号杀死了我的替身....许七安神色自若,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寒意。

    他对交易过程不清楚,魏渊没解释,现在才知道还有这回事。

    幸好没有被宝物和黄金蒙蔽心智,选择了最从心的办法。

    既躲过了这次危机,又表了忠心。

    “此事关乎到地宗的秘辛,施主记得莫要外传。”金莲道长见许七安点点头后,没有立刻解释,而是沉默了许久,才叹息道:

    “地宗当代道首入魔了,影响了几乎所有人,只有包括我在内的小部分门人没有被道首影响。

    “而庇护我们的,就是地书。”

    “入魔?”许七安觉得难以置信,地宗修功德,身为一派之主的道宗,肯定有无量功德,出门捡一两银子不过分吧。

    这样的人都入魔....社会这么冰冷的吗。

    “成也功德,败也功德。”金莲老道恍惚的凝视着蜡烛的火苗:

    “道德天尊开创地宗时,留下过一句诫言:福祸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说人话啊你....许七安心说。

    “施主觉得,救人一命,是不是功德?”金莲老道问。

    “难道不是?”许七安反问。

    “如果你救了一个十恶不赦之人呢?他本该遭天谴,却因你出手相救活了下来,继续做恶事。”金莲老道看着许七安:

    “这还是行善吗?”

    许七安沉吟了片刻,皱着眉头:“人性多变,光暗交织,不能因为见到过黑暗,就愤世妒俗,厌弃光明。

    “我不可能在救人之前,刨根问底的去查人家的过去,这不现实。”

    老道士腰杆悄悄停止,目光欣赏,笑道:“施主能说出这番话,我才真正放心把地书托付与你。

    “哎,常人行此原则,自是没错。但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最可怕的因果。功德累积越深,因果越重。

    道首一生都在行善积德,甲子前,他渡劫失败,因果反噬,堕入了魔道。所谓物极必反,便是此理。

    “想以功德证道,就必须承受相应的因果。一念成仙,一念成魔,这是每一位地宗门人都无法摆脱的宿命。”

    原来地宗还有这样的隐秘!

    这个时候就需要儒家来教育你们了,所谓君子,中正中庸....走极端是不能长久的.....许七安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如果我身上的福气和地宗是同出一源,那我是不是也有入魔的危险?

    他对金莲道长还没有掏心掏肺的信任,强忍着没有问出口。

    “天人两宗不管吗?”许七安借机探知内幕消息:“怎么说都是道门。”

    “地宗有成魔的隐患,你认为同出道门的天人两宗,就没有相似的隐患?”金莲道长嗤笑一声:

    “再说,这是我地宗的事,与他们何干,要他们多事?”

    所以天人两宗的隐患是什么呀.....一甲子,天地会也是甲子前出现的,这与许七安查阅的资料相吻合。他问道:“那道长成立天地会....”

    金莲道长沉声道:“杀道首,清理门户。”

    “地宗道首什么境界?”

    “二品。”

    .....你快把镜子拿回去,老子铁骨铮铮,不受嗟来之食。

    五官深刻的老道士,似乎看穿了许七安的内心想法,微笑道:

    “老道修功德数十载,大本事没有,看人还是很准的。天地会中,包括施主在内的这八个人,将来都非池中之物。

    “你们分处五湖四海,将来总有一天会相遇,早些加入天地会结下香火之情,省的将来天骄相争,出现死伤。”

    原本对加入天地会有些抗拒的许七安,忽然改变了心意。

    倘若真如老道士所说,天地会里个个都是人才,是天之骄子,那么自己混在这个圈子里,肯定会有裨益。

    在关键时刻能起到重要作用。

    “好!”许七安点点头。

    老道士微微颔首,“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通过地书向我求援,也可以通过地书向其他成员求助,如果他们在京城的话。互帮互助,这是天地会成立的宗旨。

    “另外,地书持有者,以地书序号为名。”

    老道士说完,化作一道青烟遁出房间,袅袅娜娜的飘向远方。

    阴神!

    许七安坐在桌边,倒了杯茶,将刚才的谈话,在脑子里复盘了一遍。

    目前看来,这位地宗的高手对我并无恶意....但老阴币布局深远,草蛇灰线,你永远无法从表面看穿他们的真正谋划....他把镜子赠予我,借打更人之手对付同门....然后渔翁得利成为最大得利者,单凭这点就说明老道士是个老银币了。

    但是不怕,许七安在这方面有充足的经验,他已经想好怎么为自己留后路。

    能对付老阴币的,只有老阴币。

    魏渊!

    这位大宦官学富五车,能治国能统军,能被当今圣上扶持到这个位置,来遏制百官。

    足以说明此人手段非凡。

    “想在京城混,我必须得抱住这根大腿....”许七安打定主意后,就不慌了。

    他拿起桌上的“地书”碎片,意识沉浸其中。

    混沌再次弥漫,眼前是镜中世界,灰蒙蒙的混沌中悬浮着八个光点,其中一个最明亮。

    陆号!

    许七安逐一点亮光晕,随后退出了混沌世界。

    他以指代笔,在镜面写道:“大家好,我是新人一枚,请多关照。”

    许久没人回应。

    有点尴尬...许七安重新输入信息:“诸位,在下陈近南,请多指教。”

    【陆:陈兄,我通过地书联络道长,从金莲道长处知晓了大概,多谢你助道长化解此处危机。】

    【叁: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小事一桩?

    那天他和紫莲道士的交谈中,处处表现得懵懂,境界明显是不高的.....可是却能助金莲道长击杀紫莲,夺回玖号地书....这个叁号,他可能本身实力不强,但背景深不可测...陆号见叁号回复的云淡风轻,内心暗暗猜测。

    这时,许七安看见镜面发来另一位成员的文字信息:

    【贰:我最近没有关注地书传讯,发生了什么?】

    PS:求推荐票。开车了开车了,要上车的请出示你们的推荐票,或穴深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