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八十一章 绿光代表着什么
    三天的日巡就这么混过去了,这天夜里,许七安和宋廷风、朱广孝组成队伍,穿着黑色差服、短披风,胸口挂着铜锣,腰悬佩刀,步履轻松的走在内城的街道上。

    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

    夜晚的京城是寂寂无声的,入冬时节,虫鸣鸟叫也没有,安静的让许七安觉得身处悠闲的乡野。

    偶尔会听见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甲片碰撞的哗啦声。

    那是巡城的御刀卫。

    巡街半个时辰后,宋廷风带着两位同僚,跃上一座小楼的顶部,俯瞰纵横交错的街道。

    “巡视街面是御刀卫的事,我们主要是负责那些飞檐走壁的家伙。”宋廷风立在屋脊上,迎着夜风,眯着眼:

    “只作瞭望时上屋脊,除非遇到大案,否则不要胡乱飞檐走壁,京城水深,明里暗里的高手不计其数,乱走屋脊的话,指不定哪个犄角旮旯飞来一剑,把你给干掉了。”

    顿了顿,补充道:“当然,打更人肯定会替你报仇、收尸、以及发放抚恤金。”

    “抚恤金是多少?”许七安问。

    “铜锣是三百两银子。”宋廷风说:“挺良心的吧,三百两银子,足够妻儿过上富足的生活。”

    然而,三百两银子,现在只能睡身价暴涨的浮香五次.....许七安打趣道:“是啊,然后你妻子改嫁,别的男人花你的钱,睡你的媳妇,还打你的儿子。”

    “....”宋廷风一言不发的盯着他,片刻,憋出一句:“我突然庆幸自己还没成家立业。”

    朱广孝闷声点头。

    ......

    第二天中午,只睡了五个时辰的许七安精神抖擞的起床。

    用猪鬃牙刷沾了点牙粉,蹲在屋檐下刷牙。

    牙粉就是古代版牙膏,有生姜、皂角、升麻、地黄、旱莲、槐角、细辛、荷叶、青盐九味中药。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许七安上辈子没有接触过的成分,叫除垢丸。

    这东西直接把牙膏的清洁、美白、去口臭等效果拔高了好几个层次。

    上辈子的牙膏远不及这个时代的牙粉。

    毫无疑问,这是司天监炼金术师的作品。

    炼金术师的存在,让底层的百姓生活更加便捷、健康。

    他们其实很强大,只是术士体系历史较短,没有形成一套全面的理论教学。

    而许七安的化学理论,正好弥补了炼金术师的短板。

    翻墙到主宅,这个时间点,婶婶和妹妹们已经吃过午饭。

    今天下午要吐纳练气、揣摩天地一刀斩,便不勾栏听曲吃饭了。许七安让厨房把剩饭剩菜热了,潦草的应付了一下胃。

    他没有立刻投入修炼,而是去内院逗弄了许铃音片刻,再找瓜子脸大眼睛,五官精致的十七岁妹妹拉拉家常,讨论一下梁山伯与祝英台。

    “回头我给妹妹写一些小说,当做闺房读物。”许七安笑道。

    “还是与梁山伯祝英台一样的爱情故事吗。”许玲月笑靥如花。

    “不,比那两人要刺激。”

    “是什么?”听到刺激两个字,许玲月羞红了脸。

    “缘之空。”

    可惜我的文笔不好,许多上辈子看过的小说细节也记不清楚了....不然我现在已经靠着小黄文大把大把的赚银子....许七安无奈叹息。

    路过许辞旧房间,听见里面传来朗朗读书声。

    “辞旧,你不是在书院吗?”许七安站在窗边,问道。

    “正要找大哥。”许辞旧从书桌上取来一本册子,走到窗边,递给许七安:

    “这是老师和慕白先生,还有幼平先生让我转交给大哥的,我早上回来时,你还在睡觉。”

    许七安好奇的打开册子,随意翻了几页,发现册子里的内容很奇怪。

    有的是文字,有的是图集,像是五花八门的东西硬生生拼凑在一起。

    许新年幽幽解释:“这书里记载的是各大修行体系的绝学,三位大儒把各自收集到的法术给拼凑起来,送给你。”

    我仿佛闻到了一股酸味....许七安双眼绽放异彩。

    许新年继续道:“儒家六品叫做儒生,这个境界的核心是“学习”,能把见到过的法术,附之笔端,记载纸上。大哥以气机引燃纸张便能施展记录在纸上的法术。”

    儒家简直是无敌辅助啊。许七安控制着嘴角,忍着喜悦,点点头:“多谢,替我传话三位大儒,改日我会登门拜谢,与他们探讨诗词。”

    所谓礼尚往来,三位大儒无缘无故的送礼物,自然是有理由的。

    许新年“嗯”了一声,挥挥手:“大哥去吧,别打扰我读书,明日我再回书院去。”

    辞旧别吃醋,大哥还是爱你的!

    许七安开心的离开。

    .....

    黄昏,许七安换上打更人差服,马不停蹄的赶往衙门。

    在内城门关闭前,抵达衙门,与宋廷风两位同僚碰头,开始了社畜的晚班。

    内城的夜晚颇为平静,一直到深夜,许七安三人只逮住两个侥幸逃过御刀卫巡逻的小贼。

    按照宋廷风的说法,这种小业绩,顶多也就五钱银子。

    许七安站在一座酒楼的屋顶,俯瞰着夜幕中的京城。

    宋廷风嚼着炒豆,问道:“宁宴,你的绝学是什么,有何特点。”

    许七安如实相告:“实战性很强,爆发力更强,就是不太持久……嗯,辟出一刀后,我会进入短暂的虚弱期。”

    世上没有什么是一刀砍不断的,如果有,那就逃跑……许七安最开始还以为是作者皮一下。

    没想到是金玉良言,这部绝学的本质就是一秒真男人,砍完就虚脱了。

    好处是爆发力强,许七安怀疑修行到高深处,能越阶砍人。

    宋廷风和朱广孝同时斜眼看来,前者笑呵呵道:“你持久力不行这件事,浮香姑娘知道吗。”

    许七安是个贱人,竖起剑指,感慨道:“它们最近都起茧子了。”

    朱广孝没听懂,宋廷风呆滞了两秒,骂道:“奶奶的,你小子简直是个秒人。”

    聊了几句,他趁着宋廷风和朱广孝不注意,从玉石小镜里取出大儒们赠送的册子,撕下一页。

    纸张上画着一双清光流溢的眼眸,相应的法术是司天监的望气术。

    这种低级法术册子里很多,属于辅助法术,相对不是那么珍贵。

    许七安打算过过瘾,熟悉一下册子的使用。

    “嗤!”

    气机引燃纸张,火光瞬间亮起,也吸引了朱广孝和宋廷风的注意。

    许七安感觉眼睛一疼,视线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颜色,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色彩浓重的油画。

    以白色最多,最密集,一缕缕的溢散。其次是红色,分淡红,大红;之后是紫色。

    红中带紫;淡淡的紫;浓重的紫色....最后者来自皇城方向。

    这就是气啊...天地万物皆有的气。许七安心里升起明悟。

    这时,他看见了一道奇特的颜色,位置在皇城方向,那是一道色泽瑰丽,宛如彩虹的颜色。

    “五彩斑斓....与代表皇家的紫气截然不同,却住在皇城....金莲道长说过,我与那位乘坐皇家专用马车的女子会有一段渊源。而道长给那位女子的评价是,气象瑰丽万千,世间罕见....”

    “清气.....也在皇城方向,我记得采薇说过,清气代表着儒家或者道门...嗯,那是人宗?”

    “咦,教坊司的颜色怎么是碧绿色的...教坊司的女子很多都是罪臣的家眷....应该是我想多了,回头问问采薇,绿光代表着什么....咦,不见了?”

    他看见教坊司里有一抹碧绿的气,闪烁一下,隐没不见。

    最后,他把目光望向了司天监,那座一览众山下的观星楼。

    “啊....”许七安忽然惨叫一声,从酒楼的屋顶摔了下来。

    他疼的满地打滚,捂着眼睛,惨叫不断。

    朱广孝和宋廷风大骇,跃下屋顶,一人拔刀戒备,一人上前查看。

    “你怎么了。”宋廷风急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