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
    甭管能不能帮,先画大饼套取一些信息。如果六号是恶人,许七安就把他投出去,减少天地会里的狼灭。

    当然,在此之前,他还得先骗取到六号的藏身之处,保证免除后患,因为六号的实力很强大。

    夜闯平远伯府,斩杀平远伯,重创打更人,从容藏身。这绝对是中品的高手,甚至更强。

    如果事出有因,他就力所能及的帮一帮,塑造自己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的伟岸形象。

    魏渊让他卧底,可不是让他一直潜水,需要作出点成绩来的。

    三号能提供帮助?

    他能在打更人和御刀卫的搜捕中,从容带走六号?

    他是什么身份,仅仅只是儒家弟子吗?

    这个时候,如果没有合理的身份,即使在内城行走,也会被当场缉拿。

    或者说,他能使唤御刀卫,或者打更人?

    许七安的这句话,让地书碎片持有者们浮想联翩,暗自猜测他的真实身份,推敲他接下来的行动。

    【九:呵呵,三号要是愿意帮忙,那就没问题了。六号,你不要隐瞒。】

    金莲道长笃定三号能帮六号化解危机....三号绝非普通的儒家弟子,他必然又更隐秘更高层次的身份.....金莲道长这次招揽的新人,非同小可。

    天地会成员们精神一振,保持沉默,静观失态发展。

    【六号:我的一位师弟失踪了,失踪了一年,我怀疑他被人拐卖,以秘密渠道送出了京城。

    【经过多方打探、排查,我锁定了一个牙子组织,他们拐骗、掳走女子和孩子,卖给青楼、丐帮、以及其他需要女人和孩子的地方。

    【他们不仅贩卖孩子和女人,也掳走修行者,真正用途我还没查出来。

    【最后我发现那个牙子组织背后的东家是平远伯。】

    【三:所以你就愤而杀人?】

    【六:我潜入平远伯府中,逼问师弟下落,无果,便将其斩杀,超度罪孽。】

    【一:以力犯禁,为何不报官。】

    一号对六号的处事方式不认同。

    【二:废话,律法有用的话,平远伯早受制裁了,官官相护。举头三尺无神明,公道只在刀中。】

    ....这是个愤青!其实可以举报平远伯,杀人实属不智。许七安心说。

    不过,由此推断,六号是个性格刚直,甚至鲁莽冲动,喜欢以理(物理)服人的家伙。这点与儒家倒是挺像。

    一号似乎不屑与二号争辩,没有回应。

    【六:我是有原因的,一年中,我救出了许多孩子,他们有的被斩断手脚,匍匐在路边乞讨。机灵些的,被训练成窃贼。而最令人发指的是....

    【我曾经救出过一个孩子,他被人斩断手掌脚掌,用滚水煮烂皮肤,再以黑狗皮裹身,伤势痊愈后,狗皮便生在了孩子身上。

    【牙子将他伪装成黑狗,教几句讨吉利的话,以此取悦不知情的百姓,讨要赏钱。】

    【一:此言当真!】

    【六:自然。】

    一号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三:你成功说服了我,虽然我讨厌武夫以力犯禁,做事不动脑子,但我依旧愿意帮你。】

    许七安忍住胸腔里的怒火,模仿许二郎的性格,以一个儒家人该有的语气说话。

    【二:嗯,我现在有点认同三号了。】

    【四:性情中人,有空一起喝酒。】

    【六:多谢。】

    他们都没喊三号的名字,大概心里都清楚,陈近南什么的,根本不是三号的真名。

    【三:你藏在哪里?】

    【六:平远伯府外的水渠里。】

    水渠就是下水道,又脏又臭的地方,这个时代没有下水道工人,等闲人不会进里边,属于排查盲区。

    但也只是一时的,等打更人召集人手,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地方。

    【三:我明白了,你等我消息。】

    许七安收回玉石小镜,一手提刀,一手摸索下巴,思考着怎么处理这件事。

    带人离开内城他做不到,沿途有御刀卫和打更人同僚。

    许七安能做的,只有在自己巡逻的辖区睁只眼闭只眼,而且还得尽快,否则,等御刀卫和打更人封锁了周围,再层层排查,他想救六号都没办法了。

    “时间紧迫,得想一个万全之策....”

    想要救六号,就得同时瞒过打更人和司天监的术士。那么,许七安要做到两点,第一:帮六号找一个藏身之所。第二:帮他掩盖住气息。

    前者倒是不难,只要应付过今晚,明早六号可以伪装成普通人,自行离城。

    以平远伯的地位,还不至于让内城的城门一直关闭着,天亮了肯定得开城门。

    难点是如何掩盖陆号的气息。

    “杀人之后,难免会沾染戾气,这绝对瞒不过司天监术士的望气术。再与宋卿来一次PY?”

    “不行,上次的PY交易我还没付嫖资呢,元素周期表到现在还没给司天监送过去。而且,宋卿和我一样铁骨铮铮,这种事情,想让他帮忙,有点难。除非我把褚采薇那个小美人睡到手....”

    怎么掩盖六号的气息?

    许七安有一个办法可以尝试,这也是他敢在“地书聊天群”里公然装逼的底气。

    他掏出册子,哗啦啦的翻着书页,找到了其中一页纸,上面写着:一叶障目!

    下午的时候,许七安已经把册子里记载的法术都牢记在脑子里,做到心里有数。

    一叶障目,能够让施术者隐匿身形与气息,达到“抹去”存在的效果。

    它的本质是以儒家五品德行境的言出法随,扭曲相应规则。然后通过六品儒生境的“学习”能力,将这个规则记载在纸张里。

    许七安左顾右盼,锁定街对面的一家客栈,脚尖一点,飞到屋脊上,侧耳倾听心跳、呼吸,找了一件空房。

    他如壁虎般挂在墙上,用佩刀一点点撬开窗户的插销。

    做完这一切,他赶到距离自身不远的平远伯府邸,站在街对面的屋脊上眺望一阵,找到了水渠。

    许七安抽出腰间牛皮袋里的箭矢,把撕下来的纸张绑在箭矢上,用力投掷出去。

    “笃!”

    箭矢钉水渠边的土墙上。

    他低伏在屋脊上,掏出玉石小镜子,传递信息:

    【三:六号,你藏身的水渠边,土墙上有一枚箭矢,上面有你需要的东西。我在邻街的青书客栈准备了一个房间,二楼第六个窗户是开着的。速去!】

    他没去看镜子,而是盯着水渠,十几秒后,那里钻出来一颗大光头,方脸,浓眉大眼,面相苦大仇深。

    大光头警惕的扫视周围一圈,目光继而落在钉入墙体的箭矢。

    他拔出箭矢,展开上面的纸张看了一眼。

    一叶障目?

    大光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

    三号果然是儒家学子。

    他当即以气机引燃纸张,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了他,收敛了他的气息。

    ....这份收敛气息的能力!

    大光头瞳孔微缩,露出了震撼之色。

    这不是寻常五品的德行境能做到,至少是四品君子境。

    三号的身份错不了,非但是儒家弟子,而且还是被某位大儒看重的学生。

    金莲道长说过,地书碎片的每一位持有者都是天之骄子,诚不欺我。

    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不紧不慢的从玉石小镜里取出干净整洁的僧衣换上,将散发恶臭的纳鞋和衣服丢入玉石小镜。

    得赶紧离开了,再拖延下去,打更人的高手聚集过来就危险了....大光头没敢飞檐走壁,在街面疾走。

    这时,他看见邻街的屋脊上,站着一位身子笔挺的年轻人,穿打更人差服,单手按刀,迎着夜风,目视前方,眼神苍茫孤寂。

    身形渊渟岳峙。

    他就像黑夜中的萤火中,灼灼醒目。

    这位铜锣气势内敛深沉,神俊非凡....打更人果然人才济济....大光头看了几眼,心里暗暗欣赏。

    他循着三号的话,找到了青书客栈,第六个窗户果然是敞开的。

    大光头轻飘飘的跃起,无声无息的进入房间,俄顷,窗户门被关上。

    “呼....”许七安肩膀一松,不再摆pose。

    虽然知道六号是佛门弟子,想来不会是女人,但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九号是金莲那个老银币,六号是个苦大仇深的鲁智深,其他几个网友,总该有漂亮妹子吧。”许七安刚想掏出镜子看一看聊天记录,耳廓一动,看见了急促的脚步声。

    视线里,数十道黑影在屋脊上起起落落,往这边赶来。

    “接下来,挨过这一关,陆号才算安全!”许七安眯着眼,心想。

    平远伯被杀案,惊动了今夜当值的金锣,六位银锣,以及数十位值夜的铜锣。

    值夜的打更人几乎倾巢出动,还带着几名司天监的白衣。

    御刀卫配合打更人,以平远伯府邸为中心,方圆数里严密封锁,这些人则带着司天监的白衣,进行地毯式排查。

    领队的金锣叫姜律中,四十多的年纪,头发乌黑,眼角有细密的鱼尾纹,一双眼睛锐利如鹰眼,闪烁着锐利冰冷的瞳光。

    这双眼睛在打更人衙门里很有名,除了同级的金锣,没有人能与他对视超过三秒。

    他带着队伍,在楼房顶不断起落,锐利的目光扫视着黑暗的城区。

    几位司天监的白衣被铜锣们背着,眸子流转着清光,一寸寸的扫过下方街道。

    姜律中沉声道:“凶徒杀人之后,气息必然染上血光,几位有没有发现异常?”

    几位术士只是八品望气师,战力平平,尚不会飞檐走壁,需要铜锣们背着,但这不妨碍他们在武夫面前秀优越感。

    “没有!”司天监的白衣们不咸不淡的回复。

    姜律中表情顿了顿,忍了。

    又行了一阵,某位司天监的白衣看见了傲立在屋脊上的许七安,愣了一下,继而狂喜:“下去,快下去。”

    PS:三千两百字奉上,等价交换推荐票,各位老爷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