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八十六章 一个成熟的双面间谍
    屏退左右....听见这句话的南宫倩柔,柳眉一挑,看着许七安的目光充满敌意。

    他身为金锣,竟然被区区的铜锣要求屏退。

    魏渊脸色微顿,轻轻点头:“你二人先离开,杨砚,你们相互监督,不得偷听。”

    南宫倩柔深深看了眼许七安。

    这个小小的铜锣,才加入打更人没几天,就频频得到义父召见,为了与他谈话,义父还支开自己和杨砚。

    这让南宫倩柔很不爽。

    明明是我先来的。

    两位铜锣离开浩气楼,容貌不输许二郎的南宫倩柔冷笑道:“堂堂金锣,竟然被手底下的铜锣越过,他显然是没把你放在眼里。”

    杨砚沉默不语。

    南宫倩柔不悦道:“我在挑拨离间,你倒是给些面子。”

    杨砚宛如雕塑的脸庞,保持着木有表情,淡淡道:“他的资质如何,你清楚。魏公想培养他,你也清楚。”

    “但他不把你放眼里,是事实。”

    “你觉得我会在乎?”杨砚反问。

    南宫倩柔翻了个白眼,妩媚多情。没好气道:“对对对,他到底是你手底下的兵,这份香火情存着。”

    杨砚点点头。

    南宫倩柔转身就走,阴恻恻的笑道:“无趣,找我的玩具们好好玩耍。”

    他走的方向是地牢。

    ......

    浩气楼七层,茶室。

    许七安道:“属下有平远伯案子的情况汇报。”

    魏渊沉声道:“天地会?”

    这很好推理,如果许七安单纯只是有平远伯案子的线索,他可以禀告所属的银锣,甚至金锣,而不是直接向他汇报。

    关于天地会,两人是有默契的。

    许七安道:“杀死平远伯的是天地会的六号。”

    魏渊默然片刻,问道:“理由呢?”

    “六号的一位师弟被牙子组织拐走,生死未知,他循着线索,顺藤摸瓜,锁定了平远伯....”许七安将自己如何帮助六号逃脱,躲避司天监探知,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只隐去大儒赠送册子的内幕,改成堂弟许新年的馈赠。

    砰!

    魏渊挥袖扫落茶杯,碎瓷飞溅一地,他神色不再温和,瞳孔锐利宛如刀子。

    “许七安,私放人犯,同罪并处。”魏渊喝道。

    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许七安竟然升起了面临暴风雨的错觉。

    “卑职知罪!”许七安当场认罪,大声道:“卑职自知罪孽深重,惶恐了一日一夜,终究逃不过良心的谴责,才选择与魏公坦白,是杀还是流放,任凭魏公做主。只是卑职的良心,并不是针对那该死的平远伯,而是自觉愧对魏公的信任和栽培啊...”

    魏渊面无表情,如染冰霜。

    “卑职今日与同僚闲聊,得知魏公被陛下责难,被朝堂诸公抓住把柄,趁机攻讦....”许七安情真意切:“卑职再想到魏公待我恩重如山....”

    魏渊脸色稍霁,轻飘飘的打断:“恩重如山就过分了,直接说原因吧。”

    ....不是,大佬你说话怎么不按套路来,你还是混官场的吗?许七安脸色一僵。

    他顿了顿,重新组织语言:“平远伯暗中培养牙子组织,在京城贩卖人口,牟取暴利。牙子们拐骗孩子和女人,卖去青楼、卖去黑作坊、培养成窃贼,甚至斩断手脚掌,裹上黑狗皮....”

    他把六号的解释,复述了一遍,言语间,并不掩饰自己对平远伯的憎恶。

    魏渊目光微垂,耐心听着,做沉思状。

    等许七安说完,他语气平淡道:“倒茶。”

    这个细节,说明魏渊已经“原谅”他。

    许七安立刻给倒茶,就像上辈子在派出所伺候领导那样。

    魏渊喝了口茶,沉默几秒后,摇头道:“你对天地会了解多少?对地宗金莲了解多少?

    “根据衙门调查,平远伯确实养着牙子组织,但那个六号真的是为了所谓的师弟,没有别的目的?

    “也许平远伯还涉及到了其他事,也许牙子组织做过什么,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这些你有想过?

    “京察期间,群魔乱舞,再过四日就是陛下祭祖的日子。一切都不能掉以轻心。”

    他在教我做事,在给我分析,他是真的想栽培我....许七安微微动容,对这个大宦官有了几分好感。

    他把我当手下,我却想叫他爸爸,我真是太卑劣了...

    “魏公教训的是。”许七安低头。

    魏渊“嗯”了一声,赞许道:“不管怎样,你做的很好,先下去吧,这件事我会派人调查。你继续潜伏在天地会,短期内的目标是揪出一号。”

    “卑职一定全力以赴。”许七安大声说。

    离开浩气楼,许七安吐出一口气,知道自己这次赌对了,赢得了魏渊的信任。

    想要地位稳固,想要往上爬,必须要学会站队,学会抱大腿。

    不管哪个时代都是一样的,包括许七安的前世。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得不停的刷魏渊的好感度,赢得他的信任。

    这次与魏渊来一个坦诚相见,许七安是打过腹稿的,不是鲁莽行事。

    首先,打更人衙门对平远伯这种人间之屑很是不耻,查案不太积极,没有太迫切的“报仇”想法。

    其次,他在天地会内部取得了一定的影响力,二号和四号比较认同他。

    魏渊不大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放弃对天地会的关注,放弃他这个机灵的小可爱。

    最后,魏渊说的话,也是许七安的想法。

    他对六号,对天地会,还没有百分百信任,能对付老银币的,还是老银币。

    所以遇到困惑的时候,找魏渊的没错了。

    当然,一个成熟的二五仔,必须要有其他骚操作。

    许七安到了一处无人的隐蔽角落,掏出玉石小镜,输入信息:

    “六号,我得到消息,打更人已经掌握了来历不明的线索,很可能对你不利,你要做好准备,及时撤离。”

    地书传讯没有延迟,它与主人存在莫名的联系,但信息传入,持有者会有所察觉。

    地书是一个整体,无法私聊是它最大的弊端。许七安不止一次惋惜。

    养生堂后院,为“黑狗”治愈了创伤的六号,盘膝打坐,忽然心有悸动,摸出了地书碎片。

    三号的信息显现在镜面,让六号方正的国字脸微微变色。

    打更人的动作这么快?

    仅隔一天,就追查到线索,并可能威胁到自己,让三号不得不出面提醒?

    等等,三号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他心里疑惑刚起,就看见总是窥屏的一号,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发言:

    【一:三号,你是怎么知道打更人内部消息的。】

    一号很在意这个,果然,只要涉及到京城高层的事儿,他(她)就格外在乎。

    许七安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措词、思考了一会儿,以指代笔,输入信息:

    【三:你觉得呢?】

    他知道其他地书碎片持有者都在窥屏,默默汲取信息。许七安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又足够劲爆的解释,来丰满自己的人设。

    拔高自己的形象。

    【三:儒家正统之争延续了两百多年,我们书院不可能坐以待毙。】

    这句话什么意思....云鹿书院在打更人衙门安插了碟子?三号是这个意思吧,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暗示了。

    一时间,地书碎片的持有者们兴奋了起来。

    好大一个瓜。

    一号没有说话,诡异的沉默了,让人琢磨不到他(她)的真实想法。

    许七安打算试探一下:【一号,你可以试着找出来。】

    这既是挑衅,也是试探。

    如果一号回应,或者暗地里真的这么干,那么许七安就可以由此反向锁定他(她)的身份。

    打更人是直属于皇室的衙门,也是魏渊的一言堂。

    等闲势力根本插不进来,即使存在安插碟子的情况,也绝对不会是中高层。

    而底层的家伙,根本没资源和能力排查碟子。

    一号是个聪明人,没有理睬许七安的挑衅。

    见好一会儿没人说话,六号输入信息:【六:我这几天会格外注意,三号,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三:阁下行侠仗义,风光霁月,是我辈之人效仿的对象。】

    【六:施主大善。】

    六号以一个僧人的身份回答这句话,说明他对许七安的认同感爆棚了。

    许七安满意的收好镜子,心说,你也别感激的太早,人情迟早要让你还的。

    “既加深了魏渊对我的信任,又送了六号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及在天地会众人心里留下一个乐于助人的形象,这波血赚。”

    “嗯,一号对我似乎越来越有兴趣了,如果真是朝廷高层,绝对会在云鹿书院里查....他(她)查不到的,嘿嘿,退一步说,就算真的锁定了“三号可能是许七安”这个真相,我还可以把二郎推出来顶锅。”

    “二郎和我是不同的,我到底是朝廷体质里的人,被一号发现真身,我会很被动。二郎是云鹿书院的亲儿子,比我底气更足。而且,目前和一号也没仇没怨,问题不大。”

    “辞旧啊,大哥这么爱你,你回馈大哥一点也是应该的。”

    回到春风堂的偏厅,眯眯眼的宋廷风笑着调侃许七安是个白嫖的混球。

    朱广孝一脸认同的点头。

    许七安想了想,严肃道:“今日我去案牍库,发现一个巨大的秘密,以致于我到现在还胆战心惊。”

    宋廷风和朱广孝大吃一惊:“什么秘密?”

    许七安道:“你叫我一声爸爸,我就告诉你。”

    宋廷风犹豫了一下,道:“爸爸。”

    许七安盯着他,神色严肃:“这个秘密就是,你不是我亲生的。”

    “奶奶的,揍他!”

    三人打闹间,门口进来一位银锣,两位铜锣,面生,不认识。

    “许七安,跟我们出来一趟。”那位银锣笑着招了招手。

    许七安和两位同僚相视一眼,茫然跟了出去。

    那位面生的银锣带着他,进去春风堂,朝着案前看卷宗的李玉春咳嗽一声:

    “李大人,你手底下这位铜锣,我带走了,今后他在我手底下办事,咱们做个交割。”

    李玉春一听,炸了。

    PS:就这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