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九十三章 三号不愧是读书人
    还有这种好事....许七安一脸愕然,心说监正大人,您不会也掏出一面镜子,然后跟我说:是兄弟,就加入天地会!

    他在还愣神间,忽听耳边传来破空声,望向楼梯方向。

    一黑一金两块铁坨子疾射而来,呼啸着掠过两位金锣和许七安之间,飞向监正。

    两块铁坨子在飞行的过程中熔化,变成明艳艳的铁浆,泼水似的泼向监正。

    两股铁浆交融在一起,勾勒出长刀的轮廓。

    “嗤嗤”

    蒙蒙水汽凭空诞生,硬核淬火。等落到监正手里是,已经是一柄长刀的刀胚。

    监正握住刀胚,另一只手在刀身一抹,一柄暗金色的长刀便成了,刀身色泽内敛,刀锋锐利。

    监正屈指一弹,这口刀胚飞旋着落在许七安面前,切豆腐一般切进青石板。

    不用刀的两位金锣,盯着这口暗金色长刀,目光火热。

    这是炼金术?!

    这明明是魔法,炼金术不应该是在瓶瓶罐罐里提取、分离物质吗?

    许七安三观受到了强烈冲击。

    震惊之余,许七安意识到监正露这一手,仅仅是赠送礼物而已?不,他在打我脸。

    他在跟我说,小伙子,你对炼金术一无所知....

    这口刀的外观,介于前世的唐刀和太刀之间,比唐刀要弯曲,比太刀要直。

    刀身修长,达四尺,低调奢华内敛,但又很炫酷。

    “还不谢过监正。”魏青衣道。

    “谢监正大人。”

    按捺住心头的喜悦,许七安脱下袍子,裹住刀身,提在手里。

    这刀锋芒太盛,容易伤人、伤己。

    魏渊朝监正作揖,领着三个手下离开司天监。

    下楼时,许七安遇到了褚采薇和长公主登楼,似乎要上八卦台。

    在魏渊和长公主等人的注视下,他拉着褚采薇的下手,噔噔噔的走向一旁。

    “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去桂月楼吃饭。”许七安提出约会邀请。

    谁知道吃货褚采薇一口拒绝,“晚些时候要入皇城,今儿歇在长公主府上。”

    长公主府里有吃不完的糕点和佳肴,桂月楼的饭菜虽然好吃,可怎么能与皇城的厨子相提并论。

    这样啊....明后两天要值夜,大后天是皇帝祭祖的日子,打更人要负责安保工作....许七安想了想,便道:“那等陛下祭祖之后,来我家吃饭。”

    他想着,干脆直接制取简陋版鸡精吧,桂月楼的消费还是有点贵的。

    “你下面给我吃吗。”褚采薇想起来了。

    “嗯。”

    “嗯。”她也点点头。

    许七安露出笑容:“****。”

    两人分开,褚采薇领着长公主登楼,许七安随着魏渊下楼,许七安抬头看了一眼,恰好看见长公主在俯视他。

    两人目光交汇,许七安咧嘴一笑,长公主面无表情,等看不见许七安的身影后,她轻轻撇了一下嘴。

    沿途碰到一位白衣,许七安把黑金刀交给他,嘱托对方交给宋师兄铸柄,明日他要过来取。

    出了观星楼,魏渊进入车厢,杨砚看了眼许七安,招了招手:

    “会驾车吗?”

    许七安摇了摇头,正经人谁开车啊。

    杨砚点点头,把马缰交到他手里,自己进了车厢。

    “???”许七安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面瘫领导这是要培养他啊。

    ......

    八卦台。

    褚采薇坐在八卦台边缘,穿着小皮靴的脚丫子凌空晃荡。

    怀揣着一包蜜饯,津津有味的吃。

    长公主站在边上,裙摆飞扬,翩翩如仙子。

    “监正,本宫一直有个疑问。”长公主声音清冷悦耳。

    “公主请说。”监正老头举着酒杯,目光总是在看向远方。

    “人宗搬入皇城,蛊惑父皇修道,十九年来不理朝政。云州匪患难平,各地灾难频发。朝廷对南疆的掌控越来越薄弱,北方各部狼子野心,大奉内忧外患。”长公主叹息道:“您在等什么?”

    许久没人回答,长公主回头一看,监正眯着眼睡着了。

    褚采薇没好气道:“公主你别理这个糟老头子,年纪一大把了,能活几年是几年吧。”

    “....”长公主看了她一眼,司天监就一个女弟子,所有人都宠着她,也就她敢这么说监正。

    “你和那个铜锣很熟?”长公主换了个话题。

    “嗯呐,”褚采薇眯眼笑,月牙儿似的眸子:“许宁宴是个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觉得他挺有趣的。”

    .....

    养生堂。

    在周边住户里静等了两天的恒远大师,终于等来了异常。

    一位穿绿袍绣鹌鹑的九品小官,领着一群工匠进了养生堂,没多久,里头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一直持续到黄昏。

    恒远大师等到夜里,确认周边没有埋伏的打更人和司天监白衣,这才离开民户,进入养生堂查看。

    他惊奇的发现,养生堂的大门换了新的,坑坑洼洼的地面铺上了青石板,年久风化的石桌石凳换了新的。

    门窗、屋檐、各种用具都被修缮一新,或者干脆更新换代。

    身材魁梧的“鲁智深”站在院子里,沉默了许久。

    管理养生堂的老吏员睡眠浅,听到动静醒了过来,提着灯笼出来查看。

    “恒远大师,你回来了?”老吏员惊喜了一下,说道:

    “你不用去化缘了,朝廷刚刚拨了款,弥补了往年拖欠的银两,下午还派工匠修葺了院子。”

    “拨款?”恒远大师低声道。

    “是啊,两百两银子呢。”老吏员欣慰道:“院子里的孩子和老人们,来年的开支有了,我明天打算给每人配一套冬衣。哎,真及时啊,要不然很多老伙伴都挨不过冬天了。”

    .....

    许七安半夜被惊醒,心里一阵恼怒,心说特么的哪个神经病大半夜的水群。

    他抽出枕头底下的镜子,走到桌边点亮蜡烛,看了一眼信息。

    【六:一号、三号,你们是不是发现我的藏身之地了?】

    【二:死光头,大半夜不睡觉,吵什么吵。】

    二号脾气很大,似乎也被吵醒了。

    【九:发生了什么。】

    金莲道长冒泡了,提醒天地会成员,六号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一号没有说话,应该又在窥屏。

    许七安摸不清状况,同样没有开口。

    【六:呵,没想到藏身之处这么快暴露了,说了也无妨,我在东城的养生堂我把救下来的孩子都送来了这里。

    这地方一直苟延残喘的维持着,几个同样没地方去的老吏员,还有一群无家可归的孩子、孤寡老人。

    可是今天,朝廷忽然记起了这个地方,派人修缮了院子,弥补了往年拖欠的银两。老吏员曾经去过几次户部,都给赶出来了。

    我知道,没有特殊原因的话,是不可能有银两拨下来的。】

    如果是打更人找过来,六号不会吃惊。但一号和三号能这么快查出他的藏身之地,让鲁智深大吃了一惊。

    【一:不是我。】

    一号当即否认。

    不是一号,那只有三号了,三号不愧是云鹿书院的读书人,他因为平远伯的案子,查出了六号的根脚,但没有采取任何对六号不利的举动,反而默默无闻的在背后帮助。

    三号不愧是读书人。

    天地会成员们心里升起了些许钦佩,对三号的人品愈发认可。

    【二:三号你是做的吗。】

    ....不是我,我没有,你别抬举我。许七安保持沉默。

    不解释就当我默认了,如果事后大家知道真相,我同样可以说:我也没承认呀!

    另外,许七安想到了一件事,前天他把六号卖给魏渊了,以魏渊的手段,根据他提供的线索,要查出六号的位置并不难。

    六号救了那么多孩子,如何安置?

    换成许七安,第一选择肯定是查京城各处的养生堂。

    再根据六号的说法,除了魏渊,谁能使唤得动朝廷的人。

    当然,一号也有这个能耐,但他(她)刚才否认了。

    查出了杀死平远伯的凶手,却没有缉拿,反而弥补了拖欠养生堂的银两,遣人修葺了院子。

    “魏渊....”昏暗的烛光里,许七安低声道。

    PS:推一本书:《反派就很无敌》。都市文,作者二宝天使,老司姬了。

    嗯,二宝姐真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