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章 我要包场
    他刚发完这段话,正在着手写下一句,玉石小镜便闪过一连串的传书:

    【一:什么内幕。】

    【二:你知道什么隐秘?】

    【四:三号桑泊真的有隐秘?】

    【五:能告诉我们吗。】

    【六:阿弥陀佛,】

    【九:小友请说。】

    “.....”许七安蹲在臭烘烘的茅房里,愣了一下。

    大家似乎对这件事很关注啊,也对,毕竟事关大奉的镇国宝剑,这等顶级的机密,没人会不好奇。

    尤其是,天地会的众人不是凡夫俗子,都背靠着势力,或者自身有足够的实力。

    这样的人,更在意这些顶级的机密,即使与自身无关,但说不定某时某刻,这些隐秘会起到难以想象的作用。

    【三:并不是一品高手来袭,这点我差不多可以肯定了。】

    许七安没有把话说死。

    顿了顿,他书写信息:【三:但是,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

    半晌没人说话。

    呵,还行,没有铁憨憨的站出来说:不是说好信息共享相互帮助吗。

    这就很愉快了,要是群里有杠精,或者白嫖党,他的计划不好实施。

    许七安顺势道:【金莲道长,我觉得天地会存在一个弊端,不解决这个弊端,天地会永远只是一群貌合神离的人组成的松散组织,对大家的帮助也有限。】

    【九:小友请说。】

    【三:诚然,互帮互助,信息共享是天地会的宗旨,但过于理想化了。我可以把这个隐秘告诉大家,但我能得到什么?什么都没有。

    【我分享了这个秘密,而像一号这样喜欢沉默偷窥的人,心安理得的啃着嗟来之食。

    【一次两次之后,我就会变的不愿意分享信息,分享秘密。】

    【一:你说谁啃着嗟来之食?】

    一号似乎有些生气。

    说的就是你,就你最喜欢窥屏....许七安不搭理一号,继续传书:【道长,天地会的大家,彼此天南地北,并不相识,本质上是陌生人。缺乏信任和付出的基础,试问,谁愿意对陌生人无私奉献呢。】

    许某人最讨厌的就是白嫖,坚决杜绝这种行为。

    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我凭什么要把秘密分享给你们。

    【九:小友此言,甚是有理。】

    见状,许七安咧嘴一笑:【道长能认同就好,相信大家也认同吧。】

    天地会成员保持沉默。

    【三:道长,我有一个思路,您将三号碎片赠予我时,三号碎片被封禁,无法与其他碎片联系,咱们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

    【九:小友有什么主意。】

    金莲道长

    【我举个例子,我将桑泊的秘密,以五百两黄金的价格在天地会售卖,想要获取消息的人,可以通过地书与我传书,而道长则帮忙封禁那些无意购买地书碎片的人。

    【当然,我不是在乎黄白俗物之人。但如果谁没有等价的信息,我可以允许你们用黄金和白银交易。】

    快,快用银子来买我的消息,我要在内城买大宅....许七安换了个蹲姿,有些期待的盯着镜面。

    此时,连臭烘烘的茅房也变的芳香起来。

    【九:实不相瞒,贫道虽然知道封禁地书的法术,但贫道伤势尚未痊愈。当日潜回地宗,惊醒了道首的一缕元神,地书被封禁,贫道也受了重伤。若非如此,贫道不会如此狼狈。】

    .....许七安脸上笑容渐渐消失。

    他猜的没错,金莲道长肯把地书碎片赠送给天地会众人,绝对有方法克制、取回。

    但他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就是说,近期是无法开启私聊功能了。

    见长时间没人说话,一号有些急迫的传书。

    他(她)不愿看到这场交易无疾而终。

    【一:不如这样,你可以向我们公布秘密,我们则给你一个承诺,可以用等价信息交换,也可以用金银购买。】

    【四:但是这依然有漏洞,比如我用等价的秘密与三号交换,三号不亏,但我的秘密却被其他成员毫无代价的汲取。】

    【二:另外,我们分处天南地北,就算想买你的秘密,如何把银子送到你手里?】

    众人踊跃发言,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和顾虑。

    许七安嘴角一挑,天地会成员们不仅是重视他掌握的秘密,还有个原因就是他们看到了利益。

    如果自己的想法得意实现,那么他们同样可以用各自掌握的信息,来换取报酬。

    可以可以,有利益才有动力,这才是一个商业聚会该有的样子。

    【三:在金莲道长伤势痊愈前,不如我们这样,我可以把隐秘告诉你们,你们用等价的信息和金银交换,但可以赊账,不需要现在就支付报酬。这样就四号的担忧就不存在了。至于二号的顾虑,我暂时没想到解决的办法,嗯,你依旧可以拖欠,将来用等价信息换取。】

    那这样就没问题了....众人心想。

    【一:我没意见。】

    【二:我也是。】

    【四:嗯,就按照三号的想法来。】

    【五:我没问题的哦。】

    【六:我也是。】

    【三:七号和八号为什么始终没有说话,你们不发表意见的话,这桩交易就无法达成。】

    金莲道长跳出来解释:【七号从去年开始,便不知所踪。八号必死关。就暂时将他们二人排除吧。】

    【四:但是七号还活着,对吧。】

    【二:七号的地书碎片在我这里....嗯,他因为某些原因,假死脱身,避难去了。】

    【三:那我没问题了。】

    许七安停顿了几秒,再次输入信息:【我听到了桑泊传来了求救声!】

    桑泊里传来了求救声?!

    三号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宛如雷霆轰然炸响在天地会众人心头。

    大奉开国皇帝的证道之地,供奉着镇国宝剑的湖泊里,竟然传来了求救声....

    谁在求救?

    向谁求救?

    地书聊天群陷入了诡异的沉默,许久之后,向来沉默寡言的一号率先传书:【不可能!】

    众人顿时将注意力转回“地书”碎片,静等许久,没有得到三号的回应。

    是了,三号是云鹿书院的弟子,心高气傲,不屑反驳。

    这也侧面证明,三号说的话都是真的,这样高傲的学子,根本不屑说谎。

    一号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刚才脱口而出的质疑后,便没有再说话。

    【四:真是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九:这个隐秘的价值极高。】

    【二:桑泊底下会不会囚禁着什么存在?你们觉得呢。】

    二号给出了猜测。

    许七安心里一动,果然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

    【五:哇,大奉的桑泊里封印着绝世魔头?喂喂,一号三号四号,你们都是大奉人,有没有想起什么。】

    【六:不用问了,一号显然不知情,众所周知,一号是朝廷里的重要人物。这意味着,可能只有皇室,甚至元景帝一人知晓。】

    【一:我会试着查这件事,三号,如果我有进展,可以用来抵消你的信息吗。】

    【三:呵,这得看你能查出什么。】

    等了五分钟,没人说话了,许七安就确认这群没素质的网友已经下线。

    收好玉石小镜,离开茅房,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如果上辈子的厕所是这样的,肯定能改正一坐就是半小时的坏习惯.....因为没人愿意再这样的环境里玩手机....”许七安心里补充一句:臭茅坑才是治疗痔疮最好的医生。

    回到偏厅,朱广孝正在吐纳,宋廷风翻看见不得光的艳史禁书,当然,不是元景帝和绝色国师的。

    “你是去生孩子了吗。”宋廷风眯着眼,嗤笑着调侃。

    “是,”许七安点点头,舒服的靠在座椅上,认真的说:“死鬼,那是你的崽。”

    旁边的朱广孝行岔了气,一脸措手不及的睁开眼睛,看了眼许七安。

    宋廷风打了个寒颤,拱了拱手,低头继续看书。

    他自认属于玩世不恭的类型,性格外向,逢人就是笑眯眯的。是那种面对任何人都能得心应手性格。

    但对上许七安,宋廷风觉得自己还是正人君子了些。

    很多时候,明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打趣,但就是无法适应,败下阵来。

    “晚上去教坊司吧。”宋廷风提议道:“我约几个同僚去,你那俄罗斯转盘教教大家。”

    顿了顿,他脸色郑重的说道:“杨金锣和姜金锣的事情后,衙门里嫉妒你的人不在少数,私底下都看不惯你。

    你需要多应酬交际,而不是整天只与我和朱广孝混。”

    朱广孝睁开眼,附和着点头:“对,我常私底下听别人说你坏话。”

    本来不想和他们玩的许七安,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他不是年轻气盛的愣头青,深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

    加入打更人以来,确实疏忽了同僚间的应酬,主要是整天面见魏渊、与司天监术士混迹一处,眼界有些高了。

    于是在宋廷风的引导下,找了几个相熟的,同在银锣李玉春麾下的铜锣,与他们约定晚上去教坊司玩。

    当然,并不存在谁请客的问题,教坊司这价格,大家心里都清楚,等闲铜锣请不起。

    不过,许七安轻飘飘的说,咱们去影梅小阁包场,我来搞定。

    铜锣们当场打了鸡血,性奋了。

    宋廷风拉着许七安到角落,搓着手,道:“宁宴啊,真是好兄弟啊....那个,浮香姑娘也加入?”

    许七安斜了他一眼:“你喊一声爸爸,我就回答你。”

    宋廷风也是个能屈能伸的好汉子,当场认爹。

    许七安说:“当然不可能。”

    “.....”宋廷风怒道:“你特么喊回来,不然我跟你没玩。”

    许七安不搭理他,溜走了。

    浮香是什么人?艳名远播的花魁,顶级交际花,她愿意陪许七安睡,类似于一种相好的关系。

    在这个时代,与青楼女子相好是非常普遍的。

    其中尤以读书人最多。

    但浮香不是许七安的奴婢,也不是可以当做货物随意转送的妾室。

    那种事儿,以浮香的身价和段位,怎么可能答应。痴人说梦。

    许七安可不想因此与花魁娘子产生嫌隙,甚至关系破裂。

    ....

    案牍库,甲字库房。

    檀香燃烧着,青色的烟迹笔直如线,阳光透过格子窗,在地面映出有规律的,整齐的色块。

    魏渊合上了厚厚的《大奉十三典》,沉吟片刻,起身,在书架里翻出一本《九州志:西域》。

    檀香烧成灰烬,香灰落入小炉。

    魏渊合上所有书,疲惫的捏了捏眉心,不知不觉,手边堆积的书册已经与他肩膀等高。

    “义父,有什么发现?”南宫倩柔终于等到机会。

    “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魏渊叹息一声。

    “桑泊里有什么秘密?”南宫倩柔问道。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魏渊摇头,脸色严肃的警告:“忘记今天发生的事,不许追查,不许私底下议论。”

    杨砚和南宫倩柔同时低头:“是。”

    .....

    黄昏,散值。

    包括许七安在内,十位打更人昂首挺胸的进了教坊司胡同。

    在这个百官噤若寒蝉的京察期间,打更人可以在教坊司横着走。

    “宁宴啊,浮香花魁真的会见我们?”

    “我可听说,浮香花魁很久没有陪客了,”

    “梅影小阁真的会让我们包场?”

    铜锣们有些不信,因为教坊司这地方,最欢迎的是读书人,各种娱乐节目偏向为读书人服务。

    这是社会风气。

    打更人虽然监察百官,挺横,但与官员是相互制衡关系。

    若是在教坊司乱来,礼部就会很开心,巴不得抓住机会弹劾打更人。

    所以,若是浮香花魁不愿意招待他们,铜锣们也只能离开,还丢了颜面。

    只是许七安提议的俄罗斯转盘游戏是在太诱人,打更人们听完都怒斥许七安伤风败俗,问去不去的时候,又答应的飞快。

    来到影梅小阁,众铜锣不由的慢下脚步,把夹在人群里平平无奇的许七安凸显出来。

    许七安摘下腰刀,刀鞘拍了一下小龟gong的屁股,轻松自如的笑道:“去告诉你家娘子,我要包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