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时薅羊毛
    这条信息传书出去,几秒后,率先回应的是二号:【元景帝被刺杀了?】

    .....不是,你这小老弟怎么回事,三两句不离元景帝登天的话题,他是吃你家大米了,还是偷你家银子了。

    许七安在心里给“二号”打上了愤青的标签。

    古代版愤青。

    【九:昨天内外城都封禁了,禁止任何百姓出入,我便料定出事了。】

    金莲道长还藏在京城,默默养伤。

    许七安收入信息,只写了一半,习惯了窥屏的一号竟抢先一步装逼,抛出了让地书碎片持有者们震惊的真相:

    【一:桑泊被炸了,永镇山河庙摧毁,封印在桑泊内的东西,不知所踪。】

    如此劲爆的消息,换来的是沉默。

    地书聊天群陷入了三分钟的安静,没有人传书,也没有人表达震惊。

    【二:你说什么?桑泊被炸?永镇山河庙毁了?一号,你确定不是在戏弄我们?】

    二号如此反应是有道理的,这就好比元景帝被一个匹夫单枪匹马闯入皇宫干掉了。

    一样难以置信。

    简直就是太监议事——无稽之谈。

    四号同样难以置信,他比二号更了解桑泊是什么地方,了解那里的守备是何等森严。

    但一号绝不会无的放矢。

    【四:三号,你想说的是不是这个?】

    【三:是的,桑泊毁了,永镇山河庙底下的封印物去向不明。】

    有了三号的背书,尽管再难以置信,这几乎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一号和三号都在京城,最清楚大奉京城的事。

    【九:真是难以置信的消息,有相关线索了吗,一号?】

    有意思了,金莲道长竟然没有问身为打更人的我,而是直接询问一号,这是不是说明,他认为在这种高层次的秘密中,一号知道相关线索的概率要高于我?

    但这么说出来,太不慎重了.....故意的?还是因为桑泊炸毁的事件冲击力太大,让他思考不够谨慎。

    【一号:这件案子交给了打更人衙门、刑部、府衙三方处理,具体消息我并不知道。】

    地书聊天群的众人难掩失望,在朝廷里地位极高的一号都不知道具体详情,那三号肯定也不知道了。

    【三:巧了,我们书院通过相应的渠道,倒是得知了不少秘密。大概理清了案件的脉络。】

    三号知道?

    三号竟然知道!

    他刚才说了,是通过书院的渠道得知的消息,看来云鹿书院在京城各处衙门里安插了不少碟子。

    见三号这么说,原本对大奉京城发生的事不太感兴趣五号,此时也跳出来吃瓜了。

    【五:三号,你们学院的手伸的有点深啊,一号都不知道的事儿,书院却知道了。话说,你在书院是什么地位?】

    普通学子,真的能知道这么重要的隐秘吗?

    【三: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许七安不解释,留白的重要性在于,越聪明的人越容易想太多。

    他们既会怀疑三号普通学子的身份,又会怀疑三号是不是还有其他身份。在缺乏有力作证的情况下,反而会越想越乱。

    嗯,一号是个问题,他(她)没那么好忽悠。无所谓了,我和一号暂时没有冲突,而且,我对他(她)的身份,心里也越来越有数了,至少已经能划定一个范围。

    【三:那么,你们要用什么,来换取我的消息呢?】

    看到这句话,众人心里一下古怪起来,感觉莫名其妙的,欠的债就越来越多了。

    三号要是做生意,肯定会是个成功的商贾吧....四号心里叹口气,回复:【我近来只顾着修炼,没有获取到有价值的信息。就先欠着吧。】

    【二:在忙着剿匪,嗯,等我弄清楚云州背后操纵各个寨子的势力,我就可以还三号的债了。】

    说到这里,二号为自己莫名其妙的欠债心酸了一下。

    【五:我最近倒是有一个重要的消息,不过这个消息会暴露我的身份。】

    【四:呵,你是南疆的人吧。】

    【一:应该是某个蛊族里的贵族。】

    【二:似乎还有些好战。】

    【五:....你,你们都知道?】

    这不是很明显的吗,你对万妖国的历史了如指掌,口口声声自称老娘,而且之前你自己也透露了,你阿爹地位颇高!

    五号似乎脑子不太聪明的亚子....和我的采薇姑娘是一个级别的....许七安心里评价。

    他在心里重新定义了地书聊天群里的人物:

    一号在朝廷内部很有地位,是个窥屏狂魔。

    二号是天字号大愤青,但很有智慧,当日就是他(她)在祭祖大典试探自己和一号。

    四号与人宗道首交情不错,曾经入朝为官,而今浪荡天涯。

    五号是个妹子,南疆蛊族人,脑子不太聪明的亚子。

    六号是个大奉版鲁智深,修为很高。

    七号跑路,地书碎片在二号手里,二号和七号的关系非同一般。

    八号闭死关,潜水很久了。

    九号是天地会发起人金莲道长,老银币。

    五号自闭了好一会儿,才传书发声:【好吧,老娘就是南疆蛊族的人,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有一个重要消息要说。三号,我用这个和你交换桑泊案。】

    【九:五号,贫道伤势尚未痊愈。你若是想说,先让大家一致同意,欠你一个情报或等价的白银。】

    天地会众人沉默了一下,表示同意欠五号一个情报。

    【五:蛊神初步复苏了。】

    蛊神?超越品级的存在,蛊师体系的开创者?许七安吃了一惊,虽然通过白嫖天地会内部信息,知道一点关于“仙佛”可能真实存在的真相。

    但他还是觉得荒诞。

    地书聊天群许久没人说话,看来这个消息带给众人的震惊不啻于桑泊被炸。

    【五:昨天,极渊里溢出了一缕蛊神气息,寨子里养的低级蛊全部暴毙,高级蛊发狂,攻击族人。老娘的本命蛊也险些失控了。阿爹说,时隔数千年,蛊神终于复苏了,但这并不是好事。】

    【二:不是好事?】

    【五:嗯,蛊神是混乱的根源,吞噬和繁衍烙印在本能中,如果它复苏的话,南疆所有生物都会成为它交配、吞噬的对象。它会把整个九州变成只有蛊的世界!所以,我们蛊族正在召集强者,打算过几天潜入极渊,查看情况。】

    卧槽,还有这种事?蛊神是这样一种生物?

    许七安吓了一跳,绝不是脑补什么触手、银魔之类的东西,是真的被蛊神的邪恶给震惊到了,对!

    许七安迫切的想要知道蛊神的其他信息,奈何没有人发问。

    【九:这确实是让人震撼的消息。】

    【三:道长,蛊神沉睡的原因,是否也是被封印了?】

    许七安旁敲侧击蛊神的信息。

    【九:不知道,蛊神存在的年代过于久远,人类还没有学会使用文字前,牠就已经存在。你可以问一问五号,不过,单凭蛊神复苏这件事本身,恐怕价值就超过你的桑泊案了。】

    价值超过我的桑泊案?许七安心里不服。

    【五:哈哈,三号,你要想知道蛊神的其他信息,可以选择和我交易。】

    【三:你想要什么?】

    【五:我哥哥还没成亲,听说你们大奉的镇北王妃是世间第一美人,我要她做我嫂子。】

    你在想屁吃....有这能耐我自己独上其身不是更好,凭什么给把美人让给你哥哥....许七安回复:【一个王妃不够,长公主也是个绝色大美人,还有我们大奉的国师,我一起给你打包送过去。】

    【五:好呀好呀!】

    【一:如果只是这些废话的话,那我要休息了,请两位三缄其口。】

    一号跳出来打断了话题。

    五号不闹了,因为她也想知道桑泊案的经过,传书说:【我只知道蛊神是蛊师体系的来源,是世间所有蛊的源头。】

    见五号发言完毕,许七安措词了一下,开始分享自己掌握的桑泊案情况:

    【桑泊底下封印的东西,或许与妖族有关,目前大奉官方已经初步确定,炸毁桑泊的势力,很可能是妖族。但不知道是北方的,还是万妖国余孽。】

    许七安并不怕一手消息走漏会引来其他人对自己身份的猜测。

    因为当时在议事厅里开会的官员有很多,刑部、府衙、打更人都在其中。云鹿书院获得消息的渠道不一定是打更人衙门。

    妖族?

    怎么又和妖族扯上关系了,妖族为什么要炸毁桑泊底下的封印物。

    天地会众人一头雾水。

    不过,他们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桑泊案背后牵扯的内幕绝对不简单。

    想解开这一切,大概只有弄清楚桑泊底下封印的是什么东西。

    【一:不可能,桑泊的守卫严密,就算是高品强者也无法潜入,妖族怎么炸毁桑泊?火药从哪里来?】

    【三:这件事,朝廷已经查清楚了,太康县境内大黄山发现过硝石矿,但已被采集一空,采集者正是妖族。一号,你的消息渠道不行啊。另外,私通妖族的碟子也已经查出来了,是金吾卫的百户周赤雄,不过他带着家眷潜逃。】

    【一:那么这条线索就断了。】

    【三:呵,这倒未必,不久后,朝廷肯定会发布通缉令,周赤雄要么离开大奉,要么躲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们觉得他会躲在哪里?】

    二号率先抢答:【那还用说,肯定是云州。】

    云州的情况,地书天地会里没有人比(他)她更了解。

    到这里,许七安目的达到了,他就是想借此展开话题,让二号帮自己留意云州,看能不能抓到周百户。

    但按照他的人设,是不该对一个逃犯这么上心的,因为爱国?这个理由太敷衍了。

    【一:二号,你在云州颇有势力,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周赤雄?】

    干的漂亮....许七安振奋了一下。

    在一号心里,二号似乎比官府更加靠谱?

    【二:我拒绝帮你。】

    【一:我会提供报酬。】

    【二:不,我拒绝帮你!】

    一号不再说话了,地书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一号和二号似乎关系不怎么好....其他人也不劝劝....是因为我加入之前,他俩有过冲突或者过节?

    额...这样不行啊,二号不帮忙的话,云州那么大,怎么揪出周赤雄。

    我应该出面,这样既能卖一号人情,又能收回二号那里的“欠款”。

    血赚!

    许七安输入信息:【二号,你帮我留意一下周赤雄,就当是还了上次的债。至于一号,很抱歉,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两位觉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