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
    许七安感觉很淦!

    昨天收了二公主的玉佩时,想过有朝一日或许会面临这种情况。只是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

    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上辈子,顶多就是一句话:小孩子才做选择题!

    撑死换来两巴掌。

    搁在这个古代,说不定换来碗口大的疤。

    “卑职是过来是向长公主请教问题,有关桑泊案的。”许七安转身,朝着裱裱抱拳,暗示自己是有公事。

    但他高估了二公主的智商,或者低估了她的任性和刁蛮,她叉着腰,冷哼道:“你不会来请教我吗!”

    怀庆公主一听,当场就是一个冷笑:“临安最大的优点就是自信。”

    傻子都能听出来的反讽。

    长公主替我接过火力了....许七安松了口气,你们吵吧,把我当个小透明就好。

    二公主和姐姐是有矛盾的,小时候的打架,到现在的明争暗斗,各种不对付。

    “怀庆,许七安是我的人,他收了我的腰玉,已经答应为我效力。”二公主掐着腰,说到这里,冷冷的笑一声:

    “良禽择木而栖,谁让有些的人小气吧啦呢。既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草。我就大方多了。”

    见长公主不说话,她走到许七安身边,美眸先狠狠剐一眼许七安,接着宣布主权:“你想要用我的人,可以,得先我答应。今天本宫心情不好,不想让你使唤我的人。”

    怀庆公主喝了口茶,笑吟吟的不说话,底气很足的样子。

    二公主最讨厌她这副姿态,黑白分明的眸子瞪了她一眼,然后对许七安说:“还不跟本宫走!”

    许七安没动,不看二公主也不看长公主:“两位殿下,卑职是打更人,效忠的是陛下。”

    “闭嘴!”两位公主同时出声。

    “....”

    许七安看懂了,两位皇女矛盾这么大,不是单方面的,裱裱的二公主喜欢挑事,强势霸道的长公主欢迎一切挑战。

    他只是一个夹在中间,卑微的小舔狗。

    这就好比两个千金小姐抢玩具,然后让玩具自己选择跟谁。

    迎着两位公主的目光,许七安吐出一口气,看向临安:“二公主见谅,卑职还有公事要与长公主相商。”

    话说的很委婉,但其实已经给出态度,他选择长公主。

    二公主忽然咬住了唇瓣,桃花眸里水光闪动,深深看了眼许七安,扭头就走。

    她又输了,又一次在怀庆面前丢尽颜面,对方趾高气昂的坐着,让一个小铜锣来削她的脸。

    心高气傲的临安公主从没这么委屈过,也没这么挫败过。

    她一声不吭的走了。

    许七安对二公主的离开视而不见,语气平静的与长公主交流了几句,忽然摸了摸胸口,像是想起了什么,无奈笑道:

    “哎呀,玉佩还没还给二公主,那卑职想行告退?”

    长公主心情不错的“嗯”了一声,嗓音悦耳。

    许七安慢条斯理的离开雅苑,逮着门口的侍卫说:“二公主去哪了?”

    侍卫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许七安像脱缰的野狗,快步追了上去,几分钟后,他看见了二公主火红的身影,领着两名宫女,疾步的走着,香肩隐约颤抖。

    “二公主请留步。”许七安追了上去,大喊一声。

    临安公主听到了,没有理睬,反而走的更快,小腰扭啊扭,裙摆飞扬。

    许七安快步追上,拦在临安公主面前,还没开口,先了一愣:“殿下哭了?”

    心里承受能力太差了吧....

    临安公主立刻别过头去,给他一个美艳的侧脸,冷冰冰道:“狗奴才,你跟着本宫做什么,想图谋不轨吗。”

    她的眼圈红肿,雪白的脸颊还残留些许泪痕,刚才明明委屈的哭过。

    不过,反而衬着那双桃花眸子愈发的迷人。

    许七安见临安公主没有走,也没喊人,顿时一喜,觉得还可以抢救,郑重其事道:

    “卑职对殿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临安公主猛的扭过头来,冷笑道:“许七安,你当本宫是好戏耍的?”

    这个怀庆的忠犬,两面三刀,竟然还想脚踏两只船,简直可恶。

    要不是他诗写的好,又得怀庆看中,自己才懒得搭理这种臭男人。

    临安公主对许七安的观感降到了谷底。

    “或许,在二公主眼里,卑职是个左右逢源的无耻之徒。”许七安叹息道:

    “卑职无法反驳,这块玉佩请公主收回去,这么好的玉佩,莫要跟着我陪葬了。”

    二公主已经讨厌许七安了,正要收回玉佩,听到最后一句,愣了愣:“你说什么?”

    许七安不答,低头摩挲着玉佩,道:“二公主是大方的,从没有哪位大人物愿意把贴身的腰玉赐予我,卑职万分感动,二公主待人以诚,卑职又岂是不知好歹之人。”

    他怅然的叹了口气,重新把玉佩递过去:“可能我与二公主没有缘分吧,请收回。”

    二公主微微动容,但并没有原谅他,毕竟作为元景帝最宠爱的公主,阿谀奉承的话她听的多。

    只是这个男人眼神颇为真诚,语气也很诚恳,二公主愿意再听听他的解释,道:

    “你刚才说的陪葬是什么意思?”

    许七安苦笑道:“我原以为二公主应该是查过我的....”

    这个还真没有....临安公主心虚了一下,旋即想起了什么,诧异道:“腰斩罪?”

    当日怀庆举荐他时,临安也是在场的。

    听怀庆说,他是因为刀斩上级,被判了腰斩之刑....临安公主抿了抿红唇,趁机擦掉眼角的泪痕,语气稍稍转柔和,但小脾气还在,哼道:“这和怀庆有什么关系?”

    “长公主对桑泊案很是好奇,希望掌握最新案情,她说只要我定时汇报,便答应案情结束后,不管我能不能戴罪立功,她都可以替我向陛下求情。”许七安真诚的凝视着二公主:

    “卑职就想着,二公主待我真诚,可我是个罪人啊,无法报答二公主的赏识之恩,于是就想答应长公主,待我脱罪之后,再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如果真诚可以量化的话,许七安眼里的真诚就像海潮,让二公主的心软化了不少。

    她生气的说:“你为何不与我说?父皇最宠我,我替你求情,岂不比怀庆更稳妥。”

    说完,他看见许七安脸上出现了剧烈的情绪波动,似感动,又似震惊。

    接着,听见这个小铜锣颤抖的声音:“殿下....竟然愿意为我一个刚刚相识的铜锣,向陛下求情?!”

    原来他是觉得自己不会帮忙,所以把怀庆当做救命稻草....临安公主又好气又好笑,其实刚才只是一句气话,但话赶话的到这份上,她有点骑虎难下,颔首道:

    “自然!本宫从不亏待自己人。”

    许七安凝视她许久,抱拳,一字一句,沉声道:“殿下,卑职现在只想买一块地。”

    临安没听懂,愕然道:“买地?”

    许七安郑重道:“它的名字叫死心塌地!”

    临安公主愣住了,稍稍有点感动,这是她没听过的。

    一下子,对许七安的厌憎感消散一空,如果之前是想着和怀庆争玩具,现在则是真心觉得有个这样的下属,也不错。

    但想起这个小铜锣刚才气哭了自己,她哼了一声,软绵绵的语气骂一声:“狗奴才!”

    ....搞定!

    许七安如释重负的在心里松口气。

    遇到这种二选一的情况,永远不要想着解决问题,而是要思考怎么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核心要素:分化她们,逐个击破。

    长公主是个性格强势霸道的女人,而且聪明,所以在较为公开的场合,要偏向她,给她面子。

    二公主娇蛮任性,既是受气包又是个裱裱、喜欢挑衅惹事的妖艳jian货。但她城府浅,是个被宠坏的公主,小性子很多,却容易哄。

    只要你巧舌如簧,就能让她转嗔为喜,是个需要甜言蜜语的女人。

    基于两位公主的不同性格,身在修罗场的许七安迅速思忖出堪称完美的应对之策。

    不但化险为夷,还让二公主答应了替他求情,为将来买了一份商业险。

    还不花一分钱。

    许七安当着二公主的面,小心翼翼的把玉佩收回怀里,仿佛那不是玉佩,而是珍宝。

    二公主眼神立刻柔和了许多。

    “那,卑职先行告退?”许七安打算溜了。

    “急什么!”临安公主嗔了他一眼,“你是本宫的下属,本宫还要差遣你呢。”

    她撬了怀庆的墙角,当然得让其他兄弟姐妹都看到,这样才有面子,才能让怀庆没面子。

    “殿下请吩咐。”许七安无奈道。

    无忧无虑的二公主发现自己没什么要他办的,歪了歪头,道:“嗯,今天天气不错,又没了怀庆那个讨厌鬼,本宫要去找灵龙玩。你跟着本宫,本宫就不侍卫了。”

    ....

    元景帝站在高台边,审视着趴在岸边的灵龙,与那双黑纽扣般灵动的眼睛对视。

    “你怎么回事?临安从小陪着你玩,前日为何无缘无故掀她下水。”元景帝训斥灵龙。

    灵龙这种上古异兽,食紫气而生,与妖族不在同列,若是非要找一个“同类”,那就是同为上古异兽的蛊神。

    灵龙数量极少,寿命悠长,历来作为皇室的伴生神兽而存在。

    不管是大奉还是前朝,宫里都养着这种异兽。

    “嚏...”

    灵龙懒洋洋打了个响鼻,无精打采的趴在岸边,对元景帝的呵斥爱答不理。

    黑纽扣般的眼睛看了下元景帝。

    你到底骑不骑?

    旁边的太子观察着灵龙,他记得当时灵龙也是这般趴伏在岸边,但似乎比现在更加恭敬,更加战战兢兢?

    当时隔的比较远,无法看清灵龙的表情于神态,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因此太子也不敢肯定。

    灵龙是历代皇帝的水中坐骑,相传远古时代,妖族与人族的领域不像现在这般泾渭分明,是一种相对混居的状态。

    因此时常会有人族被妖族吞吃,或者妖族遭遇人族狩猎。

    人类不擅水性,对河中妖孽无可奈何。唯独人皇能轻而易举的入水搏杀妖族。

    依仗便是灵龙这种水陆两栖的异兽。

    时至今日,大奉的皇帝当然不需要入水搏杀妖族,水中坐骑就成了观赏性的生物。

    自从修道之后,元景帝许多年没有看望灵龙,不由想起了当初自己登基时,骑乘灵龙在京河巡游的风光。

    “朕多年没有亲近你了,想来你也很寂寞吧。”元景帝感慨了一声,轻盈的跃上灵龙背脊的甲胄,双手握住了犄角。

    灵龙欢快的长啸一声,四肢划动,身躯轻盈扭动,带着元景帝在湖中游曳。

    ....真羡慕啊!太子望着这一幕,想象着自己将来有朝一日骑乘灵龙,他的皇子皇女们站在岸边,殷切的旁观。

    就在这时,湖中欢快游曳的灵龙忽然咆哮一声,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它高高昂起脑袋,一边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一边抖动颈部,将元景帝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