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干尸
    “以你现在的身份,为什么不主动上门询问?”金莲道长不解。

    “平远伯毕竟是世袭勋贵,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无法采取暴力。而且正常调查容易束手束脚,想要得到答案,光明和黑暗的手段得相辅相成。”许七安随口解释:

    “道门在元神领域是当之无愧的执牛耳者,让他乖乖“配合”,说出一切能说的信息,应该能做到吧?”

    “....你倒是挺有经验的,这和你以前的人生、阅历不匹配。”金莲道长说着,轻轻颔首,给予肯定的答复。

    “有些车看着很新,其实公里数高的吓人。”许七安严肃道。

    “此话何解?”金莲道长皱眉。

    “我的意思是,你只看到了我的表面,而一个人的人生,永远比卷宗上的文字更加精彩纷呈。”许七安耸耸肩。

    “有道理。”金莲道长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道:“你放开心神,我俯身到你识海里。”

    “您又是元神出窍?”许七安戒备道。

    “呵呵,我的身体受了伤,实力大打折扣,而我的阴神完好无损,这能更好的发挥我的实力。

    “内城有宵禁,我无法堂而皇之跟你出去,普通铜锣我可以隐瞒,但若是被金锣看到,对你我都没好处。而且,京城卧虎藏龙,威胁不一定只来自打更人。”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想把我的元神变成自己的形状,也太过分了吧....而且,咱们也还没这么熟....许七安为难的皱眉。

    尽管对金莲道长还算信赖,但还没到任由对方元神侵入识海的程度。

    而且,他不保证金莲道长会不会窥见自己一些秘密,比如前世的记忆,比如浮香花魁浑圆雪白的臀儿。

    金莲道长摇摇头:“那如何是好?”

    这时,一声凄厉的猫叫声从屋脊传来,许七安顿时露出笑容,指了指头顶:“委屈道长了。”

    “....”

    .....

    换上打更人的差服,许七安光明正大的离开小院,沿途遇到御刀卫,看见他身上的差服,连询问懒得问,只是会奇怪这位打更人为何肩膀站着一只黑猫。

    唯独在遇到打更人同僚时,许七安会被拦下,但只要掏出金牌,说一声奉旨查案,便能解决一切问题。

    许七安没有刻意赶路,但以他如今的脚程,仅用了一个小时就来到平远伯府附近。

    四处张望,确定周遭无人,他寻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撕下“魔法书”中的一页,上面记录着一叶障目的手段。

    “嗤....”

    气机引燃纸张,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了许七安和黑猫。

    儒家的言出法随....黑猫橙黄色的瞳孔凝视着这一幕,金莲道长忽然想到了很多细节。

    难怪三号要把自己塑造成云鹿书院的学子,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堂弟是书院学子,他本人似乎也和书院有莫大的关系。

    要不然,怎么会拥有刻录法术的书籍。

    金莲道长直接排除了堂弟赠送这个选项,首先,普通的学子不可能得到大儒如此厚待。

    其次,对于学子来说这种至宝怎么可能轻易赠人。恐怕连使用都不舍得。

    ....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向来看不起武夫,为何会赠送他这等宝物。金莲道长思考着这个问题的同时,看见许七安从地书碎片里拽出一件斗篷,罩住了自己。

    你为何如此熟练...黑猫摇了摇头。

    “行动之前,想起了两件琐事,想请教一下道长。”脸庞笼罩在斗篷里的许七安,忽然开口。

    “说!”黑猫震荡空气,口吐人言。

    “灵龙是否只亲近皇室成员?”

    “理论上是这样。”

    “理论?”

    “灵龙喜食紫气,而不是喜欢皇室成员。”黑猫解释道。

    ....许七安沉吟着点头:“还有一事,今日我去皇城查案,听说灵龙莫名发狂,众侍卫合力都制不住它,险些伤了临安公主。”

    黑猫许久没有说话。

    “道长?”

    黑猫警惕的四下张望,传出金莲道长凝重的声音:“桑泊底下的封印物,进城了....”

    “何以见得?”

    “灵龙天生掌握望气术,且非一般的练气术能比拟,它能感应到一般人感应不到的东西。”

    难怪褚采薇的望气术看不到异常,她学艺不精啊....这就是灵龙为什么要跪舔我的原因?它能看到我身上古怪的运气....这么说,监正也能看到?

    许七安为这个猜测而感到心惊。

    桑泊的封印物进城了....灵龙感觉到了威胁,所以狂性大发,一心逃离皇城....明天想个办法把这件事透露给魏渊。

    结束掉谈话,许七安贴着一座座院墙,摸到了平远伯府的后院墙外,纵身翻越围墙。

    落地后谨慎的左顾右盼,确认刚才的衣袂破空声没有惊扰到府中的高手。

    平远伯府面积广阔,按照居住习惯,主人一般住在东边最大的院子里。

    许七安接着一叶障目的法术,躲过了几批巡守的府中侍卫,来到了东边最大的院子。

    刚踏入院子,耳廓一动,他听到了一声声高亢的,不加掩饰的呻吟。以及男人沉重的喘息。

    ....来的可真不是时候,许七安嘴上骂着,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他摸到窗户底下,指头凝聚气机,捅破柔韧性很高的窗纸,透过小小的孔洞看进去。

    这个孔洞正好对着主卧,床上的两人运动直观的落入许七安眼里,但因为有薄薄的床幔遮挡,他只看到锦被起起伏伏,听见女人浪荡的叫声。

    “噗...”

    这时,头顶传来轻微的响声,那是猫的利爪刺破窗纸的声音。

    许七安抬了抬头,看见黑猫后腿站在自己头顶,两只前爪抵在窗户,脸贴着孔洞,看的聚精会神。

    道长你也好这一口啊....许七安嘴角抽搐两下。

    “他应该就是平远伯的嫡子,直接冲进去吧。”许七安提议。

    “等结束后我们再进去,那个时候,是男人最松懈的时候。”金莲道长否决了许七安的建议。

    不,道长,你会后悔的,你根本不知道武夫的可怕,毕竟我们是菿奣的强者....许七安心里吐槽。

    过了两炷香时间....

    金莲道长低头看了眼许七安:“好吧,我承认你是对的。”

    女人从声音嘶哑,再到哀声求饶,最后似乎昏厥过去,又过了许久,男人才沉沉低吼一声,完事了。

    啧啧,也就这样,想当初我第一次睡浮香,可是坚持到半夜的....许七安颇为愉快的想着,刚要绕到前门,潜入屋中,以雷霆手段支付对方。

    可就在这时,许七安忽然泛起毛骨悚然的感觉,鸡皮疙瘩凸起,背后仿佛有血色荆棘,刺穿他的血肉。

    莫名的恐惧充斥脑海。

    “有什么东西来了...”金莲道长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沉重。

    他刚说完,许七安就听见远处传来护卫的喊声:“什么人,敢擅闯平远伯府....啊...”

    话说到一半,变成了惨叫。

    紧接着,气机爆炸的波动荡开,惨叫声此起彼伏,很快又陷入死寂。

    已经进入贤者时间的平远伯嫡子,听到了动静,连衣服都来不及穿,迅速从床上跳起,摘下挂在墙上的剑,脸色难看的冲出了屋子。

    一道裹着黑袍的人出现在院子里,他的面目藏在兜帽里,他散发出的气息让许七安双腿打颤,只想逃跑。

    黑猫弓起背脊,浑身长毛炸开,竖立的瞳孔迅速收缩,它的异常也一定程度代表了金莲道长此刻的情绪。

    “你是什么人?”平远伯嫡子颤声开口。

    他的双腿,他的手臂,他的面部肌肉....控制不住的颤抖着,痉挛着。

    “讨债的。”嘶哑的声音从兜帽里传出,黑袍人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的脸,五官颇为俊美。

    他有一双幽黑的眼睛,瞳孔仿佛占据了整个眼眶,没有眼白。

    许七安并不认识他,牢牢记住对方的模样,猜测对方的身份。

    “是你,是你....”平远伯嫡子尖叫起来,无比的恐惧:“你已经死了,我亲眼看着你死的....”

    “我死了,但又从地狱里爬出来了。”披黑袍的男子声音嘶哑,他抬起了右手,那双手仿佛来自魔鬼,通体血红,一根根青筋暴突,看到这双手的刹那,许七安心里的恐惧随之爆炸。

    呼....血红色的手掌鼓起一团气旋,将平远伯的嫡子吸入掌心。

    “救,救命....来人,来人啊....”

    平远伯嫡子双腿乱蹬,突然,他血肉干瘪了下去,顷刻间化作了一团干尸。

    前一刻还活生生的人,下一刻便失去了性命。

    干尸?!许七安脑海里仿佛有闪电劈过。

    黑袍男子狞笑一声,泄愤似的运转气机,砰....干尸炸成齑粉。

    杀完人,黑袍男人扭头,阴冷的目光看向许七安藏身之处。

    他朝着窗户底下张开了掌心,呼...滚滚气旋再现。

    艹....许七安双脚扎根在地,身子后仰,一点点的被靠近对方,靠近深渊般吞噬人命的掌心。

    许七安伸手进怀里,捏出褚采薇赠的大力丸,用力捏碎瓷瓶,把所有药丸塞进嘴里。

    接着,他按住了黑金长刀的刀柄,沉淀了所有情绪。

    锵!

    黑夜中,暗金色的刀光一闪,叮,鲜红的手臂溅起一串刺目的活性。

    许七安右手虎口崩裂,握刀的右臂肌肉痉挛。

    这是我一刀斩不断的敌人....而面对这样的敌人,秘籍给出的剑意不是再斩一刀,是逃跑。

    “跑!”

    黑猫震荡空气,口吐人言,同时一跃而起,扑向了黑袍男子。

    气机震荡中,黑猫的身躯在半空中分崩离析,金莲道长元神凸显,撞向黑袍男人。

    道长,保重啊....许七安没有再看,趁机挣脱了气旋的拉扯,三两步跃上屋脊,翻墙逃离。

    PS:求个月票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