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誉王
    许七安跟着道童,穿过前殿,穿过广场,穿过一座座阁楼和花园,来到了灵宝观的最深处。

    这是一片幽静的小苑,花草树木早已凋零,假山凉亭耸立,有一片碧波荡漾的池塘。

    一位容貌倾国倾城的道姑盘坐在池水之上,身穿太极袍,头戴莲花冠,眉心一点艳红朱砂,既清丽出尘,又妖艳魅惑。

    她脸蛋素白,宛如冰晶雕琢不见瑕疵,鼻子线条又挺又美,唇瓣丰润,闭着眼睛时,交错的睫毛浓密如刷。

    许七安进了苑就在盯着她看,一路走一路看,愣是看不出她的年纪。

    感觉像是刚刚30的轻熟女,又感觉是熟的滴出蜜汁的美妇人,或者你再仔细看,还能从她身上看到纯情妖冶杂糅在一起的魅力。

    “我竟然会生出一种“得想办法把这个女人娶回家”的感觉,是我太久不近女色了,还是人宗有特殊的修行法门....魅惑?”

    许七安念头闪烁,表面不动声色。

    “是金莲让你来找我的?”洛玉衡睁开美眸,瞳孔与眼白的比例恰到好处,一双很灵秀的眼睛。

    “正是,金莲道长阴神受了重创,肉身也有伤,托我过来求一粒聚元丹。”

    换成平时,许七安会说“求两粒”,然后自己拿回扣昧下一粒。

    但他不熟悉洛玉衡这位人宗道首,为报答金莲道长的救命之恩,规规矩矩的实话实说就行。

    在这种大佬面前,千万不能自我感觉良好,凸显个性,那样只会翻车。

    “你是天地会的成员,手持几号地书?”洛玉衡的嗓音很好听,有质感,有磁性,让许七安想起了上辈子的声优。

    “三号。”许七安回答。

    洛玉衡点点头,美眸凝视,久久不语。突然,她轻咦了一声,脸上闪过困惑之色。

    “你的命数很奇怪....生辰八字告诉我。”绝色道姑问。

    清风拂来,垂在水面的道袍下摆舞动,许七安这个角度,能隐约看见丰盈的臀部曲线。

    她也能看穿我的异常?许七安当即报了生辰八字。

    洛玉衡的纤纤玉手伸出袖子,晶莹的玉指掐动,算了片刻,柳眉紧蹙,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以解释的问题。

    许七安有些紧张,有些期待的问道:“国师,如何?”

    “申猴!”她说。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申猴....呸呸呸,她说的是我生辰八字暗合的形象代表,就像前世的星座....许七安发现自己心里的邪念蠢蠢欲动。

    这个女人总是让我不自觉的想起36D的姐姐;妈妈的朋友;善良的小姨.....这肯定不是我有问题,而是她污染了我的心灵.....是人宗独有的特点?嗯,回头问问金莲道长。

    洛玉衡摇了摇头,质感十足的声音说道:“平平无奇。”

    她不愿再多说,从袖中拿出一枚瓷瓶,屈指轻弹,瓷瓶飘到许七安面前。

    “谢国师!”许七安接过瓷瓶,作揖道谢。

    她也看不穿我的具体情况,只是像金莲道长那样,隐隐约约能感受到而已....许七安不再留恋,告辞离开。

    ......

    马车驶入皇城,停在宫城口,驾车的姜律中跳下马车,取出木梯迎着魏渊下来。

    除了皇室成员,臣子不得在宫城里驾车、骑马。

    魏渊带着姜律中进了宫城,临近御书房时,迎面走来刘公公。

    “魏公你可来了。”刘公公一叠声的抱怨:“陛下派我在此恭候您,赶紧去吧,陛下在御书房大发雷霆呢。”

    魏渊沉稳的点头,他仿佛天塌下来都波澜不惊的气场,并没有因为刘公公的话受到影响。

    “几个老东西刚才在陛下面前弹劾您....哎,您自己看着办吧,总之小心为上。”

    刘公公和魏渊是一个阵营的,魏渊是整个宦官集团的精神领袖。任何朝廷大臣想在皇宫里安插眼线,千难万难,但魏渊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魏渊来到御书房门口,听见里头传来元景帝破口大骂的声音:“废物,全是废物。桑泊案到现在还没破,你俩掌握的线索竟没一个小小铜锣多,朝廷养你们两人有何用?朕要你们何用!”

    御书房里,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以及府尹陈汉光,三人并肩站在中间,低头聆听元景帝的训斥。

    除三人外,当朝首辅、各部尚书、几名勋贵,眼观鼻鼻观心的分列两侧。

    平远伯府的灭门案,今日传遍朝野上下,王公贵族们陷入了莫名的惶恐中,一边上书弹劾魏渊,严查凶手。一边暗中加强府中护卫力量。

    一时间人心惶惶,有人说是妖族强者入侵京城,肆意杀害朝廷重臣,祸乱超纲。

    有人说是佛门在暗中捣乱,目的是传教中原,逼迫大奉王朝屈服。

    “陛下,监正为何在此时生病?”

    “呵,生病?分明是袖手旁观。”

    “昨夜为何让凶徒逃脱,打更人渎职,陛下一定要严惩魏渊。”

    几位大臣们纷纷谏言。

    魏渊在一片议论声里,进入御书房。

    “魏渊!”元景帝一见他进来,抓起一叠案牍就砸过来,纸页哗啦啦作响中,他怒喝道:

    “三天,三天内你要是查不出凶手,朕就革了你的职。”

    魏渊轻巧的避开,慢条斯理的捡起散落一地的案牍文书,叹息道:“陛下何必动怒,修道乃修心,莫要乱了心境。”

    元景帝冷哼一声。

    刑部尚书沉声道:“陛下,打更人接连两次放任凶手逃离,臣怀疑魏渊勾结外族,包藏祸心,请陛下严查。”

    元景帝不答,望着低头不语的陈汉光,“陈府尹觉得呢?”

    府尹虽是四品,但管辖这京城周边二十四县,权力之大,不比这些六部尚书弱势。

    陈汉光是老油条,秉着两边都不得罪的理念,道:“桑泊案还没结束,现在又闹出平远伯府灭门案,陛下莫要动怒,需心有静气。臣觉得应该听听魏公怎么说。”

    直接把皮球踢开了。

    元景帝冷冷的看着魏渊。

    “陛下,平远伯案与桑泊案是同一个案件。”魏渊道。

    御书房内,包括元景帝在内,所有人脸色微微一变。

    魏渊不看众人脸色,垂头望着地面,朗声道:“微臣已经查出平远伯灭门案的凶手是谁了。”

    “是谁?”有人下意识的抢话,是兵部尚书张奉。

    魏渊扫了他一眼,不答,而是对元景帝说:“请陛下屏退左右。”

    说这句话的时候,魏渊没来由的想起了许七安。

    元景帝深深看了眼魏渊,瞳光锐利的扫过众臣:“众卿且退下。”

    众人脸色古怪的作揖,退出了御书房。

    魏渊在书房待了半个时辰,没有人知道他与元景帝说了什么。

    ....

    “魏公,魏公...”

    在刘公公的陪同下,魏渊方甫踏出御书房,没走几步,听见有人喊他。

    侧头看去,穿绯红官袍,面容清瘦的兵部尚书张奉迎了上来,脸上堆着笑容:

    “魏公啊,不知道平远伯府灭门案的凶手是何方妖孽?”

    魏渊摇头:“张尚书,此案涉及桑泊,不便透露,等真相大白之后,尚书大人自然会知晓。”

    他拱手作揖,然后大步离开。

    张尚书碰了个软钉子,不见恼怒,笑容满面道:“魏公慢走啊。”

    魏渊走后,等候在御书房的大佬们缓步过来,“刘公公,魏渊与陛下说了些什么?”

    “各位大人别为难咱家了。”刘公公连连摆手。

    “刘公公挑一些能说的说便是。”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那是当朝首辅在说话。

    刘公公略作犹豫,点点头,环顾诸位大臣,小声道:“这案子啊,是打更人衙门的铜锣许七安在办,魏公里头说的话,都是打他那儿来的。”

    许七安?!

    众大臣面面相觑。

    .....

    离开灵宝观的许七安,脑海里时不时闪过国师的倾城容颜,心说修道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玉雕的美人似的,愣是看不出她脸上有什么瑕疵。

    好歹冒几颗痘痘嘛。

    地宗道首是二品,人宗道首想必不会差吧....二品的话,说仙子也不为过了。

    胯下小母马哒哒哒的走着,路过一处器械库,许七安向守卫要到了誉亲王府的位置。

    “桑泊案的侦查思路要变一变,先不查镇北王了,我有预感,只要查清楚恒慧和平阳郡主的事,查出这对苦逼情侣和平远伯府之间的恩恩怨怨,桑泊案或许就能破了。”

    “不需要半个月,我感觉就这几天了....也许会更快。

    “金莲道长晚上会来找我,我要记得向他问问人宗道首是什么情况,明明是个坤道,却有着魔性般的魅力。”

    许七安夹了夹马腹,催促马儿赶紧跑起来。

    誉亲王府。

    许七安勒住马缰,在守卫们戒备的目光中,亮出金牌,表明身份:“本官是陛下钦点的桑泊案主办官,有事求见誉王,劳烦替我通传。”

    侍卫见到腰牌,收起了轻慢之心,匆匆进府。

    不多时,侍卫返回,朗声道:“这位大人随我来,我们家王爷要见你。”

    誉王府占地面积极广,从大门到前厅,走了足足五分钟。

    许七安在前厅见到了元景帝的弟弟,当朝亲王。

    这是一位年岁不大,却华发早生的男人,他脸色苍白,瞧起来病恹恹,眉心的竖纹深刻,明明四十出头而已,看起来却比元景帝还要苍老。

    穿着紫色锦衣,五官相当不错。

    “铜锣?”誉王手里端着一杯茶,轻抿一口,声音有些中气不足。

    他放下茶杯,诧异道:“什么时候,皇兄会特许一个铜锣当主办官?”

    “下官许七安,誉王没听说过我?”许七安想着,桑泊案作为如今京城热搜榜第一的头条新闻,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吏员小将,都应该关注着的。

    而作为主办官之一的自己,小喽啰们不认识我,身为宗室一员的誉王,竟也不认识我?

    誉王恍然的点点头,“想起来了,是有听说过,不过本王不理朝政多时,一时间没能想起来。”

    看来平阳郡主的失踪对他打击很大....许七安叹息一声。

    “你找本王有何事?”誉王招手,命令下人奉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