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恒慧现身
    闻言,橘猫的脸上出现了人性化的“松口气”的表情。

    “有了聚元丹,不出多日,我的修为就能恢复。”橘猫口吐人言,语气悠然。

    在京城这种地方,没有自保能力还是很危险的,指不定就被朝廷的鹰犬给发现,或者遇到了同样潜伏在京城,黑吃黑的家伙。

    聚元丹功效这么好?太好了,道长要是恢复的话,地书聊天群就能私聊了.....许七安惊喜起来,同时不解的问道:

    “都是出自道门,为何道长还要向人宗求丹药?地宗不擅长炼丹?”

    橘猫沉默了一下,没什么语气的回答:“聚元丹的成本,大概是一百两黄金。而有些药材,即使有银子也买不到。”

    不是我地宗水平差,是她人宗壕无人性....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许七安想笑又不好意思笑。

    “今天有什么收获吗?”橘猫跃上桌子,蹲坐在油灯旁,黄橙橙的猫眼在昏暗的室内显得诡橘可怕。

    许七安把誉王府得到的消息,以及自身的推理说了出来。

    橘猫表情严肃的听完,下意识的抬起前爪,想要舔一舔,但又忍住了,不动声色的放下爪子,道:

    “你的分析是正确的,恒慧和尚和平阳郡主的私奔,涉及到朝堂党争....只是我不明白,恒慧既然还活着,为何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等到桑泊案之后才出来。而且,以他的实力和水准,还不够格参与桑泊案。”

    虽然是疑问句,但眼神中没有困惑。

    许七安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他背后还有势力,我原以为那个势力是镇北王....如果不是为了造反,那么释放出封印物的目的是什么呢?折腾了半天,结果只灭了一个平远伯.....道长,你说会不会是誉王干的,释放出封印物,杀光仇人。”

    “你的意思是平阳郡主已经死了,誉王为女复仇....这个可能性不大,誉王若是知道此事,以他亲王的身份,想报仇不需要做的这么极端。”橘猫摇摇头:

    “为什么你的思路永远停在宗室身上?”

    许七安沮丧道:“镇北王的嫌疑愈发的轻了,我这可真是小媳妇闹和离....哎。”

    “小媳妇闹和离?”橘猫歪了歪头。

    “前功尽弃。”许七安回答。

    橘猫表情呆滞了一下,“你说话还挺好听的。”

    如果没有恒慧的出现,封印物一直潜伏,许七安会保留对镇北王的怀疑,认为对方是在憋大招。

    但恒慧和尚目前的所作所为,实在与封印物的逼格不相符。

    好歹去试着杀皇帝嘛。

    不过,许七安也没有完全放弃怀疑,桑泊案始终笼罩着迷雾,他勉强看清了一半。另外,任凭许七安如何睁大24K钛合金狗眼,就是看不透。

    橘猫尾巴轻轻扫动,提出看法:“贫道觉得,你或许进了误区。”

    许七安皱了皱眉:“道长此话怎讲?”

    “镇北王也好,誉王也好,都是宗室,你之所以会怀疑他们,可是因为桑泊底下的封印物只有元景帝一人知晓?”

    许七安点点头。

    橘猫继续说道:“排除监正和元景帝,佛门也知道。”

    许七安摇头:“佛门是当年的主导者之一,桑泊封印解除后,青龙寺的盘树方丈西行去了,可见对此的重视。”

    橘猫说:“妖族。”

    简单两个字,忽然给了许七安醍醐灌顶般的冲击。

    我一直把幕后主使者锁定在皇室宗亲范围里,如果被封印的是初代监正,这个猜测合情合理.....可是,如果不是初代监正呢,那么知道桑泊封印的就不止是元景帝、监正、佛门,还有一个势力被我忽略。

    那就是封印物本身所属的势力....

    封印五百年依旧没有被磨灭,绝对是极其可怕的顶级强者,这样的人物不会是散修....会不会是妖族呢?嗯,这一点有待考证。

    许七安把取出瓷瓶,放在橘猫身边,随口道:“我今天见到国师了,嗯,和我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橘猫轻飘飘的斜了他一眼:“非你以为的仙风道骨。”

    许七安正要点头,便听橘猫补充道:“可能还比教坊司的女子更诱人,让你垂涎欲滴了吧。”

    哪里哪里,只是忍不住想授人以柄....许七安恍然道:“她果然有问题。”

    家里有婶婶这样的美妇人,玲月这样的清丽少女,再还有活泼可爱型的褚采薇以及妩媚多情的夜店小女王裱裱,清冷高傲的冰山女神怀庆公主....许七安见过的美人很多。

    但从未不受控制的心猿意马,满脑子想着香蕉皮的颜色。

    这只能是国师本身问题。

    橘猫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以反问的方式:“你以为人宗为什么叫人宗?洛玉衡为什么要当国师?”

    顿了顿,继续道:“洛玉衡是前任人宗道首的女儿。”

    跟我说这个干嘛,你在暗示我那个女人其实是可啪的?许七安表面微笑:

    “据我所知,道门三宗,除了天宗绝情绝欲,人宗和地宗都是可以正常婚配的。道长有没有子嗣?”

    橘猫晃了晃脑袋,“年轻时倒也想过,随着年岁增长,感情便看淡了。至于男欢女爱之事,简直俗不可耐。”

    真的是俗不可耐,而不是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许七安喟叹道:

    “道长已经脱离低级趣味了,令人钦佩。”

    世上所有男人都跟您一样,我就开心了....他在心里如此补充。

    ......

    深夜,内城的街道空旷无人,寒风卷过树梢,发出凄厉的啸声。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一列巡城守卫从街道尽头走来,昨夜发生平远伯灭门案后,内城的守备力量一下子增强了数倍。

    一道黑影在内城中行走着,他穿街过巷,看似不去躲避巡守的打更人和守城的御刀卫、金吾卫,其实每当有目光投向这里,总会被某些障碍物挡住,有时是围墙,有时是屋檐。

    他就这样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兵部尚书府,抬头看了眼匾额,兜帽里露出下下半张脸,紫色邪异的嘴角泛起狰狞的笑容。

    “什么人?”

    守门的府卫这才注意到黑袍男人,大声呵斥的同时,抽出了制式刀。

    黑袍男子抬起斗篷下的右臂,鲜红色的皮肤凸显一根根狰狞的青色血管,像是魔鬼的手臂。

    他将掌心对准府卫,对准大门,骤然一握。

    轰!

    大门化作齑粉,府卫化作齑粉,气机炸出涟漪般的冲击波,将围墙等周围一切事物化作齑粉。

    兵部尚书府,一盏盏灯亮了起来,惊恐声和呼喊声此起彼伏。

    府中的侍卫持刀奔向大门方向。

    黑袍男子眼前再无障碍,他大步迈进兵部尚书府,斗篷底下的幽深黑瞳,冰冷邪异的注视着府中的灯火。

    突然,当他进入尚书府的瞬间,周遭景物忽然变化,黑袍男人斗篷下的脸微微转动,审视着周围的环境。

    他出现在一片荒凉的城区,破败的街道,周围枯黄的杂草,极远处隐约有简陋的屋子。

    这是一片连贫民都懒得来的荒凉地区,京城类似的地方岂是不少,只不过大奉京城太大了,这种地方被朝廷选择性遗忘。

    “我在兵部尚书府布置了传送阵法。”有人淡淡说道。

    黑袍男人转过身,看见十几丈外站在一位白衣飘飘的身影,背对着他,双手负在身后,长发与白衣翻飞。

    气度斐然,给人一种不同凡响的既视感。

    “你是谁?”黑袍男子嘶哑的声音问道。

    “在京城,竟然有人不知道我是谁。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白衣男子说道。

    黑袍男子冷哼一声,抬起右臂,朝着白衣男子轻轻一握。

    气机爆炸中,白衣男子的身影如水中倒影般消散。

    “你以为我在那里,其实我在这里。”白衣男人出现在另一个方向,依旧是背对着黑袍人。

    “四品术士?”黑袍男子低声道,旋即冷笑一声:“区区四品,也敢阻我。”

    口气极其嚣张,不把高品强者放在眼里。

    区区四品也敢阻我....白衣男人低声念了几句,赞叹道:“说的好,非常有气魄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启发。”

    停顿一下,笑着说:“尔等区区四品武夫,也配在我面前隔岸观火?”

    黑袍男子愣了愣,不知他是何意,但很快他就知道了,东西南北四个地方,各出现一位穿黑色差服,披短披风,胸口绣金锣的打更人。

    东边的金锣脸色冷峻,面无表情;西边的金锣俊美如女子,嘴角噙着阴冷的笑;北边的金锣怀里抱着一把长剑,而非制式长刀;右边的金锣目光锐利如刀,眼角有着细密的鱼尾纹。

    咔咔咔....机括声传来,白衣男子左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排排连发床弩,自动上弦。

    右边则是一架架小型火炮。

    嘣嘣嘣....轰轰轰....

    弩箭和炮弹同时发射,集火黑袍男子。

    火炮遭遇了透明的气墙,在半空爆炸,沿着气墙游走出绚丽的火浪。

    趁着火炮让气墙产生震荡,弩箭上雕刻的符咒亮起,轻而易举的穿透了气墙,射向黑袍男子。

    弩箭本身就属于一个小型阵法。

    黑袍男子不慌不忙,抬起了右臂,让弩箭在手臂上撞的寸寸断裂。

    斗篷化作碎片,露出黑袍男子的真身,一个俊美邪异的青年僧人,他的右臂比正常人粗壮一圈,丑陋且可怕。

    “.....铜皮铁骨?”始终以后背对人的白衣男子诧异的说道。

    这时,四位金锣同时出手,凌厉的枪意和剑意爆发,最先攻击黑袍人,南宫倩柔和姜律中没有使用武器,选择贴身肉搏。

    “佛说,慈悲为怀。”黑袍男子双手合十,念诵了一句佛号。

    凌厉的枪意和剑意出现了一丝犹豫,变的不再锋锐,但在瞬间后恢复如常。

    黑袍男子趁着这千钧一发的空隙,连续拍打右臂,击溃了无法躲避无法阻挡的枪意,以及穿透一切的剑意。

    之后,他扭腰反打,与姜律中无匹的拳意碰撞。

    姜律中闷哼一声,嘴角沁出鲜血,踉跄后退。

    黑袍男子则趁机回头,一拳怼在南宫倩柔胸口,噗...后背的短披风炸裂成碎片。

    呼....恐怖的吸力中,南宫倩柔的脸色一点点苍白下去。

    南宫倩柔眼里涌现猩红的光,俊美的面孔一片狰狞,他喉咙里发出不似人声的咆哮,一个头锤砸在黑袍人面门。

    两人同时后退,又不甘服输的拼杀在一起。

    四名武夫,一名来历不明的怪物,在荒凉的城区厮杀,走到哪里,哪里就化作废墟。

    气机一团团炸开,掀起了席卷方圆数里的可怕飓风。

    白衣术士与他们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具体,在近身搏杀中,武夫是同境界当之无愧的无敌者。

    术士的战斗自然更加优雅且有风骨....白衣术士一脚踏地,朗声道:“地发杀机!”

    阵纹从他脚底扩散,将厮杀的武夫们包容进去。已经满目疮痍的地面忽然震动起来,凝成一股可怕的势。

    白衣术士再一踏地面:“天发杀机!”

    夜空中骤然间乌云滚滚,一道道电蛇吞吐,雷霆在凝聚。

    “人发杀机!”

    随着白衣术士这句话落下,天势、地势、人势凝成一股,朝着黑袍男子倾轧而去。

    让他陷入举世皆敌的处境中。

    那条狰狞可怕的右臂似乎受到了刺激,主动复苏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可怕威压爆发,凸显的血管倏然亮起。

    俊朗邪异的僧人狞笑着握住了拳头。

    轰....气机爆炸声吞噬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