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阴真经
    “这位可是许公子?”

    许七安听见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

    卧槽,逛青楼被熟人认出来了?他一边心里暗骂,一边回过身,然后松一口气。

    身后是个模样清秀的少年,穿着青色的小衣,与影梅小阁门口伫立的少年打扮一致。

    “许公子,我家明砚姑娘想请公子喝茶。”清秀少年躬着身,笑容谄媚。

    明砚....许七安在脑海里搜索片刻,知道这位明砚姑娘是谁了,也是位花魁,以舞扬名的大花魁,与之前的浮香是同等级的。

    当然,浮香现在一波成功的炒作,早已今非昔比,力压教坊司众花魁。

    学舞的呀....众所周知,舞蹈和瑜伽的功效是一样的!许七安眼睛微亮,笑着说:“带路。”

    清秀少年脸上笑容一下子绽放,不停的鞠躬,“许公子跟我来,这边请,这边请....”

    能把许七安请过去,明砚娘子肯定会欣喜若狂,到时候赏银绝不吝啬。而如果空手而归,少不得一顿呵斥。

    影梅小阁门口,正要出来迎接许七安的小门房,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变,张了张嘴,本想挽回许公子,呵斥挖墙脚的同僚。

    转念一想,自己的身份地位不足以插手此事,说不得还会惹许公子厌弃。

    他咬了咬牙,关上门,火急火燎的跑进了院子。

    “几位姐姐,大事不好。”他进了酒屋,站在门口位置,朝着里面擦拭桌案摆放冷菜的丫鬟,大声示警。

    一位个子高挑的清秀侍女,蹙眉看过来,嗓音软濡:“慌慌张张的,出了什么事?”

    小门房满脸着急,不忿道:“许公子让人抢走了,就在院门外,给明砚院子里的小厮给半途抢过去了。”

    “什么?”

    “这小骚蹄子,刚抢我们家娘子的男人。”

    众丫鬟打惊,个子高挑的侍女猛的甩掉湿布,提着裙摆,像是禀报军情似的冲向了主卧。

    ....

    主卧,穿着梅花长裙的浮香,姿态慵懒的坐在塌上,手里捧着一卷书,一边品尝紫葡萄,一边专心读着才子佳人的烂熟话本。

    果盘里都是时令水果,葡萄、甘蔗、香蕉、冬枣等。

    服侍她的丫鬟蹲坐在床榻边,手里捧着浮香白嫩玲珑的小脚丫,按捏脚底穴位。

    “娘子最近精神恍惚的,也不太高兴,是在想许公子吗?”

    “一个臭男人,我想他干嘛。”浮香摇摇头。

    “那你为何每晚打茶围,总让我去外头问:许公子来了没。”丫鬟窃笑道。

    浮香皱了皱眉,指着果盘说,“天底下的男人都一个德行,就像甘蔗。”

    “甘蔗?”

    “最开始是甜的,甜的叫人心肝都化了,吃着吃着,会发现最后是一口的渣。”浮香撇嘴。

    脱下了端庄温婉的架子,她的眉眼神态,更加鲜活,更加生动。

    丫鬟笑了笑,心说,即使是渣,甜的时候也是真的甜,您每晚陪他的时候,叫床声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浮香本来好好的,被丫鬟打开了话匣子,心里难以平静下来,抿了抿唇:

    “你觉得许郎怎么样?”

    丫鬟嘿嘿笑道:“特别厉害,每晚都把娘子折腾的浑身疲惫,走路都打颤。”

    浮香脸蛋一红,轻轻踢了丫鬟一脚,风情无限的娇嗔瞪眼,道:“你不觉得他和其他男人不同吗。”

    丫鬟做回忆状,赞同道:“是比其他男人要温和,没有看不起咱们的那种倨傲态度,不过盯着娘子胸脯看的时候,却也不比外面那些男人干净到哪儿。”

    “男人都好色嘛,”浮香到不在意这些,捏了颗葡萄塞进小嘴:

    “最近教坊司流传半句七言,惊艳程度不差“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据说是宫里传出来的。”

    丫鬟点点头:“我听来打茶围的客人说,是皇子公主们行酒令时所作,就是不知道是哪位皇子,竟有如此诗才。”

    这时,身段高挑的侍女跑了近来,略有些娇喘,眼神有些急,说道:“娘子,许公子刚才来了教坊司....”

    说到这里,她停顿几秒,平复气息。

    浮香“嗯”了一声,不甚在意,“酒菜招待,让他在外头等着吧。”

    这男人,快一旬没见到了,花前月下时就喊她小甜甜,兴致过了,便将她冷落。

    索性就一个男人而已,犯不着为他牵肠挂肚。

    侍女连连摇头,“许公子被明砚娘子的人给半途抢走了,现在已经去了人家的院子。”

    “什么?!”

    浮香“噌”的站起来,荡起胸前层层波涛,她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道:“更衣,去青池院。”

    ....

    布置雅致的锦厅,许七安面带微笑的欣赏着舞花魁的姿容。

    她穿着鹅黄色的纱裙,打扮既不算保守,也不艳丽俗气,有着清亮的眸子,尖尖的下颌,常年练舞的缘故,让她有着一股与教坊司其他女子没有的抖擞精神。

    此外,她的身段不算火辣,但比例极好,想来微微鼓起的胸脯虽然份量不大,但绝对亭亭玉立。

    “奴家注意许公子有段时间啦,可惜许公子逢着来教坊司,便直奔影梅小阁。”明砚声音温柔,似幽怨似玩笑,嘴角含笑:

    “今儿个,可算让我逮住机会了。”

    许七安笑着说“害怕唐突佳人嘛”,心里则在计算,这位花魁与浮香是一个级别,当初的浮香身价是三十两银子一夜春宵,这位应该也差不多,还没算打茶围的银子。

    我今儿个没带那么多银子,黄金倒是不少,只是它无法当做流通货币。

    两人聊了几句,一名侍女急匆匆的跑进来,低着头,“娘子,浮香来啦,我,我们拦不住。”

    明砚眉梢一挑,笑吟吟道:“看来浮香对公子情深义重,视为禁脔了。”

    许七安同样挑眉,这句话乍一看是在恭维,细品的话,其实在挑拨离间。

    被一个风尘女子视为禁脔,在这个时代的男人眼里,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呵,婊里婊气....许七安喝了口酒,没觉得不开心或者厌烦,不同人群不同态度,教坊司的女子婊里婊气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

    没几把刷子怎么在这种地方生存。

    要说婊气最重的地方,皇帝的后宫是当之无愧的行业领头者。

    正想着,浮香已经带丫鬟进来了,花魁娘子沉着脸,妙目闪烁凌厉的光芒,进屋的瞬间,眉眼毫无征兆变的温婉,可怜巴巴的说道:

    “听说许郎来了教坊司,奴家也想来凑个热闹,和明砚姑娘一起伺候。”

    这说话水平厉害了,来青池院不是兴师问罪的撕逼,而是一起来伺候。

    既宣布了主权,敲打了明砚花魁;又能讨许七安欢心,试问哪个男人不想同时被两位花魁交代。

    明砚扯起一个热情的微笑:“怎么好麻烦姐姐特意过来,我和许公子说一些悄悄话,姐姐一来....反倒不好意思说了。”

    浮香当做没听见,提着裙摆,自然而然的坐在许七安身边,细心的给他斟酒,夹菜,给他整理散乱的发丝。

    “许郎最近忙于公务?”

    “嗯。”许七安见花魁依偎过来,顺势搂住小纤腰。

    “那晚些时候到影梅小阁,奴家为你揉揉肩,按一按穴位。”浮香柔声道。

    明砚银牙暗咬,恨不得拿扫帚把这个臭女人赶出门去,她自己得了大便宜,成为艳名远播的名妓,也该知足了。

    没道理把男人死死栓在身边,不给教坊司里的姐妹分一杯羹。

    脚步声又匆匆传来,还是先前那个侍女,她脸色古怪,看了眼许七安,低声道:

    “娘子,几位花魁都来了....”

    “什么?”明砚和浮香失声惊呼。

    许七安耳廓一动,听见了莺莺燕燕的笑谈声,再过一阵,一群打扮花枝招展,但不显妖艳的高质量美人鱼贯而入。

    她们有的妩媚多情,有的妖冶热情,有的含蓄如大家闺秀,有的柔弱似黛玉妹妹。

    风格各种各样,总共七人。

    但不管身段还是容貌,都称得上是拔尖的美人。

    “许公子好!”花魁们站成一排,欠了欠身,嗓音悦耳动听。

    许七安脑海里就只剩四个字:会所嫩模。

    浮香和明砚心里气的要死,还得虚情假意的热情招待几位花魁。

    锦厅里,容不下这么多人,明砚花魁便请众人到外头的大厅去,安排侍女端上美酒佳肴。

    九位花魁们轻松自若的谈笑,好像真是好姐妹似的,但时不时投向许七安的目光,暴露了她们在暗中较劲的事实。

    都是人精,馋许七安的身子,但又不表露出来。保持着花魁的身份和气度。

    不过许七安嗅到了那股似有似无的火药味,尤其是浮香,眉眼顾盼间,总会流露出些许浮躁。

    怎么滴,你们想来一场九阴真经吗....可惜没有手机,不然可以发朋友圈炫耀....许七安一边与花魁们眉来眼去,一边心里吐槽。

    一位颇有才女气质的花魁提议玩行酒令。

    酒过三巡,许七安表现的平平无奇,没有脍炙人口的诗词问世,这让因他而来的几位花魁颇为失望。

    那位提议玩行酒令的才女花魁,浅笑道:“你们可知道“醉后不在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这半句七言?”

    花魁们一下子活跃起来,莺莺燕燕的说:“自是知道,多美的句子。”

    浮香笑着开口:“据说是皇宫里流传出来的。”

    才女花魁微微颔首,“那你可知是谁所作?”

    花魁们眼睛一亮,齐刷刷看向她:“阿雅知道?”

    许七安低头喝酒。

    才女花魁摇摇头:“不知,但我知道一些别的事儿,教坊司里没有的....”

    她故意停顿,慢条斯理的饮酒。

    “快说快说。”众花魁焦急催促。

    浮香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眼睛亮晶晶的,嘴角不自觉勾起微笑。

    许七安见过这种表情,上辈子女朋友和闺蜜聊起奢侈品包包时,差不多也是这副姿态。

    阿雅很满意众女态度,笑道:“这首诗也是在行酒令中诞生的,当时参与的酒席的,都是皇女公主们。”

    “是长公主?”花魁们猜测道。

    如果说皇子皇女们谁能写出这等绝品七言,那必定是素有才名的长公主怀庆。

    “这个便不晓得啦。”阿雅摇摇头,婊里婊气的看一眼许七安,笑道:

    “虽然只有半首,但水平不输许公子的咏梅。但奴家觉得,许公子的诗才独一无二,那半首诗想来是灵光乍现,不比许公子这般才华横溢。”

    “是呀是呀,许公子近日可有佳作?奴家对公子仰慕已久。”另一位妖冶多情的花魁抛来媚眼。

    其他花魁没有说话,但笑吟吟的,深情款款的看着他。

    她们既是竞争者,也是合作者,企图联手从许七安这里榨取些宝贵的东西。

    许七安喝着酒,轻笑一声:“近来才思枯竭,没有新作,毕竟本官也无法时隔三四天,就作一首诗。”

    听他这么说,众女先是失望,露出黯然,随后又察觉到这话不对劲。

    时隔三四天?许公子最新作不是那首赠浮香的咏梅吗,再往前是赠紫阳居士的“天下谁人不识君”。

    劝学诗她们是不知道的。

    两首诗都有些时日了,传唱甚广,但热度慢慢降下来。时隔三四天是何解....这是说,他三四天前又有新作。

    阿雅想起了从宫中传出来的半首七言,是前日,宫中的诗词,传入教坊司自然是要点时间的,这么一算,时间差不多温和。

    她睁大了美眸,纤细的手指拽紧了锦帕,此时此刻,竟激动的娇躯轻轻颤抖,直勾勾的望着许七安,声音有些发颤:

    “许公子....公子的新作是....”

    浮香反应最快,豁然间扭过头来,水汪汪的眸子里倒映着许七安的模样。

    那是一种欲说还休的激动和紧张,就像突然发现欣喜钟爱之物,竟然就在身边的喜悦、期待。

    谈笑声倏地顿住,厅内安静了下来,聪慧伶俐的花魁们意识到了些什么,纷纷扭头,投来复杂莫名的目光。

    或期待,或者诧异,或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