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
    许七安喝了口酒,放下酒杯,环顾众美人,用一种洒脱随意的语气,说道:“当日陪着怀庆公主参加酒宴,有感而发,便做了这半首七言。”

    他语气轻松率意,似乎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几位花魁却听的怦然心动。

    是他....猜测得到证实的阿雅,此时此刻竟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似乎就该如此。

    大奉无诗才依旧,怀庆公主以前没有佳作流传,忽然多一首佳作,本来就反常。

    只是听到消息时,实在无法与许七安联系在一起。等听到他刚才的话,想到他打更人的身份,以及他超凡脱俗的诗才,大胆试探一下,没想到真的猜中了。

    现在这首诗出自何人,教坊司这边还不知道,外头好奇者无数。单是这个消息,便是个噱头十足的谈资。

    “许郎....”浮香深情款款的凝视,眼神妩媚,对于爱好诗词的她来说,这可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要吸引。

    其他花魁,除了惊叹、惊讶许七安的诗才,还有一点让她们怦然心动,隐隐超越诗词本身。

    ....他竟然能进皇城,能参加皇子公主们的酒宴。

    这代表着许七安是某位皇子皇女的心腹,不然不会被带去酒宴。如此一来,他的价值就不仅仅是诗词而已了。

    容貌还算俊朗,又是打更人,手握权势....当然,花魁们见惯了达官显贵。打更人这点权势不算什么,但如果这个打更人有着睥睨士林的才华呢,如果这个打更人备受某位皇子皇女的重视。

    这些光环加起来,就比给那些年纪一大把的老头做妾吸引人多了。

    “不能便宜了浮香,得把他抢过来....现在浮香已经是教坊司头号花魁,如果再让她得了一首诗,姐妹们再也没有出头之日....”

    想到这里,花魁们的笑容愈发的真诚,一个个都有欲说还休,深情款款的眼神勾搭许七安。

    接待厅的气氛瞬间火热起来。

    行酒令结束后,在酒意的熏陶下,花魁们豪放的划拳,一个个挽着袖子,露出莹白纤细的小臂,秀气的拳头。

    主要是许七安不介意,给了她们胆气。

    .....

    天渐渐黑了,教坊司的客人多了起来,然后察觉到一件很奇怪的事儿。

    今日许多花魁都闭门谢客,不打茶围了。

    有人不忿的去找老鸨,老鸨心说这群姑奶奶要造反吗,不开张怎么挣银子。

    便喊人去打听,一问才知道,那些谢客的花魁都去了青池院,总共有八人,也就是说,青池院里有足足九位花魁。

    “这是怎么回事?”

    “听声音....她们好像很开心,这是在招待哪儿大人物?”

    “怎么可能,京察期间,哪位大人物敢这么玩。谁会蠢到亲手将把柄送给敌人。”

    “或许只是她们凑在一起玩闹。”

    “瞎猜什么,过去问一问就是了。”

    有客人敲开了青池院的院门,守门的小青衣打开院门,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青池院门口,围着十几名客人。

    “里头娘子们在做什么?”一位衣着华贵的年轻人目光眺望院内,沉声问道。

    “在招待客人。”小青衣说。

    院门口一下子寂静,过了几秒,有人脸色古怪道:“哪,哪位大人在里面....若是不方便透露,就算了。”

    小青衣想了想,院里做客的是许公子,并不是客人们以为的大人物,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便坦然道:

    “倒不是几位爷们想的那样,里头做客的是许公子。”

    许公子?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在脑海里搜索一阵,没有寻到能对号入座的人物。

    本朝有姓许的勋贵或者高官?

    敲门的那位年轻人皱眉道:“那位许公子?”

    “许七安,写赠浮香的那位许七安许公子。”青衣小厮说道,他被打赏了三钱银子,心情很好,这都是拜许公子所赐,乐得为他扬名。

    是他?

    在场,就有几个读书人眼睛绽放光明。

    “我们在这里等等,没准能等到一首传世诗问世。”

    这话一出,原本愤怒、嫉妒的人,也压下了情绪。在场都是有身份的人,即使是商贾,也有一颗附庸风雅的心。

    “九位花魁伺候,何等的风采啊,历届状元郎都没这种待遇吧。”

    “状元郎反而不敢如此奢靡浮夸。”

    ......

    “叮叮叮....”

    清脆的声音里,几支没有箭头的箭矢,准确无误的落入三丈外的壶中。

    蒙着眼睛,背过身的许七安摘下布条,哈哈大笑着搂过小雅和明砚两位花魁,在她们脸上一阵狂啃。

    啃完之后,许七安拍着她们的屁股蛋:“愿赌服输,喝酒喝酒。”

    两位花魁扭着腰肢,一边娇嗔着喊讨厌,一边乖巧的举杯饮酒。

    “不玩了不玩了,无敌太寂寞。”许七安推开两位花魁:“娘子们在这里等着,我出去一趟,再回来好你们大战三百回合。”

    他摸了摸肚子,表示自己要去厕所。

    一众花魁在后边喊:官人快去快回呀。

    出了屋子,门关上,冷冽的寒风扑面而来,许七安收敛了浮夸的表情,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四下张望,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他轻飘飘的跃上围墙,撕下一页望气术,以气机引燃。

    唰~

    他仰头望天,眼中两道清光划破夜空,继而内敛,清光蕴于瞳孔。

    许七安来教坊司还有一个目的,便是近距离观测这里的气数,搜捕妖气。

    恒慧已经现身,两次在内城大开杀戒,要说城里没有妖族潜伏,他是不信的。

    “恒慧明显是妖族的刀子,在利用他达成某种目的,妖族煞费苦心释放出封印物,绝对不会任由恒慧胡来.....换成是我,我会一定会盯着恒慧....上次我在教坊司观测到妖气,如果那时偶尔便罢了。若不是,那么教坊司极有可能是妖族潜伏的据点之一。”

    许七安眼里清气流转,徐徐扫过教坊司每一处角落,看到各色各样的气数,没有发现异常。

    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了近在眼前的青池院,投向花魁们所在的酒屋。

    一缕碧绿色的妖气,袅袅娜娜,宛如青烟。

    艹.....许七安差点没忍住爆粗口,心里突然一凉,背后沁出了冷汗。

    妖族就在屋子里?

    刚刚还陪我喝酒?

    他有种恐怖故事里,主人公在山野里借宿,遭到热情款待,第二天醒来却发现身处荒山墓园的惊悚感。

    “妖族是哪个....花魁中的某人,还是丫鬟?反正不可能是浮香吧,我睡了她那么多次,她不可能是妖族的....而且那天我观测妖气时,已经看过她了。”

    许七安无声无息的跃下墙头,蹑手蹑脚靠近酒屋,酒屋的门没有关严实,他透过门缝朝里看去。

    他看见了溢散出碧绿妖气的女人,不是花魁中的某一个,而是明砚花魁的贴身婢女。

    是她....许七安瞬间展开联想,为什么上次领着宋廷风等人玩多人运动,他观测妖气时没有发现?

    当时是用什么办法屏蔽了妖气么.....她潜伏在明砚身边有什么目的.....嗯,明砚未必是清白的,说不定是妖族的同党....这么想来,我一进教坊司她便派人邀请我,不只是想巴结我这么简单。

    许七安当即做出决定,他再次翻墙离开青池院,直奔宋廷风所在的小院。

    刚才施展望气术观测时,他记下了宋廷风和朱广孝的位置。

    跃上围墙,他不理会侍女们惊讶的质问,一路闯进去,在主卧门口听见了老宋穿道授液发出的响动。

    屋里头的声音忽然停止,继而是宋廷风警惕的声音:“谁。”

    “是我。”许七安拍了拍门:“出来,有急事。”

    宋廷风骂了声脏,接着是“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俄顷,衣冠不整的开门出来。

    “老宋,现在立刻回衙门,通知值守的金锣,让他亲自来一趟教坊司,告诉他青池院有妖族。”

    许七安长话短说,“记住,你一定要让金锣过来,我不太懂望气术,摸不准对方的实力。青池院里有九位花魁,她们全员绵羊,没有自保能力。对了,如果值守的是姓朱的,你就改道去司天监找宋卿。”

    多余的话没有说,他相信只要宋廷风如实交代情况,以金锣的丰富经验,知道该怎么做。

    宋廷风脸色越来越凝重,刚才的不满和恼火烟消云散,回屋子取了佩刀、铜锣,一边绑法器,一边冲出院子。

    许七安快速返回青池院,嘴角勾起轻佻的笑容,一副玩嗨了的表情,推开门,笑道:

    “美人们,我回来了。”

    他只是用余光瞥了眼低眉顺眼,给自家娘子倒酒的女妖,便立刻挪开目光。

    摸不准对方的实力,许七安不敢擅自出手,让对方跑了还是其次,伤了无辜的花魁是他不愿看到的。

    接下来该吃吃,该喝喝,该摸的也要摸。

    许七安和花魁们划酒拳,行酒令,掷骰子,玩的不亦乐乎。

    谁屁股蛋更圆润,谁胸脯更柔软,谁腰肢最纤细,谁是水做的.....一清二楚。

    但许七安并不高兴,反而有些焦急,左等右等,一个小时过去了,宋廷风还没有返回。

    这时,那女妖抬头,看了许七安一眼,柔声道:“夜深了,诸位娘子早些回去吧,许公子今夜是否歇在我家娘子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