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杨千幻(为盟主“高山洋子”加更)
    良好的气氛瞬间被破坏,花魁们一个个收敛了笑容,前一刻还是你好我好的姐妹,下一刻仿佛是要上战场的女子军,尽管她们俏脸酡红,妩媚多姿。

    “几位姐姐,许郎今日既然来了我青池院,我便厚颜留他歇下了,望姐姐们行个方便。”

    花魁们会行方便吗?当然不会!

    教坊司里哪有姐妹情,有也是塑料的,能从普通女子晋升为花魁,她们暗中付出的努力和汗水,以及处事的圆滑智慧,敢抢敢争的态度,都不会让她们轻易服输。

    对许七安而言,这是一个机会。支开花魁们的机会,她们继续留在这里太危险,只要动起手,气机震荡之下,所有人都得死。

    而武夫偏偏就是直来直往的暴力狂,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法术。

    说实话我还挺享受这种九阴真经的快感.....想来前世的女神们养备胎也是这般感受.....许七安咳嗽一声,环顾众女:

    “明砚姑娘盛情难却,那,我今夜便歇在这里了。几位娘子先回去吧,改日本官逐一拜访,说到做到。”

    男人酒桌上的话,就和床上的话一样,都是不能信的。

    可是正主都发话了,她们还能怎么办?这种事强求不来的。

    唯独浮香一脸凄楚的望着许七安,泫然欲泣:“许郎....”

    许七安虽然头硬,但心是软的,本想低头喝酒不予理睬,但见她委屈的模样,没好气道:“你先回去,明日我再来找你。”

    浮香深深看他一眼,嘤嘤嘤的掩面而泣,跑了出去。

    众花魁纷纷告退。

    明砚花魁一脸雀跃,盈盈起身,含羞道:“天色不早了,许公子随奴家来。”

    .....

    进入明砚姑娘的闺房,房间里烧着无烟的兽金炭,檀香袅袅,相比起浮香房间的雅致,这里更加富丽堂皇。

    那女妖朝着许七安施礼,乖顺道:“奴婢服侍公子沐浴。”

    您歇着吧,我可不敢让你服侍我....许七安摇摇头,看了眼明砚花魁:“在影梅小阁时,都是浮香伺候我的。”

    一起沐浴?明砚作为花魁,没有过这种体验,一时间既羞涩又尴尬。

    银牙一咬,轻声道:“荷儿,我来服侍许公子。”

    香艳的鸳鸯浴结束,许七安披上袍子,穿上白色绸裤,心里想骂娘:狗日的宋廷风,到现在还没来?

    “许公子,你在等什么?”明砚缩在被窝里,有些小小的不高兴。

    她可是女子,有些话不好说出口,否则会显得她是欲求不满的欲女。但也是没办法,真没见过哪个男人进她房间,擦刀擦一刻钟,喝茶喝一刻钟。

    被窝都给他暖好了,再不来自己就睡过去了。

    “长夜漫漫,不急于一时。本官在想一些事情。”许七安故作高深的说着没营养的话。

    余光瞥了眼妖女,敌不动我不动,敌敢动我就给她一刀子。

    正这么想着,许七安忽然感觉一阵晕眩,精神疲惫的仿佛三天没睡觉,眼皮重如千斤。

    中毒了....他心里一凛,猛的看向明砚花魁,发现她已沉沉睡去,没有了动静。

    “许公子在等什么?”轻笑声传来,先前还低眉顺眼的侍女,仿佛变了个人。

    目光妖冶放荡,直勾勾的盯着他,颇有侵略性。

    “你是谁,为什么下毒,本官与你无仇无怨,毒害打更人,是抄家的大罪。”许七安假装惊慌,出声试探。

    “当然是在等许大人。”侍女咯咯娇笑起来,只能算清秀的脸庞平添了几分妖冶。

    “我?”许七安疑惑道。

    他暗暗调息,但丹田内的气机浓稠的仿佛蜂蜜,无法调动。四肢软绵绵的无力。

    该死,宋廷风那小子害我!

    基于对打更人衙门的信任,他选择留了下来,不放过这个抓捕妖女的机会。而现在看来,宋廷风肯定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然这么久了,教坊司和衙门可以往返好几趟。

    没道理拖到现在。

    “长夜漫漫,娘子已经睡了,就让奴婢代替她,照顾许公子吧。”侍女缓步走来,每走一步,便脱一件衣服。

    她想艹我!许七安心里一惊。

    这可不是香艳的好事,加入打更人这么久,他的经验、见识飞快积累,知道很多女妖都擅长采补,把男人采补成药渣子。

    药渣子的下场通常是死于非命。

    她在什么地方下的毒,檀香?酒?我对毒不太了解,这也不是问题的关键....真正的关键是,她早就布置好了对付我的手段.....我今日来教坊司纯粹是一时兴起,她没道理知道....许七安不理解。

    当妖女靠近许七安三尺时,他眼里忽然迸射出锐利的光芒,沉淀了所有情绪。

    锵!

    黑金长刀出鞘,室内一道细线般的刀光亮起,继而熄灭。

    许七安不去看结果,爆发仅存的力量,狂奔起来,一头撞向窗户。

    他要闹出动静,以便外人察觉,让妖女投鼠忌器。

    噗通....许七安重重摔在地上,脚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那是一条粗长的灰色尾巴,毛茸茸的,像是狐狸尾。

    许七安回头看去,侍女身影已经消失,原地是一个斩成两截的纸人。

    “咻...”湿漉漉的舌头舔在脸上,许七安一寸寸的回过头,看见侍女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身后。

    她的瞳孔变成琥珀色,打量猎物般的看着他,舌头灵巧的舔着他的脸。

    “真是旺盛的气血,闻着你的味道,我就已经情不自禁了。”

    她说的是真话,因为许七安看见她的出现生理反应。

    我第一次对女人产生了厌恶.....许七安浑身僵硬,危机感让他陷入极大的焦虑中。

    刚才爆发出的力量,一半是潜力激发,一半是嚼了藏在舌头底下的大力丸。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想给妖女来一刀,但许七安低估了对方的实力。

    现在该怎么办?大喊大叫的话,肯定会被第一时间杀死。

    用力翻滚?毕竟神仙难日翻滚....或者拉一坨香喷喷的金坷垃恶心她....

    妖女笑吟吟的伸出指头,划破许七安的绸裤....就在这时,她表情忽然一变,看向了一侧,喝道:“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因为知道本尊名字的人,都已经死了。”

    一道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屋子里,背对着两人,白衣胜雪。

    妖女嘴里发出低沉的吼声,朝着白衣人龇牙咧嘴,她果断的扑向窗户,打算逃离。

    砰....

    她撞在无形的气墙,给弹了回来。

    “何其可悲。”白衣男人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怜悯的说道。

    随后,他打了个响指,脚底阵纹扩散,将妖女笼罩。

    阵纹内伸展出不够真实的虚幻锁链,缠住妖女的手腕脚腕,将她束缚在原地,任凭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

    “留活口。”许七安生怕这位逼格满满的高人出手灭杀妖女。

    白衣高手负手而立,道:“你便是许七安?”

    “在下正是。”许七安说:“前辈是....”

    “司天监杨千幻,你应该听说过我。”白衣男子淡淡道。

    抱歉,还真没听说过....许七安恍然道:“原来你杨前辈,久仰大名。”

    “哦?”白衣男子语气颇为高兴:“是采薇师妹告诉你的吧,还是宋卿那个偏执狂?”

    “都有,都有....”许七安猜测对方是监正的某位弟子。

    “可是我的同僚通知的前辈?”

    “那个小铜锣?”白衣男子点点头:“正是,他两炷香前就通知了司天监,说这里有妖族,我方才一直在院子外。”

    啊?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许七安张了张嘴,茫然不解。

    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白衣男子“呵”了一声,道:“真正的英雄总是在最后时才出场,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特么是个神经病....许七安强颜欢笑的点点头。

    杨千幻也满意的点点头,沉声道:“你想问什么就问。”

    许七安吐出一口气,颤巍巍的坐起身,盯着阵法中的妖女:“你是万妖国的余孽,还是北方的妖族?”

    妖女冷笑着不说话。

    虚幻的锁链骤然锁紧,一道道气机电弧顺着妖女身躯游走,她痛苦的尖叫起来,娇躯痉挛。

    “嘿,我自创的拷问阵法,它能绞伤肉身和元神,很少有人或妖可以承受这样的痛苦。”白衣男子负手而立,淡淡道。

    妖女琥珀色的瞳孔里,流露出极端的恐惧。

    “万,万妖国,我是万妖国的狐女。”她说。

    “桑泊案是你们干的?”

    “是。”

    “恒慧也是你们的人?”

    “是。”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炸毁桑泊,释放出里面的东西。”

    “里面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许七安看了眼白衣男子,见他没有说话,便相信了妖女,继续问道:“我还有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既然释放出了封印物,为什么还要指使恒慧作乱,杀害平远伯,夜袭兵部尚书府。

    “第二个问题,与你们合作的人是谁。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要针对我。”

    妖女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前两个问题我不知道,我潜伏在京城,听命行事,其他的事我一概不知。

    “至于对付你,我不久前收到指令,只要铜锣许七安进教坊司,就想办法取他性命。”

    白衣男子没有说话,许七安皱了皱眉头,这么说来,隐藏在教坊司的妖族就是这个妖女....收到的指令是杀我灭口,因为我无限接近案情真相,所以打算从根源抹除威胁,铲除我?

    至少也不是没有收获,恒慧果然是这起案件的突破口。

    “最后一个问题,明砚姑娘是不是同谋。”

    妖女冷笑道:“我倒是想说是....”气机电弧噼啪炸开,她脸色大变,摇头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前辈,我问完了。”许七安说道。

    这个女妖能不能留给我当功勋....他心里这么想着,就听白衣男子道:“好,这妖女是我的功勋,我便带走了。”

    啊?不是,您不是高人吗,这个回答和我想的不一样....许七安略有些呆滞的回复:“嗯,好。另外,此地是否还有妖族潜藏?”

    “本尊到了,刀山火海也会变成乐土。”杨千幻语气倨傲的说完,道:“教坊司很安全。”

    虽然觉得这家伙脑子有些毛病,但实力不打折扣,许七安放心的点点头。

    “你低头两息。”杨千幻忽然说。

    许七安茫然照做,两息后,他抬起头,发现没有了白衣男子的身影。

    检查过明砚花魁呼吸心跳都正常后,许七安离开青池院,脑子里回荡着一个疑问:为什么要我低头两息?

    许七安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影梅小阁,被引着进了主卧,看见眼睛哭成桃子的浮香。

    花魁娘子坐在床边,侧了侧身,别过头去。

    许七安瞅了她一眼,懒得解释,掀起棉被睡觉。

    他不想再留宿青池院,大半夜的也回不去,只能在影梅小阁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