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吃了师兄
    第二天早上,许七安精神抖擞的起床,枕边人已经不在,锦被里残留着女子幽香。

    他有些四肢发软的支撑起身子,就像刚结束一千米跑步考试,次日早上肌肉酸疼的状态。

    “又睡过头了....不过,我是情有可原的迟到,我是来教坊司查案的。”

    许七安盘坐吐纳,缓解细胞的疲惫,让身体以最快速度恢复巅峰。

    仅搬运了两个周天,酸胀的肌肉便恢复活力。

    “吱~”

    闺房的门推开,拖曳着裙摆的浮香,领着贴身丫鬟进来,她乌黑的秀发高挽,点缀着昂贵的首饰,素白美丽的脸蛋略有些憔悴。

    眼睛还是有些红肿,都哭出卧蚕来了。

    “许公子醒啦。”她浅浅微笑,带着疏离和公式化的微笑,“我让厨房给你熬了鸭肉粥。”

    “放那里吧。”许七安从丫鬟手里接过洗漱用品,快速洗脸刷牙结束,返回案边,端着碗,边吃边思考:

    昨夜的妖女是万妖国余孽,就是说这件事与北方妖族无关.....镇北王的嫌疑几乎很轻很轻....万妖国余孽的目标是封印物还是其他?

    许七安会这么想,是因为如果目标是封印物,妖族国余孽现在应该卷款私逃,而不是继续留在城中兴风作浪。

    ....还有一个可能,妖族的目标不仅仅是封印物,而是有更大的图谋,封印物只是用来完成目标的手段。

    桑泊案的脉络差不多理清了,幕后主导势力:一,朝廷二五仔;二,万妖国余孽。

    目标:未明。

    封印物:未知强者的断手。

    牵扯在其中的因素、人物、势力:万妖国、平远伯、兵部尚书、司天监、皇室、平阳郡主、恒慧和尚、金吾卫百户周赤雄.....

    突破口:断手强者、恒慧和尚、平阳郡主。

    弄清楚断手强者的身份,可以反推出万妖国余孽的真正目的....然后,抓住恒慧和平阳郡主中的任何一位,也能反推案件的内幕....许七安吃完粥,满足的叹息一声。

    他这时候才有空调侃浮香:“生气了?”

    浮香笑容温婉:“许公子莫要取笑奴家,奴家只是一个风尘女子,哪来的资格跟公子置气。”

    好吧,许郎变成许公子了....许七安点点头,不甚在意的伸展懒腰:“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浮香笑着点点头,安排一名丫鬟伺候他沐浴,自己带着贴身丫鬟出去散心。

    许七安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穿戴整齐,绑好铜锣,挂好佩刀,想了想,问道:“替我准备笔墨。”

    小丫鬟柔柔的应了一声:“是”

    .......

    “娘子,您对许公子是不是太冷淡了。”走在教坊司的胡同里,丫鬟轻声道。

    浮香目视前方,微微摇头,声音有些凄楚:“你不懂,我曾经求过他,能否替我赎身,他拒绝了。”

    丫鬟沉默了一下,替许七安解释:“许是没银子吧,娘子的卖身契,少说得三四千两银子,现在恐怕得翻倍。”

    浮香收回目光,望着地面:“这些年我也存了不少银子,其实可以的....”

    她苦笑一声,表情哀婉:“我在他心里,其实和你们没有区别。之前我不愿相信,自欺欺人,可昨晚的事儿,让我看清了自己。”

    不过是一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痴心妄想。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青池院外,一阵嘈杂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

    两名穿着打更人差服的铜锣,锁着明砚娘子往外走,老鸨亦步亦趋的跟在后边,表情惶恐,一个劲儿的解释:

    “几位差爷,这一定是误会,一定是误会啊。”

    明砚花魁一脸惶恐:“妈妈,我冤枉,我冤枉啊....”

    这两个铜锣她认识,正是时常陪着许公子来影梅小阁打茶围的那两位。似乎一个姓宋,一个姓....那位过于沉默寡言,她不记得了。

    发生了什么?明砚昨晚还好好的,对了,许公子昨夜为何突然返回她的影梅小阁....难道是明砚昨晚得罪了许公子?今日便被办了?

    她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尽管对这个男人心灰意冷,但她相信许七安不是这种人。

    浮香皱着眉头,迎上了打更人,盈盈施礼:“几位大人,明砚娘子她犯了何罪?”

    宋廷风停下脚步,笑眯眯道:“明砚娘子暗中与妖族勾结,提供庇护容纳之所。昨夜许大人暗中调查,揪出了伪装成她贴身丫鬟的妖女。

    妖女已经伏法,现在要带她前去问话。”

    老鸨捶胸顿足:“你这是冤枉,明砚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勾结妖族。你们知道我培养她花费了多少心血和银子嘛!我要去礼部告状,我要去请礼部的大人们做主。”

    朱广孝沉声道:“我现在怀疑你也是妖族同党。”

    老鸨徒然失声,求生欲很强的后退了几步。

    宋廷风眯着眼,朝浮香点了点头,带人离开。

    浮香愣愣的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由此展开联想....明砚勾结妖族?许公子昨日暗中调查?

    他昨夜选择留宿青池院,并不是喜新厌旧,而是有公务在身,但我却胡搅蛮缠的闹脾气。

    他昨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我是看到的,我当时以为他是与明砚....我错怪他了,今早还给他摆脸色宣泄心里的怨气....可他为什么不解释?是,他不能解释,因为这是衙门的公务,案情需要保密。

    而就算这样,明知道被误会,冤枉,他有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厌烦,默默承受....

    浮香突然提起裙子,飞奔着玩影梅小阁跑。

    “娘子,你去哪儿,你慢点....”丫鬟吃了一惊。

    一路飞奔回影梅小阁,推门进了卧室,浮香喊道:“许郎...”

    房间里空荡荡的,人已经走了。这一刹那,她忽然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心里空了一块。

    “娘子,娘子...”丫鬟追了上来,看见自家娘子失魂落魄的背靠着门。

    “我有些累了,扶我一下。”浮香轻声说。

    丫鬟把她扶到床上,看了她一眼,心里叹息一声。不敢打扰,转头收拾屋子。

    她看到屏风边的桌案上摆着笔墨纸砚,轻“咦”了一声,走到案边,道:

    “娘子,这里有首诗....可能是许公子留下的。”

    浮香一下子活了过来,赤着脚飞奔到案边,像是抢宝贝似的从丫鬟手里抢过来,定睛一看:

    “美人卷珠帘

    深坐颦蛾眉

    但见泪痕湿

    不知心恨谁。”

    “许郎,许郎.....”她先是笑,笑着笑着,泪珠啪嗒啪嗒掉落,萎顿在地上,把纸捧在心口,一边哭一边笑,梨花带雨。

    “我要去找他。”浮香擦着眼泪,起身,小跑着奔向门口。

    丫鬟大惊失色,抱住娘子的柔软腰肢:“别别别,您是花魁,是教坊司最有牌面的花魁,这事儿传出去,娘子怎么做人。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名声就没了。

    “也没听哪个花魁跟您这样没范儿的。”

    浮香大怒:“放开我。”

    “不放!”

    ......

    许七安在街边买了六只大肉包,坐在马背上啃着,悠哉哉的向衙门行去。

    “教坊司的花魁长的都不错呐....各有千秋,美不胜收,嗯,等桑泊案结束,挨个跟她们交流感情,将来出一本《大奉花魁娘评鉴指南》。

    “唯一的问题就是缺钱,我每天只捡三钱银子,而花魁的身价,睡一晚最少三十两。

    “感谢九年义务教育,诗词没有白读....呵,我真是穿越者之耻,人家当文抄公,都是为了混仕途,我是为了白嫖....

    “说起来我也马上二十岁了,还好婶婶不是我娘,不会督促我的婚事,我可以自己做主。采薇是监正的弟子,后台太硬,娶她就像娶半个公主,不好随便出去鬼混了...

    “不急着成亲,再浪几年,教坊司有二十四位花魁呢。哈哈,我在想屁吃,监正的弟子未必看得上我。”

    许白嫖在心里自嘲着,思绪飞扬,又转到案子上。

    明砚是他授意在宋廷风抓的,尽管昨晚确认她是无辜者,但仍旧有事情要询问,比如那个侍女是何时进入教坊司的,平日里与什么人来往密切等等。

    .....

    一座僻静的小院里,柳树垂下一根根枝条,光秃秃的略显凄凉。

    屋子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动,以及男人痛苦的低吼声....俄顷,一切动静消失。

    “吱~”

    房门打开,穿着黑袍的恒慧沉默的走了出来,径直来到院子里的井边。

    他凝视着幽深井口几秒,挥了挥手,井口亮起淡淡的金色“卍”字,继而破碎。

    解除封印后,恒慧跳了进去。

    昏暗的井底,淤泥散发着淡淡的水腥味,中年和尚背靠着井壁,盘膝打坐。

    他神色颓废,嘴唇干裂,似乎受过重伤。

    中年和尚身躯高达魁梧,有着淡青色的下颌,面色苦大仇深。

    许七安在这里的话,便能认出这个魁梧的和尚,是他牵肠挂肚苦苦追寻的恒远。

    “师兄....”恒慧嘶哑的声音。

    恒远没有搭理他,寂然盘坐。

    “我受了重伤,断手反噬。”恒慧说。

    恒远睁开了眼睛,关切道:“恒慧,回头是岸。”

    恒慧摇摇头,“师兄,我六岁进青龙寺便跟在你身边,你教我打坐,教我念经,照顾我的衣食起居,待我如兄如父,现在师弟想求你一件事。”

    恒远叹息一声,点点头。

    恒慧抬起头,斗篷下一双没有眼白的黝黑眸子,他狰狞的笑着:“我要吃了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