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莲道长的传书
    黑袍之下,那双手自发的伸出,掌心鼓舞气旋,呼~恒远和尚不受控制的飞起,投向死亡气旋。

    他痛苦的睁大眼睛,皮肤迅速干枯,气血流逝,脸色肉眼可见的衰败。

    这张熟悉的脸,在眼中一点点的颓败,走向死亡....看着这一幕的恒慧,残酷的脸庞产生了些许动容,他黝黑的眸子不再冷酷坚硬。

    嘭...恒远被甩了出去,重重砸在井臂。

    恒慧的左手,死死的按住右臂,咬牙切齿道:“不准杀他,不准杀我师兄....”

    他脸庞倏地变的冷酷,蛊惑道:“恒远是武僧,气血旺盛,正好弥补伤势....难道你不想报仇吗,你不想报仇了吗。”

    接着,冷酷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是痛苦挣扎:“不行,不能杀他,他是我师兄。”

    “世上谁都可以杀,为什么不能杀他。”

    “世上谁都可以杀,唯独他不行,他是我师兄,是我最敬重的人。”

    “那平阳呢?”

    “平阳....”

    他表情一下冷酷,一下痛苦,宛如两个不同的人格在身体里争执,随着僵持,粗壮的右臂血管亮起红光,不停涨落,仿佛呼吸。

    恒慧的主体人格似是被压制了,冷酷渐渐占据上风。

    “恒慧...”恒远声音疲惫,“记得师兄当年教你的第一个口诀吗?”

    净心咒....恒慧对抗着失控的右手,背靠着井壁,缓缓坐下。双手合十,低声念诵。

    过了许久,他逐渐平息的戾气,右臂不再躁动。

    恒慧睁开眼,依旧是没有眼白的黑瞳。他在昏暗的井底凝视着恒远,声音嘶哑:

    “师兄,你不是想知道一年前我遭遇了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

    “侍女叫什么名字?”

    审问室里,许七安喝了口茶,看着对面坐立不安的花魁。

    “荷儿...”明砚乖顺的回答。

    她不停的偷看许七安,同时瞟向紧闭的房门。身为教坊司花魁,接触过不少达官显贵,知道打更人衙门是什么地方。

    但凡被关进来的官员,不死也要脱层皮,而像她这样的弱女子,恐怕面对的是比死还可怕的事。

    “她什么时候跟在你身边的。”许七安脸色严肃。

    “有,有三四年了。”她害怕的看了眼许七安:“三年半左右,具体时间奴家记不清啦。”

    这个男人坐在那里,面无表情,自带一股巍然凝重之意。让她大气都不敢喘,心里承受着巨大压力。

    这人的转变怎么就那么大呢,昨晚还是一副纨绔子弟的作风。

    三年半....回头让人查一查,这段时间里还有哪些女子进了教坊司。许七安点点头:

    “她平日里与谁往来密切?”

    明砚思考许久,一边回忆,一边说出一连串的名字。

    又问了几句,许七安看向负责做笔录的吏员,后者点点头。

    “多谢明砚姑娘配合,你可以走了。”

    “啊?”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她一时之间有些不敢相信。

    “我送你回教坊司吧。”许七安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明砚花魁忐忑的跟着他出门,一直走到衙门口,看见停在外头的马车,她才如释重负,相信自己真的会被送回教坊司,而不是在衙门里被....

    她顿时恢复了往日的气度,盈盈施礼:“谢谢许大人。”

    许七安伸手在丰盈饱满的臀翘掐了一把:“大恩不言谢,应该用实际行动表示。”

    这人翻脸比女人还快....明砚花魁有些害羞,有些害怕,瞄了眼马车。

    许七安眉梢一挑,看着马车陷入沉思。

    .....

    马车停在教坊司胡同外,花魁娘子下了马车,柔声道:“许大人有空来青池院喝茶。”

    丢下一句客套话,她立刻就转身离开,步子迈的很快,裙摆翻飞。

    她有些害怕许七安,当然不是因为他24K纯金般的硬度,马车上什么事都没发生。

    她对这种喜怒无常的人向来比较发怵。

    许七安乘坐马车返回衙门,召集团队的核心成员开会。

    很快,三位银锣,吕青,以及宋廷风和朱广孝,共六人被许七安召来偏厅。

    “昨晚教坊司的情况都已经知道了吧。”许七安道。

    李玉春等人点头,已经听宋廷风说过了。也知道最后是司天监的人出手解决了危机。

    至于为什么宋廷风不向衙门禀告,他们默契的没追问,因为昨夜很不凑巧,值守的人是朱金锣。

    吕青盯着许七安看了许久,看的他发毛,皱眉道:“吕捕头,有什么事?”

    吕青抿了抿红艳艳的小嘴,“大人怎么知道教坊司藏着妖族?”

    男人们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唯独李玉春板着脸,因为不够好色而跟他们格格不入。

    许七安一本正经的说道:“某次夜巡时,我用望气术观测过教坊司,发现那里有妖气。”

    “我怎么没听你汇报过此事。”李玉春一愣。

    “当时我并不知道绿光代表着什么,事后又因为砍了姓朱的杂碎一刀,被判入狱,再然后....”许七安耸耸肩。

    再然后你就成我下属了,虽然咱们各论各的,但我也不用向你汇报了。

    “好了,有事交代你们去做。”许七安把怀里的名单拍在桌上:

    “头儿,你带人去查名单上的人,她们与妖女交往比较密切。另外,查一下四年前加入教坊司,或者名声鹊起的女子。

    “吕捕头,你带人挨家挨户的搜捕恒慧,记得千万小心。”

    交代完了,许七安坐下喝了杯水,打算向魏渊禀告教坊司发生的事。

    心悸的感觉传来,他当即出了偏厅,进入茅厕,顺手取出了地书碎片,许久没有动静的地书聊天群,终于有人上线水群了。

    【五:我是来还三号债的,嗯,我们探索完极渊啦,我发现一件天大的秘密。】

    对方特意提到了自己,许七安不能沉默,回复道:【什么秘密?】

    【五:你们呢,你们决定好欠我一个报酬了吗。】

    【二:且说来听听。】

    【四:呵,没问题。】

    【五:一号不在吗?】

    【一:可以。】

    所有人都表态后,五号传书说道:【蛊族七部的族人齐心协力,经历了重重困难,险死还生的探索后,终于抵达极渊....】

    【二:废话不要多,直接点题。】

    【五:....我们在极渊里发现了儒家圣人的雕像,他在凝视着深渊。】

    儒家圣人?天地会成员先是惊讶,随后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三号,身为云鹿书院的杰出学子,他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但大概不会告诉他们....而且,欠他的债还没还....莫名其妙就负债累累了....

    【五:三号,你是云鹿书院的学子,你知道些什么的,对吧。】

    天地会的成员们都很开心,五号问的好。

    我怎么知道,我也很惊讶啊...许七安没有正面回答,输入信息:【极渊里除了圣人雕塑,还有什么?另外,你详细描述一下圣人雕塑的模样。】

    这都是没什么营养的废话,纯粹在套取更多信息。

    【五:极渊里除了蛊神和各种蛊虫,只有圣人雕塑,啊,我想起来,圣人雕塑的眉心裂开了,族里的长辈似乎很忧心。】

    圣人雕塑的眉心裂开....蛊族的长辈很忧心.....二号心里一动:【你们说,圣人雕塑会不会是在镇压蛊神?否则,好端端的极渊里为什么会出现圣人雕塑。】

    【四:不排除这个可能,以雕像、铜塑、铜器等媒介作为封印阵法,是极为常见的。远古时代,人皇铸九鼎,镇压九州山河,凝练人族气运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那圣人雕塑的眉心开裂,是不是意味着封印不稳?所以蛊神初步复苏。】

    【四:有这个可能。】

    这个话题很快过去,毕竟蛊神的段位、以及南疆都距离大家太过遥远。

    许七安输入信息:【一号,你最近都没问我桑泊案的情况,你查阅古籍有什么线索吗?】

    【一:没有线索。】

    说完,一号默默潜水去了。

    一号的情况有些反常啊,之前明明很关注桑泊案....可这么多天过去,他(她)都没问我案情的进展....许七安输入信息:【二号,周赤雄的行踪有线索了吗。】

    【二:没有,我会替你留意的。】

    人海茫茫,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许七安既失望,又觉得理所应当。

    又讨论了片刻,四号等人表达了对六号下落的关切,呼唤九号金莲道长,但道长没有回应。

    ....今天阳光这么好,金莲道长怕不是在屋顶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吧。

    许七安心里腹诽,忽然看见金莲道长冒泡了:【九:三号,出来见我。】

    “嗯?”许七安愣了一下,继而领会,收好玉石小镜,离开茅厕,快步走向衙门门口。

    他在门口一阵张望,看见对街站着一只橘猫,尾巴高高竖起,安静的望着打更人衙门的门口。

    许七安自然而然的走过去,走到橘猫身边,但没有看它,而是眺望四处。

    橘猫沉声道:“我找到六号了。”

    PS:橘猫沉声道:我断章了。

    PY...啊不,推荐一本书《红尘篱落》,作者纤陌梅开,是个大姐姐。有兴趣看女频的,可以去看看,女频文文笔细腻,撕逼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