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为盟主“Neil_LY”加更
    “找到了?”许七安脱口而出,再也忍不住,兴奋的扭头,盯着橘猫。

    橘猫警惕的盯着打更人衙门,说道:“就在不久前,我感应到了六号的地书碎片....但在我赶过来找你的途中,地书碎片之间的联系断开了。”

    “那六号....”许七安脸色微变。

    橘猫摇了摇头:“不知道具体情况,之前的猜测是对的,他的确被封印了,刚才应该是某些原因,封印解开了。”

    说到这里,橘猫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讲。

    为什么突然被解除封印?不外乎两种可能:一,六号被转移了。二,六号没了。

    “快去通知魏渊。”橘猫催促道。

    猫的面无表情很难窥探,但许七安从语气里听出了道长暗藏的焦虑。

    道长虽然是个老银币,但对天地会内部成员还是很上心的....对我来说,这是好事,将来遇到麻烦可以向他求助....许七安点头,道:“我马上就去。”

    他撒腿跑进衙门。

    等他背影消失不见,橘猫轻轻打了个响鼻,心里思索着:

    洛玉衡到底在想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以她的修为和年纪,劫数应该还没来,没道理不出手。

    既要当国师,又不愿意和皇帝双修,不知道她到底在打什么算盘。哎,先救六号,如果他还没死的话。

    正想着,金莲道长听见了猫叫声,歪头看去,一只大灰猫走了过来,围着他转圈,不停的嗅来嗅去。

    金莲道长不理它,继续想着心事,突然,大灰猫绕到了他的身后,然后趴了上去....

    嗯?金莲道长先是一愣,立刻反应过来,勃然大怒,回头给了大灰猫一套王八拳。

    .....

    许七安是用跑的,狂奔着冲入浩气楼,没有浪费时间等待通传,奔跑中掏出金牌,呵斥侍卫:“十万火急,滚开。”

    来到七楼,看见魏渊负手站在瞭望厅,主动开口:“什么事。”

    “魏公,可能有恒慧的消息。”许七安开门见山,没有多余的废话。

    “你怎么找到的?”魏渊转过身来。

    “天地会的金莲道长通过地书碎片之间的感应,终于在不久前锁定了六号的方位。”许七安道:

    “天地会六号是恒慧的师兄,青龙寺的和尚,法号恒远。他在调查师弟恒慧的行踪时,无故消失。我怀疑他是被恒慧或者妖族封印起来了。”

    也就是说,六号所在的地方,要么有妖族要么有恒慧。不管是哪一种,都值得重视。

    魏渊颔首,返回茶室,在案上提笔疾书,盖上玉石印章:“你拿着我的令书去找杨砚,让他调集所有金锣,一刻钟内在衙门前院集结。其他的你不用管。”

    “金莲道长就在衙门外,需要他领路....”许七安低声道。

    “我知道。”魏渊颔首。

    “还有一个问题,”许七安犹豫一下:“恒慧在内城,若是发生战斗,普通百姓难免出现死伤。”

    大面积的驱散周围的百姓,肯定会被对方察觉。司天监的阵法虽然玄奥,但无法提前布置,等于没用。

    “这是不可避免的。”魏渊凝视着他,提点道:“这也是我一直想跟你说的,我同样憎恶蔑视人命的存在,但有的时候我们要懂得取舍。

    “恒慧关乎着桑泊案,关乎着封印物,关乎着妖族的阴谋。只要有机会,就不惜代价的抓捕,或击杀。

    “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道德观念,取小舍大。那样只会酿成更严重的后果。

    “我阅读过平远伯灭门案的卷宗,封印物喜好吞噬血气来壮大自身,恒慧现在没有造成杀孽,但不能保证他会一直安静蛰伏。以封印物的强大,一旦肆无忌惮的吞噬普通人的气血,那会造成更严重的伤亡。”

    魏渊是在告诫我不要犯上一回的错误.....刀斩朱银锣的事情,他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并不认同我的做法....他是个谋者,而我是个警察,尽管我热衷于安抚教坊司的大姐姐们....嗯,这不是渣,是想给她们一个家。

    念头闪烁间,他抱拳道:“是。”

    许七安领着令书退去。

    他即刻去找了杨砚,在神枪堂里见到了这位面瘫的金锣,迎着对方质询的目光,将魏渊的手书递交上去。

    杨砚看完,雕刻般僵硬的脸露出了些许凝重:“发生了什么事,义父为何召集所有金锣?”

    “发现疑似恒慧和尚的藏身点了。”许七安道。

    杨砚目光顿时锐利起来,他起身,伸出手,摆在木架上的银色长枪“咻”的飞入手中。

    “杨金锣....”许七安喊了一声,好奇问道:“没有金锣坐镇衙门,魏公的安全会不会受到威胁?”

    “不知道。”杨砚摇头。

    不知道?许七安茫然的看着他,听他解释道:“没有人知道义父身边的保卫力量有多少,有多强大。”

    安保力量保密?虚虚实实,让人捉摸不透....魏渊真是个玩心机的老阴谋家啊。

    很快,坐堂的金锣被召集起来,于衙门前院会合。

    同时被召集的还有三十名银锣,没有铜锣。一旦发生冲突,铜锣去多少都是送菜。

    许七安跑出打更人衙门口,左顾右盼,在不远处卖馄饨的摊位边,看见了橘猫。

    “金莲道长,过来,过来...”许七安招手。

    橘猫丝毫不搭理他,眼巴巴的看着大锅,嗅着里面飘荡出的香味。

    道长怎么回事,饿了?许七安茫然中,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我在这里。”

    回头看去,一只大灰猫站在身后,静静的看着他。

    “你怎么换了只猫?”许七安诧异道。

    “那是只母猫....”大灰猫解释了一句,似乎不愿再说,岔开话题:“我与你们一起,魏渊那里是什么态度?”

    “魏公愿意与你合作。”许七安道。

    大灰猫点点头,轻盈的跳到许七安肩膀,在他耳边轻笑道:“魏公...你对魏青衣的敬重,远比元景帝要深刻。”

    “就目前来说,我没看到他身上令人厌弃的缺陷和品格。”许七安边走,边低声说:

    “六号暂居外城城东的养生堂,那里破烂不堪,朝廷拖欠银子,院里的老人和孩子快揭不开锅了。我把六号的信息透露给魏公,他没动六号,而是补交了善款。但养生堂不是打更人管辖的领域。”

    “呵,你果然有在向他泄露天地会内部消息。”金莲道长似笑非笑的语气。

    这...许七安表情一滞,有种当二五仔被老大当场抓住的羞愧,但他很快恢复,耸耸肩:

    “我取信魏公,是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丰富我们天地会的情报系统。出发点是好的....道长怎么不说话?”

    “过于无耻,不想说话。”大灰猫嗤笑道:“你挺适合走仕途。”

    “可是魏渊说我混不了官场。”

    “虽然无耻,但底线还在,容易吃亏。”金莲道长点评。

    “突然想起一事,国师见我时,也察觉到了我的特殊,问了我生辰八字,但没有算出来。”许七安无奈道。

    橘猫斟酌片刻,问道:“你自己觉得呢?”

    许七安斟酌片刻:“我的特殊....看右边(此处请看本章说)。”

    橘猫:“....”

    ....

    许七安骑上小母马,哒哒哒的走在前头,身后跟着一群金锣、银锣。

    大灰猫蹲在他肩膀,指引方向。

    走了两炷香时间,它忽然说道:“停下来,面前就是....那座小院了吗,地书碎片的气息就在那里。”

    许七安勒住马缰,身后的金锣、银锣,同步做出勒马缰的动作,大部队停了下来。

    他朝着身后打了个手势,指了指前方的小院。

    十位金锣无声的相视一眼,默契的消失在马背上,身影各自出现在小院的不同方位,堵死可能逃离的方向。

    银锣们则包围在更外圈。

    许七安静等了片刻,发现金锣们没有动手,反而皱眉望着院子。

    怎么回事?逃走了?

    他跳上隔壁一栋房子的屋脊,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小院内的景象。

    一座不大的院子,种着两棵柳树,院子里,盘坐着两个和尚,一人双手合十,低声念诵。

    一人身披黑袍,低垂着头,无声无息。

    正是恒慧和恒远师兄弟。

    发生了什么?许七安看了眼肩膀上的大灰猫,发现它眼里也有同样的疑惑。

    “过去看看。”大灰猫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出声催促许七安。

    这时,他看见杨砚提着枪,靠了过去。

    “你们来晚了一步,他已经去了极乐。”恒远的声音空洞,无喜无悲。却又大悲大恸。

    死了?这个结果让许七安措手不及,下意识的觉得是阴谋,是假象,是在拖延时间。

    杨砚用枪尖挑开了恒慧的兜帽,那是一张灰败的脸,闭着眼睛,没有了生息。

    杨砚朝着众金锣微微点头,确认恒慧已经死亡。

    “在我和死亡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被魔手攫取了生机。”恒远低声念诵了一句法号。

    “杨砚,看一看他的右臂。”姜律中沉声道。

    杨砚抖了抖枪尖,气机绞碎黑袍,恒慧的右臂空空荡荡,那魔手不知所踪。

    没了....许七安瞳孔一缩,警惕的环顾,感觉周围不再安全,蕴藏着重重危机。

    目睹这一幕的银锣,同样如此,瞬间抽出刀,警惕着周围的行人。

    “它已经走了....”恒远和尚沉声道:“我留在这里等待诸位。”

    六号很笃定我们会来?对,金莲道长能感应到地书碎片,所以他在等....许七安恍然。

    “和尚,你想说什么?”南宫倩柔单手按刀,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他并没有放弃复仇,只是把担子交给了我。”恒远低声说:

    “我想给诸位讲一个故事,发生在一年前的故事。”

    PS:求月票呀!好久没求月票了,大老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