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结果
    【死者:恒慧】

    【死因:利刃刺穿心脏(陈年旧伤)。】

    【验尸结果:血肉、脏腑呈黑紫色,有尸蛊行于血肉之间,保其肉身不腐。行尸也,死亡时间超过一载。】

    【死者:无名尸骸】

    【身高五尺四寸,女性,骨骼匀称,无骨折,无中毒迹象,指骨匀称,不擅劳作....】

    衙门内,许七安看完验尸报告,把它们交换给仵作,转身进了验尸房隔壁的前厅。

    十位金锣齐聚一堂,魏渊坐在上首位置,表情沉凝的饮茶。

    许七安沉默的走到魏渊身后,听着金锣们争论女尸真身、平阳郡主与桑泊案的联系。

    平阳郡主案,就目前来说算是初步完结。后续的调查估计我是插不上手....这涉及到一位郡主的命案,不是我这种铜锣能参与的。

    但桑泊案仍旧没有解决....不知道我在平阳郡主案里立下的功劳,能不能抵消我的腰斩罪....如果不行,老子就艹元景帝的大爷。

    正心里腹诽着,一名吏员站在门口,道:“魏公,诸位大人,誉王来了。”

    誉王来了....金锣们彼此交换眼神,又齐齐看向魏渊。

    两鬓斑白的青衣宦官,喝完最后一口茶,看向吏员,温和道:“请誉王去验尸房。”

    说完,他放下杯子,叹了口气,先一步去了验尸房,偏厅内众人跟上。

    到了验尸房外,金锣们没有进去,而是分列在门口两侧,只魏渊一人进入。

    誉王来了,这个病恹恹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走来,他的脸上明明没有表情,却仿佛汇聚了所有的表情。

    他的脚步不疾不徐,却仿佛背后有恶鬼追赶....

    走到验尸房门外时,他停顿了几秒,才抬腿迈过门槛。

    验尸房采光极好,明媚的阳光透过格子窗,在地面留下均匀的光斑。

    誉王一眼就看到了摆放在木板床上的尸骨,这一刻,他竟有种逃离此地的冲动。

    但作为父亲的执念,让他慢慢的走了过去。

    验尸房里只有魏渊一个人,他从袖子里取出金钗,轻声道:“这是从她身上找到的,也是她用来自尽的,看看,是不是认识。”

    誉王的目光凝固了,他的表情也凝固了,宛如一尊渐渐风化的雕塑。

    “是她的。”誉王涩声道。

    空旷的房间里陷入了死寂,两个中年男人没有再开口。

    过了很久很久,低头看着金钗的誉王,声音嘶哑的问:“谁做的。”

    “只查到三个人,平远伯、兵部尚书张奉、户部都给事中。”魏渊凝视着他,深邃的眼睛里蕴藏着岁月洗涤出的沧桑:

    “三人最初的打算应该是把她骗出京城,只是他们的公子见色起意,根本没想过要让脱离誉王府视野的郡主再活着回去。”

    “她被侮辱了?”誉王的声音平静的可怕。

    “她吞钗自尽了。”魏渊摇摇头,说罢,深深看了眼誉王:“但我们仍旧不能确定她是郡主,一支金钗代表不了什么。

    “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誉王离开了,除了踏入验尸房时的那一眼,他再没有看过尸骨,一次都没有。似乎那是什么恐怖的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许七安感觉誉王一瞬间苍老了许久,背影竟有种垂暮之年的凄凉。

    这天,誉王手捧血书进宫。

    .....

    誉王走后,原本准备默默等待平阳郡主案结束,以此收获有关桑泊案重大线索的许七安,收到了长公主怀庆的邀请。

    传话的是位眉清目秀的当差,也就是小宦官。

    “长公主找我何事?”许七安问道。

    “不知道。”小宦官沉默寡言,精通宫中求生之道,嘴闭的比菊花还紧。

    .....八成是为了平阳郡主的事,许七安有了猜测。

    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到皇城,进了宫,被小宦官领着直奔怀庆公主雅苑。

    花园内的凉亭里,许七安见到了怀庆公主,以及二公主裱裱,太子殿下,怀庆公主的胞兄四皇子。

    “卑职见过几位殿下。”许七安站在凉亭外,抱拳道。

    临安公主招了招手,喜滋滋的喊了一声:“狗奴才,进来坐。”

    什么时候狗奴才成了我的爱称?许七安有些茫然,看了眼太子和怀庆公主,后者声音清冷:“不必见外,给许大人赐座。”

    宫女搬来一把椅子,设在几位殿下的对面。

    长公主怀庆看着他,说道:“今日誉王捧着血书入宫,父皇召见之后,一直没有出来。本宫记得你在查平阳郡主的案子,是不是有了进展。”

    太子殿下、四皇子、临安公主,都在盯着他看,等待着他的回答。

    平阳郡主是他们的堂姐堂妹,自幼一起长大,感情甚笃。

    “平阳郡主....”许七安深吸一口气,开始娓娓道来。

    这是一个简单且朴素的爱情故事,但它注定不会平凡,因为故事中的女主角是位身份高贵的郡主,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爱上一个和尚。

    可爱情的滋味是那么的美妙,让她甘愿抛弃一切,抛弃荣华富贵,抛弃宗室的身份,与他离开京城,携手余生。

    可是,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有结局的,话本里的才子佳人总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因为那是话本。现实有太多不可预测的变化。

    他们最后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也许在厄运来临前,这对小情人还在畅享双宿双栖的未来。

    许七安平静的说着故事,想起了很多年前听过的一首歌: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

    “只愿天长地久,与我意中人儿紧相随。”

    他没见过平阳郡主,眼前却仿佛看到了一个明媚的姑娘,有一双爱笑的眼睛,俏生生的站在俊和尚身边。

    把一朵野花插在鬓发间,问他,花好看,还是我好看。

    “你,你刚才唱的是什么?”临安公主红着眼圈,咬着唇,声音带着哭腔。

    许七安恍然,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唱了出来。

    他急忙起身,抱拳道:“殿下恕罪,卑职一时情难自禁,冒犯了平阳郡主。”

    怀庆公主深深凝视着他,酝酿了几秒,才让声音保持平静,道:“本宫已经知道了,你退下吧。”

    许七安快步离开,隐约间听见身后传来临安公主的哭声。

    ......

    一辆马车疾驰而来,在观星楼底停下来,面白无须,但已经有些许鱼尾纹的刘公公,没等侍从取来小梯,急惶惶的跃下马车。

    刘公公冲入观星楼,高举手中圣旨:“陛下有旨,传监正即刻入宫。”

    他一连高喊了三遍。

    本朝为防止司天监术士与官员勾结,命令规定,望气术对四品及以上官员不作效。

    但有一人例外,监正!

    “莫要嚷嚷了,老师已经去皇宫了。”

    身侧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刘公公猛的扭头,看见穿着白衣的杨千幻负手而立,背对着他。

    “杨千幻,你何时回京的。”刘公公吓了一跳。

    “京城需要我时,我便回来了。”杨千幻沉稳的语气。

    “一天到晚神神叨叨,不会好生说话?”刘公公不悦的喷了他一句,转头就走。

    “....”杨千幻。

    ....

    打更人衙门。

    静室,盘坐观想的许七安忽然觉得心悸,像极了熬夜通宵后听见QQ滴滴响起的那种心悸。

    这是地书碎片特有的“消息提示”,他中断了观想,掏出玉石小镜。

    【九号:六号已经找到,目前人在打更人衙门,诸位可以安心了。】

    看到这里,许七安眉头一皱。心说道长,你这话不是赤裸裸的说:打更人衙门里有天地会的二五仔么。

    【五:找到六号啦?可是,六号在打更人衙门才更危险吧,我听说大奉的打更人,全员恶人,冷酷无情。】

    【一号:传言不可尽信,道长,是你找到六号的?】

    【九号:不出所料,六号的确是被封印了,封印他的人是一位披黑袍的强者,他浑身透露出危险的气息,让贫道不敢轻举妄动,便将此事透露给了打更人衙门。】

    道长这说辞可以啊,这样我的消息来源就可以解释了,如果一号在朝廷里身居高位,他肯定已经知道平阳郡主的案子了。

    逆向推理,我这个发现恒慧踪迹的铜锣就会变得很可疑....而道长这番话,相当于给我打了补丁。

    若有人问起,我就可以说是热心的朝阳群众举报。

    从而撇清我与三号的关系。

    【一号:我得到一个消息,桑泊案牵扯出了一年前平阳郡主失踪的案件,很快,京城会迎来一场大风暴。】

    【四:什么情况?】

    四号跳出来吃瓜。

    一号把平阳郡主案简单的告诉了天地会成员,寥寥几句,便在众人心里勾勒出一场不见刀光血影的党政。

    给了众人充足的联想空间。

    【五:这,这....你们大奉人心是黑的吗?竟如此卑鄙阴险。】

    【四:这案子谁查出来的?】

    看到这个问题,许七安眉梢一挑,输入信息:【我听说是打更人衙门的一位铜锣,叫许七安。】

    【四:许七安?为何有些耳熟。】

    【三:一号调查云鹿书院清气冲霄时,曾经提及过此人。我亦有注意他,观察他,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

    【可怕结论?】几个天地会成员先后发表类似的反问。

    【三:此子聪明绝顶,天资无双,绝非池中之物。】

    能得到三号如此夸赞,这个叫做许七安的铜锣,是个极为厉害的角色.....众人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金莲道长有些尴尬,没有说话。

    这时,二号冒泡发言:【三号,我发现周赤雄的踪迹了。】

    许七安自卖自夸时没有响应的一号,此时立刻跳出来:【他在何处?】

    【二:我手底下的一位兄弟在某个山寨里看见过他,那个山寨,正好是我近期要剿的寨子,你且等着,待我拔除寨子,便将人给你送回京城。】

    二号真的找到周赤雄了?云州那么大,匪患成灾,即使她在云州颇有能量,也没这么快找到周赤雄吧....要么是巧合,要么是我低估了二号的能耐....许七安振奋的击掌。

    逮住周赤雄,就能知道与妖族勾结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了。

    【三:多谢。】

    【二:小事,五湖四海的朋友都愿意卖我个面子。找人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你这面子可不一般啊...众人心想。

    结束天地会内部交流,许七安心里踏实了许多。周赤雄是他另一重保险。抓住此人,即使平阳郡主案无法让他免罪,他依旧不慌。

    现在,就等着案子出结果了。

    PS: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