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间无我这般人
    许七安很少有下面的经历,理由是:一,流水线生产的面条不好吃。二,面条谁都会煮,但想煮的好吃其实很难。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下面都不好吃。

    “至少我亲手拉的面,劲头是够的....”

    灶房里,许七安和面粉,时而揉,时而搓,时而掐....专注又认真。

    揉好面条先放一边,切了块肥肉炸油渣子,捞上来搁盘子里。再用炸出来的猪油煎荷包蛋。

    把拉好的面条丢进滚水里煮,从怀里摸出瓷瓶,往煮沸的高汤里倒入简陋版鸡精。

    浓郁的鲜香飘满整个灶房,令人食指大动,许七安自己也没吃饭,咽了咽口水。

    另一边,褚采薇和怀庆公主并肩下楼,裙摆在楼梯拖曳的长公主,看了眼褚采薇,语气随意道:

    “你们怎么发现那座鬼宅?”

    褚采薇愣了一下,随后领悟长公主的意思,步履轻快的说道:“许宁宴要买宅子,我陪他去看风水呀。”

    “这些我知道,我是问,怎么发现那座宅子。”长公主问道。

    “公主这话好生奇怪,老经纪让我们发现的。”褚采薇道。

    老经纪?长公主美眸里光芒一闪,一瞬间想到了许多,试探道:“那老经纪有何特殊?”

    “挺有良心的。”褚采薇从鹿皮腰包里摸出一块糕点,放在白嫩嫩的掌心,递给长公主。

    挺有良心?长公主摆摆手,示意自己不要,问道:“怎么说?”

    “许七安觉得鬼宅便宜,他还一个劲的阻止我们呢,生怕闹出事端。”褚采薇开心的把糕点塞进小嘴,最喜欢和怀庆做朋友了,因为她什么好吃的都不会和自己抢。

    换成许宁宴那个讨厌鬼,自己这般假客套一下,他说不定就真的吃了。

    “....”长公主默然许久,叹息一声,是她不够理智,竟尝试从这丫头口中打探消息。

    向她打探消息也就罢了,竟还打机锋,与抛媚眼给瞎子看没有任何区别。

    想到这里,怀庆公主柳眉轻蹙,审视着好友:“你近来与许宁宴交往过于密切了。”

    “有吗?”褚采薇茫然。

    “你有与别的男子来往这般频繁吗?”长公主补充道:“司天监里的师兄们不算。”

    褚采薇想了想,后知后觉的“呀”一声:“是哦,他总是变着法子来找我玩儿。”

    怀庆公主抿了抿唇,若有所思。这时,她闻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鲜香,让人忍不住唾液分泌。

    “好,好香...是哪位师兄买了好吃的?唔,很鲜,是我没吃到过的东西。”褚采薇咽着口水,双眼绽放出渴望的光芒。

    ......

    “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突然,灶房里传来深沉的吟诵声,把许七安吓了一个激灵。扭头看去,是一位背对着他的白衣术士。

    你特么神经病啊,差点把老子吓出心脏病....许七安沉着脸,淡淡道:“你来啦。”

    平淡而低沉的声音,仿佛已经相识半生的老友,油然而生岁月流逝,时光荏苒的沧桑。

    让那背影愣了愣,以同样深沉且平淡的语气回复:“是,我来了。”

    说完,他有些期待身后的人会怎么回答。

    一声长长叹息传来,既然是嘶哑的嗓音,感慨着:“想不到,一别二十年,你还是喜欢背对众生。”

    背对众生?!简单的四个字,让白衣背影产生巨大的代入感,感觉自己绝巅之上的强者,孤寂、寒冷、无敌是永恒的基调。

    沉吟一下,淡淡道:“可就算是这样的我,也被你吸引了。”

    竟然接的这么自然....这逼王是有点东西的。许七安想了想,怅然道:

    “我就知道,这一炉九转金丹炼成之时,就是你出手之日。你还是不肯放过我。”

    “哼,宝物有德者居之。”

    “呵,杨千幻,你败过吗。”

    蒸汽袅袅,在两人之间飘荡,灶房里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但就在这时,脆生生的嗓音打破了氛围。

    “你俩在干嘛?”褚采薇站在门口,茫然的扫视着两人。

    许七安立刻低头,搅拌着锅里的面条,掩饰心里翻滚不息的尴尬。

    杨千幻不为所动,依旧负手而立,背对众人,哼道:“即使小师妹为你求情,我也绝对不会....”

    褚采薇说:“杨师兄你来灶房干嘛。”

    杨千幻:“....哦,我来吃面。”

    褚采薇开心的跑到灶台边,流着哈喇子,盯着一锅面,笑眯眯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因为我是掐着时间点来的...许七安笑道:“我答应过的,要下面给你吃。”

    正好,锅里的面熟了,许七安看向身后粉红色宫裙丽人,试探道:“长公主,来一碗?”

    清冷的怀庆公主,略作犹豫,眼波不受控制的落在锅里,有些不自在的点头:“好。”

    考虑到褚采薇的饭量,许七安煮的面条很多,分给四人吃的话,刚好一人一碗。

    他把面条捞上来,浸泡在冷水中,然后勺出高汤倒在四口碗里,再把面条均匀的分配到碗中,盖上荷包蛋,撒上葱花、油渣子。

    “杨师兄,过来一起吃吧。”许七安招呼道,心说正好看看你长什么样。

    这个想法刚升起,他便看到杨千幻脚底有阵纹扩散,紧接着,他人便消失了,随之带走的还有一碗面。

    褚采薇捧着碗坐在桌边,先吃一粒油渣子,满足的点点头,然后迫不及待的喝一口汤汁。

    她眼睛猛的亮,感觉味蕾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她感觉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狂呼:

    好吃!

    好吃!

    好吃!

    对于第一次吃到提鲜过的食物的人,这确实是难以忘怀的口感....许七安得意的笑着,看向长公主。

    长公主吃相很优雅,但吃的很快,察觉到许七安看过来,她停止进食,面无表情的回望。

    许七安干笑一声,低头吃面。

    长公主立刻也跟着低头,小口小口的吃面,似乎一刻都不想浪费,不想等待。

    安静无人的房间里,背对着众生的杨千幻蹲在角落里,捧着碗,哧啦哧啦的嗦面条。

    这小子真有意思,既会炼金术,说话又好听,煮的面条还好吃...想到这里,杨千幻忽然停下了,这种万众瞩目般的待遇,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这小子....是个劲敌。

    .....

    吃完面,许七安看着褚采薇,说道:“感觉怎么样?”

    “好吃的。”褚采薇啄了啄脑袋。

    “这是我秘制配方,是通过独有的炼金术提取出的精华。”许七安道:“这便是我要教导给你的,晋升炼金术师的东西。”

    正用丝帕擦拭红润小嘴的怀庆公主,美眸中异彩一闪,不由的停了下来。

    “难不难?”褚采薇最先关心的是这道题的难度。

    “很难的,毕竟我也只是一知半解。”许七安道,见褚采薇立刻垮下脸,他严肃的补充:

    “你炼不出来,以后就吃不到这样的面,吃不到更好吃的东西。”

    鹅蛋脸的小美人睁大杏眼,突然燃烧起强烈的斗志。

    “这是你独创的?”怀庆公主问道。

    “嗯,是我为采薇姑娘呕心沥血创作的。”说完,他便后悔了,这种话不能当着大老婆的面说。

    果然,怀庆公主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语气:“你对采薇倒是挺上心。”

    “采薇姑娘是我恩人,我自然上心的。”许七安说。

    “有多上心?”鹅蛋脸美人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有求必硬。”许七安矜持的说。

    随后想起怀庆公主也是恩人,补充道:“我对公主同样如此。”

    怀庆公主不置可否。

    ....

    怀庆公主还有事,小坐片刻就告辞离开,许七安掏出准备好的《炼金秘籍》,里面记载着鸡精的制作流程,以及味精的概念。

    与采薇姑娘讨论了许久,许七安道:“我有件事想拜托司天监的师兄们。”

    他打算找司天监的术士们帮忙,救治养生堂那个可怜的孩子,之所以不找宋卿,是害怕“人兽”这个概念刺激到宋师兄疯狂的脑神经。

    他或许会借着救治的名义去研究那个孩子,出发点肯定不会是恶意,但宋卿半吊子的生物炼金术会把事情搞砸。

    也有可能还没来得及实验,就会被恒远和尚挡下来,闹的不愉快。

    “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杨千幻的背影出现,淡淡道:“什么事?”

    许七安看了眼天真无邪的吃货姑娘,沉吟道:“借一步说话。”

    他和杨千幻来到室外,将可怜孩子的事告之对方,“杨师兄,那孩子撑不过三天,我想请司天监的师兄帮忙救治。”

    “好!”杨千幻应下来,又问道:“为什么要避开采薇师妹。”

    许七安摇头:“为什么要告诉她?”

    杨千幻颔首:“不错,你拥有与我一样高贵的品质。”

    .....

    深夜,养生堂。

    打坐的恒远突然睁开眼睛,灵感有所触动,他离开房间,缩地成寸,很快到了后院。

    柴房的门敞开着,朦胧月光中,隐约看见屋内的黑暗中,站着一位白衣人。

    恒远停了下来,耳廓微动,听见那孩子平稳的呼吸声后,他表情一松,沉声道:

    “阁下是?”

    “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白衣人淡淡道。

    如此狂傲....听到这样的话,即使是出家人的恒远和尚,眉头也不由的跳了跳,产生了一丝丝与之争锋的冲动。

    这种情绪用通俗易懂的话描述:老子看不惯你这么拽的样子。

    白衣人“呵”了一声,冷笑道:“看你的姿态,似乎并不认识我。京城里,竟有不认识我的人。”

    他似乎在挑衅....此人不好相与....恒远眉头紧皱。

    白衣人不屑的轻笑一声,脚下阵纹扩散,突兀的消失不见。

    恒远和尚吐出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松弛,放松了警惕,有些茫然的走进柴房,点燃油灯,检查孩子的身体状况。

    呼吸平稳,心脉正常,比白天时好了很多。这时,借着油灯的光芒,他才注意到孩子身边摆着一枚瓷瓶,以及一张药方。

    药方...白衣...他是司天监的术士。直到此刻,恒远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是来看病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上门寻衅。

    恒远和尚收好药方和瓷瓶,突然醒悟过来,那位白衣是位阵法师,四品的术士。

    许大人竟然能请动一位四品术士来救治这位孩子....恒远微微动容,大为震惊。

    PS:最近有些卡文,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写,而是要写的东西太多了,暂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排剧情。

    我有些犹豫,是多写几章日常,还是继续推进剧情。写日常的话,还有怀庆,有临安,有二郎,有妹妹们,好多姑娘可以写。但那样的话,感觉剧情有点拉胯。不够紧凑。所以我左右为难,陷入了焦虑,码字速度也受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