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闹鬼 (为盟主“熿裘”加更)
    夜里,成功把死囚送去转世投胎的宋卿,顶着黑眼圈,准备下楼找吃的,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他一边走,一边思考:“不行,嫁接是可以用在人体上的,比如坏损的脏器可以替换。

    “那么,能不能更细微一点呢?比如断肢重生....嗯,这是三品武夫独有的能力。如果我可以在炼金术中研究出其中奥秘,必然天下震动。

    “许宁宴说过,生物炼金术应该是更细微的东西...可人的肉眼无法看见那些尘糜微小的东西...有了,我可以制作类似望远镜的东西。”

    望远镜是存在的,发现玻璃之后,凹凸镜没多久便随之研发。望远镜在军队里颇为普及,通常配备给普通士兵。

    精英斥候很少用到,因为练气境之后,武夫的视力会觉得极大的提升。实力越强,五感越强。望远镜就显得有些鸡肋。

    “哪来的香味?”宋卿抽了抽鼻翼。

    他顺着香味,往楼下的灶房走去,看见褚采薇正使唤着几位白衣,锅里蒸煮着什么。

    “呦,还有鸡汤,采薇师妹有心了。”宋卿看见小炉炖着鸡,心情一下好起来。

    “去去去。”褚采薇啐了他一通:“这就是许七安教给我的炼金术,若是成了,能够让全天下遍布美味呢。”

    听着褚采薇把鸡精和味精的原理说完,宋卿沉吟一下,喟叹道:“许宁宴真乃奇人也。”

    没错,这也是炼金术。

    从药材中提炼精华凝成丹药,从矿石中提纯钢铁制作武器,以及眼前的,从香菇中提取鲜味制作味精。

    与他当日开堂讲课时的知识是一致的。

    炼金术包含许许多多的领域,奥义就是把那些看不到的东西提取出来。

    “他说的味精我还没有头绪,因为他没有提供过程,只是简单说了远离,是从谷物中提取。”褚采薇说。

    “师兄会帮你的。”宋卿摸了摸褚采薇的脑袋。

    ....

    新宅的修缮提前两天完成,许七安向衙门请了假,帮助二叔和婶婶一起搬家。

    穿着深青色罗衣,外套同色褂子的婶婶一手掐腰,一手挥舞着手帕,神气的像个领兵打战的将军,指挥着下人搬运东西。

    这番姿态,若换了姿色平庸的妇人,就显得市井之气浓重,令人不喜。

    可换成是三十六岁,保养的宛如三十出头的少妇,脸蛋美艳精致,身段丰腴婀娜的婶婶,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许七安就想着,身边那位清丽美貌,五官立体感十足的妹子,再过个二十年,是否与她娘一般风韵无限。

    或者更胜一筹。

    诶,玲月也到嫁人年纪了,不知道哪个家伙有幸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孩....许七安感慨一声女大不中留,闷头和二叔充当搬运工。

    因为雇佣了足够多的马车,只用了两趟,就把府上的东西搬运结束。一些零碎的东西,婶婶打算在内城购买,正好借这个机会换新。

    婶婶和二叔是长辈,虽然宅子是许七安买的。东边的主屋留给了两人居住。

    分配屋子的时候,向来温柔的许玲月罕见的和婶婶发生口角。

    三进的宅子很大,但核心的内院其实房间有限,那些客房和供府上仆人住的区域,主人当然不会住。

    按照婶婶的意思,西厢房联排的房间是许七安的,毕竟他将来要娶媳妇。

    但许玲月厚着脸皮也要住过去,要和大哥毗邻而居。

    婶婶就说,你一个大姑娘还和兄长住这么近,不知羞。

    许玲月忽然急了,大声争辩,还跟母亲吵起来。

    最后她也住到西厢,但婶婶把二郎的房间也安排到了西厢,并与许七安商量,等他以后有了媳妇,再让玲月和二郎般到北屋去住。

    许七安有点不情愿,因为住的太近的话,他在教坊司夜不归宿,妹妹就会发现。到时候又要抱怨。

    许铃音则被安排在叔叔婶婶的房间里,小孩子比较认床,认环境,婶婶怕幼女晚上睡不好,做噩梦。

    反正东厢房特别大,三个联排的屋子。

    许七安很快就布置好了自己的房间,他原本的小院几乎没有装饰,需要点缀的东西不多。

    他走出房间晒太阳,看见许铃音一个人蹲在井边,害怕的小脸发白,却有极力忍耐不让自己逃跑的模样。

    “你这是干什么?”许七安问道。

    “大哥...”见到本领高强的大哥过来,许铃音如释重负,有些害怕的指着井口:“这里闹鬼的。”

    “所以,你蹲在井口边做什么?”许七安有些难以理解。

    既然知道闹鬼,不应该害怕的躲着远远的?为什么要蹲在井口边,还一边害怕一边坚持。

    “姐姐说,鬼专吃小孩子的。”许铃音皱着小眉头。

    “然后?”

    她一下子鬼祟起来,小跑着过来,小声道:“我在骗它出来,嘘...别给它听见了。”

    “???”

    许七安茫然的看了她许久,竖起了大拇指:“识食物者为俊杰。”

    人都是有理想的,许铃音年纪小小,就找到了自己的理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只有我想不想吃。

    为了好吃的,可以用自己当诱饵...这份决心和毅力,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个天才。

    “那你继续努力,等骗出鬼来,大哥给你做成好吃的。”许七安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许铃音既害怕又向往的啄着脑瓜。

    黄昏前,在离新宅不远的酒楼定了包厢,一家人下馆子吃的无比满足,尽管口味比不上桂月楼,但胜在便宜,距离又近,以后可以经常下馆子。

    许七安躺在宽敞舒适的新房里,望着头顶的梁木,忽然想起一件事。

    搬家的事,似乎没有写信告诉二郎?

    “算了,这事儿用不着我操心,睡觉。”

    .....

    东屋。

    婶婶哄睡了许铃音,回到床边,望着盘坐小塌观想的丈夫,她忽然有些担忧:

    “老爷,以后宁宴娶了媳妇,会不会跟我争管家的大权?会不会让我们搬到西屋?

    “我听说儿媳妇都很歹毒的,总想着法子斗婆婆。”

    婶婶是幸福的,当年嫁给二叔时,许家的两位高堂早已故去,她没受过恶婆婆的欺压。

    但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跑。尤其这宅子是许七安买的,她这个“婆婆”名不正言不顺。

    许平志睁开眼,想了想,“以你的脾气和性格,准斗不过人家的。”

    “哼!”婶婶无言以对,便娇哼一声。

    许平志安慰道:“没准宁宴将来会娶一个蠢媳妇呢。”

    婶婶一听,有道理,暗暗祈祷侄儿将来娶一个蠢媳妇。这样她就能欺负人家。

    “对了,还没写信给二郎呢,咱们搬到新宅子,他还不知道这事儿,回头去了外城,找不到我们了。”婶婶心系儿子。

    “这事儿用不着你操心,你大字不识几个。”同样不怎么识字的许平志说道:

    “宁宴会写的。”

    ....

    一晃过了两天,许七安的生活非常平静,每日巡街,修炼,抽空去浩气楼和魏渊交流感情。

    因为工部尚书倒台的事,各党之间的争斗降温了不少,暂时没有哪个党派针对打更人。

    这天晚上,许七安回家,发现二叔不在。

    “今日巡夜。”婶婶回答说。

    也有可能是去教坊司了...许七安心里吐槽。

    二叔是御刀卫百户,时而白日巡街,时而夜里巡街,工作机制与打更人一样。许七安要是被连续卷入这么多案子里,等待他的也是白加黑的工作。

    以前许七安也和婶婶一样信任二叔,但自从那次在教坊司“偶遇”,以及后来用橘子皮去除香水味的操作,许七安就明白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好像也没资格吐槽二叔...许七安低头吃饭。

    到了夜里,许七安忽然被一声尖叫惊醒,他睁开眼,翻身坐起的同时,伸手抓住了靠在床边的黑金长刀。

    来到院子,看见玲月的丫鬟呆坐在地,烛台摔在地上,她脸色惨白,指着井口方向,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你看见了什么?”许七安沉声道。

    身后的门打开了,披着外衣的许玲月出来查看情况。

    东屋那边,婶婶房间的烛光也亮了起来,她带着绿娥循声出门。

    “怎么了?”婶婶皱着眉头。

    人多起来后,丫鬟心里的恐惧减弱了许多,她指着井口,颤声道:“井,井里有一颗头。”

    几声尖叫一起响起。

    许玲月花容失色,缩到了许七安身后,紧紧拽住他的衣袖。婶婶也害怕的靠了过来。

    “你,你不是说....”婶婶睁大了美眸,惊恐不已。

    她没有把“已经把鬼驱散”这句话说出口,这事儿不能让府里的下人知道。

    井里有头?许七安握紧了黑金长刀,压了压手,示意妹子和婶婶莫慌,他缓步靠近井口。

    井中的怨灵确实消除了,贼窝那边,用来养鬼的井也被净化,按说不可能再出现怨灵这种东西。

    难道是....许七安大步走过去,绕到井的后方,果然看见小豆丁坐在井边,睡眼惺忪的模样。

    “系大锅呀...”

    被许七安用刀鞘拍醒,小豆丁揉着眼睛,嘟囔道。

    “你怎么在这里。”许七安心说果然如此。

    “我肚子饿了,我出来找吃的。”小豆丁看着井口,一脸服气的样子:“它可真能藏,小孩子到家门口都不出来的。”

    许七安估摸着丫鬟看见的头是许铃音趴在井口张望,他罕见的有种满肚子槽吐不出来的憋屈感。

    “大哥让厨房给你拿糕点。”许七安把她抱起来,走了回去。

    “铃音?”婶婶大吃一惊,继而柳眉倒竖,“你这死孩子,大半夜偷偷溜出来吓人...”

    她这才发现铃音竟不在屋子里。

    许七安没好气的打断婶婶的咆哮:“她只是饿了。”

    虽然她晚饭吃了三碗,但她就是饿了。

    婶婶现在底气不足了,哼一声,掐着腰,瞪着卡姿兰大眼睛,剐一眼幼女。

    许七安安抚了妹妹和婶婶,以及几个丫鬟,哄着他们去睡觉,又去厨房拿了些糕点,喂饱许铃音。

    小豆丁不用哄,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许七安把她还给绿娥,回屋继续睡觉,朦朦胧胧间,听见有人敲门。

    “大哥...”门外传来许玲月清脆悦耳的少女音。

    “怎么了?”许七安没有开门,深更半夜的,当哥哥的不能给妹妹开门,于礼不合。

    “我,我睡不着,害怕...”许玲月顿了顿,补充道:“娘也睡不着,刚才绿娥问起来,娘就把宅子闹鬼的事儿说了。说着说着,她俩也害怕了。

    “爹又不在家,她们都不敢睡。”

    她们不敢睡关我什么事,大家坐下来搓麻将搓通宵?许七安回忆起了当初用迈动的自己,感同身受,于是耐心道:

    “别怕,宅子里没有鬼。”

    许玲月不回话,犹豫了几秒,“大哥能陪陪我们吗。”

    PS:这章是昨天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