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光
    儒家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披着儒家外皮的打更人....许七安自嘲着,摆正了脸色,盯着玉石镜的镜面。

    俄顷,镜面显现出文字,四号的传书过来了:【我曾经游历过西域,那里的人普遍都不识字,蒙昧落后,更不知“礼”为何物。不过,当地人颇为好客。他们热情的招待了以剑客形象出现的我,可当我告之当地人“读书人”身份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谩骂、威胁、驱赶,让我不得不离开当地,而后的游历中,我再也没表露过读书人的身份。】

    ...这就是所谓的,学渣对学霸的愤怒?许七安没有发表意见,继续等待下一段传书。

    【四:我以为西域只是单纯讨厌读书人,后来意识到,他们不是讨厌读书人,而是讨厌儒家,正统的儒家。这让我想到了以前读史书时的一段记载,嗯,五百年前的那段历史之后,佛门曾经在大奉颇为昌盛,遍地传教。

    【好景不长,不到百年,朝廷就开始灭佛,推动灭佛的正是当时的首辅。而他还有一个身份,云鹿书院的院长。】

    以前的读书人几乎都是云鹿书院出身,儒家正统出现割裂是在两百年前....许七安键入信息:【就这?】

    当时的大奉是儒家的地盘,佛门要传教中原,儒家出手阻截完全是情理之中。同理,西域憎恶读书人,一样合情合理。

    这个瓜吃的没什么意思。

    【四:嘿,三号,你最近有些怠惰啊。】

    许七安:“???”

    那我要不要啃着手指头,给你表演一段“大脑在颤抖”。

    【四:还是说因为在备考春闱,所以没时间读史?嗯,我要说的是,当年的那位首辅,在灭佛时说过一句话:佛门不灭,天下皆佛;以吾之命,断佛之路。

    【时至今日,我仍旧没有明白这句话的真义。】

    佛门不灭,天下皆佛;以吾之命,断佛之路....这是什么意思?许七安一头雾水。

    【五:也许只是一句鼓舞人心的宣扬。】

    五号问的好!许七安笑了。

    【一:不,儒家三品是立命境。以吾之命...绝非戏言。四号的话让我想起来了更多的细节,那位首辅叫杜中书,灭佛之后,他踏入了三品立命境。换而言之,他的“立命”便是灭佛。】

    灭佛之后,踏入了三品立命境?许七安想起了张慎张大儒偶然间与他提及过的信息,儒家的立命境是一个“寻找人生目标”的过程,因此叫做立命。

    “立命”必然是一个积极向上的目标....灭佛后踏入立命境,这就很有意思了....说明灭佛的确是一个正面的、积极的目标?

    许七安心里想着,传书道:【立命境类似于佛门发宏愿,以灭佛踏入立命境,这意味着灭佛是正确的。】

    有了三号这位儒家学子背书,众人意识到了不对劲。佛门不灭,天下皆佛...这或许不是一句戏言。

    背后牵扯着更深层次的内幕,而非“争地盘”那么简单。

    许久没有人说话,似乎在思考着这件事背后潜藏的真相,过了十几分钟,二号道:

    【三号,这次赴云州的巡抚队伍里,有多少高手?】

    【三:明面上只有一位金锣,暗中不知。】

    “只有”两个字用的好....二号心里吐槽。

    但凡了解过打更人衙门的,都知道金锣是四品武夫,四品的武者在战场上,个个都是以一挡千的绝顶高手。

    在凡人的范畴里,凝聚了“意”的四品是巅峰了。

    再往上是三品,三品拥有断肢重生的能力,早已不是凡人。

    ....即使是我的队伍,加上我自己,要对付一位四品金锣,恐怕也只能同归于尽的下场。

    二号叹息一声。

    半晌无话,确认没素质的群友都下线了,许七安这才收了小镜,离开房间,站在甲板边缘,面朝大江,倾泻膀胱的负担。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飞流直下三千里....上天荡九霄,入水镇海眼....观音莲上坐,王母沉过腰....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许家大郎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收!”

    系好腰带,回了房间。

    ....

    次日,天蒙蒙亮,许七安醒过来,左右顾盼,看见两位同僚在搬运气机,吐纳练气。

    大家都好努力啊,每天都这么援气满满....许七安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精气神三者为一体,当气机盈满上中下三个丹田,精神力便会暴涨,这个时候,意味着可以观想,准备突破炼神境。

    许七安的气机早就盈满丹田,都快溢出来了,而随着日日不辍的观想,精神力与日俱增,就差一个契机便能踏入炼神境。

    这个契机怎么来,许七安还不知道,魏渊也没告诉他,因为魏爸爸不知道许七安的修为精进的如此神速。

    一直以为自己看重的小铜锣还在搬运气机阶段。

    察觉到许七安醒来,朱广孝和宋廷风停止了吐纳,前者说道:

    “等结束云州之行,衙门发了赏银,我就能攒够娶媳妇的银子。”

    朱广孝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妹妹,嗯,不是亲妹妹,而是邻家妹子。两人感情甚笃,王八看绿豆,很对眼。

    但是妹妹的父亲要朱广孝拿一百两银子的彩礼,否则门儿都没有。

    朱广孝月俸五两,再加上一些灰色收入,一年大抵能赚八十多两,但他还得应酬,日常开支,还得去青楼...每年只能攒三十多两。

    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去青楼消费属于刚需,普通人尚且有需求,何况是血气方刚的武者。

    槽...你特么别插旗啊,像你这样的,我上辈子在电视里没见过一千也见过八百...许七安翻了个白眼。

    “恭喜恭喜,广孝早日成亲。”宋廷风说完,瞥见许七安腰间挂着一只漂亮的紫色香囊,绣着白色的荷花,道:“宁宴,这是浮香送的?”

    “不是!”许七安任由他摘了香囊。

    “你小子不会也有未婚妻了吧?”宋廷风微微睁大他的眯眯眼,酸溜溜道。

    “没有。”许七安夺回香囊,重新躺下,紫色的香囊悬在鼻尖,轻哼着曲子:“她只是我的妹妹,妹妹说紫色很有韵味。”

    “宁宴为何不娶妻?”朱广孝表达疑惑。

    在他看来,许七安不但深受魏公的赏识,还曾得到陛下黄金千两的赏赐,前途钱途两开花。

    本身也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

    “他和我一样,都是浪子。”宋廷风评价道。

    “滚,我们不一样。”许七安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后脑勺,叹息道:“再适应一段时间吧。”

    来到大奉满打满算才三个月,他还无法定下心来,完全适应。所以才流连教坊司,流连浮香温暖的柰子,但没有成家立室的心理准备。

    朱广孝微微颔首,建议道:“这得看你对未来妻子的要求。”

    “要求啊...”许七安沉吟道:“大波浪长头发的。”

    “你这个要求好奇怪。”宋廷风皱眉。

    许七安看他一眼:“这是三个要求。”

    洗漱完毕,许七安吃了早膳,敲开姜律中的房门。

    “什么事?”姜律中坐在桌边,看着一份云州的地图,他一双宛如鹰眼的锐利目光,给人极大压迫感。

    “修行方面的问题想请教姜金锣。”许七安捡了块糕点塞嘴里,“怎么晋升炼神境?”

    关于这一点,许七安以前的认识是,循序渐进,自然而然。

    当累积到相应的程度,就可以自然晋升炼神境。

    但从褚采薇晋升炼金术师的要求中,他得了启发,回顾武夫体系,发现从炼精境晋升练气境,也是有要求的:不得破身!

    姜律中笑道:“很简单,当你精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眉心会胀痛,便是你晋升炼神境时。至于晋升的方法,嗯,一旬不睡。”

    啊?十天不睡是认真的吗,不会猝死吗?

    见许七安一脸茫然,姜律中解释道:“你没听错,一旬不睡,熬过去就能晋升炼神境,熬不过去,轻则昏迷,重则神衰而亡。武者体系,每一个品级都是一次生死考验。”

    “...为何要一旬不睡?”许七安疑惑道。

    “你在炼精境时,想必时常体验肉身的极限。每一次突破极限,体力都会增长。那你知道元神的极限吗?”

    许七安摇头。

    “突破元神极限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眠,一旬只是一个大致的标准,每个人的极限是不同的。将来你尝试晋升炼神境,你会有切身的体会。”

    “身体不会吃不消吗?”

    “所以炼精和练气也是在为炼神打基础,包括你平日的观想,凝练元神强度。同样是在增加晋升炼神的几率。”说到这里,姜律中笑呵呵道:

    “你还早呢,武道之路,最重要的是跋山涉水的意志,不能好高骛远。”

    “姜金锣说的有理。”许七安赞同的点头:“我已经练气巅峰了。”

    姜律中:“???”

    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许七安,看了几秒,不悦道:“莫要说笑,我记得你加入打更人时,还是炼精境,哪有人三个月不到就练气巅峰...不会是真的吧?”

    许七安耸耸肩:“若非如此,我问你这个作甚。嗯,我先告辞了。”

    许七安离开姜律中的房间,留下金锣大人独自坐在桌边,喃喃道:“这不合理啊,这不合理啊....

    “魏公,他知道吗?”

    ......

    一晃过了六天,许七安人生中第一次坐船远航的感受是:淦!

    甲板上,宋廷风无精打采的眺望江面,看着过往的漕运船只,说道:“明日便能抵达禹州,姜金锣答应我们休整一天,老子吃鱼都要吃吐了。”

    “禹州盛产铁矿,出了名的富,人杰地灵。想必教坊司的美人也是水灵灵的。”一位铜锣附和。

    许七安不关心教坊司的美人水灵不水灵,他只想早点下船,然后去吃一顿好的。

    隆冬的季节,蔬果本来就缺,更何况是漂在水上。这段时间顿顿吃鱼,吃的他现在看到鱼就倒胃,差点患上厌食症。

    这时,趴在护栏边的许七安,目光无意中瞥见迎面而来的一艘官船。

    甲板上有几个穿皂衣的吏员,同样注意到了许七安所在的这艘官船,在看到甲板上几位穿打更人制服的铜锣后,吏员们明显慌了一下,做出下意识的后退。

    然后迅速稳住情绪,依旧保持原样,但没有再看这边一眼。

    ....看到我们之后下意识的慌乱,这是心虚的表现啊.....虽然做了补救,表现的还算镇定,但目不斜视的作态反而更彰显了心虚....是天然的害怕打更人吗?

    老警探许七安心里狐疑的想着。

    对面官船上吏员们的反应,简直就是他学习心理学时,最经典的心虚反应。

    保险起见,确认一下。

    许七安伸手在怀里,轻扣玉石小镜背面,取出儒家书院的“魔法书”,撕下记录望气术的一页。

    而今“魔法书”里最多的就是望气术,当日押送金吾卫百户周赤雄进京,许七安厚着脸皮问张慎讨要法术,以补充日渐消耗的魔法书。

    褚采薇当时也在场....成为了技能输送大户。

    至于为什么都是望气术,因为该术简单,容易记录。

    “嗤...”

    书页燃烧中,许七安眼底迸射出清光,眺望前方的官船。

    他看见了一片鲜红的、黏稠的血光。

    在望气术的定义里,杀人者在杀完人后,会在一段时间里沾染上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