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1 被两百年后的自己附身
    “左右护法何在?”

    穿着校服、普通高中生模样的陈青冷冷喝了一句,他身上环绕着漆黑色的火焰,这些火焰正迅速消散。

    见没有回应,缓缓扫视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认出了这是数百年前自己生活过的家,眼睛微微一眯:“幻境?”

    寒风从挡在破窗口的纸板缝中呼呼惯入,窗口还冒着热气的馄饨面上的油很快凝结成了一整片。整屋只有一间,倒是挺宽敞,有40个平方左右,每边墙都放着两张上下铺床,而一个人正被绑在床上,面朝内,看不见容貌。

    指间微微一弹,想以冥王指破开此处天地,没想指间却是没有传来一丝力量。一生经历无数风浪,陈青并不慌张,只是冷笑了一声:“可笑,将本座拉回昔日生活环境,妄图影响本座心境么?”

    而此时,陈青的面容剧烈扭曲了一下,表情一下变了,一脸震惊:“诶诶诶?谁在说话!?谁在我身体里?!”

    话音一落,他的表情再次一变,从震惊变回了严肃冷酷:“不愧是看钟人!既然能与本座争夺身体控制权。”

    下一刻,他的表情又变成了震惊恐惧,“什么鬼啊!?这这这这这是鬼附身了?”

    就这么,来来回回几个回合,终于平静了下来,陈青这会儿一额头的汗,眼神有些惊疑不定看向了床上绑着的男人:“我擦嘞,神经病也可以传染的?老爹的精神病传给我了?”

    疑神疑鬼半天见没了动静,陈青这才狐疑端起了碗,用筷子将已经凝成了片的浮油打碎,才吃了几个呢,脑中的声音突然冷笑一声,“原来如此,竟是时光回溯。”

    陈青眼前出现了海量画面,这些画面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画面。

    头顶入云的怪兽、密密麻麻跪了一地的人、遍地的碎尸、举手投足间山海崩碎的打斗……

    头一次,陈青将自己是不是精神分裂这个念头压了下去,装在两个腮帮子两边的馄饨囫囵嚼了几下,顺着那个声音试探道:“时光回溯?”

    “看钟人的时光领域。”脑中的声音冷笑着,虽看不到脸,但只听声音陈青几乎就看到了一个嘿嘿嘿阴笑着的老头:“自作孽不可活!将本座送回这个时代,你们可还有活路?哈哈哈哈!”

    有点……中二……

    陈青又嚼了两口馄饨,试探问:“大……大佬,您贵姓?”

    没回应。

    陈青顿了顿,又问:“神仙?妖怪?”

    “本座就是你!”脑中的声音冷冷道。

    “呃……?”陈青捋了捋,提出了一个很有哲学高度的问题:“你是我,那我是谁?”

    “本座是未来的你。我们本就是一个人。”

    “老年版的我?”陈青终于捋清了一点。

    话音刚落,陈青的脑中莫名出现了一个老头儿冷冷看着自己,模样与自己有很多很多分的相似,总的来说,很高傲,很李白,一脸生人勿近,清瘦,长须。

    “有点吓人……”陈青乐观大条,想了想道:“那我咋称呼你?总不能叫你‘将来的我’吧?”

    “‘陈青’此名本座多年没用过了,让予你也罢,你可以管老夫叫山海青。”

    “好的老头儿,”陈青笑道:“那老头儿你是咋跑我身上来的?”

    “本座杀入看钟人的领域,本来不敢确定,但如今看来,看钟人无疑是有时间能力了,”山海青看向了陈青,没有丝毫废话,直奔主题:“命运顽皮,既然让本座回到了这个时代,自然得要做点事,首先是你的觉醒问题。”

    “觉醒?我能觉醒?!”陈青一怔,脑袋轰隆一声,声音都有了几分颤抖:“我……觉醒?”

    “老幼尊卑,需要老夫教你么?”

    这意思是怪我没礼貌了?

    “我们都那么亲了,需要这样嘛!”话虽这么说,不过陈青还是很从心的坐直了身体,正色道:“自己前辈,前辈自己,行行好,教教我呗!”

    “……”

    山海青哼了一声才道:“如今你想觉醒有三个方法,一……”

    “咳咳……咳咳……”

    突然床上绑着的男人一声声咳嗽打断了山海青的话,陈青转过头去,看向床上消瘦的的中年人,道:“老头儿,先等等,给我爸……不对,给咱爸擦个身。”

    “咱爸?”山海青呆住了。

    看着那面容憔悴的中年人,喃喃道:“父……亲?父亲竟然……还在?”

    “诶?”陈青一怔,一边将床上的中年人解绑翻了个身,拿个热毛巾给他擦起了身,一边道:“老头儿,你这啥意思?难道在你的世界里咱爸已经死了不成?”

    山海青怔怔看着床上的中年人,没有回答陈青的话,转而问道:“父亲什么病?”

    “神经病啊,”陈青奇道,“还说你是将来的我,露馅了吧?老爸都病了好些年了。”

    “什么病!”山海青看陈青那模样,皱眉又问了一次。

    “神经病!精神病!精神分裂!”陈青无奈,翻着白眼:“诶,咱爸得这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起码五六年有了吧?你说你是未来的我,这都能忘的?”

    “神经病?”山海青眼神复杂看着床上的中年人,表情有些诡异:“乱了……”

    似乎又像起了什么,问道:“陈宽与陈蛮……可还在?”

    “大哥在工地呢,三儿还没放学。”陈青看着山海青,大觉有趣。

    “兄长也还活着?”山海青一直平淡的面色终于有些动容了,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十二宫之乱没有爆发么?”

    “十二宫?没听说啊!”陈青乐道:“听你这意思,你的过去跟我现在的情况不符合呗?难道你是另一个世界的未来的我?”

    山海青更加诧异了,没有回答陈青的问题,直接问:“如今是几年?”

    “新历19年。”陈青更觉有趣,感觉要揭开了个巨大的谜团,很期待的等着山海青下文。

    “十二宫之乱爆发于新历17年……本座不会记错,血月彻底爆发时席卷了天下,也正是这场浩劫,父亲与兄长、小蛮都死去,也正在这场浩劫中,本座加入了神教……”

    “神教没听过。不过血月嘛,现在就能看到啊!”陈青插了一嘴。

    “什么?”山海青又一怔,皱眉道:“看看!”

    陈青来到阳台,破落的小区里依旧是乐呵呵的模样,打牌的晒太阳的,还有趴在花坛边上写作业的,只不过山海青没看一眼,直接看向了天空,烈日不远处有一个巨大又暗淡、还带着星环的星球,而这星球旁边,就有一颗淡红色的月亮。

    山海青目光一凝,缓缓道:“十二宫之乱……只剩一月了。”

    “到底啥是十二宫之乱啊!”陈青听得有些迷糊了:“听这名字挺封建反动的。”

    “你理解成兽潮就行。”山海青淡淡道,想了想,“你觉醒之事得抓紧了,不然在十二宫之乱里没有自保能力。”

    陈青听得是眼前一亮,喜得直搓手:“话说哥们儿,我真能觉醒?学校都已经排查过两次了,我这天赋相当令人感慨啊!”

    陈青向来豁达大条,但觉醒呐!

    这可是觉醒呐!

    只要一觉醒了,不管多大,能领一份稳定的工资不说,说出去谁家出了个觉醒者,那都有倍儿有面子的,前途那也是瞬间就光明坦蛋。

    当然,对于穷得耗子进了屋都要流着泪走的陈青来说,最最最重要的,反而是那一份许多人看来可有可无的修炼者津贴。

    “自然觉醒肯定不行,你如今想要觉醒有三条路可以走,”山海青看着床上憔悴的陈山:“一,灵药觉醒,搜集几味灵药炼一炉觉醒丹,四五颗怎么也就能觉醒了。这些灵药价值只需百来万也就够了……”

    “下一条。”陈青不失优雅:“这一条不适合小爷。”

    “青云城外三里有一处养鸡场,里面有一只首领鸡,斩杀后大概率能出白金鸡骨。”

    “……”陈青都无语了:“大佬,那是养鸡场啊!E级险地啊!!来只普通鸡都能随便搞死我了,更别说是一群啊!更更更别说是首领鸡啊!!!”

    “那就去找一个人,”山海青道:“此人是青云城地下世界的掌舵人,他有一个寻找进墓人的任务,奖励丰厚,奖励当中大概率有能让你直接觉醒的物品。”

    “666!”陈青大喜:“你咋知道的那么清楚?”

    “此人是神教青云分舵掌舵,而本座是神教教主,懂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