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08 千面
    “你确定?”

    而在垃圾场外,几个乞丐正在商议着什么。

    这里是堕落街,是青云城藏污纳垢的地方。

    乞丐们开始时或许是为了相持间能扶持一下,抱成了团,曾经也曾有纪律有制度的,只是不发工资的团队自然无法持久,于是很快就成了鸡鸣狗盗窝。

    在陈青手底吃了那么大一个亏,此刻他们正在讨论着怎么讨回场子。

    乞丐头子叫二狗,身为头子,想坐稳这个位子,手底下的兄弟吃了亏,他要讨回场子。

    “你是说他进了垃圾场?”二狗皱眉道:“你能确定?”

    “千真万确,那会石头扶着可乐回去了,我留下来盯稍,亲眼看着他进了垃圾场。”

    “那……那是脏佛的地盘啊。”

    所有人都是皱眉。

    垃圾场,是禁地。

    陈青或许对这个拉里邋里邋遢的人没有什么概念,但乞丐们都知道这个号称脏佛的胖子在青云城有着多大的能耐。

    “能跟脏佛扯上关系的,怕不会是普通人,可乐,这事儿,就算了吧。”二狗想了想,无奈叹了口气:“如果想强行出这一口气,怕是我们帮都要遭殃。”

    众人听二狗这么说,都松了口气。

    他们有时也相当凶狠残忍,但知道什么该惹,什么不该惹。

    再通俗易懂点,这叫欺软怕硬,是所有小帮派的通病。

    ……

    用铁桶皮焊成的像是一块块补丁聚合体铁门锁着。

    陈青转过了头,看着那呆呆看着自己的邋遢男人,“大哥,麻烦开下门。”

    “哦,哦哦哦哦!”邋遢男人如梦初醒,几步跑上前来,哗啦啦声中从腰间摸出一巨串钥匙,迅速从当中摸出一把,开了锁。

    “谢谢,”陈青余光看了看四周,见那帮乞丐没有出现,松了一口气,将校服领子拉高了些,快步离开了这里。

    邋遢男人看着陈青离去的方向,心中震惊莫名,快步跑回小黑屋,震惊道:“舵主……这,这……这?”

    黑暗中的男人抬起头来,知道邋遢男子指得什么,语气中也满是不确定:“我也不敢相信,只是,他确实从下面走了出来。”

    神教的广袤领地里,有许多个像这样的入口,每一个进入者,都是天才,而在这百来个天才里,最终只能走出来一个。

    邋遢男人实在不敢相信,走出来的这个人竟然会出自自己这里。

    他看着还没合上的铁板,喃喃道:“怎么……可能?”

    ……

    虽然不见乞丐,但陈青依旧放心不下,刚刚山海青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用瓷碗将那乞丐脸几乎都砸烂了,下手这么重,绝对是结下了死仇。

    别说这种地方了,就算青云四中里,学生间斗气都有将人捅出窟窿的。

    特别是此刻还在对方的地盘上,陈青由不得不小心。

    余光四处瞄着,陈青确定了没人跟踪,这才一猫身就转入了一处墙角,这是一个三面是墙的小角落,里面满是屎尿,臭气熏天。

    陈青顾不得许多,将外套脱下翻了个面罩在书包外,深吸一口气,心里想着大哥陈宽的模样,将面具罩在了脸上。

    视角迅速上升,自己正在快速长高,咚的一声,陈青痛呼一声,却是头撞在了屋檐下。

    陈青一边揉脑袋,一边看向周围,乖乖,原来自家大哥眼中的世界是这么矮的么?好像是踩了高跷似的!

    “这面具可不得了!”陈青大喜,一瞬间想到了这面具许多邪恶或者不邪恶的用途。

    一边看着自己粗糙巨大的双手,满是惊奇,刚刚还在担心衣服怎么办呢,没想这面具连着衣服的问题也一并解决了。

    山海青看着陈青变化出的陈宽,却是微微一怔。

    近两米的身高,不管在哪里,都会是一览众山小的存在,体格极端强壮,像是一只野兽,巨大的粗糙的双手,特别是脚上那双轮胎割成的鞋,山海青更是看得仔细。

    “大哥脚大,鞋得定做,普通的鞋太贵了,所以找鞋匠割了这双轮胎鞋,”陈青解释道:“这种鞋穿个四五年没问题,大哥一直穿这鞋的。”

    山海青叹了一口气。

    陈青活动了一下四肢,把书包提上,慢慢出了堕落街。

    ……

    而在堕落街里,一个乞丐却满是狐疑,他依旧守在陈青拐入的墙角。

    他是可乐的弟弟,看着自家哥吃了那么大的亏,帮主二狗可以咽下这下气,但他不行,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要出这口气。

    此刻他死死盯着那角拐角,等着陈青出来。——这是一个死胡同,深知这一点的他没跟进去。

    等到天快黑了,依旧没有动静,他终于按捺不住,假装尿尿一边解裤子一边掏家伙走向了那里。

    很快他就呆住了。

    人呢?

    “兔崽子,翻墙!我X你X!”他狠狠看着墙,吐了一口,走了。

    他从来没怀疑过刚刚陈青进去后走出来的那条大汉,在他的认知里,这条高如铁塔的汉子与陈青不会有一丝关系。

    ……

    生怕露出马脚,陈青在一个菜市场厕所里变回了自己。

    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回到了家。

    “哎?老头儿,为啥这一路上你那么沉默?”陈青心情大好,乐呵呵问道。

    山海青好一会儿没说话,终于道:“很久没见过兄长了,想起了一些事儿。”

    “哦……”陈青点点头,一边将床上的陈山松了绑,给他擦起后背。

    “在那里!!在那里!!!”猛然间,陈山挣扎了起来,额头青筋爆出,惊恐看着陈青背后,“那个男人!!陈青!小心!!小心!!他要拿镰刀砍你!!”

    虽然已经很多次了,但陈青还是觉得有些发毛,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稳了稳心神,将门关上,这才问道:“走了没?”

    陈山大口大口喘着气,虚弱点点头。

    陈青叹了口气,将陈山翻至右侧,这才重新绑上。

    陈山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静静由陈青再一次绑上。

    “据本座所知,药店里的镇静剂对这种病有效。”山海青皱着眉头道。

    “贵啊,”陈青叹了口气,因为野外全是各种妖兽,这个世界城市间的交流极少,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本地没有生产、需要其他城市进购的东西都极贵。

    “家中只有大哥在赚钱,本来也买过几回,只是后来咱爸清醒着的时候说不要用药了,将他绑着就行,”陈青沉默了片刻,道:“老头儿,有办法救救咱爸不?”

    “臆症难治,有几种丹药倒是有用,但那是用于镇丫心魔的,价格不扉,对于你来说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找到病根,或许能治。”

    “不管清醒时还是发作时,爸都从不说到底妈发生了什么事儿,”陈青平静说着,看看窗外的天色,“该给小蛮做饭了。”

    山海青看了看天色,突然问:“三弟不是放学了么?”

    “他有时会捡些瓶子换零花钱,”陈青来到灶台下,拿出两块蜂窝煤,又捡出了些碎木板小树枝之类的作为引燃物,一边指着灶台下一堆塑料瓶子道:“这些能做他的零花钱,有时候还有剩呢。”

    山海青皱着眉头,眼神不善:“你竟然让三弟捡垃圾?!他还只是那么小一个小孩!”

    “我也捡啊……”陈青笑笑,“哎呀,除了遇着同学时会有点不好意思外,其实也没太惨啦。”

    说着将蜂窝煤拿到了楼道中,将碎木板小树枝都堆入煤炉,生起了火,等火势旺了些,才将蜂窝煤放了上去,片刻浓烟就冒了起来。

    陈青这才将煤炉的风口打开,迎着风吹了起来。

    煤炉烧起来还要些时间,陈青乘着这会儿回到了屋里开始掏米,米质不好,断米近一半。

    “三弟吃得也是这种米了?”山海青又问。

    这一次陈青没答。

    好一会儿,陈青掏米的动作慢了下来,突然道:“老头儿,我今天一直在想你会不会是我幻想出来的人,会不会石墓里的一切都是梦,”

    “现在我大概确定了不是梦,只是我们家运气从来都不太好,我有点不敢相信你是未来的我,所以,我在想你会不会是一个对我有什么图谋的大人物,”

    “我看出来了,你应该是个翻云覆雨的大人物,我决定了,我这身体给你其实也可以的,什么夺舍啊附体啊之类的我都不会拒绝,”陈青展颜一笑,抬头看着用几颗钉子固定在墙上的破镜子、直视着里面的自己:

    “不过还请你顺手,扶我爸、我哥、我弟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