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17 突如其来的觉醒
    “诶,老头儿,你说我现在的觉醒指数有多少?”

    所谓觉醒指数,有个专业点的名词叫基因活性指数达到1%,达到了1%,就是100分,通俗点讲就是觉醒。

    普通人的觉醒指数平均值是20分,也就是0.2%,觉醒值学校中会有专门的人来测试,一学期一次,初三高三再加试一次,有条件的还会自己去测试,不过对于陈青来说还是太贵了些。

    经过今天那节体育课,陈青知道自己应该是强了些,就是不知道具体强了多少,不免有些好奇。

    “多了两三个点吧。”山海青不忘打击陈青:“平庸如凡人。”

    “嘿嘿嘿嘿!”陈青大喜,老头儿可是说了,今天自己所用的念勉强可以算作一丝,而到了晚上,自己存储的念那可已经有七八丝了,这能将自己强化到什么地步?

    一想到这里陈青就有些兴奋,不过也有些忧虑:“不对啊,胖子嗑豆子似的嗑药产生了耐药性,念会不会也如此?”

    “那是因为那药太次,念是灵气的一种,除非你身体无法再容纳下,否则不会出现此种情况。”

    “善!”陈青放下心来,心中盘算了一下,估摸着自己一个月再怎么也能觉醒了。

    这一算陈青的心就砰砰直跳,一直憧憬着的觉醒离自己如此之近,这委实有些震撼。又荒诞。

    这是一个很合理、但却令陈青有些眼晕的推算。

    就好似一个学渣,突然很合理的推论出一个月后自己就能考上清华北大了一样。

    “还要再快些。快速觉醒,再搜集些装备灵器,你才能在血月来临之际有自保之力。”山海青却是摇了摇头:“血月的到来会带来非常可怕可观的灵气,接下来一个月中,觉醒会比平时比十倍百倍,看门狗也可能突然觉醒,菜贩也可能突然觉醒!甚至若是撞了大运,家中筷子也可能突然附魔成了灵器。”

    山海青有些严肃:“你要在血月时保住父亲、兄长、小弟!”

    “嗯!”陈青郑重应了。

    回到家,宋治门口又聚集了一堆人。

    陈青看去,就觉有些奇怪,不知为什么,小梅跪在自家门口,眼泪啪啪往下掉。

    而家门紧闭着。

    没去细问,但听邻居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陈青片刻也知道了事情缘由。

    宋治竟然要求离婚!而且要强行带走女儿。

    小梅跪门口,就是要女儿。

    听了几句小梅的哀求,大意是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把女儿宋灵给她就行。

    宋治能娶到小梅这种女人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而他将小梅对他的忍让当成了底气,时不时提出离婚之类的来要挟小梅,而小梅因为宋灵一直在委曲求全。

    陈青心头有股火气,只是家事难断,自己去了也做不了什么,况且如今觉醒才是头等大事,当下只得叹一口气回家。

    开了门,却见楼梯口走来五六人,有男有女,径直往宋治家去了,陈青动作微微一停,站住了。

    下一幕却是震住了陈青!

    刚出现的人中有一个中年女人,二话不说直接冲了上去,抓住小梅的头发就往地上砸去,破口大骂:“你个贱人还敢要这要那!你这贱人祸害的宋治还不够!老娘今天弄死你!弄死你!”

    邻居们都没料到这一出,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明婶身体壮,大喝一声“干嘛”猛地冲了出来,一把扭住中年女人,将她推至一侧,吼道:“干嘛!”

    而这时邻居们全都冲了出来,团团将小梅护在身后,一个个眼冒着火:“干嘛!你们今天要是讲不出个道理,就别想走出红光小区!”

    陈青这会儿也顾不得回屋了,顺手拿了根擀面杖,堵住了几人。

    来的几人看这架式也是有些慌,一个男人指着众人道:“走开!家事县长都管不了!”

    而另一个老一些将撒泼的中年女人拉住了,走上几步道:“我们是宋治的家人,宋治和刘小梅不是要离婚吗,我们来谈谈的。”

    “离婚了不起啊!”明婶怒道:“有你们这么离的吗,上来就抓头发往地上杵?哎哟!咋……咋还流血了!”

    众人一看,就见跪着的小梅头上似乎破了皮,正汩汩往外淌血,已经流了半脸,有点渗人。

    这一下邻居们可都不干了,七嘴八舌嚷了起来,同时一步步往前,将几人一步步往后逼去。

    “我曰尼玛!螃蟹窝里出来的是吧,一个比一个横!”

    “打死他们!今天谁也别想好生下楼去!”

    来的人这会儿全都慌了神,似乎没料到管闲事的那么多,这会儿都是面色难看。

    “小梅,你娘家人不要你,我们要你!今天你给个说法,大家给你拼了!”

    听这一句,众人都看向了小梅。

    小梅神色木然,呆滞看着众人,众人又问两句,她才喃喃道:“不要打……大家不要打,我好好求他,他会把宋灵还给我的……”

    “求求求求求求,你求了几年了还求个屁!”明叔怒道:“你求要是有用,宋治那杂种会一次次揍你?”

    “小梅,你这样我们还怎么给你撑腰?”明婶也是皱眉道:“你让一寸他们进一寸,你看看他家一个个人全在你头顶拉屎拉尿,你……”

    明婶再也说不下去了。

    只见刘小梅一边流泪一边朝着众邻居磕头,额头上的血很快就染红了地面。

    众邻居都咬着牙,淑嫂不忍,架起小梅,劝道:“行行行,今天先这样,你先起来。”

    只是刘小梅却是摇摇头,又跪了下去,低声道:“我好好求他。”

    “求你玛个比!”明叔终于破口大骂,狠狠呸了一口:“老子不管你这破事了!”

    随即扬长而去。

    众人都觉心中窝火,有心要为她撑腰,但她这样完全不知道从那撑起。

    明婶和淑嫂最后走的,明婶紧紧盯着那几人,特别是当中那中年女人:“你们的事我们不管,但你们要是再打小梅,你们小心着点!”

    陈青已经回了屋,心头憋闷。

    泥人也有几分火气,兔子急了还咬人,但这刘小梅似乎从里到外习惯了被人当作畜生欺侮。

    “呵呵,你可知有些人奴性入骨,生来就是给人践踏的?”山海青冷笑:“神教中到处是这种人,本来不可一世,被折磨至神智崩溃,叫他吃屎都能乖乖张嘴凑到腚前。”

    “别说了。”陈青摇摇头:“我修炼了。”

    山海青倒也没再纠结,给陈青讲起周身大穴,讲灵气用在哪里会有更好的效果。

    陈青细细学着,控制着念在周身上下缓缓游走。

    按山海青来说,念也是灵气的一种,而且是极为高级的、用于神识的灵气,用在身体上那完全就是拖拉机加航空燃油,老母猪喂千年人参。

    但天大地大觉醒最大,只要能提升一点觉醒指数,陈青才不管是航空燃油还是核原料呢!

    虽然如今的网络只是一个局域局,但偶尔也能看到觉醒者的发贴,更何况还有胖子这个钞能力者亲口描述,对于灵气强化身体的过程是怎样的可不陌生。

    但是……

    似乎自己的情况与他们的大大不同!

    不管是修炼还是嗑药,灵气入体是一个极为艰难、甚至是痛苦的过程,就像是往一个坚硬入球的轮胎里打气,每打一分都吃力万分。

    但陈青……

    这哪里吃力?自己的身体好似饿了千百年,灵气一旦经过,那完全就是鲸吞海咽!

    自己收集了不少念,但这么一来,陈青发现甚至有些不够用,当下尽量控制着念的量,一点点浇灌身体。

    一晃,就是半夜。

    半夜里,突然嘭嘭声响,宋治家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声音,紧接着是小梅的凄厉大哭,叫嚷着什么“别走”、“还给我”之类的,听那意思似乎宋治家的人抢走了宋灵。

    陈青是打定主意不去管那事儿了,猛然间身体一僵,给他的感觉仿佛他的身体猛然坠入了深渊当中!

    山海青夺去了陈青身体的控制权!

    极为突兀地,山海青控制着翻身跳下床来,一把手将上铺还在呼呼睡觉的陈蛮拖下塞入了床下,同时另一只手指尖冒出灵气化成的刀,瞬间切开陈山身上的绑绳,将陈山也塞入了床下。

    下一刻,外面轰的一声嗡鸣!

    仿佛炸开了一个无声的炸弹,一道冲击波直散开来,同时伴随着几个人混杂在一起的惨叫。

    陈青心头狂跳,意识到了发生了大事。

    就听山海青一字一顿道:“那女人觉醒了!”

    “在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