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25 大猫
    陈宽就像是一头暴躁的熊,陈青那是打心底怵。

    只是陈宽却没有回家。这让陈青松了口气,当然,担心什么的却是不会的,你家坦克出了门,会担心被自行车碰坏?

    “兴许有啥事儿吧。”陈青也没在意,数着一晚上收获的念,开始照着老头儿给的大穴游走。

    一股股念,好似流过戈壁的河流,走一步,少一点,终于在两个小时后全都消失不见。

    而陈青的身体,就似被间歇河滋润过的土地,生机蓬勃。

    ……

    同时,城北火乡歌城。

    两男两女满身酒气,歪歪扭扭出了歌城,时不时嚎出一句句破碎的歌词。

    “老子今晚要日穿青云城的天!哦——”男人扯开衣服,露出胸口的狼头纹身,“今晚老子挑战全青云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呕……”女人呕呕吐着,喉头像是关不住的水龙头。

    另外一个女人凑了过来,拍了几下她的后背,突然眼前一亮:“咦,看!一窝猫。”

    两个还在嚎的男人也凑了过来。

    围墙内绿化带的一棵树底,有一个纸箱树枝破棉袄凑成的窝,里面五六只还没睁开眼的小猫,一只很脏、瘦削的母猫挨个舔着小猫。

    “嘿嘿!有乐子了!走走走,弄死它们!”狼头纹身狞笑着,打着酒嗝。

    “先等等,”吐着的女生拿住了要往墙内爬的男人,诡异一笑:“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几下一说,四人立刻发出了一阵大笑。

    等了片刻,母猫就去找吃的了。

    几人这才翻入墙内,来到了小猫窝前。

    “等等等等,我录像。”女人随手擦了擦嘴角的呕吐物,打开了手机。

    “我先来我先来,”另外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人拎出了一只小猫放在了高根鞋的尖细高根下,“录了吗?”

    得到肯定的答复,她的高根就狠狠踩了下去。

    ……

    母猫还在寻食。

    城市里食物难寻,它翻过一个又一个垃圾桶,终于找了点发黑的吃食,这才往回赶。

    翻过熟悉的围栏,来到绿化带前,它嘴里衔着的食物就掉在了地上。

    六只浑身血淋淋的小猫,一字摆在绿化带里的小路上。

    四个人拿着手机,镜头一会儿照向母猫,一会儿照向死去的小猫。

    张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没看到没?”

    “都懵逼了!”

    “哈哈哈哈!”

    母猫凑在了六只小猫前,喉咙深处发出了如泣如诉的咦唔声,它一会儿嗅嗅这只,一会儿嗅嗅那只,不时轻轻顶一下,想要将它们唤醒。

    但是,

    只有血腥味。

    和再也不会动弹的小猫。

    嚯……嚯……

    母猫的声音渐渐变了,腰腹一缩一缩的,仿佛要吐了一般。

    “哈哈哈哈,要吐了要吐了!”

    “来来来,把我录上!”狼头纹身大笑,双手交叉在胸前,伸出了拇指食指小指,咧着嘴:“耶!”

    荷——

    荷——

    母猫的身体在扭曲,许多毛一把把往下落,而一些毛却在疯长,它的个头也渐渐变高。

    可能是太过痛苦,它猛地倒在了地上,四肢在地上刨着,而那爪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乌黑色,抓在地上会迸出一连串的火星。

    “不……不对劲,”女人突然怕了,“我我……我们走吧!”

    几人不停后退着,只有狼头纹身咽了咽口水,站定了身体,“怕个J巴!老子……”

    母猫挣扎着站了起来,纹身男突然发现,就这么一会儿,它的个头足足高了一倍有余!这会儿就像一条大狗。

    此刻的母猫体表变成了黑白两间的两色,黑色几乎与夜色融为了一体,而白色就如涂了荧光。

    它的双眼死死盯在纹身男身上,

    准确来说是他的皮鞋上,

    那上面,

    有小猫的血!

    呼——

    黑影一闪,大猫猛然闪出,可能是还没习惯这个力量,顶着纹身男轰然撞到了围墙上的铁栏杆中。

    噗——

    纹身男被几根钢筋嵌入了身体中,喷出了几大块块状,血淋淋的内脏。纹身男看着胸口狼头正中心穿出的钢筋,鼻中嘴中都喷出了血,他感觉到生命力正迅速抽离,眼前的一切模糊了起来。

    “啊!!!”

    “啊!!!”

    正挂在围栏上的几人惊恐大叫,女人丝袜挂在了栏杆上,挣了几下没挣脱出来,这下惊恐惊叫,冒着热气的尿顺着丝袜喷了出来。

    大猫利爪朝纹身男脑袋一挥,如同拍开一个腐败的水果。

    猛地又跳向了几人,还在挣扎的女人胸口一凉,猛然觉得自己视角矮了许多,她艰难往上看了看,就见几根铁栏杆满是血,穿过自己身体血淋淋指着天空。

    另外两人嘶叫着奔逃,分别冲向了两个方向。

    缺食的猫没有戏耍老鼠的习惯,长期缺食的大猫也是如此,在离开栏杆那一刻依旧又一爪拍在了女人的头上,这才如一个鬼魅一样追向了一个方向。

    在进入阴影时,它的身体仿佛突兀消失了一下。只会在路过光亮的地方时又突然现身。

    男人疯狂奔跑着,只是半分钟,酒已经醒了大半,心头犹如被什么捏住了,他清晰地听到自己的一呼一吸,与鼓声一般的心跳。

    而下一刻,他的一切似乎都停止了。

    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只大猫。

    ……

    出了小梅这事儿,红光小区里一直都驻扎着好几个警察,有明,有暗。

    但是在半夜,突然全部撤走了。

    很突然。

    有了神经回路后,陈青发现自己似乎不需要睡太久,而且想睡则睡,想醒则醒,而且听力视力也厉害了许多,所以当这些警察退出时,他第一时间察觉了这事儿。

    “老头儿,发生了什么事了?”陈青心中一动。

    “血月降临会让许多本不该觉醒的觉醒,怕是什么地方又觉醒了个厉害角色。”

    陈青点点头,又摇头道:“不对啊!诶,感觉现在阿猫阿狗都能觉醒了,小爷我有功法,还有你这老头儿,怎么还没觉醒!”

    “无根之楼并非好事,”山海青冷笑:“每天都有中五百万的,你怎么不去和他们比收入?”

    陈青顿时为之一顿,瞬间明白了山海青的良苦用心:“我懂了!你是要我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自己的路!”

    “错!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在这乱世,敢杀人放火的才能穿上金腰带,中五百万的人能是别人,为什么不能是你!”

    山海青循循善诱:

    “我们先定一个小目标,随便捉个……小混混吧,就是你说的坏人,如此你便不必有心理负担,然后日日折磨……”

    陈青无语半晌,都懒得再说自己一腔热血能烫吸血鬼一嘴血泡了,只是叹了一口气:

    “魔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