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39 下崽的羽兔
        “怂狗。”

    “等朕拥有纵横天下的实力,那时候再浪不迟。”陈青美滋滋收下了怂狗的称号,满不在乎。

    这一个围场里资源很少,也因为如此,没有什么厉害妖兽,本来血月的到来让妖兽们觉醒了不少,但为了给学生清出一个围场,士兵们又剿灭了这些才觉醒的妖兽。

    如今这里的妖兽以低阶的铁翅鸡、羽兔等为主。

    力量的强弱很难有个准确的衡量标准,比如陈宽吧,虽然是一个普通人,但他的力量在绝大多数非强化系的觉醒者上。

    而强化系的身体力量会数倍于其他系的觉醒者,又比如如果是感知系的觉醒者,极有可能身体力量也就比普通人稍强一点。

    身为同一团队,赵富贵没有隐瞒众人他的天赋技能,强化系、也可以说是变化系:手刀。

    他的手肘上会长出一把近一米长的刀,很锋利,试过两块大石,都像是切豆腐一样。

    不算是太逆天的能力,但是相当实用。众人看过都是心中痒痒,期待着自己也能觉醒出狂拽酷炫的天赋。

    妖兽五感发达,这里靠近士兵防线,自然不敢来到这里,几人足足走了一个小时,终于看到了第一只妖兽。

    一只铁翅鸡。

    明显已经金属化了的喙,身体的羽毛不时能看到一根根如银丝的羽毛,而抱在两侧的翅膀在看到众人后更是斜斜张了开来,几根主羽毛如刀般锋利。

    邵真说过了,铁翅鸡越强大,其羽毛金属化的程度就越高,如果是全身金属化了的,那就是已经觉醒了的,这只鸡看起来应该有四五十分的觉醒度。

    虽然如今觉醒的铁翅鸡应该被清干净了,但如果是普通人遇上了铁翅鸡,几乎只有死亡一途。

    就算是已经觉醒了的赵富贵,这也是第一次对上妖兽,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看向了陈青:“怎么办?”

    “杀!”陈青缓缓拨出了军刀,死死握在手中,“我们就拿它练刀!”

    “好!”四人都立刻摆开了架式缓缓围了上去。

    铁翅鸡不停用左右侧头看着他们,嘴中咯咯咯咯声越来越大,猛地张开了翅膀,斜拖在地上冲了过来!

    目标正是当中的陈青!

    陈青迅速后退,这时分立两侧的三人已经围了上来,拿刀就刺!

    胖子离得近,他的刀第一时间砍在了铁翅鸡身上,铁翅鸡猛一甩翅膀,当的一声响,刀翅相接,爆开了一大团火花。

    而铁翅鸡被这一击立足不稳,踉跄后退,用翅膀在地上一支才稳住了身体。

    铁翅鸡体型本就小,而胖子那已经是半步觉醒的人了,这力量对比还是太悬殊了些。

    赵富贵速度快,此时已经冲至,手自空中斩落,在斩落的过程中,他的手臂下方已经长出了一把比手还要长个一尺的长刀……

    嗤!!

    直接一斩两半!!

    这么轻松的吗?

    不过一想也是,这鸡的觉醒度估计也就四十多分,还没有众人里最低的周阳乔高,更不要说还是四对一。

    “死了?”周阳乔喜道:“快看看有没有爆装备!”

    众人立刻上前一看,就见铁翅鸡两瓣身体中缓缓流出了一摊血,当中有一团似是果冻的血,隐隐发光。

    “这就是精血?”众人顿时喜道。

    精血,对于陈青周阳乔胖子三人来说没啥用,只能卖钱,或是浇在什么东西上看能不能附魔变成真正的装备,但那样机率实在太小,太过奢侈。

    而对于已经觉醒了的赵富贵来说,这东西可就是实打实的灵气了,那可是灵丹妙药。

    只有一份精血,三人看向了赵富贵。

    “陈哥和胖子都是快觉醒了的,总不能我们往后的精血全都给我吧?”赵富贵摇摇头。

    亲兄弟明算账,这东西算的糊涂了日积月累甚至能毁了团队。

    “可笑!”山海青嗤笑起来:“一滴垃圾精血也要分?”

    陈青讪笑,道:“我想先问问大家,这次围场试炼过了还是不是一个团队?”

    “如果陈哥需要的话,我肯定想跟陈哥一起的!”赵富贵当先表态。

    “熟人好办事,我们以后也一队吧。”周阳乔也道。

    “同上。”胖子道。

    “是就好办,既然有想法要组长期队,就从团队的长期发展来看吧,”陈青笑道:“谁需要就给谁,现在只有富贵是觉醒了的,就给富贵吧。”

    “没意见。”

    “没意见。”

    “这个……”赵富贵有些为难,按理来说,如果按照任务组队的方式,他是唯一一个觉醒者,拿一半都应该,但他认定了陈青才是这个团队里的最强者,总觉得自己拿那么多实在不妥,想了半天,终于才叹口气道:“那谢谢了!这次如果有其他的东西,我啥都不要。”

    精血也分等级,铁翅鸡的精血几乎是最低的,收购价一滴在八十左右,大概二十来滴就可以做成气血丹了,而这种气血丹,也就是最常见的低等气血丹,一颗五千元。

    而赵富贵所说“还有其他东西”自然是指极低概率下会爆出的装备。

    木器、石器、青铜器、黑铁器,就算是低级的木器,一般价格都在十万元左右,而且不管是军方还是政府都在大力收购,不愁市场。

    当然,这东西爆出的机率就太男默女泪了。

    赵富贵小心收好,说是一滴,其实可以算是一团,指甲盖大小。发的装备里面就有一个专门用来放置精血的小瓶,当下就将这一滴精血放了进去。

    这会几人已经上山,山不陡,是个缓坡,植被茂密,上面是树,中间是藤,下面是灌木和草,几乎全方位全空间将这里给占满了。

    听说灵气最充足的地方,就算清完植物,一个晚上就能长出四五米。

    几人缓缓向前,片刻就远远的看到了一只羽兔,那只羽兔灰绿色,毛发蓬松,四肢很长,看到几人立刻躲入了灌木丛中。

    因为相距有些远,几人也没追。

    “可惜了,正下崽的羽兔。”赵富贵有些遗憾。

    “公的母的就算了,正在下崽这你也看得出来?”胖子奇道。

    “只要吃过兔奶,很容易看出来啊。”赵富贵认真回答。

    “兔奶?”三人都愣了愣:“你还吃过兔奶?”

    “嗯,”赵富贵回忆了一下:“我家曾经养了窝兔,母兔下崽的时候嘛,有一天我看它肚皮朝上晒太阳,我看它的乃头冒出了一滴兔奶,就想尝尝是啥味道……”

    “然后呢?”

    “你……你尝了?”

    “卧草!啥味道?”

    “嗯。”赵富贵点点头:“味道……咸咸的,有点腥,挺好喝的。”

    “神了卧草!”

    “牛X!老子服了!”

    “那兔子啥反应?”

    赵富贵又想了想:“它好像挺奇怪的,但也没说不让喝,挺大方的。”

    “……”

    “……”

    “……”

    陈青突然回想起来,赵富贵只是在自己面前老实巴交唯唯诺诺,其实那完全也是巨型骚汉一个啊!平日里满嘴骚话,自己可不能被他给骗了!

    好了一会儿,陈青好不容易消化了赵富贵吃兔奶这事儿,这才看向了山海青:“去哪?”

    “山顶吧,视野开阔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