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41 看吧,这就是大佬!
        若是像普通学生那样一只只过来,四人或许不敢有这么冒险的想法,但是,刚才才被二十多只羽兔围了,而且还杀了出来,这一会儿自信心相当爆炸。

    最重要的是,被动的包围圈自己等人都能杀出来,这次可是主动追踪。

    化被动为主动,总不至于还能输吧?

    “你们说羽兔有没有收集宝贝的习惯?”胖子搓着手:“不是好多妖兽都有这习惯吗?”

    四人讨论了半天,话头拐个弯又会扭到分脏上面来。

    “话说陈哥,行军仪上不是有排行榜吗?咱们应该是第一名吧?”赵富贵突然问。

    陈青向来不太关注榜单,听他一说,这才翻出来一看,果然,如赵富贵所说,榜单上自己这一队果然已经是第一名了。后面显示的数字足有17。

    而第二名这才斩杀了6只而已。

    “制霸全场!”周阳乔乐了。

    “牛批牛批!”胖子也乐道。

    “做大做强,再创辉煌!”周阳乔喊起了口号。

    “你伤咋样?”陈青看了看她的腿。

    周阳乔站起身来,活动了两下腿:“好像好了。”

    “行!那我们就追追看,小心为上。”陈青点头道,领着四人出发了。

    ……

    而四人没想到的是,这会儿其他组已经议论开了。

    青云一中的人都有些不可思议:

    “这太吓人了!怎么就17只了?”

    “肯定是碰上扎堆了!而且是那么大一堆,也亏他们能弄死这么多。”

    “不知道有没有减员,17只啊!听上去就很吓人。”

    而袁风起的队这会儿也有些震撼莫名。

    “风起,看到了吗?17只!是陈青那个队!”

    “肯定是赵富贵的原因!”袁风起本来对陈青那一队也没啥意见,但一想到胖子也在那个队里,相当不舒服:“毕竟赵富贵已经觉醒了,估计没其他人什么功劳。”

    “那其他学校也有觉醒者啊!”路雅却是摇摇头:“一中的觉醒者我知道,名叫云飞,很可能是个元素系的,但你看看,他们那一队也只斩杀了5只。”

    “那是点背,还没遇上妖兽群。”袁风起皱起了眉头,更不高兴了。

    “也对也对,”林根立刻当和事佬。

    而同样在关注着排行榜的,还有军营里的一些高官。

    或许是陈青那顶绿帽太震撼,邵真总是有意无意关注着这个队,是以陈青队在第二只妖兽开始战绩飙升时邵真就已经注意到了。

    只是三十秒,战绩就已经从1飙升到了17!

    邵真身经百战,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遇上兽群了!”一个士官模样的赶紧看向了另外一个军官,这军官有一双毛茸茸的大耳朵,相当大,不夸张的说双耳应该能在头顶握手成功。而且眼睛也如漫画一般格外的大。

    他静静看了十来秒,似乎在感知着什么,好一会儿才道:“都活着,女生受了伤,应该不重。”

    几人顿时都松了口气。

    不过士官还是道:“为免生变,还是接应一下。”

    ……

    陈青四人顺着滴血的路线一路往前,山坡上的灌木不深,草也只有浅浅一点,不过大石却是很多,像是从地下长出的一样,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最大的都能在里面凿出个房子了。

    就在这时,胖子指了指前面。

    在他指的地方,有一只羽兔,嘴里叼着什么东西。

    这会儿四人处于下风口,风是往他们这里吹的,也正是因为这原因,羽兔并没有发现他们。

    “这血迹是向那边去的,兔窝是在那边吗?”陈青指了指,血迹的方向有两块很大的石头,都有两层楼高了。

    几人正讨论着要怎么做,就看到了有只羽兔嘴里衔着一根树枝,迅速往两个大石中间去了。

    几人放轻了脚步,一点点靠近,很快就看到了兔窝。

    野兔的窝洞口一般会遮蔽在茂密的草丛中,但这里并不是这样,洞口位于几人见到的两块巨石下面,洞口几乎有一人高,里面弯弯折折,似乎很复杂。

    “老头儿,怎么办?”陈青立刻问了起来:“这次你可别害我们了!”

    山海青反问:“先说说你的看法。”

    陈青一怔,知道老头儿有意考自己,左右看了看,并看不出有什么,硬着头皮道:“好像比较新?其他就看不出来了。”

    “不错。”山海青点点头:“低阶妖兽门口常有常年堆积的屎尿,日日行走,粪色会浸入土中,一般会褪色、甚至黑色。而此洞门口土色还黄,看得出来搬入时间没有太久。”

    “而这就要说到一点,不管寻常野兔,还是羽兔,兔窝都是土洞,而且洞口会有许多个,方便自己逃跑。只有在羽兔王无法逃跑时,会选择一个坚固的地方坚守……”

    陈青顿时懂了!

    乖乖,从这也能看出那么多?

    “陈哥,现在怎么办?”赵富贵又看向了陈青。

    虽说已经相处有段时间了,但周阳乔和胖子还有些奇怪,赵富贵到底是看中陈青哪点?这么服陈青?

    在陈青面前是听话宝宝一个,在其他人面前骚得飞起。

    “低阶妖兽洞口一般有堆积的屎尿……”陈青缓缓说开了,三人顿时听得眼睛都大了!

    “……只有在羽兔王无法逃跑时,才会选择一个坚固的地方,所以里面的羽兔王有几种可能:一,受伤了。二,要产崽。三,在晋阶。”

    陈青侃侃而谈,“妖兽的晋阶觉醒要难得多,通常会持续一大段时间,同时还需要大量含有灵气的东西。而方才我们看到的那只羽兔,嘴里衔了根树枝进入了洞里,由这点或许可以大胆猜测一下,那树枝就是含灵气的东西。里面的羽兔王正在晋阶,”

    “因为如果是新生了一窝羽兔,羽兔们外出找的应该是草。再加上今天我们被一堆羽兔伏击,很有可能就是羽兔们在狩猎了。”陈青终于说完:“所以我倾向于里面有一只羽兔王正在晋阶。”

    “果然是脏佛看重的人!”赵富贵心中暗自点头,他这会儿心中只有一个感觉:看嘛!这就是大佬!

    而周阳乔和胖子两人这会儿全都目瞪口呆。

    “卧槽!你小子肚里还装了这么堆东西?老子以前咋没看出来?!”

    “有点秀啊!你这是报了补习班吧?”

    接下来的路有两条:

    要么战,要么退。

    战,羽兔王正在晋阶,是个极好的机会!

    退,那还用解释?里面毕竟有一只觉醒妖兽啊!

    “总之要退要进都要快一点决定,不能硬生生拖到羽兔王晋阶。”

    几人都相互看了看,有些意动,也有些……担心。

    “还是退了吧!”周阳乔道:“我派不上太大用场,而且腿还受伤了,一会儿怕拖累大家。”

    “战吧!怕他个鸟!”胖子却是看向了赵富贵:“富贵,你啥看法?我是觉得就算那傻兔觉醒了,但也就跟你同级别,完全不用怕。”

    赵富贵想了想,看向了陈青:“陈哥,你怎么看?”

    周阳乔:“……”

    潘子正:“……”

    陈青想了想:“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把羽兔逼出来。”

    此话一出口,三人顿时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