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48 人羊
    陈青的心砰砰跳得更剧烈了,手很不争气地抖了起来。

    邵真明显也感觉到了,安慰道:“不用怕,不管来多少妖兽,我们都能把它们按死在防线前!”反手拍了拍陈青,又道:“小千,告诉你个秘密,尖刀连已经来了,而且在前天,青云城就来了两名金龙卫,有他们在,没事儿的。”

    陈青经她这么一打岔手总算稳住了,这扣子也不复杂,当下,捏住两边扣在了一起,指背碰到了邵真的肌肤……

    很……滑。

    穿上了,邵真如果回过头来那可真死定了!

    当下陈青立刻钻出了帐篷,立刻拐了个弯,消失在了帐篷丛中。

    一个女兵正从外面进来,看到陈青的背影,正要喊呢,就听邵真在里面道:“小千,你干嘛呢,还有一颗没扣呢!”

    ……

    陈青出了帐,脸还有些热得慌。

    “雏鸡就是有意思。”山海青一直看得有趣,嘿嘿直笑:“其实这面具可是个寻花问柳的好东西,想想看,你可以变成随便哪个女人的男神……”

    “得得得得,”陈青摆摆手:“说点正经的,眼下怎么办?”

    “出帐。”山海青也不是那种纠结于鸡毛蒜皮的人,立刻抛下了帐篷这事儿:“出营。”

    “出营?”陈青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这明显是出了乱子,这种时候还出营?

    “有血宴这等神技傍身,你怕什么?”山海青冷笑:“若是怕成这般,你方才不如回家窝在床上。”

    “是是是,”陈青无奈,摸到了营口,营口架了许多机枪,还有一些喷火器,更多的是一些陈青都无法说出是啥的东西,上面还刻意写着“此面朝敌”。

    “我出去一下。”陈青也不多说,看着山上神情凝重。

    这是高度戒备的军营,但这戒备是指对妖兽而言,又不是人类间的交战,对自己人的提防极低,陈青只说了这两句,都没有一句盘问,直接走出了军营。

    血月已经很大,当空照着,像是开了一个巨大的霓虹灯,整个大地笼罩在淡淡血色当中。

    陈青走了好一会儿,这才摘下千面恢复本来面目,缓缓朝山上走去。

    “那个方向。”山海青指出了一个方向:“天空中云层有许多微小卷起,以及似是波浪的形状,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地上有热气、灵气之类的迅速升腾,将云层搅成了这模样。”

    “学问啊!”陈青这才明白为什么今天老头儿随手一指就能将己方队伍指挥入羽兔的地盘。

    “有人说这个世界是游戏,也有人说是一个真实世界,不管是什么,灵气都有一套自恰的完整逻辑,方寸之间都是学问,多学,多看,多问。”

    “明白!”陈青郑重点点头,又道:“老头儿,谢谢!”

    山海青没理他。

    陈青缓缓上山,再近一些,就看到了山海青所指的方向不时有微弱的火光闪过,看那模样应该是人类开火了。

    突然间,一阵噔噔噔噔密集的闷响传来,陈青眯眼四处看去,很快就发现了不远处灰尘翻起,应该是有一群妖兽在奔跑。

    “是奔逃。”山海青道:“你今天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羽兔看似乱冲乱撞,但也是有规律的,丝毫不会慌乱,而如今正在奔跑的这群妖兽已经慌了。”

    “学问啊!”陈青再一次惊叹。

    当下,山海青随口说着一些很实用的小知识,陈青那是过耳不忘。

    过耳不忘,这绝对不是夸张,以陈青如今意念的强度,做到这点实在太轻松了。

    两人边说边走,突然间陈青脚步顿住了。

    上坡上有一块突起的地方,出现了一只诡异的羊。

    此羊个头比普通的羊大了许多,像是比例刻意夸张化的动漫形象,头、胸、前足等这些地方都很大,羊角宽大,盘了两圈,颈上有雄狮鬃毛似的厚厚长毛,虽然没有利爪尖牙、但看那模样威风凛凛,相当不凡!

    “战羊。”山海青皱皱眉头:“一只你应该没问题,如果多些你得逃。千万别想着你有盛宴的效果就肆无忌惮。战羊群相当棘手。”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对陈青的实力作出错误估计,但山海青是最了解陈青的人,他说棘手就是真的棘手。

    陈青点点头,抽出了两把军刀。

    呼!

    战羊眼睛发红,鼻孔中重重出了一口气,前蹄掘了几下土,直接跳下那块突起处,重重一声落在地上,身体只是微微一沉,已经猛地朝陈青冲了过来。

    直线速度很快!

    陈青在战羊近身的那一刻猛地跃起,在空中脚上头下,双手直插向战羊身体。

    战羊很壮,也很灵活,上半身突然扬起,形成一个“2”字型,头重重朝陈青撞了去!

    当当!

    两声脆响,火星四溅,陈青虎口一麻,两把军刀差点脱手,而还在空中的陈青已然被猛地撞飞向天。

    而战羊丝毫不停,几步冲锋,重重跃起,再一次撞向了天空中的陈青。

    天空中无处借力,陈青忙将双刀交叉在前,又是当的一声脆响,陈青的身体再一次被撞飞。

    陈青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一记撞也是相当沉重,撞得他胸口发闷呼吸困难。

    嚓嚓咔咔嚓……

    树枝连续不断的声音中,陈青挂在了树上,小臂也被划了个口子。

    而那战羊竟还没有停,后撤几步后再一次冲锋而出,下一刻就已高高跃起,撞向了挂在树上的陈青!

    “有完没完了?”陈青怒了,双足勾在树枝上,不闪不避,竟是要硬撼的模样。

    就在战羊要撞到陈青的时候,陈青双足在树上重重一踏,像箭一般冲向地面,在掠过战羊的那一刻,两把军刀都插入了战羊胸口。

    双方一上一下相向,是以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战羊就被剥了腹。

    陈青下坠的速度太快,虽然已经尽最大努力转身的,但还是背朝下重重撞在了地上。

    嘭!

    “嘶……”这一下直入肺腑,陈青疼得全身都扭曲了,奋力挣扎起身,见那战羊肠子流了一地正在地上扑腾,这才又重新坐倒在地,大口喘气。

    “有啥经验教训没?”山海青乐呵呵一问。

    陈青一怔,这战羊如果算觉醒天赋,估计最多也就六七十分,自己再怎么都能轻易杀了它的,但一着不慎就落入了下风,然后被一套夺命连环撞给撞得找不着北……

    对了,自己落入下风时就是跳起来的那一刻就落入下风了,而战羊之所以被自己一击致死,也正是因为它也跳到了空中。

    “想通就好,”山海青淡淡道:“若你没有在空中挪移的手段,跳到空中时就是全身命门大开的时候,任何时候,都要脚踏实地,保证自己能够挪移。”

    “明白!”陈青郑重点头,过去搜了搜,战羊出了一滴精血。

    如今已经知道出装备的概率是多么可怜后,陈青倒也不失望,收拾起了精血,乘这会儿盛宴效果还在,马不停蹄跑出,让陈青没失望的是,他遇上了第二只战羊!

    这一次陈青可就有了经验,不再腾空做些花里胡哨的动作,脚踏实地像是斗牛一样灵活挪移着,不求速杀,但求稳健,有条不紊递出一刀又一刀,几分钟后也就解决了它。

    盛宴发动,在倒下的战羊身上牵扯出一股气血入体,陈青的速度和力量果然又快了一些。

    抓紧时间收拾战利品,乘着气血附血的这会儿,再一次向前奔去,这一次才一分钟,就遇到了两只战羊。

    才交了手,陈青就暗皱眉头!

    有点棘手!

    这两只战羊配合默契,这一头猛地撞出,紧接着第二头又会撞至,而且双方站位有一定角度,能放大攻击点。

    陈青顿时明白了山海青说战羊成群就很棘手的原因,只要上了一定数量,恐怕战羊的撞击就会连绵不绝不再有空隙,而且是全覆盖无死角的撞击。

    只不过如今陈青吸收了两只战羊的气血,而且也有了经验,依旧有条不紊递出一刀又一递,两只战羊身上多出许多伤口,此消彼长之下,很快被陈青结果。

    再向前方,陈青终于看到了人羊交战的场面!

    军人们已经建立起防线,喷火器冒出几十米长的火舌扫射,机枪上弹壳如雨点般冒出,子弹倾泄在羊群身上,还有一个个集束炸弹,一炸就是一片。

    羊群早已被烧得浑身光秃,满是弹孔与鲜血,但羊群就像是不要命一般疯狂冲撞,十来只羊排成一群,第一只撞出后第二只紧接而止,然后是第三只第四只……

    每一群成功撞入防线里的羊群,都能把防线撕出了几个大口子。

    而让人胆寒的,是羊群中有一只无比强壮的羊,竟直立着,有五米来高,一步步向人类的防线走去,双手持着两把巨大的生了锈的锤子,几条子弹组成的火舌倾注在它身上,他只是一手遮面,几条子弹组成的火舌当当声不断,在它手上折向四面八方,竟是硬顶着子弹前进!

    “这是什么?!”陈青看着那直立着的巨羊,心头有股寒意。

    “人羊。”山海青平静道:“等血月完全爆发,青羊宫出世之时,满世界都是这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