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52 觉醒宴(上)
    这不是陈青在吐槽,真的,这会儿被火星烧着满地乱滚的战羊身上传来了一股股香气,闻得陈青直咽口水。

    正说着,陈青突然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露了气,像是加速了数百倍的疲累过程,片刻气就已经露完了。

    陈青踉跄几步,知道血气维持的十分钟已经到了。

    “这玩意儿真难受啊!”陈青弯腰,手支在膝盖上大口喘着气。

    此刻战神部的人已经开始了一边倒的屠杀,他们训练有素,装备精良,通常分成五人小队,前进后退配合相当好。

    想了想,陈青看这会儿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了,飞速收拾了战利品,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这会儿的陈青已经是普通一重武者的实力,而且经过血气过饱的后遗症,相当虚弱,若是遇上了觉醒的战羊估计得玩完。

    当下,陈青循着马蹄印跑向了青云城的方向。若来路上还有妖兽,应该会惧怕方才的战神部众人,短时间内不敢靠近马踩出来的这条路。

    在此之前,在印象中,还没有踏出过城门,不过这会儿拥有一把石器,自己也觉醒了,陈青也不慌。

    迅速奔跑,很快陈青就回到了营地,也不入营,再一次狂奔而去。

    此刻虚弱劲已经过去了,奔跑起来速度几乎比得上普通汽车,两个小时后就已经看到了青云城。

    青云城日夜都有守门士兵,不过基本上是只针对妖兽的,随便问了几句,便开城门将陈青放了进去。

    已是半夜,陈青偷偷溜入了家中,虽然放轻了动作,但下一刻,陈宽就已经惊醒。

    “陈青?”

    “呃……是我。”陈青无奈。

    看了看上铺,陈蛮睡得正香,陈山面朝里,睡得也香。

    “咋样?”陈宽坐起身来,钢制的上下铺床顿时一阵吱吱响。

    “觉醒了!”陈青喜道:“大哥,以后你不用再去码头了!”

    “真的!!”陈宽大喜:“真的?!真的?!!”

    陈宽巨大的两只拳头在空中胡乱挥舞了一阵,喜笑颜开,拳掌重重拍在一起:“贼老天终于开眼了!咱家发了!”

    陈青从来没见陈宽如此欢喜过,那笑意几乎都从脸上流了出来。

    陈青摸开书桌上的台灯,略显昏暗的灯光顿时将房间都染上了一层暖意。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陈宽喜不自胜,起了床,来回踱了几步:“老子要摆他个三天三夜的宴席!!”

    “哈哈哈哈!”

    “陈青,来,银行卡给我!里面还有钱没?”

    “不对,估计不多,我去借点!”

    “哈哈哈哈,知道你觉醒了,肯借钱的估计能排到小区门口!”

    “肉!买他个……不对,买啥肉啊,买头猪来!哈哈,明叔不是在酒店干过么,请他帮个忙,我们摆个十桌!每桌菜都不带重复的!”

    “哈哈哈哈!咱老陈家翻身了!”

    陈宽高大的身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头每次都擦着灯而过,絮絮叨叨,眉飞色舞。

    在方才血气消散的时候,陈青有一种身体泄了气的感觉,而这会儿,又有了这种感觉。

    只不过这一次是彻底放松带来的,仿佛他坐入了一个又大又软的沙发,不停往下陷。

    看着陈宽失态的表现,陈青浑身都有股子暖意。

    这比自己只大了四岁的大哥,在父母出了事后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不管什么时候,看着他那雄壮的身体,陈青就能感觉到一股子天塌下来都不怕的安心感。

    粗鲁,沉默,踏实。

    虽然陈宽说得搞笑,但陈青从来不信陈宽所说他那对象乃子有烟味的话,那个没见过的女人,只是嫌他家有三个大包袱而已,而陈宽的选择很自然的,又一次是他们。

    不管怎样的选择,陈宽从来都只会站在自家人这一边。

    六年了,

    虽然穷,陈蛮和自己从来没饿过。

    虽然穷,但自家也从来没问人借过一次钱。

    “终于,我也能当一次你的顶梁柱了么?”陈青心满意足,靠在椅背上竟已睡了过去。

    当啷。

    一声轻响,黑石刀滑落在了地上。

    其他战利品都放在包时,唯独这把刀,陈青唯恐回来路上碰到妖兽,一直插在腰带上,都忘了藏好。

    陈宽拿起刀,在陈青手上是短刀,但在陈宽手上,小得像是一个削笔刀。

    来回看了几眼,陈宽面色变了:“卧槽!这不会是……石……石器?!”

    ……

    这一觉陈青睡得无比踏实。

    睡梦中依稀听到外面人声嘈杂,但也没管。

    等他醒来,天已大亮。

    仿佛拨掉了插在耳朵里的耳塞,嘈杂的声音立刻充斥耳中。

    “咋了?”陈青心中一动,见自己睡在床上,知道是陈宽将自己抱上了床,也没在意,起床出门在楼道中一看,立刻呆住了。

    小区里有两栋两层的小楼,以匚字型相对着,中间还有大小相簇拥着的花坛,不过瓷砖都已剥落,花也成了杂草。

    而此刻,花坛上都已经摆上了木板,成了一张张简陋的桌子,上面已经摆好了菜。

    同时小区里满是各家搬来的各类餐桌,方的圆的,大的小的,新的旧的,黑的黄的,什么样的都有。

    小区一边已经架上了几个大煤炉,里面煤火烧得正旺,上面架着直径近一米的大锅,正嘟嘟冒着泡煮肉。几个女人就站在煤炉边说着什么,不时用大勺翻一下锅,大冬天里脸上全是汗。

    而明叔等几个做菜的好手在另一边,也是大锅炒着菜,身边来自不同邻居家的百家牌餐盘磊得高高的。

    陈宽已经喝高了。

    在小区入口处有一个书桌,陈宽正站在桌后,粗着脖子红着脸大声说着什么,只听最后一字是“干”,随即仰脖一饮而尽。

    “好家伙,这阵仗太吓人了!”陈青自然不会蠢到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就是如今流行的觉醒宴!

    是人人都最重视的第一大宴!

    条件简陋,但相当隆重。

    “哟!陈青!陈青来了嘿!”

    一个女人正站锅旁边聊天边嗑瓜子呢,抬眼一瞧顿时喜道。

    “来了来了!正主来了!”

    “哎呦陈青,赶紧下来赶紧下来!”

    邻居们全都欢喜坏了,各个招呼。

    “好嘞好嘞!”陈青也是喜道,欢喜下了楼。

    陈青也觉得扬眉吐气。

    虽然没几个人说因为他穷看不上他,但目光里那若有若无的微妙眼神陈青都记着。

    陈青不自卑,也能泰然处之。

    善于掩饰自己,压抑自己,他能在每次路过鞋店橱窗前看到自己憧憬了好几年的球鞋

    时装作视而不见,但心底,总有那么一个“看看,老子发达了”的愿望。

    听说很多穷人一夜暴富后会出现大把大把花钱的行为,叫报复性心理。

    这或许是每个贫苦过的人的愿望,而今天,陈青决定好好奢侈一把!

    风光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