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54 觉醒宴(下)
    “这是……?”

    陈青狐疑起来。

    “血气检测仪,觉醒了以后用的,”潘子正解释道:“本来知道你住这小区,我爸说要送你一套房的,我劝住了。”

    “你干嘛劝啊!”陈青哈哈笑道:“多谢伯父了!”

    “少来!”胖子却是摇摇头:“你真能接受我早送你房子了好吧!”

    潘耀明也是呵呵一笑,“陈青你倒是有趣。”

    来客还有很多,潘耀明点到及止,乐呵呵就来到了一桌前,跟已经上了桌的人问道:“各位老哥,这没人吧?”

    “没有没有,”众人都有点拘谨。

    有的人都已经站了起来。

    反倒是潘耀明没有一点架子,笑道:“陈青和我家儿子同班,感情很好,以前还没来过,不知道陈青他们家是哪?”

    陈青家情况特殊,众人知道得还算详细,立刻你一嘴我一嘴说开了,以前提到陈青,大多是一句好孩子、苦命的娃。但如今觉醒了,各种光环加身,好词儿那是变着花样往陈青头上戴。

    要不是不兴这套,甚至可能会听到诸如“他出生那天紫霞满天”之类的话了。

    潘耀明一边吃一边听,时不时恰到好处问上一句,那人说得就更起劲了。

    而轮到他说话时,他也不说什么地产啊商场之类的,只说一些家常小事,说小时候的狗,外婆家里的桃树,立刻与众人融在了一起。

    陈青看着暗叹一声,有些人总爱编排有钱人这那的,但看这模样就能知道有钱人成功的确也有成功的道理。

    汪城这会儿满是欣慰,拍了拍陈青肩头,叹了一口气:“你小子真熬出头了,真的替你爸你哥高兴,你这一杯我得喝!”

    “谢谢老大的照顾!”陈青这一句说得诚恳,大到救助金,小到公交卡,再到时不时的旷课,一个班主任能做的汪城都做到了,当下举起杯:“这一杯我敬您!”

    “这位就是汪老师吧?谢……谢谢!”已经喝高了的陈宽脸红得像充了血,哽着脖子:“真他娘的谢谢您对陈青的照顾!老子我先干为敬!”说着连倒三杯,都是一饮而尽。

    “哪里哪里!”汪城早已注意到这影子能完整装下自己的巨汉,连忙回敬。

    陈青又招呼起了众位同学,想敬酒呢,汪城却是回头笑骂:“别来这个!今天我破例喝了,他们可不能喝,这样,我代他们一杯!”

    汪城说到这里,众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以水代酒。

    “哈哈,陈青哥,否极泰来!祝你前程似锦!”

    “有……有……有难者终成大……大佬,敬……敬你!”结巴张半天憋出了一句话。

    “大佬,想要暖被的吗?活好……”张建成一句话没说完,就被人一脚踢走了:“滚你的蛋!”

    “哈哈哈哈哈哈……”

    正说着,突然间嘭的一声闷响。

    众人回头,就见早就喝高了的陈宽轰然倒在了地上。

    陈青赶紧过去,看没什么事儿,放了心,将陈宽扛了起来,陈宽巨大的身体在陈青肩上,脚和手居然都拖在了地上。

    众人都是“嚯”的一声。

    “这觉醒了就是不一样啊!厉害!”

    “陈宽这身体得有三百斤吧,这么轻轻松松就杠起来了!”

    “从来没见陈宽这孩子高兴成这样,老陈家真的熬出头了。”

    “换成我我也高兴!”

    “老陈家都是好孩子,苦尽甘来!来,为他们走一个!”

    “干!”

    “干!”

    ……

    “大家吃,大家吃,”陈青招呼一声,将陈宽杠回了房子,轻轻放在床上,陈宽还晕乎乎举着手:“喝!”

    “今天老子高兴!”

    “喝他个飞黄腾达!”

    “舒服!”

    “娘……陈青牛逼了!”

    “呸!”

    “这种娘们老子不稀罕!”

    “我家老二是觉醒者!”

    “哈哈哈哈!”

    “看不起我老陈家的睁大狗眼!哈哈哈哈!”

    “我老陈家出牛人了!”

    陈青默默听着,握紧了双拳。

    世人各有各的苦难和煎熬,穷人更多,只是自打陈宽扛起了这个家,除了日子太过于紧巴巴,似乎也没有其他难处了,陈青不问,但有时偶尔也能想到陈宽为他们扛下了什么。

    钱,最简单的一个字,最难的一个字。

    看着还在胡言乱语的陈宽,又看了看已经沉沉睡去的陈山,好一会儿,微微一笑,带上门,又下了楼来。

    “陈青,你几个兄弟真不容易,为你高兴,来,干我这杯!”

    “好嘞!”

    “陈青……”

    此时陈蛮也放学回来了,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有几个瓶子,认真打量着小区里喧闹的人群,很自然的随便走到一桌,默默吃了起来:“肉。”

    “小蛮,你家发达了!你以后都不用捡瓶子了!”

    “为啥?”陈蛮埋头专心挑肉。

    “你哥觉醒了!他是武者了,你家有钱了!”

    “那为啥不捡瓶子?”陈蛮专心挑肉吃。

    “嘿!真是个滚刀肉!”

    “哈哈哈哈,你跟他说不通的!”

    这一桌正好是潘耀明这一桌,潘耀明好奇起来:“这是……?”

    “陈蛮,陈家的老三,小滚刀肉一个。”

    “别这么说,这娃狠着呢,看准的东西一丁点都不让的。”

    “哈哈哈哈,那次就是看准了一个瓶子,非追着人要,追到了别人家呢!”

    “他吃饭可不管谁家呢,进去直接吃,吃完就走。第二天还得给你送瓶子……”

    “哈哈哈哈……”

    潘耀明默默听着,听了一会儿大致算明白了,扭过身来,对着虎头虎脑的陈蛮举起了杯,“干一个?”

    “好哒。”陈蛮随便抓起一杯不知是谁的残酒,一饮而尽,似乎不太习惯这个味道,砸吧了几下,再也不理,专心吃肉。

    “我喜欢这孩子,”潘耀明哈哈笑道,也干了一杯。

    陈青终于也有点喝高了,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喝酒,若不是武者的身体撑着,早就倒下了。

    陈青总觉得好像缺了谁,环顾四周,突然一拍脑袋,举杯来到胖子和周阳乔前,跟周阳乔道:“咋滴?都不跟朕来上一杯,这嫉妒的有点严重啊!”

    “滚你的蛋!”周阳乔瞥了陈青一眼:“老子看你快活着呢,没打扰你。”

    “不行,罚三杯!”陈青嘟囔着。

    “三瓶老子都不怕你!”周阳乔指着旁边还有一半的瓶子,“白的,老子干了。”说着直接吨吨吨一口见底。

    “牛逼!”陈青也干了,突然意识过来:“你大爷,是水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周阳乔狂笑。

    “滚滚滚!”陈青笑骂,转身待客。

    老熟人又来了,袁风起,路雅,林根,木林森。

    “陈青,恭喜!”袁风起偷眼看了看汪城,见他没注意这里,赶紧一口干了,终究没喝过酒,辣得龇牙咧嘴:“苦尽甘来!恭喜恭喜!”

    “陈青,恭喜了,”路雅面带微笑,化了淡妆,还是那么有女生的样子,只是眼睛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恭喜恭喜!”林根也笑。

    陈青来者不拒,一一干完,看这会儿似乎都喝遍了,回到了周阳乔那一桌,却见周阳乔已经趴在桌上了。

    陈青一愣,拿她那一口见底的瓶子一闻……

    白酒。

    “哈哈哈哈!”陈青大笑。

    邻居们都看出了陈青喝高了,都劝陈青休息去,拗不过陈青,只能让陈青撑着醉意收拾。

    碗、盘、桌、椅,都是万家牌的,哪个碗是哪家的,这些都得各家去认领。这些陈青就帮不上忙了,当下终于回屋躺下,瞬间入睡。

    陈山仰面躺着,看着两个儿子,没犯病时,他也是个聪明人。

    泪流满面。

    “嗝……”陈蛮打着嗝推门进来,看着陈山,面无表情道:“陈山,陈青觉醒了,应该高兴。”

    “小蛮……”陈山终于放声大哭。

    山海青现出身影,默默看着三人,不知想到了什么。

    .

    正主走了,客人基本也散了,但小区还是喧闹了好一会儿。邻居们乐呵呵收拾了东西,将还能打包的剩菜都分了,还意犹未尽仍聚在小区里。

    “阳光,看到没?这就是觉醒!你天赋好,叫你好好修炼你总偷懒,要是哪天像你陈青哥一样觉醒了,你老子我死了都心甘情愿!”

    “话说不知道首富是怎么跟陈青交上关系的?”

    “他儿子跟陈青是同学。”

    “是哪个…”

    红光小区是个和睦的小区,偶有点摩擦,不久又会好。

    这宴算不上体面,但众人吃得很尽兴。

    不说全部,但绝大多数总是为陈青高兴的。

    或许穷苦人家心中都有一个翻身腾达的朴素愿望,陈青帮他们实现了。

    就像那只挑战了高高在上的神仙的猴子。

    替小人物完成了忤逆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