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57 陈蛮
    陈蛮是个小滚刀肉。

    虽然人小力气小,打架从来没怂过。

    这家伙受过几次陈青看得心疼到骨子里的伤,没有大伤的日子里,身上从来都挂着小伤,说俏皮点,这家伙从来没有满血过。

    他天生少根筋,有些事儿认准了就寸步不让,这种性子自然免不得磕磕碰碰。

    但是,到现在为止,他没主动招惹过别人。

    小孩子磕磕碰碰再正常不过,家长急了眼,可能小孩反倒都已经勾肩搭背过家家了。

    所以陈青不护犊子,但那一句“小畜生”是陈青没法忍的。

    陈青一脸冷漠来到了学校,进了办公室。

    陈蛮站着,面颊上全是已经干了的血,鼻孔里堵着卫生纸,脸上还有乌青,与指甲的刮痕。

    从来不会哭不会笑的他,依旧脸色执着且平静,看着陈青。

    不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他的对面还有四个小孩,或是得意洋洋,或是一脸倨傲。

    班主任的脸色有点尴尬,朝陈青讪笑了下。

    看到班主任的笑,一个秃顶男人突然转过了头来,穿着一件毛衣,满脸横肉,看到陈青立刻暴怒:“就是你!就是你!”指着陈蛮,气得发抖:“这是你家小孩是吧!”

    秃顶男人作势要冲过来,被其他两个家长架住了,但那两人几乎拉不住他,仿佛稍微没用上力就会扑到陈青身上。

    “草你X,你家全都是畜生养的……”

    陈青走到了他的面前,一巴掌!

    啪!

    秃顶男人被打了个趔趄,只是一瞬间半张脸都红了,他含糊不清说着什么,嘴里已经吐出了一口血沫。

    所有人都呆住了。

    秃顶男人也呆住了。

    “你娘没教过你什么是教养,那就我来教。”陈青冷冷看着他。

    “我草你X!!狗娘养的……”

    啪!

    陈青的一巴掌又扇在了秃顶男人脸上,这一次满口的血沫被打飞出了一半。

    正巧溅在五个孩子身上,两个孩子被这一吓,顿时大哭起来。

    陈青站在男人面前,平静看着他,那模样,所有人都明白了,若是男人再敢出言不逊,又会有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我……我……”吓男人跌坐在了地上,两边脸颊都已肿起,含糊不清说着什么。

    其他几个呆住的家长立刻走过来,拦在了陈青面前:“有……有话好好说!”

    “这位家长,你讲不讲道理!”

    “我X你玛!杂……”秃顶男人看陈青被拦住,又有了勇气,喷着血沫子大骂。

    陈青再一次向他走去,却被另外两个家长拦住了,陈青冷冷看向他们:“让开!”

    两人没动。

    陈青随手一拨,两人顿时像被什么撞过,跌向了一旁,推着桌子滑向一边。

    脸都肿了的秃顶男人已经慌了,看着一步步逼进的陈青:“你……你别过来!”

    “陈家长!陈家长!”女老师鼓起勇气拦在了陈青面前:“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陈青冷笑:“他没好好说时你在哪里?”

    不过终究是陈蛮的班主任,陈青没再动手,看向两边脸颊高高肿起的秃顶男人:“还要骂不?”

    “你等着!你等着!你给我等着!”秃顶男人咬牙切齿,身体在微微发抖。

    “先别等了,你既然叫我过来了,那就说说呗,”陈青看了看另外两个家长。

    “你家孩子打了我家孩子!”女家长顿时冲了过来:“还有你!一进来就打人!讲不讲道理?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我本来是要来讲道理的,但你们非要骂娘,就别怪我手黑。”陈青冷笑,看向了陈蛮:“你们是想说陈蛮一个人欺负这四个小孩是吧?”

    “是你家小孩先动的手!”女家长更生气了:“小孩吵个嘴有什么,是你家小孩管教无方!”

    “陈蛮,怎么回事?”陈青皱着眉。

    “他们说我没爹没娘。”陈蛮一脸认真平静:“我有。”

    陈蛮认的道理简单干脆,说的话也这样。

    女家长一窒,又继续骂道:“那又怎样!先不管是不是,就算说了又怎样?轮得到你动手?你怎么教小孩的!”

    “轮得到你来说?”陈青冷冷看向了女人:“你说一个试试。”

    “报警!报警!我不信没人治不了你!”秃顶男人口里滴着长长的血沫,已经掏出了手机,嘴里像是开了什么马达:“没完!这事没完!这事没完!”

    女人呆了呆,看了眼脸颊肿得跟注水猪肉似的男人,面皮微微一抽,狠狠点了点头,咬着牙:“可以!可以!呵呵,可以!”说完也掏出了手机:“报警!报警!道理讲不通,那就来硬的吧!寻恤滋事能关几天?不对!这是谋杀!”

    这时,最后一个家长也到了。

    穿着西装,西装外还套着风衣,很讲究。

    看着这场面都呆住了,看着身上溅满了血、正在号啕大哭的小孩,惊道:“小正!怎么了?伤在哪里了?”

    “不是小孩的血,”女班主任刚工作不久,这会儿也乱了方寸,努力解释:“血是这……这位家长的,小正他只是吓到了。”

    西装男松了口气,转了过来,就看到了陈青。

    两人都是微微一怔。

    这不是昨天跟潘耀明一起来贺宴的一个随从吗?

    “是……你?”西装男人一顿,猛然看向了正气得发抖、正要报警的两人,道:“等等等等等等。”拿起秃顶男人与女人:“我们商量商量。”

    说着将三人都带了出去。

    打人要负责任,陈青自然清楚,他自然不会跟国家斗,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讲清楚了事儿,该没事就没事,该关几天关几天。

    只是他突然意识到,似乎……情况会有些改变。

    班主任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这会儿乱了方寸,正用卫生纸擦着桌上的血迹。

    手在颤抖。

    一会儿,三位家长回来了,秃顶男人却没了踪影。

    女家长努力挤出一丝笑意,“这个……这位兄弟,嗯……是我们不对,孩子说话没轻没重,不过说者无心,他又哪懂什么?绝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不错不错,为了几个小孩的事儿闹得这鸡飞狗跳的,没啥意思,兄弟啊,这事儿老哥对你不住,算了吧。”

    最后来的潘耀明的随从更是一脸歉意:“陈兄弟,我也不知咋回事,你说这闹得……唉!”

    “没事儿,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陈青也笑了,漫长的时间里陈青明白了忍一时风平浪静这个道理,这句老得不行的老话,真的是至理。

    “小蛮,过来。”陈青将陈蛮唤了过来:“不能打架知道吗?”

    “知道。但他们说我没爹没娘。”陈蛮脸上满是干了已经龟裂的血迹:“我有。”

    三个家长这会儿脸上都有些挂不住,女家长笑道:“阿才,过来!过来给陈蛮同学道歉!同学要和睦!哪有你这样说的?”

    “小正,你也过来,以后不许这样说了听到没?”

    两个小孩都走了过来,只有那个神色倨傲的小孩将头扭在一边,高喊:“我不!我偏不!”

    “听话!过来!”

    “我不我不我不!我就不!”

    “没事没事,”陈青摆摆手,看向陈蛮:“一会儿回家了哥教你怎么一巴掌就把人脸打出血,以后还有人这么说你,你就这样打,好不好?”

    “好!”陈蛮郑重点头。

    那小孩身体微微一缩,看着这满地的血迹,面色都扭曲了起来。

    而小孩的父亲也是面色难看,喝道:“过来!”

    这一次小孩过来了,偷眼看着陈青,视线闪躲着,朝着陈蛮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一一道了歉,这事儿就算是结束了。

    陈青对这班主任没什么好说的,但凡她有点能力都不会成这样,当下一言不发出了办公室。

    陈青在前,陈蛮在后,在操场上缓缓走着。

    冬日的太阳总是懒洋洋的,不少人在操场上散步,每人都喷着白色的热气。

    陈蛮突然道:“我没错,我还有爹。”

    陈青停了下来,“我没有说你错。”

    陈蛮没有说话了,好一会儿,又道:“陈青,是不是最亲的那个人走的最早啊?”

    “娘走了,陈青,我现在最亲的人是你,你会不会也走啊。”

    陈青心像是被什么抓了一下,感觉这一刻有些吸不上气。

    “陈青,我也会变老,我老的时候你还在不在啊。”

    陈青回过头,就见从来不哭不笑的陈蛮,面色平静,

    但已全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