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58 生日快乐
    “我在呢,我在呢。”

    陈青蹲下来,将陈蛮搂在怀里,他突然发现,可能是因为陈蛮省心的原因,他或多或少忽略了他只是一个小孩的事实。

    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七岁的小孩呐。

    “今天我们不上课了,我带你去吃肉好不好?”陈青又一次安慰。

    “我有点难过。”陈蛮抬头看着陈青,没有表情,但泪水还在流,晕开了脸上已经干了的血迹。

    陈青心里难受,或许陈蛮像其他小孩一样哇哇大哭他会好受许多,反是这么认真流着泪的模样让他心中发紧。

    “好了好了,今天我们吃肉。”陈青拉起他的手。

    陈蛮却是缩了缩,“我书包还在教室。”

    片刻后,陈蛮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回来了。

    陈青小心将他的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两人这才走出了学校。

    陈青生怕他又说起刚才的话题,不停找着话头:“你这书包装的啥?那么多?”

    “玩具啊。”

    “你带玩具做啥?”陈青奇道,陈蛮的玩具很少,都是他自己捡来的。平时就摆在床上,睡觉时就摸摸玩具的头,就算是玩了。

    “卖啊!”陈蛮又道。

    “……”陈青无语:“卖了做啥?”

    “买东西啊。”

    “……”

    没有丝毫破绽的逻辑。

    算了算了,不说了。

    陈青看着陈蛮这一身,还算干净,不过也旧了,也得置办几套衣服。

    脑海中浮现出陈蛮穿着明亮活泼的童装,陈青竟隐隐有些期待。开始在脑中规划怎么搭配。

    托神经回路的福,陈青脑海中很快就出现了数千种搭配……

    两人默默走着,好一会儿,陈蛮停在了路口,跟陈青道:“你等着。”

    陈青无奈,站在了原地,就见陈蛮穿过马路,钻入了一间文具店。

    陈蛮很熟悉来到里面,真奔一个柜台前,指着一根钢笔:“我要这个。”

    店主是个有些胖的中年人,将钢笔拿了出来,看了眼标价:“18块。”

    陈蛮不慌不忙,将书包放在地上,把一个断了一只手的变形金刚拿了出来,摆在柜台上,摆正。

    然后认真看着店主。

    店主愣了愣:“??”

    陈蛮当下又低下头去,又掏出了一把玩具手枪,摆在变形金刚旁边。

    店主似乎明白了陈蛮要做啥,好奇探头看了看他的书包。

    陈蛮又拿出了一只拳头大的毛绒猪。

    店主好奇道:“小朋友,你想换这钢笔?”

    “嗯。”陈蛮摇摇头:“我没钱。”

    终于,将十样玩具都摆在了柜台上,陈蛮认真看着店主:“没有了。换不换?”

    店主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挂着笑,视线缓缓扫过这一排玩具。

    好一会儿,将其他九样玩具都还给了陈蛮,只留下了当中一个指节大小、举着旗的塑料小人,将它收入了零钱堆,笑着将钢笔递给了陈蛮。

    “谢谢!”陈蛮弯腰鞠躬,收起东西回到了陈青面前。

    “你买了啥?”陈青笑。

    陈蛮拿出钢笔递给陈青:“生日快乐。”

    陈青一呆。

    生日?

    今天几号来着?11月27?

    哦,对,是自己生日。

    自己从来没有过过生日,没想到陈蛮竟然会记着。

    陈青深吸了口气,双手接过钢笔:“谢谢!”

    “没事,”陈蛮指着对面的文具店:“那个老板是好人。他只要了小七。”

    陈青知道陈蛮有十个最爱的玩具,还给这它们排了座,小七好像是个很小的塑料小人儿。

    “嗯。以后我们东西都在这买,”陈青笑开了花:“走,带你买几套新衣服,然后吃肉。”

    再一次回到家时,陈蛮已经穿着时髦,已经彻底从庄稼娃成了城里孩子。

    陈宽眼前一亮,“嚯哟!洋气啊这小兔崽子!”

    又朝陈青笑道:“阔气啊陈老板。”

    “一般一般。”陈青嘿嘿直笑,心满意足。亮了亮陈蛮送的钢笔:“小蛮送的生日礼物。”

    “生日?”陈宽想了想,“对哦,今天是你生日,不过这生日有个毛的过头!装这洋气。”

    “滚滚滚滚。”陈青将笔放回书包,看到自己那根超期服役、包扎过了好几次的钢笔,意识到了陈蛮应该是看到这笔的惨状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哈哈,肉。”陈蛮那边嗅了几鼻子,直奔到了锅边。

    “洗手!”陈青喝了一声。

    很快,一锅土豆炖肉好了。

    三兄弟将书桌清了,将菜摆在了中间,又叫醒了陈山。

    陈山还有些迷糊,不过没发病,很清醒:“小宽?小青,小蛮。”

    “陈山,吃肉。”陈蛮搓着手。

    “说了多少次,叫爹!”陈青一筷子敲在了陈蛮头上。

    陈蛮揉着头:“好哒。”

    陈青扶着陈山起身来到桌前,生怕他已忘了,笑得灿烂:“爹,我觉醒了!”

    “嗯!”陈山点点头,拿起桌上洗干净了的牙刷杯,倒上了一杯水举了起来:“我儿成才了!”

    “来来来来,干,干一个。”

    “干。”

    “干。”

    父子四人不成套的杯子碰在了一起。

    或许是陈山已经知道了陈青觉醒,他表现得很淡定。

    山海青出神看着,不知想到了什么。

    “以后哥不用再去码头啦,”陈青一万个舒心:“先好好养养身体,养好了我们好好修炼。”

    几人聊着天的功夫,陈蛮专门扒肉,吃得满脸颊都是汤汁。

    三人说着有的没的,陈青与陈宽都很默契的没问母亲的事儿。

    这一顿算是家庭内的觉醒宴,没有酒,但也尽兴。

    只是陈青一直在担心一件事儿。

    今天被自己打了的秃顶男人,似乎是不想和解的,要是他真去报了案,真个儿就麻烦了。

    觉醒了,但也不代表着可以欺凌平凡人,甚至一般都是从重从严处理。

    洗了碗,陈宽出门溜达去了,陈山吃了药,坐在床上闭目养神,陈青在想着陈蛮的觉醒问题。

    “老头儿,小蛮的刀魂还有多久爆发能看出来吗?”

    “估计两月左右。”

    陈青点点头。

    这时间看起来很充足,但问题是要筹的钱不是几万几十万,别说两个月了,就算给陈青两年,也不知道从哪弄去。

    山海青向来干脆:“走!”

    “啊?上哪去?”陈青一怔。

    “你不是要赚钱?本座教你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