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61 墨龟(中)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铜龟?”陈青又看了看其他LED牌,却是没有发现有铜龟的悬赏。

    如果有铜龟的悬赏,他就可以连带着猎人公会的任务一起做了。

    “呵呵,”山海青却是冷笑了一声。

    一听他这语气,陈青准知道没好事儿,当下奇道:“怎么?”

    “你猜猜,铜龟若挂在这里,悬赏金额会有多少?”

    陈青愣了愣,在酒馆里铜龟的任务只是挂了上去,并没有写完成了具体有什么奖励。

    “十……万?”看山海青嗤笑,又追问:“二十万?三十万?四十万?五十万?”

    说到五十万的时候山海青终于点了点头:“铜龟极难对付,而且虽然你的焚血天赋刚好克制龟类,但铜龟所在之处往往只有它一只,你找不到许多低级妖兽慢慢积累盛宴,某种意义上它也正好克制你。”

    这就难办了!

    陈青皱起了眉头,按老头儿所说,加入猎人公会——特别是在猎人公会还弱小时就加入好处多多,而铜龟就是猎人公会的入会条件……

    “接吧。”山海青倒是干脆。

    陈青来到接待处,排在了队伍的最末处。

    开放式的窗口,里面正有一个制服女子正熟练且机械地派发任务。

    “单人还是团队?”

    “单人。”

    “名字?”

    “谢远。”

    “接什么任务?”

    “羽兔。”

    ……

    为了鼓励团队作战,团队接任务时总会有些优待,陈青原本也可以叫来周阳乔等人组个小队,但猎杀墨龟为暴露自己的焚血天赋,暂时这些东西还是藏着点为好。

    很快就轮到了陈青。

    “单人还是团队?”

    “单人。”

    “名字?”

    “陈青。”

    “接什么任务?”

    “墨龟。”

    “墨……”一直机械记录着的制服女子不觉有些惊讶,抬起了头来,打量了陈青两眼:“墨龟?你确定?”女子打量了屏幕两眼:“介于你是第一次接任务,有必要跟你解释一下墨龟的危险等级,按你登记在册的实力,你对上墨龟,有70%的机率死亡,完成任务的机率0.1%。”

    “确定的。”陈青点点头。

    社会上的武者还需要登记,但学校里觉醒的武者倒是会直接记录入系统,她这里有他的信息也不奇怪。

    女子再深深看了陈青一眼,登记了几下,拿出一个与围场试练行军仪相似的东西:“民用型行军仪,5000元。”

    没有这东西就没法接任务。

    陈青有些肉痛,但他也知道其实这东西政府已经补贴了九成,真实价值起码是这价格的十倍以上,咬牙付了钱。

    上面已经录入了墨龟的任务信息:“墨龟,每只600元。觉醒墨龟20000元。”

    后面还有墨龟所在区域的地图,还有一些危险等级之类的信息,再往下翻翻,竟然还有其他武者的留言:

    “操,这玩意儿有谁能打得动老子认他做爹!”

    “皮太实,虽然慢,但攻击极为夸张,我二重,腿部都受了重伤,希望以后的人看到这则留言量力而行。”

    “惹不起。这钱没法赚。”

    行军仪其实也可以算作是一个论坛,这里与武者APP【大道】接通,里面有攻略,基础知识等,还有买卖版块,还有类似于求组队之类的信息,如果常常做攻略,还有积分奖励,还算可观。

    而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这版块中的数据统计:

    “接任务武者等级占比:一重21%。二重62%。三重16%。其他1%。”

    “任务完成率:一重0%。二重0%。三重0%。”

    “死亡率:一重61%。二重8%。三重0%。”

    看到这里,陈青面色凝重了几分,眼巴巴看向山海青:“老头儿,这没问题吧!这这这,三重武者都是0%的任务完成率啊!而且你看,一重61%的死亡率啊!”

    “生死这种事儿看缘分。”山海青无所谓道。

    “……”

    陈青咬咬牙,“我敏感字!走!”转身就走。

    而排在陈青后面的几人看着陈青远去的背影,都有些惊讶。

    “不知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不知死活,竟然敢接墨龟的任务!”

    “你没听见么?这是他第一次接任务,估计觉醒了与周围的人一比,就觉得自己有上天入地的本事呗!武者的第一次任务可是死亡率最高的!”

    “也有可能觉醒了不得的天赋……”

    “三重武者都没完成过的任务!就算他天赋再逆天又能如何!”

    “就看他能不能活着回来吧……”

    ……

    墨龟所在区域叫大塘村,与众多低级险地一样,这里本来是一个水产养殖区,灵气复苏以后,墨龟成了这里的主人。

    与青云城周边几个险地不同,这里还有些距离,好在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周折,陈青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通往村里的水泥路早已被各种植物顶穿,裂成了一个个不规则的多边形。

    远远看去,大塘村是一大片泥塘,方方正正分成了约摸篮球场大小的浅塘,浅塘旁的杨柳已经没了杨柳依依的模样,棵棵粗壮且扭曲,虬结纠缠,最大一棵怕是就有十来层楼高,团簇着将一大片区域都包裹住了。

    陈青将黑石刀抽在手中,默默念叨山海青所说的墨龟习性:“喜欢趴在淤泥里,直线速度很快,转向速度很慢,不能正对它的头,不能正对它的头……”

    陈青放慢了脚步,走在路正中间,路两旁就是塘堤,大约宽三四米,再往里便是池塘,黑乌乌的水像是染了墨,死寂寂没有一点动静。

    陈青全神提防着路两层,生怕突然从草丛或泥地里窜出一只墨龟秒杀了自己。

    突然哗啦一声响,前方的浅塘里猛地溅起一个水花,里面有个什么东西猛地摆了一下。

    “那就是墨龟?”陈青扭头问。

    “正是。”山海青随口道:“你要如何对付它?”

    陈青看着那黑漆漆的水,与张牙舞爪的妖魔鬼怪相比,陈青更惧怕于这种看不见的危险,总之不管怎样,肯定是不能进泥塘的,要么找一只没在泥塘里的墨龟,要么用什么法子将它逼出来……

    看了看山海青,一副“你自己想办法”的模样,当下嘿嘿直笑:“小爷找下一只去!”

    一边戒备一边往前,越过一个黑泥塘,陈青顿时一愣,泥塘里有一条大家伙!如今是冬天,正是枯水期,没了人的照顾,池水没有得到补充,泥塘里深一点的水也不过膝盖深,而那大家伙是一条极大的黑鱼,小半个背鳍都露在水面,没了水的滋润干枯龟裂,那巨大的鳃缓缓鼓动着,水被卷入推出,翻起阵阵黑泥,而那一双乌漆漆的眼睛似乎埋在水里盯着陈青。

    陈青打了个冷战,往后两步,“这个大个东西出现在一个池塘里,这犯规啊!”

    “搞它!”

    “搞个鸟蛋!老头儿,这东西小爷都不用问都知道惹不起。走走走。”

    陈青却是有些意外,知道这一片是墨龟的地盘后,陈青下意识以为这里全是墨龟呢,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这错误在某些时候甚至能致命!

    小心往前,一路上不时能遇到诸如泥鳅、鳝鱼之类的东西,墨龟倒也见到了两三只,但都在淤泥里,陈青是万万不会跳入池塘与之相斗的。

    而据陈青估计,这看到的可能连十分之一都不到,极有可能九成九的墨龟都稳如石头在泥底睡觉呢。

    正想着,陈青突然眼前一亮!

    一只墨龟趴在池塘堤上,正撕扯着一条巨大的黑鱼尸体。那黑鱼比墨龟大了几倍,对比就似鸡蛋对比矿泉水瓶。

    这一只墨龟大约有成年人环抱那么大,但比普通的乌龟厚重了很多,龟壳极为光滑,上面有一道道从那啥啥头到尾部的竖棱,四只脚很粗壮,覆着鳞片。

    而最让陈青在意的,是那啥啥头,大约眉毛的位置有一道横架着的红色突起,而龟鼻很像是舰首,锐利地可怕。

    既然知道必有一战,陈青也不怯战,若是一会儿将它惊回到了泥塘就更麻烦了。

    心念及此,陈青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黑石刀朝着敏感字头狠狠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