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66 内裤大爷也包赔!
    来时陈青是慢慢前来的,此刻却是全力奔行,在城门下,已是八分钟后,盛宴时间快过,陈青这才将那只濒死墨龟捏死,顿时一股气血入体,盛宴时间再一次延长,陈青七窍又有血冒了出来。随手擦去,陈青这才缓缓步入了城内。

    一个升腾着血雾的人!

    城门口的几个守卫不由握紧了几分手中的木棍,但守卫对兽不对人,也没盘查,看了看陈青手中那一把巨大断刃,心中大为羡慕,只当是某个有所收获的前辈,放入了城。

    陈青在城内迅速来到无人处,快速奔行一阵,但总有路口等有人处,陈青只能放慢速度,片刻后,陈青知道时间终于要到了!

    看看环境,猛地翻入一个大院内,来到一户人家前,敲响了门。

    “你是谁!你……”周阳乔惊恐的声音传来,但下一刻她立刻认出了这个血人是谁:“我草!你……你!”

    “通知……我哥。”陈青终于裁倒了下来。

    当!

    一声巨大的金属落地的声音,那断刃生生将地砖都磕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坑。

    周阳乔赶紧抱住倒向自己的陈青,顿时惊叫一声:“好烫!”

    快速他扶到了自己床上,立刻撕开了陈青的衣服,陈青胸口一个血纹正在缓缓消散。

    周阳乔一呆,又看向其他地方,肩膀、大腿都有伤口,明显是新伤,但已经愈合了大半,甚至已经开始结痂,除此之外就见不到其他伤口了。

    “没道理啊……”

    陈青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粉红色的床,粉红色的被子,上面还有很可爱的卡通形象。不过上面有许多血迹,看来是周阳乔搬他上床时弄上的。

    今天吸入的气血太多,后遗症也太严重,与上一次不同,这一次陈青真的有些浑身酸痛,抬抬腿动动手都有一股钻心的痛。

    不过身体的底子毕竟在哪,片刻陈青就龇牙咧嘴坐了起来,粉红色的被子自身上划落,露出了肩膀上的伤口,此刻已经结痂,痂也快要脱落。

    “???”

    陈青瞪大眼睛,掀起被子往里一看……

    “我内裤呢???”

    “对啊大哥,妈呀老惨了!”远远地,周阳乔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血人啊!那会儿老子都感觉他要死了!不过好在上下零件都还齐全,估计得卧床好一阵了……”

    “麻烦妹子了!”一道浑厚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却是陈宽的声音。

    陈青左右一看,也没看到自己的衣服,实在没辙,又猫回了床里。

    周阳乔当先进屋,随后是陈宽那无比广阔的身体,猫着腰努力低着头才进了屋。

    “瞧瞧,现在还昏死着呢,没个十天半月……”周阳乔一直扭头跟陈宽说着,指着床上叨叨叨说着,这会儿一转过头,就看到了陈青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看着她。

    周阳乔:“……”

    “小青?”陈宽一直皱着眉头,这会儿微微舒展了一下,“没事吧?”

    “没事。”陈青摆摆手,“那会儿有点脱力,感觉都有点走不动道了,就让周阳乔通知了你,这会儿躺一会儿也差不多了。”

    陈宽自然不信,巨大的手掌一把抓住被角,掀了开来……

    掀了开来……

    开来……

    来……

    “我草!!!”陈青一惊,下意识挡住重要部位:“你干嘛呢!”

    “真没事儿?”陈宽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那我就放心了。”

    “你掀被子干嘛呢!!干嘛呢!!干嘛呢!!”陈青都要疯了!!

    周阳乔在呢!!

    周阳乔也在呢!!

    而且还他么睁大着眼睛看热闹呢!!!

    “你你你你你你先回去!我我稍后就来!”陈青奋力拿回被子盖在身上,死死拽住两角,生怕又被来一次。

    “谁稀得看你那点玩意儿!”周阳乔乐道:“好像老子要抢你的似的!”

    “哈哈哈哈,对对对,看这土鳖那死样。”陈宽大手掌挠挠头,“要我背你回不?”

    “不用不用,你先回。”陈青看着莫名就成了一伙的两人,咬牙切齿看向周阳乔:“我衣服呢!”

    “行吧,那我回了,小蛮也快回来了。”陈宽正要走,周阳乔又道:“大哥,你顺手把陈青那断剑拿回去吧。”

    说着来到客厅,将那把沉甸甸的断刃递了出来,才递出手,顿时觉得不妥,这断刃足有两百来斤,陈宽还没觉醒,严格说来是个普通……

    “嚯?看起来是个好东西。”没想到陈宽一手就拿了过去,掂了掂:“还挺沉。”

    周阳乔嘴巴微微张大了。

    “行,那妹子,你忙,”正要走,突然又站定了,面色郑重起来,双手抱拳,沉声道:“多谢了!”

    “哪里的事儿,”周阳乔嘿嘿一笑:“陈青我铁哥们儿,应该的。”

    “嗯,告辞!”

    陈青有些无语,要早知道自己随随便便就能好了,他也不会让周阳乔叫陈宽过来,眼下这叫啥事儿?

    把这傻大个喊来,然后当着周阳乔的面掀了自己被子,然后就走了??

    听到陈宽走了,周阳乔乐呵呵进来,陈青咬牙切齿更多了几分:“我衣服呢!”

    “哎哎,至于嘛?”周阳乔皱起了眉头:“就你那几件破衣服,老子还能偷了还是怎么着啊?”

    “……”陈青都快崩溃了,老子指得是这个吗!!!这是这几件衣服值不值钱的问题吗!!

    “到底在哪!!”

    “嘿!没完没了了,你衣服没了大爷赔你成吗!”周阳乔皱着眉头:“娘们儿唧唧的。”

    “这是衣服的事儿吗!啊?”陈青真的要崩溃了:“这是衣服的事儿吗?!”

    “裤子大爷也包赔行吗?”周阳乔声音也大了几分。

    陈青真的怒了,吼道:“我内裤呢!”

    “内裤大爷也包赔!”周阳乔理直气壮。

    两人都要吵起来了,就听有人进来了,一个中年人面色很是阴沉,径直走了进来,看着快要吵起来了的陈青跟周阳乔……

    一个光着上身、坐在周阳乔的闺床上、的陌生少年。

    瞬间陈青就明白了,这估计是周阳乔她爹。

    “叔你听我解释……”陈青窘迫无比,正要说话,周阳乔乐道:“爹,他就是陈青,我跟你说过那个穿一条裤子交情的那个。”

    穿你大爷的一条裤子!!!

    陈青都快崩溃了!

    又听外面有了点动静,一个中年女人也走了进来,一眼,她就明白了什么事儿。

    一个陌生少年光着身体出现在女儿床上,还能有什么事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海青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叔你听我解释……”陈青嘴巴平时也挺利索,但这会儿头脑发胀,竟然搬出了那句糟糕度MAX的台词:“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的……”

    “她爹,你别动气,”周阳乔她妈将她爹拖着往后走了几步,来到客厅,小声道:“好事儿啊!好事儿啊!你家丫头这么虎,有人能要这是好事儿啊!”

    ……

    陈青渐渐石化了。

    觉醒后耳力好了太多,自然是将周阳乔父母的话听见了。

    真的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了么……

    而且,我裤子呢?

    我裤子到底在哪?

    “哦我懂了!”周阳乔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你就是担心你那战利品嘛!哎你早说啊!”

    陈青面色死灰,看着她。

    周阳乔片刻后就把陈青的皮制背包拿了出来,扔到床上:“放心,这东西我赔不起,所以好好收着的,”说着伸着脖子往里看了看:“啥呢?”

    陈青木然接过背包,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我,内裤呢?”怕周阳乔又进入“老子赔得起”的状态,立刻补充道:“我想穿内裤了。”

    “你内裤?”周阳乔一怔:“都是血,洗了啊!”

    陈青可是压低着声音说的,而周阳乔完全以她和平时无二的声若洪钟般说着。

    客厅里面两人的讨论停了下来。

    他们试着串连了一下关键词:一个男的,光着,在女儿床上。内裤,全是血,女儿给洗了。

    “……”陈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海青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这事儿简单,”周阳乔怂怂肩,来到自己柜子前,拿出了一条画着卡通大象的小内裤。

    陈青目瞪口呆!

    这是要给我穿你的内裤吗!!!???

    周阳乔这时皱起眉头,“好像……这样不对劲嚯?”

    你大爷的你终于知道不对劲了吗!!!!你也知道不对劲了吗!!!

    陈青都要哭了!放低了声音:“我想走了,你把我衣服都给我好不好?”

    “噢。”周阳乔出了卧室,片刻电吹风就响了起来。

    陈青度过了长度好似七八个月的五分钟后,周阳乔甩着一件内裤和裤子进来了:“过热了,衣服还得等一会儿……”

    话没说完,陈青就夺了去,在被子里几下穿好,掀开被子,猛地站起,背起背包,却看到了被子里面外面星星点点的血点。

    火气一下子消去了大半,深吸了口气:“谢谢!”

    “你跟我客气个……”

    “嘘……”陈青小声道:“我走了,你跟叔叔阿姨解释一下,就说我家里有急事儿。”

    说着光着上身,在周阳乔指引下迅速拿起自己衣服,猫着步子出了门。

    周阳乔她妈还在说着话:

    “要不炖点补的吧?”

    “脸色别那么臭成不成,这是好事儿!”

    “放屁,谁是白菜谁是猪还不一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