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74 乾坤不动立定跳远
    “不要胡说!”

    陈青抓起陈蛮手掌狠狠来一掌,陈蛮没事,倒是自己的手拍得通红。无奈道:“再说这样的话我饿你十天!”

    “十天啊……”陈蛮一句话没说完,终于睡了下去。

    陈青向陈宽展示了一下自己通红的手掌,哭笑不得:“真要变成滚刀肉了!”

    陈宽不知想到了什么,乐了:“等他整个儿成了铁人了,哈哈,那就是天底下头一号滚刀肉!横冲直撞,谁能拦他?”

    陈青也是嘿嘿直笑,“吃饭吃饭!”

    只是陈宽的厨艺嘛……

    得了,吃不死人。

    ……

    虽然觉得这么做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但下午陈青将陈宽支去送陈蛮上学后,又引导着陈山吸收了一次念。

    原本陈山的病已经从歇斯底里转变成了到处喊人作“孩子他娘”,虽然还迷糊,但终归温和了太多,但这一次又隐隐有变回歇斯底里的状态。

    陈青心中不忍,暂时停止了念的收集。

    “功法好了。”山海青突然出声。

    听到功法两字陈青顿时大喜!嘴上却道:“哎,老头儿,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现在才拿出来?”

    “针对低阶修士的功法本座会去记么?”山海青嗤笑:“而几样无级别的功法……修炼那种垃圾只会平白损了天赋!“

    老头儿说的垃圾绝对也是好东西啊!

    陈青心中琢磨着怎么套出来,口中却道:“也是!朕乃天之骄子,可是穷天下之……”

    “鹦鹉学舌!”山海青打断了陈青的话,道:“在石墓中冲至二层的女子你可知道是何来历?”

    “尘离?”这应该是陈青人生见过最美的女子,自然记得:“她咋了?”

    “尘家,又名雷宗,在日后其直系血脉天赋几乎都与雷电有关,可知为何?”

    陈青一呆,知道山海青有意考他,没将“必须不知道”几字说出,使劲想了想,道:“是不是生物里说的择优选偶?”

    “算是吧,尘家一直在有意培养自己的血脉,其开宗祖师尘希乃是一代天骄,创下尘家雷电功法的根基,就算不是雷电天赋,也逼着后人修炼雷电功法,在全族只修炼雷电功法的前提下,后人觉醒的天赋中雷电的比例越来越高,雷电成了他们血脉的一部分,直至本座那个时代尘家几乎成了雷系代名词。”

    “还有这种操作……这才是正宗百年树人啊!”陈青喃喃道:“但是,那些觉醒的不是雷电天赋的人,他们岂不是放弃了觉醒的天赋。”

    “不错!这便是本座现在要与你说的!”

    “尘家有尘希这等实力与手段皆备的强人才能将这等邪路闯出一片光明,但那毕竟只是例外,你要记住,除非天赋太过奇葩,不然天赋才是第一战斗力,才是最强依仗!

    “功法,只是为了辅助天赋发挥出更强的威能罢了,切记永远不可舍本逐末!”

    陈青皱眉:“那我修炼《万念宝典》做啥?”

    “没有此功,你要如何觉醒?”山海青冷笑:“而且你要记住,修为到了后期,意念是战力组成的极大一环!在神教扩张入远古密林之时,便曾遇过到一荒野之族,人丁稀少,还处于饮毛茹血的阶段,但族人体魄无比强大,宛若战神,最强几人甚至比得上九州几条神龙,但几乎没费力气,便被神教毁灭。原因便是他们的神识没有任何防御可言,神教里但凡会一点魂技的中层便能轻易对付他们!”

    陈青点点头,郑重道:“明白!”

    “所以老夫才说你将念用来强化身体太过浪费,几乎如琼浆浇地一般!只是血月将至,而且如今只是新历19年,会魂技者万中无一,想来不强化神识也无甚大错,才由你胡闹而已!”

    “明白!”陈青这次郑重点头:“过了血月,我就专门强化一波意念!”

    “嗯。”山海青点点头,“而本座现在要教你此功,名作《叠劲》,算是强化系通用的功法,只不过本座将其稍微改良,只要你有足够悟性,叠上十重也有可能。”

    名字太纯朴了些吧……

    在陈青的观念中,但凡厉害点的,一般会叫什么九重啦、弑神啊、仙法啊之类的,你看看,就算是立地跳远,要是叫乾坤不动立地跳远,这一下就厉害了起来。又比如九重蛙跳,冥王打盹……哇!

    “原理简单,不过你一击在何处,都会有反劲传来,而你顺着这股劲用力,便能打出第二击,以此类推,便能在瞬间打出数击。”

    陈青微微捋了一下,明白了。

    这就像是拍球,拍下去球会弹起来,而再将球拍下去这个过程就是借力打力了。

    同样,就算是铁锤,打在地上也会弹起来,自己若能将这股力借用,顺着打出第二击、甚至第三击,就很愉快了,而且……

    陈青突然一怔,想起了一个问题,顿时大喜!

    “如果……如果我一瞬间打出第二击第三击,那岂不是能触发好几次焚血的效果?”陈青哈哈大笑:“怪不得老头儿你要教我这个!妙极,妙极!”

    “你的脑子总算有一次没蠢出花来。”山海青道。

    “哈哈哈哈,哎,话说我到底是受了什么打击才会变成你这反社会人格?”陈青乐了:“明明想夸本宝宝天资聪慧,总要装作不屑一顾的模样!”

    看山海青又要骂他,陈青顿时捂住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本少爷就是天才!”

    “不接受任何反驳!”

    “说你蠢还不信,”山海青冷笑:“老夫便在你脑里,你若不想听老夫说话,大可割掉脑袋。”

    “……”

    得了!

    山海青是全国一级抬杠运动员。

    偏偏这杠还抬得有理有据!

    “少说废话,快教快教!”陈青不满道,只能岔开话题以求保全最后一点颜面。

    “此功只适用于钝器,如锤法,并不适于于刃器。”

    “……”

    陈青有些疑惑看向黑石刀,鉴于老头儿在伴随自己的漫长的六天岁月里从没出过错,那几乎是言出法随的庞大学识,教自己锤法定然有深意!

    陈青有些困惑:所以,难道黑石刀名字叫刀,长得也像刀,但其实是一把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