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75 叠劲
    陈青还在纠结自己手中的黑石刀是不是锤子,就听山海青道:

    “不过此次对付的是有硬壳的龟,倒也适用。也就是说,你,或者你要击中的目标,得有一方是钝器。当然,你若有足够实力,砍中棉花甚至空气也能借力。”

    说着,身体的控制权突兀地被山海青夺了去。山海青随手拿起一根筷子,搭起一端轻轻敲在水泥制成的灶台上。

    筷子一端微微弹起又落下,复又弹起落下……

    答答答……

    前面两三声勉强还能分辨,后面的一串响声细碎密集几乎融成了一个声音。

    “这是自然的回弹力量,看清楚,老夫演示一次利用这力量使出叠劲。”

    山海青手中的筷子又一次轻轻落下,

    答……

    一声轻响,筷子再次弹起,但又迅速砸下了第二下,第三下,

    答,答……

    若是自然落下,后面两下会越来越轻,但力度和前一下几乎没什么区别。

    “看懂了么?”山海青停了一下,“这一次刻意放慢了速度,现在你看清楚。第一下劲还没消,第二下便已到,如此,在利用回劲的同时,能将数击数十击的力道汇于一处。”

    再一次敲下筷子,

    答——————————

    啪!

    密集的响度完全拉成了一个声音,一瞬间竟不知道敲出了多少下,每一击都是力道十足!

    而那陈宽坐上去都面不改色的水泥灶台,竟在这一击——或者说很多击下爆裂了开来。

    陈青可是感觉地清楚,山海青这一手只用出了普通人的力道而已!

    “厉害!”陈青大喜,这一手要是自己会了,那岂不意味着一瞬间就能击发N多次焚血的效果?

    要是再碰上墨龟,怕是几十秒就能敲破它的壳了吧?

    “我来我来!”陈青接管过了身体,敲出了第一下。

    陈青已经明白原理,只是……

    眼睛:看清楚了!

    大脑:已经会了!

    手:你们放屁!

    原来看起来这么简单的东西,也需要技术活的吗?

    当下,陈青再次砸出了一下!

    答……

    在弹起的瞬间,陈青再一次砸出了第二下。

    答……

    只是陈青自己都摇了摇头。这是第二下是凭着蛮力敲出的,不是借力而为。

    这东西没什么捷径可言,或者说山海青都已经提供了一条最近的捷径,陈青只能练。

    苦练。

    一下,

    两下,

    三下……

    十分钟,

    半小时,

    一小时……

    陈青再一次敲出一筷子,

    答……答……

    第二下很弱,但却是借力打出的!

    陈青大喜!努力记住这种感觉,再敲出了一筷子。

    答……答……

    还是有第二下,但又是下意识用力敲出的,而不是借力。

    陈青也不气馁,一下又一下,不停敲着,终于又出了一次二连击。

    6666!

    陈青大喜,再一次敲出,又是二连击!

    再一次,又是!

    再一次,又是!

    “哈哈哈哈!看看,小爷就是……”天才二字陈青没敢说出口,这玩意儿怎么看应该都是难度一颗星的模样,自己可能是走入了什么误区,竟生生敲了两小时,要是再自夸得被山海青怼死。

    如此想着,陈青又敲出了一筷子。

    答答……

    答答……

    不停的敲击让陈青的手酸痛了起来,但也不敢休息,想以此形成肌肉记忆。

    在练习的过程中,陈山醒了,看着陈青拿着根筷子怼着水泥灶台,竟也是拿起一根筷子站在了陈青旁边。

    陈青每敲一下,他也学着来一下。

    “……”

    陈青都无语了,干嘛呢这是?

    陈山凑过来,小声道:“觉缘师弟,师父还没回来吗?”

    “……”

    这次扮演的是秃……不对,和尚了?

    答,答,答……

    陈山不停敲着,正敲在山海青方才敲坏的一小块水泥上,顿时溅起几点水泥块,陈山皱皱眉:“师弟,我的木鱼坏了,你的借我使使嘛!”

    陈青心中一动,突然喝道:“你敲坏了木鱼,看师父怎么罚你!”

    “啊呀!”陈山一惊,顿时又有一股黑红色念冒了出来,连声道:“啊呀啊呀!这该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

    陈青一喜,这股念只有十多丝,少是少了点,但不用折磨陈山,这就已经很好了。

    “师父来了!”陈青又喝了一声。

    陈山一惊,又冒出了十多丝念,猛地扔下筷子,跑到床上一下子用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再过一会儿再没动静。

    睡了。

    看着脑海里三十来丝念,陈青微微一笑,看起来这样陈山依旧在受惊吓,但已比让他回忆诸如鬼使之类的事儿好多了。

    收回心神,又敲出了一下,

    答……答。

    又敲几十次,每一次都能成功。

    陈青这才满意,活动了一下身体,打算开始冲击三叠劲。

    只是三叠劲比二叠劲复杂了数倍,因为多了一重反弹的力,难度就呈现出了指数级上升。

    陈青这时呆了呆,话说……

    刚才老头儿那一击有多少下来着?

    三叠劲都已经难成这样,四叠劲呢?五呢?六呢?

    山海青总说自己牛逼,但只能动嘴,很多时候像极了一个嘴强王者,只有这一会儿陈青突然意识到了方才这看似简单的一手,隐藏着怎样的手段。

    “牛逼啊老头儿!”陈青由衷叹道。

    “你也不错。”

    “……”陈青怒道:“唉,我就这次发挥失常,分分钟就能练成三叠劲好吧!”

    “哦。”

    好吧,陈青确实没底气了。

    在意识到了三叠劲的难度后,陈青觉得明天之前能敲出第三下都算好的了。

    ……

    陈宽拎着一堆菜回来时陈青还在敲,问了下陈青在干嘛,然后再也不管。

    陈蛮回来时也回了陈青干嘛,然后再也不管。

    几口扒了饭,陈青又开始了敲敲敲。

    睡觉时陈青还想着会不会吵到几人,好在筷子的声音并不算很大,倒也没太大影响。

    一击,又一击,又一击……

    陈青这会儿已经有些发狠了,在半夜时分,某一刻他停了下来,他感觉……

    刚刚这一击似乎是三叠劲,好像又不是……

    “继续!”

    好在武者体质好,陈青更是有神经回路,都也撑得住。

    天慢慢亮了,专属于清晨的清新渐渐清晰,陈青精神为之一振,他这会儿已经很熟悉这力道了,感觉下一击就是三叠劲,又敲出了一击……

    不是……

    ……

    “要不休息一下吧?”陈宽已经醒了。

    陈青回头看了看,笑道:“没事儿哥,我现在三天三夜不睡也没有问题。”

    陈宽没说啥,窝在床上看着陈青,好一会儿,摇头道:“以前在码头,一直在想有钱了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但老子突然发现,老子天生就不适合这舒坦日子,”陈宽活动着脖子,“闲得浑身难受。”

    “是吗?”

    “要不是得看着爹,我就在城里找份活儿,”陈宽叹道:“要是在乡下就好了,围一大片院子,种点桃啊、梨啊……”

    陈青不由有些出神,再一敲,

    答答答。

    ?

    这?

    陈青一愣,顿时大喜!

    终于敲出来了!

    只是再试,又敲不出来了……

    直到陈蛮去上学,都再也没能敲出来。

    这一下只是巨量练习中的小概率事件么?

    还想再练,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陈先生,我是侯大师。”侯大师的电话。

    “哎,您说。”陈青心中暗道这厮倒也不谦虚,自称大师,

    侯大师直奔主题:“您的墨龟甲已经做好了,您方便了过来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