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81 天字第一号功法大师
    “刻,凿,”山海青皱眉:“很难理解?”

    “理……理解,不过具体咋……咋操作?”陈青音调都变了几度,古有关云长刮骨疗伤,今天轮到我陈青骨上雕花了这是?

    “以上次教你那释放灵气之法,在跟骨刻上此法印便会。”说着一个图案出现在了陈青脑海里。

    混社会好像确实都是要纹身的,但这直接纹在骨头上,这也太反社会了!

    陈青脱下鞋子,伸出食指中指,心念一动,指尖便已经窜出了灵气,将其束缚成尖刃,咬咬牙,将手指递刺了出动!

    灵气尖刃刺穿皮肤,血便流了出来。

    陈青痛得咬牙切齿,将尖刃往前推至骨头处,一下子额上冷汗就冒了出来,死死抑制住身体的颤抖,用变了调的声音问道:“刻……刻多大?”

    “乒乓球大小。”

    灵刃这会儿像是用放大镜聚集的阳光焦点,除了焦点处如刀如针,其他地方影响倒是不大。

    只是在骨上雕刻,就算是武者,这岂是能忍受的?

    陈青左手下意识抓在一株灌木上,手上劲头越来越大,啪的一声,那足有鸡蛋粗的枝条竟被他生生抓爆,碎屑四飞。

    右手上的灵刃依旧很稳。

    陈青额上颈上青筋都爆了出来,死死咬着牙,一笔又一笔。

    终于,终于一笔刻下,陈青猛地抽出灵刃,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此刻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淋湿。脚后根也已经全是鲜血。

    “来啊!”陈青双手嘭嘭锤地:“来啊!!来啊!!”

    好一会儿,山海青才淡淡道:“左脚。”

    “……”

    “我敏感字!你敏感字!!”陈青忍不住大骂几句,无奈,又一次自己给自己上刑。

    当左脚后根也刻上了融血印,陈青面色已经白如纸张。

    “不想落下隐患就赶紧疗伤。”山海青面无表情。

    陈青都懒得说他刻薄了,勉强挣扎坐起,开始以灵气与血气滋养伤处。

    “你没让老夫动手,也没问有没有无痛之法,倒让老夫有些意外。”

    陈青咧嘴一笑:“小爷还行吧!”

    山海青罕见地没嘲讽陈青,只平淡道:“也算是预习,武者之路伤伤残残何其普遍?有时甚至需要你抱着断肢断臂逃命。”

    “收到!”陈青点点头,武者体质强大,加上灵气滋养,脚后根的伤已经愈合。

    站起身来,猛地狂奔起来!

    在奔跑的同时分出一股气血钻入脚后根,同时运转起了融血印……

    嘭!

    陈青双脚后根爆开两团血气,就像两个装在脚后根大功率推进器突然发动!

    陈青没料到会有如此大的冲劲,两脚仿佛被两辆跑车牵拉扯出,猛冲向前,随后带着陈青狂猛在空中旋转好几大圈,才重重砸在了地上!

    两脚尖都深深扎进了地里,嗑得脚尖钻心似的疼。

    陈青吐出一嘴泥和草,不顾疼痛,哈哈大笑:“无敌!”

    “无敌!”

    陈青感受了一下,方才这一下消耗了大约15牛气血,也就是说这种步子自己只能踏出十步左右。

    但已经足够了!

    “老头儿,没说的,朕封你为天字第一号功法大师!”陈青不忘拍一记马屁,又开始了尝试。

    再一次迈足狂奔,抽出了大约四五牛气血灌入脚根,同时发动了融血印……

    嘭……

    一声轻响,一股狂猛的冲力又爆发出来!

    这一次陈青已经有了准备,浑身前倾绷紧,但依旧被推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几个圈,终于在落地时踉跄十几步站稳了身体。

    “给力!”

    陈青心中欢喜,接下来几试了几个来回,算是慢慢熟悉了这股力量。

    这才终于有了底气,回到了坡上。

    可能黄鼠狼间的打架斗殴也经常发生致狼伤残的恶性事件,方才有只同胞被砍断了爪子这事儿似乎没有几只黄鼠狼在意。

    离陈青百米外有两只正在激烈打架,一旁还有一只支着身体站在那里看戏。看那模样很有可能是母狼在等两只公狼决出胜负。

    陈青也不隐藏身形,拿刀猛地奔出!

    咔——

    黄鼠狼尖叫了一声,突兀分开,化为两道黄影几下便来到不远处,复又回头看陈青。

    嘭!

    焚血步发动!

    陈青狂奔的身体猛地被推出十来米!

    一只黄鼠狼吓得一个激灵,四爪刨飞许多沙土,不要命的逃开。

    嘭!

    嘭!

    三步,便已经逼近了黄鼠狼,黄鼠狼也是极为敏感的妖兽,早已吓得四散飞逃。

    嘭!

    再一步,陈青已经超过了其中一只,黑石刀反手一撩……

    噌——

    锋利的黑石刀仿佛切开一张薄纸,黄鼠狼直接成了两瓣。

    盛宴发动,一股微弱的精血入体。

    陈青叹了口气。

    按人类的标准,100牛是觉醒,这倒不是刚好那么巧,而是人类将觉醒需要的气血分成了100份,由此才有了“牛”这个单位。

    但妖兽显然不会与人类一样,比如黄鼠狼,被陈青砍死这只距觉醒应该很近了,但看其气血也就60牛左右,盛宴能吞掉1%-10%的气血,那就更少了,要知道方才陈青每一步消耗气血差不多都在5牛左右。

    入不敷出。

    反正这东西杀了也没啥大用,陈青便也懒得纠缠,直接前往小嵊坡。

    “那是狼窝,十有八九有只觉醒黄鼠狼。”山海青突然指向了一个洞。

    那个洞呈半圆形,位于一处天然小梯田上。

    陈青想了想,摇摇头:“再说吧,搞没觉醒的都那么费劲了,这觉醒的怕是血气都用完都追不上,那时候我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毕竟是冲着铜龟来的,只要黄鼠狼不惹自己,自己也难得找它们麻烦。

    当下,陈青一步一步往上爬。

    小嵊坡有个小字,但其实不低,光看这周围渐渐变少变矮变秃的植被就能看出。

    再过了小半个小时,陈青估计着自己如今的位置应该算是小嵊坡了,只是依旧没有看到铜龟的踪迹。

    ……

    而在黄鼠狼所在的小坡上,四个人面色有些凝重。

    卢海、张成、小辣椒、云飞。

    除去云飞,三人合作已久,在一重武者小队里算是极不错的,特别是当卢海晋阶二重后,小队的实力近一步提升,而如今还加入了一个元素系的武者,不能说毫无短板,但他们小队的配置极为全面。

    此刻,在他们面前,是一只被一剖两瓣的黄鼠狼。

    张成看着地上的黄鼠狼,脸上有几分震惊:“这明显只用了一刀,这一刀太干脆了!甚至黄鼠狼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小辣椒脸上有着不可思议:“不会……是方才那个少年做的吧?”

    “怎么可能!你别说笑,那小娃也就一重武者的样子,不可能追上这东西的。”卢海摇摇头:“想来是其他高手所为。”

    云飞沉默着,此刻他心中唯有一句:“是他吗?是他吗?是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