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82 知道什么是铛铛铛吗
    “咦!你们看这里,”张成突然指着一滩血:“这人受伤了!”

    那是陈青刻骨雕花时掏出的一滩血。

    “奇怪了,明明是一击毙命的,显然没有争斗过程,这伤却是怎么来的?”

    “这里这里,这人……被撞了!撞得不轻!”

    几人分析了一下陈青第一次启动焚血步用力过猛导致身体在空中N多转后脸朝大地砸出的那个坑,面色更加凝重了几分。

    “黄鼠狼可以看作是刺客型,而这人显然是被大力击飞的,恐怕也只有觉醒的黄鼠狼有这等力道了!”卢海面色更沉重了几分:“却是不知这人与觉醒的黄鼠狼缠斗到哪里去了,希望他平安吧!”

    说罢又道:“大家伙打起精神来,暂缓行动!看看附近有没有这高手,要是看到了,能帮就帮!”

    云飞四处看着,心中的疑问大约有了个答案,喃喃道:“应该……不是。”

    ……

    小嵊坡。

    这里植被已经很少,周遭全是大小中石,有些像是戈壁。

    而陈青趴在一块大石后,目光直直看着下方那只暗铜色的乌龟。

    大小跟32寸显示器差不多,象腿,像是干柴一般的龟壳,浑身呈暗铜色。除了有一根长长的、一节节的、看起来极为沉重的尾巴,几乎与普通陆龟差不多。

    即使没觉醒的铜龟也很棘手,那条尾巴看似柔弱,其实每一节边缘都极为锋利,而且第一节之间都有像是橡胶的软质,伸缩自如的同时力道极大。

    陈青一边想着铜龟的特性,一边盘算着怎么下手。

    铜龟缓缓从陈青藏身处大石前过,没有一丝征兆,那条沉重的尾巴猛然暴涨,在空中已然伸长至五六米,自上而下狠狠劈下!

    陈青下意识有了反应,双足在大石上重重一踏,身体猛地弹了开去。

    嘭!

    一声暴响,铜龟尾巴斩在大石之上,顿时斩出一条足有手掌深的沟,火花与碎石四射,而在火花与碎石之间,那条如软剑般的大尾巴恍若活了过来,微微一抖,再次甩至,横向向着陈青斩了过来!

    陈青迅速后退,身体擦着尾尖闪过,而此时,陈青在空中也斩出了他的第一刀!

    铛铛铛……

    三响脆响几乎连成了一声,乃是叠劲发动了出来!

    而且,一发动,便是三叠劲!

    “???”接着这一击跃开,陈青自己都疑惑万分。

    怎么着?在家里敲了快有一万下,没能敲出一记完整的三叠劲,见到铜龟直接就成了?

    配合着焚血,一刀相当于砍出了三刀,但就跟墨龟一样,所砍之处别说破点油皮了,连丝痕迹都没有。

    只能不断消耗焚烧它的气血了。陈青心中明白,有着焚血,只要一刀刀砍下去,最终铜龟的防御比鸡蛋壳硬不了多少。

    此时两者的距离已有近二十米,铜龟的尾巴已然够不着陈青,下一刻,却见铜龟猛地高高跃起,足有五六米!

    “敏感字敏感字!能不能像个成熟的爬行动物!!”陈青心中大骂,就见空中的铜龟出现了更加骚气地操作……

    铜龟那条重重的尾巴猛地弹出,仿佛撑杆跳,在地上重重一拍,整个身影就如重锤,狠狠向陈青砸了来!

    “我……”

    陈青都看呆了!

    在空中腾挪不便,陈青顿时也是咬紧了牙,脚下已经踩出了焚血步!

    嘭!

    陈青的身体一步便来到了铜龟的下方,一刀斩出!

    铜龟的尾巴也同样斩出!

    铛铛铛……

    又是一次三叠劲!

    铜龟的身体猛地荡向另一边。

    嘭!

    焚血步!

    陈青再一次来到铜龟下方,反手往上斩!

    铛铛!

    二叠劲!

    铜龟再一次被抛起,而且已经飞速旋转了起来,好在它也有绝招,大尾巴空中迅速两划,便已经稳住了。

    然后脚踩焚血步的陈青已然再一次来到了下方,又一刀狠狠砍出!

    铛铛铛!

    三叠劲!

    如此反复,陈青片刻就已砍出了十刀,而这十刀里大半竟然都砍出了三叠劲。也就是说,铜龟已然承受了近三十刀焚血的效果!

    嘭——

    铜龟长尾变砍为拍,与陈青黑石刀狠狠来了一记对碰,也借着这一记力道撞在了一块大石上。

    虽撞得七荤八素的,但终究已经落在了地上。

    铜龟都快哭了,在空中被当成球踢来踢去的它头一次觉得脚踏实地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而陈青遗憾之余心中大喜!

    用灵气感受了一下,铜龟气血四散,一直乒乒乓乓与陈青对攻的长尾上尤为明显,已经有了细碎的裂痕。

    “死来死来!”

    陈青操刀再一次追上,这一次铜龟再也不敢风骚跃起,只拿长尾与陈青硬怼。

    陈青心中更喜,它不跳来跳去,自己也用不着焚血步,要知道方才这几十秒激烈的对战,自己的气血就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

    只不过这条长尾着实也是太棘手了些!

    横斩竖切灵活自如,长短伸缩随心所欲,仿佛已经成了一条蛇……不对,蛇都没有这么灵活!

    铛铛铛!

    又一次三叠劲发动,陈青以砍代挡,将龟尾格开,但那龟尾竟顺势卷了来!

    高速伸缩下的龟尾那就是高速电锯,来一下陈青怕就成了两截!

    陈青猛一矮身,这一刻福至心灵,重重一足踢出!同时,焚血步启动!

    头一次,将焚血步以攻击手段使出!

    脚后根有着如此巨大推力,脚几乎没有中间的过程,焚血步启动——踢在铜龟上。

    嘭——啪!

    一声巨响,铜龟如一颗炮弹被被踢入了一块大石中,石屑四溅,竟已嵌在了里面。

    而陈青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这一足猛极!靓极!

    但要知道这可是踢在了比铁球还硬的铜龟上啊!

    足间的剧痛告诉陈青,骨头绝对裂了!

    陈青忍着剧痛,冲至那嵌在了大石上的铜龟前,猛地就是一顿乱砍!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

    这几下兔起鹘落,铜龟还没有反应过来,陈青连砍上了五六刀,它终于挣扎着试图用长尾包裹住自己再挣脱出来,没想到陈青狠狠一脚,复又将它踹得进去几分,死死嵌在了里面。

    铛铛铛!

    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陈青的刀十有七八都是三叠劲,他心中奇怪万分,但这会儿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黑石刀狂风骤雨般倾泄至铜龟身上。

    反正铜龟没有弱点一说,陈青的焚血也随便砍哪里都差不多,当下毫无章法,一个劲乱砍。

    焚血之下,血气从铜龟身上冒了出来,已然浓郁到肉眼可见。

    铜龟还在挣扎,长尾不再护体,而是甩出想砍陈青,只是这会儿血气消散大半,速度与力道都已然很慢,陈青一脚抬起,将长尾死死踩在大石上,铜龟奋力挣扎几下,竟都没能挣开。

    铛铛铛!

    铛铛!

    铛铛铛!

    ……

    咔!

    一声脆响,长尾上竟也出现了一道裂缝!

    陈青当即死命朝着这道裂缝砍,细小的碎屑纷飞,只是几十秒,就已经砍出了两指宽的豁口,再砍上几刀,长尾竟死死砍断了开来。

    此前长尾一直如一条长蛇般挣扎扭动着,猛然软了下来,哗啦啦摔下,如条死蛇般堆成了一堆。

    陈青之所以死命砍下长尾,便是想着能不能保存下来,若能保存,应该又是陈蛮一顿饭,这可是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大钱的!

    铜龟气力都已弱了七八分,此刻已然虚弱不堪,陈青刀刀朝那啥头砍去.

    只一分钟,龟脑袋被高高斩起,鲜血四溅。

    出好东西了吗?

    陈青立刻朝地上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