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92 这……是铜龟!?
    “那陆姐姐方才……”陈青还有个疑惑,陆晚肯定是出于什么目的要来试自己定力的。

    “那地方有种棘手的妖兽,能发出意念冲击,要是意念太弱,要死人的,”大炮哈哈大笑:“不过还好,你扛住了陆晚的魅力,基本就能扛住那玩意儿的第一波攻击,这就够了!不然还得费些功夫。”

    说着,又自言自语道:“这样吧,今晚就走!”

    哎?谁要跟你去啥啥地方了?

    陈青无语,想了想还是摇头:“对不起大炮哥,我……没法去。”

    进入石墓,那是有老头儿作底气,而且说实话,真要知道真是S级任务,陈青估计不会入墓。

    而这大炮绝对是伸个小指头都能捏死自己的人物,跟这种人去荒郊野外,那不是把身家性命都押在别人一念之间吗?

    虽说如今因妖兽势大,人类极其团结,但万一呢?

    特别是这秘境估计是有好东西的,到时候分脏不均呢?要是他要黑吃黑呢?

    呸呸呸!小爷怎么总把自己代入黑社会里!

    总之,陈青不敢去,不会去。

    大炮的眉头皱了起来。

    陈青不由心头一沉!

    他突然想到,要是死活要绑着自己去……

    那好像也抵抗不了?

    “陈老弟,去一次吧!若没意外,会有好东西。”一个平静的声音传来,陈青扭头望去,却是一愣!

    来人有俩,一人身穿黑衣,斗篷,浑身都罩在黑暗中,虽说包间里灯光不太亮,但这人的脸仿佛有黑雾遮挡一般,只有一双眼睛像是刺透了黑暗的星辰般明亮。一人是邋邋遢遢,肚皮上黑乎乎的,都能搓出泥来。

    这么有个性的模样,陈青自然不会忘记。

    前面一人,就是六天前给自己打开石墓的冥教青云分舵的舵主!

    后面一人,就是垃圾场里的脏佛。

    “陈青老弟,别来无恙。”黑衣男子伸出手来:“你可以叫我龙四。”

    “四哥好!”陈青很恭敬。

    “陈青老弟!”脏佛也伸出了手。

    “佛……脏……”叫佛哥和脏哥好像都不太合适,陈青无奈:“老铁你好!”

    陈青看向龙四:“四哥你也要去?”

    龙四点头:“所以老弟你若是担心安全,为兄可以保证,但凡为兄不死,都会带着老弟安然回来。”

    龙四是冥教中人,因为山海青的缘故,陈青如今也算半个冥教中人,当下看向了老头儿:“靠谱不?”

    “神教之人言出必行,他不死,你不死。”

    “这么有个性?!”陈青稍稍放下了心来,当下心也微微热了起来,一堆大佬在意的宝贝,怕是不简单,不过如何分脏……呸呸,如何谈判,这也得好好研究一下。

    “不知道那宝箱里有啥宝贝?”陈青试探道。

    “不知道,”脏佛摇摇头:“只能确定很可能会有白银器!”

    “白银器?!”陈青一惊!自己的五行戒也是白银器,就有了存储这等超级无敌实用的属性,要是武器来个白银器,会不会有啥屠龙驱虎的厉害属性?

    不过,陈青自然也是明白,就算有白银器,也不可能是他的,他能喝点汤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细思一下,现在暂时没有墨龟铜龟之类的“首杀”可以拿,这个任务应该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只是陈青仍旧有些放心不下。

    山海青突然道:“本座控制身体。”

    下一刻,山海青嘴角轻动,在场其他人没有知觉,但龙四耳旁却是传来了清冷的声音:“龙四,大朱雀印在我手上。”

    大朱雀印不是实物,而是法印,但印如人至,乃是青龙堂、白虎堂、朱雀堂、玄武堂四大堂主才能掌握的法印。

    陈青自然不会是堂主,但绝对与大朱雀脱不了干系!

    让陈青意外的是,龙四竟然没有一点震惊的反应,依旧与大炮谈笑着,甚至连语调都没变一分。

    至于老头儿为何挑明此事,陈青想想也就明白了,大朱雀印在菜老李面前露了出来,定然瞒不过龙四,那还不如干脆挑明,这么一来,自己在龙四心中的地位定然更重,最重要的是,这样必定会让龙四在此次任务中竭力保护。

    大炮与龙四再说几句,龙四这才笑道:“大炮兄,无吉兄还没到,陈青老弟这一份该如何分配,我们说说罢。”

    说到点子上了!

    “我不喜欢废话!既然你龙四开口,那没说的,这样,你,我,无吉,每人一份,陈老弟与脏佛合拿一份,这一份具体如何分你们自己琢磨,当然,我投入巨大,有优先选择权可以吧?”

    “自是可以。”龙四哈哈一笑,算是定了。

    若是没有龙四说出陈青那份怎么分,恐怕陈青能喝到一点汤就已经不错了,只不过都是人精,龙四提出,便证明了龙四有意保陈青。余下不用多言。

    “那陈青老弟,你去准备准备,我给无吉打声招呼,我们明早出发。”大炮道。

    “行!”陈青点头,出去了。

    片刻后,龙四与脏佛也出了门。

    脏佛却是皱眉道:“表面上大炮也是一份,但若是只出了一件好东西,那不是意味着只给他一人?”

    龙四恍若未闻,不知想到了什么:“昨天出现的大朱雀印,在陈青手上。”

    脏佛一愣,面色一变。

    “大朱雀失踪,朱雀堂远在炎州,持大朱雀印之人却出现在我青龙堂地盘,拿下石墓令,扰得尘家牧家鸡飞狗跳,总感觉有些大人物在下棋。”龙四喃喃道,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一次任务所得该如何分配。

    脏佛面色沉重,他听龙四所说,宁愿得罪尘家,也不要得罪陈青与陈青背后的人,此刻他也隐隐有了这种感觉。

    不知陈青背后到底有着何人,在打着什么算盘。

    ……

    陈青径直来到了万寿材料行。

    已是贵宾,前台小姐姐都已经认识了陈青,不用招呼,直接通知了侯大师。

    五行戒是一等一等一的重宝,陈青可不能傻乎乎在人前变戏法似的将东西拿出来,要卖的东西早已拿出,装在一个厚布袋里。

    侯大师目光炯炯,盯着陈青手中的布袋。

    当陈青将暗铜色的精血一点点放出时,侯大师一声低呼,面色大变。

    墨龟血侯大师都猜了好一会儿,但铜龟任务完成已经传遍全城,再有墨龟一事,侯大师立刻猜出了这是什么。

    “陈陈……陈先生,铜龟的任务是……是你完成的?!”侯大师声音带了点颤,目光炽热:“这……铜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