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95 短裤穿太高
    陈蛮的吃食总是要买的,得意片刻,陈青收回心情,扭头拐入了三泉材料行。

    与万寿材料行差了一个等级,但存货倒也不少。

    “曜虎骨,这倒是个好东西,不过此物是铸造好材料,价格恐怕有些贵。”

    “先记下,看看有没有性价比更高的东西。”陈青想了想,没有立刻决定,陈蛮的肚子是无底洞,就算多了笔巨款,也经不住挥霍,得省着点来。

    “寒钢胚,竟是天生剑胚,若你小子用剑,此物绝对是好宝贝。”

    “乌金……”

    说到乌金时,陈青眼睛亮了,陈蛮刚觉醒的时候,山海青就说了,就算最便宜的乌金,那也是5000一斤左右,今天终于看到了本尊。

    一问,7000一斤,量大能优惠一丢丢。

    即使有老头儿在,想要捡漏依旧太难。毕竟灵器都有灵气,而一旦有点灵气,材料行都会交叉鉴定几十遍。

    终于,陈青买了一块像是树根的东西。

    这是一件黑铁器。虽是黑铁器,但形状太差,很难当成武器,铸造又不是好材料,硬生生耽搁成了石器的价格。

    65万。

    付了钱,陈青也有些无奈,看着手中的奇葩黑铁器,喃喃道:

    “一堆饭65万啊小蛮……”

    除了小蛮的,自己的也要买。

    昨天想着做铜龟的任务可能会在外面过夜,结果运气好,当晚就回来了。

    不过这次陈青细细盘算了一下,几乎可以肯定会真在外面过夜了。

    当下又在其他的材料行里买了陈蛮的两样吃食,相当于备好了三天的口粮,这才盘算起该买件自己的装备了。

    焚血步加持下,自己的双足也有不下于黑石刀的威力,但缺点也明显,自己的足骨只相当于普通武者,但凡遇上厉害点的妖兽,去踢它就相当于普通人踢石头……

    所以,他今天一直在留意有没有鞋类的灵器,只是一直没有看到。

    看了看银行卡余额里的97万,陈青问道:“老头儿,97万够买双灵器鞋不?”

    “看是什么等级,”只要关于修炼的问题山海青都会认真回答,“如今只是新历19年,腿法类功法极少,鞋类灵器便宜,百万,差不多可以买双好一些的石器级鞋类灵器。”

    “石器啊……”陈青想了想,指着自己的龟甲护臂:“要是加上它呢?”

    “最好不要。”山海青摇头:“此物你可以看作是一面小型盾牌,特殊时候能救命。”

    也对……

    只是石器级的鞋类灵器也不是那么好碰上的啊……

    无奈,回了家,陈宽还没回来,而且连带着陈山也没了踪影。

    联想起陈宽方才给自己打电话时问120电话多少,陈青顿感不妙,立刻播去了一个电话。

    “别打了,在楼下!”陈宽浑厚的声音自楼下响起,陈青过去一看,陈宽就扶着陈山过来了。

    将陈山安顿好,陈青这才问道:“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啊!”陈宽皱眉道:“刚刚吐了,而且脸色不对劲,我就带着他去医院了。”

    “医生怎么说?”陈青又连忙问。

    山海青也是一脸紧张,浮现了出来。

    而虚弱的陈山不知是凑巧还是有所感觉,竟然朝山海青所在的方向瞥了两眼。

    “医生说短裤穿太高了,”陈宽揉了揉脑袋,“我寻思是不是勒着蛋了?”

    “短裤穿太高?勒着蛋?”陈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啥短裤穿太高?”

    只是陈山的短裤一直都是一件很宽大的,这能勒住蛋?

    百思不得其解,陈青找来了医生的电话:“喂,您好医生,我叫陈青,是一名武者,方才在您那里看病的陈山是我父亲,我哥,就是超级高大的那人是我哥,”为了医生更耐心一点,陈青搬出了武者的身份。

    “哦哦哦哦,您好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陈青是武者,说话又客气,对方也很有礼貌。

    “就是不太明白‘短裤穿太高’是什么意思,”陈青很疑惑:“我爸穿得短裤一直都很宽松的啊。”

    “什么短裤穿太高?”医生也有些懵,电话里有翻书的声音,应该是在看病历之类的东西,片刻后医生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好一会儿,医生都穿笑断气了,这才上气不接下气道:“这……这……哈哈哈哈……是胆固醇太高……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

    “……”

    “胆固醇太高?”陈宽愣愣道:“不是短裤哦?不过胆固醇是啥玩意儿?”

    “……”

    得了。跟陈宽这天字一号的大老粗没啥好说的。

    陈青还没问,山海青主动道:“过强的意念影响到了身体。”

    陈青一怔,得强大到啥地步的意念才能影响到身体?

    “身体机能有些紊乱了,”山海青皱着眉头:“老夫一生都未遇过如父亲这般的强大意念,你可能理解为强大的大脑抢夺营养,同时还欺负其他器官。”

    “……”

    “这样,”山海青想了想,“我给你开一幅药,对调理身体极有用。”

    “嗯。”

    “话说陈青,咱小区是不是又有谁觉醒了?”陈宽问道,指了指小区门口:“刚刚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好几辆车来了,看着贼高档。”

    陈青来到窗口一看,就见到小区门口停了三辆厢式货车,如陈宽所言,很高档。

    货车旁还站了几个制服工人……

    搬家公司的!

    陈青这才想起房子的事,道:“哥,我们要搬家了。”

    “搬家?搬啥家?”陈宽一愣。

    陈青当下将自己与潘耀明交易、对方的交易品中有套房子一事儿说了。

    陈宽大大咧咧,但也是要强的个性,听陈青说了是交易,这才点点头,“现在家里贵重东西是越来越多了,是得换个房子。”

    想了想,又道:“陈青,管钱你比我有数,但老子还得提醒你一句,现在滚刀肉最重要,咱们住再烂、吃再差都是小事。”

    “知道!”陈青郑重点头:“放心!”

    “行!那托陈老板的福,咱也能住上大房子了!”陈宽这才大喇喇笑道:“有多大?有院子吗?”

    “……”陈青又是一愣,只是将钥匙拿了出来:“我还没去过呢。”

    “估计没差。”陈宽搓搓手,“那我去问问。”

    大步来到小区门口,确认了就是给自己搬家的,陈宽立即招呼着工人倒车到楼下,立刻开始了搬家。

    东西不多,家具就一个书桌,斑驳、满是裂纹的桌面,桌脚已经磨得差不多了。

    除此外两边的墙各有两张上下铺床,这四张床是以前小区宿舍的,八人间的宿舍,上下铺都是在宿舍里焊的,若不拆了还搬不走。

    “话说这床咋说?”陈宽觉得就这么丢下还是有些可惜。

    陈青也一样,废铁一斤一块七毛呢!

    理智这么说着,嘴里还是道:“哥,都换房子了,床也该换个高档一点的了。”

    “行!”陈宽点点头,用一件旧被单裹住了那根巨大的木器,一拿托起堆满了书的书桌,就下了楼。

    工人们一看都是嚯的一声!

    这巨人似的汉子也太壮了些,一手竟然连书连桌都端了来。

    陈宽将东西塞到加班车厢,笑道:“兄弟些,咱家东西不多,就不劳你们动手了。”

    工人都点点头,不知是乐得清闲还是有人叮嘱过。

    陈青将零零碎碎的东西收拾起来,一件件打包。

    陈蛮旧了的衣服、小了的鞋子、还有自己传给陈蛮的破烂字典……

    塞在陈山嘴里的破毛巾、裂了后用铁丝箍起来的木砧板,磨了又磨、已经窄了小半截的菜刀……

    还有自己用破布亲手扎的拖把、缺口的碗……

    这每一样零碎的东西砌起来,就是自己18年的人生。

    安贫乐道?

    自然不算。

    如果能过富裕的日子,谁愿意过得紧巴巴的?

    只是这世道就这样,有人富,也有人穷,陈宽拼了命想走出这泥潭,但依旧在泥潭里挣扎。

    一挣扎,就是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