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96 新家
    “我回来了。”陈蛮的声音在楼下响起。“桌子呢?”陈蛮看着突然空了一截的家,“碗呢?锅呢?鞋子呢?小一呢?小二呢?小三呢?小四呢……”

    陈青早知这滚刀肉可能会发疯,所以他的东西都没动,指着灶台上的一堆玩具:“在这呢!”

    “小一、小二、小三……”陈蛮一个个清点着他最爱的十个……现在只有九个了,小七换了陈青的钢笔,这九个玩具有的缺了胳膊,有的掉了轮子。都是他捡瓶子的日子里一个个收集起来的,他给每一个都起了名字,有些已经好些年了,但还能清晰说起它们躺在某个角落里等待着他。

    “遇到小一那天在下雨,小一说他很冷……”

    “小四被车撞过,他的腿受伤了……”

    “小九被一只坏狗咬了,我打跑了那狗……”

    陈蛮将九个玩具收齐,道:“全家都在呢。”

    陈青微笑看着,蹲下身来,柔声道:“小蛮,我们要搬家啦。”

    “为什么?”陈蛮认真问。

    “为了更舒服啊,”陈青解释道:“这样我们每个人都有更大的房间啊。”

    “我喜欢睡在你上面,花花在床下也很舒服,小一小二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小八小九小十也很喜欢睡在一个纸盒里啊。”

    陈青有些头大,但还得解释:“花花需要一个能跑来跑去的地方,大哥需要一个能放下他身体的大床,爸爸需要一间能晒太阳的房间……”

    “你喜欢吗?”陈蛮又问。

    “喜欢。”

    “那好吧。”陈蛮又道:“我还能跟你睡一个房间吗?”

    “可以啊!”陈青揉揉他的脑袋。

    终于,陈蛮的思想工作算是完成了。

    陈青又将花花连窝带猫一起端了下去,再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收拾好打包,再将一些实在不能用了的东西扔掉,这才算是完了。

    陈宽与陈蛮已经在坐上了车。

    陈青想了想,喊来了明婶、杨婶、淑嫂、隋婶、张姐五人。

    虽是一个小区,但也亲疏有别,在陈青破落时,这五家人对自家照顾最多。

    整个小区早已明白陈家这是要搬家了,满是羡慕。

    “这就是武者,燕子,努力啊!你看你陈青哥才觉醒几天?这都搬大房子去了。”

    “阳光啊,早就跟你说过了,努力努力努力!你就是不听,你多好的天赋?你看看,知道武者是啥了不?”

    “这三个孩子终于熬出头了。”

    “陈山好福气哦!”

    ……

    陈青微笑着,郑重道:“陈青这些年多谢几位婶婶家的照顾!”

    “哪里哪里!瞧你这孩子说得!”

    “除了顺手给小蛮添双筷子,我们也没做过什么。”

    “你就别给我们几个脸上添光了。”

    陈青微微一笑,不深纠这个问题,指着屋里还剩下的不多的东西:“这里还余了点东西,扔了也可惜,几位婶婶嫂嫂能看上眼的尽管拿。”

    “这可使不得!”

    “哪有这个道理,留着吧,也算是个念想。”

    陈青几次坚持,几人终于还是东挑挑西捡捡的,各自拿了些自家用得上的东西。

    都里穷邻居,也没有谁嫌弃谁。

    五个女人各自挑了东西,都是喜气洋洋的,陈青这才在一个包里拿出了五叠钱。

    女人们都是一怔!

    “几位婶婶姐姐,这些年多谢照顾!”说着陈青每人一叠钱,将钱塞给了五个女人。

    五个女人除了明婶,都是大喜的神色,也只稍稍推辞了几下,也都收下了,杨婶那喜得眉飞色舞,手都在发抖。

    “陈青呀,啊哟我的亲儿子嘞!哎呦呦没让你婶白疼你那么多年!”

    “陈青你你你,你看你这……哎这,你说这,啊呀!”

    “好孩子,好孩子,但凡你婶日子过得宽松点,都不该拿你这钱,这……这算婶借你的!”

    明婶皱眉道:“陈青啊,不是我说你,你这一有钱了也不是这么个使法啊!你这钱我不能收,我收了你明叔得揍死我!”

    “也只有这一次啦,”陈青将钱又塞回明婶的手里,明婶年纪大了,过得又是苦日子,手有些磨人。

    陈青这才笑道:“往后有啥借钱的借到我这里也不好使了,贷款买了套房子。”

    说着几人又是一番好话,终于散去。

    陈青看着又乱了几分的熟悉的房子,将零零碎碎的杂物收好,该收的收,该放的放,又将要扔的打了个包拎上,把着门把就要关门,

    只是目光却停在了破窗上挂着的那大块的破镜上,陈青直视着里面的自己,笑道:

    “老头儿,谢谢!”

    .

    坐上车,看着生活了小半辈子的家渐渐远去,也是一叹。

    因为这只中二老头儿,短短六天,生活已经大变样。

    念及此,陈青感慨:“蛟龙未遇,潜水于鱼鳖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衣服虽破,常存仪礼之容;面带忧愁,每抱怀安之量。时遭不遇,只宜安贫守份;心若不欺,必然扬眉吐气。初贫君子,天然骨骼生成;乍富小人,不脱贫寒肌体,”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

    让陈青意外的,老头儿没说聒噪或者闭嘴,竟默默听他背完了《破窑赋》。

    “你做事优柔寡断,又思前怕后,但再难再穷,一直没有扔掉那根骨头,本座很欣赏。”

    老头儿破天荒夸了次人,陈青有些适应不过来,“啥?”

    山海青没再理它。

    三辆车在一片喧闹和作别声中启动了。

    家当少,当中两辆空车在陈青吩咐下先行回了,只有一辆慢悠悠载着一家老小,进入了一个高档小区——蓝海城。

    蓝海城小区分两片,一片是楼区,一片是别墅区,中间隔了一个巨大的水池,别墅区在水池对面,小区里环境清幽,绿植丰富,里面便利店、蔬果铺、奶茶铺都一应俱全。

    让陈青更喜欢的是,别墅区每两栋都相隔甚远,再加上当中栽着的树,别致的假山,基本上开拖拉机隔壁也是听不到的。

    车又向上了一小截,终于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27号。

    三层的别墅,每一层大概有两百平方,三层有一半是阳台,阳台上已经种好了郁郁葱葱的绿植。二层和一层有一扇巨大的窗子,直接将一二层都拉了起来。

    别墅自带一个大院子,这个院子比方才过来的都大上了很多,陈宽别说想种点什么,在这里开台小推土机横耕竖种也是没问题的,里面有几棵说不上名字的树,在这冬日里绿得发亮。

    院里还有一条石板路,弯弯曲曲直通房子,石板路两侧是草坪,修剪得整整齐齐。

    “哎呦妈呀!”陈宽拍着脑袋:“这……这地阔气啊陈老板!”

    陈青此刻也是乐得咧开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