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97 新家(下)
    “我是管正德,朋友们都叫我管帐的,这是我的名片,几位先生不管是水电修理还是装修改造,都可以问我,”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早已等在别墅前,微微一躬身:“这是开发商的自留房,不用交物业费,草坪、泳池都有专人定期护理,也不收费,设施都是按最高规格来的,墙里有隔音层,三楼所有房间都是双重隔音……”

    还有泳池?

    陈青暗道了一句乖乖,他却是不知道开发商自留房是什么东西,这种房子一般开发商留着自住,或者以平价或低价卖给官员或者武者,算是一种查出来也没法管的行贿,总之是市面上看不到的房子。

    介绍完了,这人带着陈青几人进了房子,层高很高,连带着门都很高,陈宽直接走入都不会撞到头。

    管正德又开始介绍:这是保姆间,这是杂物间,又指着一个向下的楼道,说是地下室,里面有小酒窖、储藏室……

    来到二楼,陈青就将整个蓝海城小区都看在了眼里。

    方才只感觉在上坡,这才看到这栋别墅在一个小坡上,坡这一面能将整个小区映入眼帘,另一面是一面二十来米高的垂直悬崖,环境通透又有很强的防御性。

    悬崖下面就是将楼区与别墅区分开的那个大湖。最妙的是别墅周围都种着树,很巧妙遮住了房子,不会太过高调。

    更让陈青满意的是,二楼有一个大房间里,放上了一张很大的床,这床目测应该长宽都在2米5,陈宽终于可以躺成大字睡了。

    而且每个房间家具都已放好,明显都是定制的,品质也是极好,桌椅就不说了,还有许多是陈青认知里没有的家具。同时电视冰箱一应俱全。

    厨房和卫生间也很高,陈宽也不会顶到头……

    而第三层还有一间足有百米的大房间,里面健身器具整齐,都是新的。而三层的大阳台……再大一点都可以停直升机了吧?

    终于将一切介绍完,管正德就告辞了,离去时拿出一个信封,“这栋别墅是为武者而设的,里面有一间防护周密的暗室,连我都不知道在哪里,开启方法、位置都在这信封里。”

    说着向陈青展示了一下信封的火漆,上面有一复杂而完整的图案。

    “非常感谢!”陈青由衷道。

    管正德终于告辞离去,陈青有种欢呼的冲动。

    张开了双手,仿佛在努力拥抱着自己的新住处,这才喜道:“哥,搬东西吧!”

    陈宽也是满脸喜色,道一声好嘞,便将一手拧一个的开始搬东西。

    将管正德给的信封拆开,里面有一份示意图,陈青按着图来到三楼,进入了锻炼室角落里的澡室,在墙上用力一按,整面墙竟然凹进去了一点!

    将这墙都按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向下的楼梯,楼梯底有一道看起来很厚重的合金门。

    看这样子这暗室是在二楼的,二楼各个房间位置安排巧妙,竟能装下这么大个暗室还没人察觉。

    合金门由密码和掌纹开启,陈青设置了一个密码,再进入,这就看到了一个约有15平方的小房间,全由合金制成,里面空无一物。

    “一下子进入有钱人的世界,有点不习惯啊!”陈青叹了口气,说不习惯,但满是喜色,越看这别墅越喜欢。

    来到了三楼阳台,看着楼下清澈的泳池,陈青播通了潘耀明的电话:“伯父,还以为会是套几十万的房子,顶多大一点,但您这不合适啊!”

    “只是花了点心思,价格其实也贵不上多少,”潘耀明笑道:“闲着也是闲着,你就安心住着吧。”

    两人又寒暄一阵,陈青终于挂了电话。

    人情这种东西,得有来有往,你欠我一点,我还你一点,这才叫人情。

    要是单方面给给给,那就是施舍了,本来交易里搭个房子,也算是正常买卖,但如今可真个儿欠下人情了。

    得想办法还。

    将暗室关了,回到二楼,陈宽已经将东西都搬进了屋。

    看着四处溜达还在熟悉着新家的花花,陈青想了想,虽然院子里有两间很大的狗屋,不过还是让它跟陈蛮和自己住。

    二楼有5室2厅2卫,两间主卧,一间儿童房,一间阳光房,一间保姆房。两间主卧一间给陈宽,一间自己住,儿童房暂时是用不上了,陈蛮非要跟自己住,那就把里面的高低床搬自己屋里。

    阳光房里整间房都布上了厚厚的软垫,不知本来就是这样还是今天布置上的,自然给陈山住。

    当下,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将家当全都摆放好,陈宽乐道:“咱家那些旧东西放这里就跟皇帝穿麻鞋一样,真他奶奶的别扭。”

    陈青也笑,陈蛮强烈要求,自己也习惯了,所以卧室里还是摆上了那一套旧桌旧书。

    这样的旧东西比比皆是,非常不协调。

    “点桌好菜庆祝一下吧!”

    “行!”

    给陈山吃了药,状态好了很多,在房间里不停溜达,观察着新家。

    而陈蛮已经搬了个小凳子在客厅看电视了,这厮不管啥时候都一幅认真表情,现在更认真了几分。聚精会神看着动画,此刻正放一只红色拿剑的猫,和一只蓝色的兔,正在合力打反派。

    “这是牛旋风,”没想到陈山倒是认识动画里的反派,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看着老爹吃了镇静药就跟常人一般,陈青心中微微一痛。

    要是早几年就买药给老爹,老爹也不至于受这罪,整日绑在床上,口里还要塞个大纱布……

    陈宽与陈青也坐了下来,四人围着看动画。

    片刻后外卖到了,陈青下去拿,就见外卖小哥不停打量着陈青身后的别墅,在电动车后面的保温箱里将一个30厘米见方的包装盒拿出:“你是您的外卖。”

    “谢谢!”陈青转身,外卖小哥还站在那里多打量了几眼,依旧听到他叹了一口气:“真阔气啊。”

    将外卖在茶几上打开来,陈青与陈蛮干脆直接坐在地毯上,乐呵呵开动。

    浇上了汁的煎鱼,滚成球的土豆泥,圆子汤,糖醋排骨,鱼香茄子,干煸土豆丝。

    那鱼也不知道什么做的,一股凉凉的、酸酸的味道缠绕在他的嘴里,又滑又嫩,像是上好的绸缎从他身体上划过一样,舌尖轻轻一挑,酸味与鱼香就在嘴里扩散了开来……

    “哇!”陈蛮面无表情欢呼了一声。

    “小青,小宽,这些年苦了你俩了。”陈山面容憔悴,满是沧桑的笑意:“有没有杯?我该敬你们俩一杯。”

    “我去找。”陈青赶紧去找,片刻后却喜道:“柜里有高脚杯呢。”

    除了陈青在胖子家用过,其他三人都是第一次用高脚杯,都有些不习惯,陈宽哈哈大笑,说这玩意儿洋气,陈蛮直接掐住脚杯。

    “干~”

    “干~”

    陈青和陈宽都很有默契,没有问关于母亲的哪怕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