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98 卖拐……不对,卖杖
    饭吃完,陈青还有一事儿要做:出手木杖。

    云飞是元素系中的火系天赋,以前陈青也只是知道他的名字,并不太清楚云飞的底细,不过云飞高调,一直以来以“青云城第一天才”自居,只是在几天前的围场试炼里自信心被捏碎搓成了末。

    总之他家的情况不难打听。

    几个电话下去,陈青就知道了大概。

    家境很好,他爹云和忠和青云城高官,底子厚。母亲好像也是做生意的,虽没有潘耀明家那么夸张,但也算是大富之家了。

    ……

    云飞家。

    云和忠、云飞、张东、张梅四人都围坐在客厅。

    云和忠的面色沉重:“小飞,你确定那人要来?”

    “这等前辈既然已经说过,肯定是要来的,”云飞苦笑道:“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

    云和忠面色更是沉重,“你也太不知轻重了点!要是跟你说的一样,这种人看你一个不顺眼就动手,你还能有命在!”

    “好了好了,”张梅道:“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们从昨天一直守到现在,要是他一直不来,总不能一直守下去吧?”又看了看坐在另一头的男人,有些歉意:“你看看,你舅舅这么忙,还得守在这里!”

    沙发另一头的男人名叫张东,是云飞的舅舅,他微笑摇头:“我没事。”

    “东哥,你是武者,见识广些,以你看来,真有这种手段么?”云和忠皱皱眉头:“手在空中划弄几下就能给小飞定下某种追踪法印?”

    “据我所知没有,”张东摇摇头:“但武者之路何其广博,我只不过沧海一粟,有我不知道的那寻常不过了。”说着又补充道:“按小飞所说,这前辈只用了一击就击杀了一只人羊,纵使是一只重伤的人羊,但这也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恐怕是地榜的前辈了。”

    “厚土榜……”云和忠喃喃道:“走出了第二步的武者么?”

    “所以我说我们该以最大的诚意迎接这前辈,最好舅舅别来,大门什么的都打开,”云飞摇头:“这种前辈要是真有什么念头,这点人又哪够?倒不如光棍一点……”

    “幼稚!”云和忠打断他的话,只是想反驳什么,也说不出理由来,他何尝不知道?但就是这么做心中才有一点底。

    ……

    陈青出现在了云飞家不远处。

    看着云飞家,也是别墅,高墙大院,院头有铁丝网和监控。

    陈青离远了些,戴上千面,化为一个模样普通的中年人,这才持着木杖来到了大门外。

    按响了门铃,门上方就有声音传出:“谁啊?”

    陈青不答,只是手指挑着木杖,有些百无聊赖地在监控前晃了晃。

    下一刻,那声音一窒,一声“咔”的轻响,门开了。

    陈青拨弄着木杖,缓缓来到了别墅前。

    四人已经来到了别墅前,云和忠面色有些紧张,低声问:“就是他?”

    “不是,”云飞也低声道,不过目光炽热:“但木杖就是这一根没错!”

    如今灵器是稀缺物,特殊的就更少了,陈青逛了整个青云城也没找到一双灵器鞋,云飞也是一样,自他觉醒后一直在找,但至今为止也没有找到木杖。

    “欢迎欢迎!”云和忠双手伸出,“欢迎光临敝舍!”

    陈青随意握了握,四处打量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嘿嘿笑道:“条件不错嘛!”

    “哪里哪里,”云和忠的紧张情绪消了大半,打量了几眼陈青手中的木杖,试探道:“这木杖……”

    “哦,”陈青拿出来晃了两晃:“我不知道你们怎么跟我主人说的,我是来拿钱的。”说着随手丢了过来。

    一旁的中年人一把抓住,看起来也就一米来长的木杖,张东手竟然微微一沉。

    四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他们可是看得清楚,这木杖在陈青手里就跟玩弄着一根筷子一样,仿佛没一点重量,而且对方也没说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显然极为自信……不对,可能对方压根就不觉得己方有胆量做些什么。

    最要命的是,

    这人明显也是武者,而且是个中强者,竟然称那人为“主人”!

    那那个被称为主人的人会是何等强者?

    当下,张东微一沉吟:“先生在所不知,当日匆忙,并没有约定价格,却是不知道先生想要什么价格?”

    “这我不管,我只管拿钱,”陈青耸耸肩,指着云飞:“应该是这小子吧,说价格保你满意之类的话。”

    云飞激动到潮红的面色这时也是微微一凝,他不蠢,也想到了后果。

    看起来这是极好的买卖:东西给你,钱你看着给。

    但要知道,若是给少了一点,那人一个不满意会是什么结果?

    一个能一击杀了人羊的绝顶高手!

    一个能让武者称其为“主人”的邪修!

    一个随手一指就能定位跟踪到自己家的人物!

    几人相互看了看,面色都有些复杂。

    云和忠想了想,道:“先生里面请,先喝杯茶,容我们商议商议。”

    “真是麻烦!”陈青皱眉道:“快点吧,我还要送件衣服给人呢。”

    云和忠目光又是微微一凛!

    衣服?如果没错,那应该是护甲,再联想到几个小时前潘耀明在私人圈子里求购一件护甲的消息……顿时想入非非。

    “云飞,给这位先生倒杯茶,”云和忠说着,朝张东和张梅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立刻来到了一旁的房间里,轻轻关上了门。

    陈青呢,恍若毫不关心,大喇喇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云飞很恭敬给陈青倒了茶,怀里持着木杖,面色涨红。

    火系的木杖!

    绝对是火系的木杖!

    这木杖天生就是给自己的!

    “今年你们这些小子倒是好运,”陈青撇撇嘴:“潘小胖子一觉醒就拿到了刚好合适的护甲,这木杖刚现世,又被你这小子看到了,要不是昨日你提前跟主人说过了,主人估计顺手就送给今天战神部那个小白脸了,啧啧,那小白脸都化形了,到现在都找不到一根合适的木杖,今天差点都要跪下来求主人了,却是便宜了你小子。”

    云飞认真听着,心中既有紧张又有庆幸!

    果然,武者该冒险时还得冒险!要不是昨天自己捷足先登订下了这木杖……

    这么一想,顿时又紧张起来,不动声色退走,几步来到房间里,父母正和舅舅谈着该多少合适。

    “60万已经够了,这只是木器,60万已经是顶了天的价格。”

    “我觉得可以再加一点点,实在是适合小飞这孩子,而且那前辈……”

    “爸!妈!舅!”云飞脸色有些急切:“还有其他人在求这根木杖!”当下将才听到的话说了,道:“要是错过这个机会,再碰上可就难了!要知道战神部的人啊,都找不到一根合适的木杖啊!我这是天赐的机会啊!”

    三人都有些皱眉。

    以他们的阅历,自然知道这可能是外面那人编的,但是,现在是卖方市场,这根木杖是青云城唯一!

    “想要一件合适的灵器有多难大家都清楚……”张东沉吟道。

    “不管了!一百万!”张梅下了决心:“一切为了小飞!今年我不买新车了!”

    “不至于……”云和忠还想说什么,最后却咬牙道:“好吧!”

    当下几人来到客厅,云和忠道:“先生,这样,木器就算是极品,一般也就五六十万,但出于对那位前辈的敬意,也算是小飞对前辈高人的一点孝心,我们愿意出一百万!”

    陈青大喜,表面却只是耸耸肩,“多少钱我不管,管拿钱,现金。”

    “现金?”云和忠一愣。

    张东却是笑道:“好办,我现在去取,稍候。”当下出了门。

    几人又说了些有的没的,陈青显然兴趣不高,很百无聊赖还有点烦躁的样子。

    连带中云和忠与张梅也有些紧张,好在片刻后张东就回来了,提着一个特制的箱子。

    “这里是一百万,兄弟点点?”张东微笑递出。

    陈青顺手接过:“不用麻烦,走了。”当下就要拎着箱子出门。

    “先生!”云和忠却是喊了一声,堆笑道:“先生,不知能不能解开云飞身上的追踪法印了?虽说似乎没啥影响,但是……但是……总归有些不妥当呀!”

    陈青一愣,他都快忘了自己随手在空中划了几下这事儿,这时听云和忠说起,点点头,面色郑重,嘴皮微动了几下,然后又点点头,这才转过头来:“解了。”

    “解了?”几人都有些不敢相信,只不过又说不出什么置疑。

    “主人没功夫在这种小事上纠缠,”陈青皱皱眉:“要不是昨天看这小子有点胆量,都懒得搭理你们,你们莫不是以为我主人为了你们这点钱?”

    话难听,但四人反倒松了口气,满脸堆笑,将陈青送出了门。

    “终于走了!”张梅松了口气,回头朝云飞道:“小飞,法杖可是给你买了,努不努力就看你了!”

    “一定!一定!”云飞兴奋握着木杖奋力挥舞几下:“下一次再见到陈青,我就要让他知道,谁才是青云第一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