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自己附体了 > 099 驿站
    一百万!整整一百万!

    陈青打开这特制的箱子,十捆十万块钱的新钞票,乐得合不拢嘴!

    在回蓝海城的时候,陈青终于觉得小区高档也有点不好了……保卫太严,差一点跟自己闹起从“你溜进本小区是啥目的——证明自己别墅主人身份——保安跪地求饶”的情节。

    而且红光小区从大门走到家顶多两分钟,但这个要走小半个小时……

    最重要的,别墅区的房子家家都有豪车,有的还是两三辆,而自己步行回家,好像有点不协调。

    在快到家里,正有一家人下了车,疑惑看向陈青走向最后一座别墅,目光有此惊奇。

    “这人是要去那栋别墅?那栋别墅卖出去了?”

    男人看着陈青渐渐远去的背影,“真正的好房子是买不到的,能拿到那栋别墅的人,平时绕着点走……”

    ……

    陈青将陈宽拿到了三楼的暗室,并给陈宽录了掌纹,这才拿出了那个钱箱:“哥,这些钱就放家里了,该买什么就自己买。”

    “这是一百万吧!?”陈宽瞪大了眼睛:“老子这辈子都还没抱过一百万呢!来来,咱也看看啥感觉!”

    陈青笑笑,想着陈蛮这事儿一过,也得谋划陈宽的觉醒了。

    在陈青心中,陈宽该是盖世英雄,不应该是个普通人。

    一切妥当,陈青这才回到了自己房中,儿童房里的高低床已经搬了过来,上面也铺上了陈蛮的被子。跟在老房中一样,陈蛮将他的九个宝贝一字排开摆了起来。

    陈山在阳光房里,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的躺椅上睡了过去,手中还拿着一本陈青的课外读物。

    陈青拉上纱帘,阳光顿时朦胧起来,看着一切美好温暖的样子,也是有些得意。

    “想当初过着苦哈哈……”

    “闭嘴!”山海青看不下去了:“进修炼室!”

    “行行行!”陈青皱眉:“每次都在人家心情大好的时候打岔!”

    说归说,陈青心情也是大好,仅仅七天,自己就挣下这么一份家业,这还不得依仗老头儿?而且听他这语气……是不是又有好货了?

    “贪多嚼不烂,叠劲与焚血步已够你使用。”山海青皱眉:“这是你第一次进秘境,你莫大意,五行戒里注满气血,有备无患。”

    陈青心中一凛!

    老头儿提点的正是!

    自己好像的确似乎貌似……有些飘了。

    当下收回挣了一套房的得意,来到三楼修炼室,盘膝坐下,不停往五行戒里注入气血。

    将浑身气血全注入了五行戒里,已是一个小时后,陈青几乎站不稳,头一次,又有了普通人的疲惫感,这种感觉是自己被人羊重伤时都没有的。

    “补充气血对武者来说极为重要,比作第二条命都不为过,武者没了气血,比之普通人又能强上多少?”山海青娓娓道来:“虽然妖兽精血、灵草灵药、甚至饭食都能补充气血,但那都有一过消化炼化的过程,而五行戒存储的是你自己的气血,省去了炼化过程,随时调用随时补充,是极为实用的功能。”

    知道归知道,这会儿虚也是真的虚啊……

    陈青挣扎起身,好一会儿才站稳,这才出了门,来到了三泉材料行。

    气血丹,5000一颗。聚灵丹,10000一颗。还有火蜥蜴粉做的疗伤药,8000一瓶……

    陈青买这些是极为奢侈的,但明天在大炮等人面前还得扮演普通武者的角色,对于普通武者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必须品。

    回了家,恰巧看到花花也吃了一滴墨龟精血,灵气充斥下不自觉变大,身上黑白两色再次浮现,与往日比,那黑色的面积更多了几分。

    “若有机会,给猫弄点火属性精血,现在水属性多了点。”山海青随口点出。

    陈青听山海青说过,花花是阴阳道,得用阳属性与阴属性的精血,当然,能找到至阳至阴的精血更好,阴是水,墨龟恰好就是。阳目前倒还没有。

    与家人吃了饭,陈蛮又搬着小凳子蹲电视前看动画,现在在看两只开直升飞机和坦克的老鼠。

    陈青则回到了三楼,有了点气血就往戒指里放,没了就吸收自己存留的精血,反反复复,便已一夜。

    清晨的陈青双目深陷,憔悴无比。

    花了近一个小时恢复了过半气血,这才打着哈欠来到了猎人公会。

    大炮与一个戴着渔夫帽的男人已经在这里,大炮陈青已经认识,戴着渔夫帽的应该就是昨天他们所说的无吉。

    陈青又打量了两眼,渔夫帽男子神色比自己更憔悴,身体苍白,没有一丝血气,渔夫帽帽沿很长,整个帽子像是一个台灯的灯罩。

    此时男子也注意到了陈青,回头望了过来,陈青顿时又是一呆。这个男人整个脑袋异常的大,而且上面一根毛都没有,皮肤苍白的同时极薄,皮肤上的血管清晰可见爬满整个脑袋,如一张盘开了的细细的网。

    “呵,”山海青却是一嗤笑一声:“蠢材!”

    “怎么了?”

    “意识类天赋,练岔了。”山海青冷笑:“若继续如此,不出一年,他会将自己玩死。”

    陈青顿时一愣,下意识想着要是自己来客串个医生给他疹断要收多少钱……

    当然,这也只是胡思乱想而已。

    “陈青,这位就是无吉,此时秘境里有意念冲击的妖兽,还得仰仗他。”大炮朗声介绍,手里拎着两瓶啤酒:“要来点吗?”

    陈青摇摇头,朝无吉恭敬道:“无吉前辈好!”

    无吉面无表情,或许是山海青所说练岔了的原因,那深陷的双眼怎么看都很阴霾。

    陈青知道有些武者性情古怪,也不以为意,静静等待。

    很快,龙四与脏佛到来,几人没有废话,上了辆很破的面包车,直奔北门而去。

    车上陈青静静恢复着血气,无吉依旧套在那巨大的渔夫帽下,若不抬头,旁人甚至都看不见他下巴。

    只有大炮一手架在车窗上,一手吨吨喝着啤酒,弄得车里全是酒味,而且他谈兴正浓,ABCD的说着。

    “唉,龙四,你个闷骚货,我教你一招,”大炮忽然将手虚抓,伸出车窗外,仿佛抓着一个看不见的球:“手这样虚抓,风吹在手上就像是抓着女人的乃,车速越快,罩杯越大!40码是A,50码是B,60码是C,”说着狂踩油门,车速顿时加快,大炮哈哈大笑:“现在是D了!他奶奶的,这手感真他妈像!”

    “……”

    “……”

    几人都是无语。

    大炮又扯出一张卫生纸放在手里伸出窗外,哈哈大笑:“这就更像了!”

    又过了片刻,车出了城,几人下车,大炮大喇喇将车钥匙拨下扔在车里,降下车窗,嘿嘿笑道:“谁运气好就能捡到辆车!”

    陈青这时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还是有些疲惫。

    他也不知道地图,也不知道这秘境得走多久,不过好在跟大佬混,自己安心做个小透明就行。

    当下,大炮在前,无吉、龙四在中,陈青脏佛在后。

    “老弟,今天不需要你出手,你保护好自己就行。”脏佛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里面鼓鼓囊囊装满了东西。

    “知道……”陈青无奈,该叫啥?脏哥?佛哥?脏前辈?佛前辈?

    这些明显都不合适,还是叫老铁?

    突然心中一动,道:“……佛爷。”

    脏佛倒不在意这些,道,“你没休息好,一会儿你在马上休息休息,中午就能到了。”

    “马?”陈青一怔,却是没想到众人还有交通工具。

    很快,陈青就看到了一个……驿站。

    也可以说是物流中心,青云城东西南北各有一个,里面就是各类骑乘用的妖兽。

    即使是最完整的路,也一直在人类与妖兽的反复争夺控制下,争夺中随便碰两下就是一个大坑,汽车什么的自然是没办法通过的,所以如今城市间的物流又得靠牛马类的妖兽。

    这是陈青第一次看到驿站,除了不停嘶叫的妖兽,还有各种血迹,有妖兽的,有武者的,似乎是才到达,有一队武者正在包扎伤势,那几人都沉默不语,当中伤势最严重的一人已经没了左臂。

    陈青这一瞬间突然觉得物价贵也应该了。

    毕竟,本城没有出产的物资都得靠武者以血肉为代价运输。

    “嘶!!”一声长鸣,众人都回头看去,就见一头体型几乎赶上大象的赤红色巨马,那马腿几乎都有陈青那么粗,随着它的长鸣,鼻孔中已然喷出了丝丝火焰。

    “好俊的马!”

    许多人都是一声惊呼。

    陈青却是一愣,就见脏佛将那红包巨马牵了过来。

    陈青微微一呆,

    “这马……是我们的?”